第7章 我有刀下無情天!

第7章 我有刀下無情天!

對這位遠近聞名的大美人,幾個混混都是魂牽夢縈;但,王莊威名遠揚,拳大力沉,嫉惡如仇;有他在的時候,誰也不敢正眼相看一眼。

現在終於好了,王莊那混蛋終於死了。

死在了戰場上。

死得好!

而且,這場祭奠大典,證明了前段時間的風聲鶴唳已經過去;姦細已經抓到,而且已經明正典刑,豈不是告一段落了?

這幫混混頓時心思又活絡了起來

那老者氣得渾身發抖,睚眥欲裂:「你還有沒有廉恥,有沒有良心?王莊為國征戰,屍骨未寒,你竟然在這等時候,前來欺凌他的遺孀!王豹,你不得好死!」

王豹獰笑一聲,舌頭伸出來舔了舔自己的上嘴唇,冷笑道:「我得不得好死,就不勞賈老頭你費心了,倒是王莊……卻是已經真的不得好死了。賈老頭,我警告你,你再不讓開,老子連你一起揍!」

他橫著身子衝上來,伸手摸向娟兒的臉蛋,邪聲道:「娟兒,你說你跟了王莊這個窮鬼,有什麼好處?如今,他不僅是個窮鬼,而且還做了死鬼……你若是早從了我,哪裏有這等事?這幾年,我對你的心思……」

娟兒目光憤恨至極的看着王豹,切齒道:「王豹,你不得好死!」

王豹獰笑一聲:「老子以前惹不起你,但是現在么……我不得好死?今晚上,我便讓你快活死!」

一聲怪笑剛剛發出。

突然。

暗影中,一個沉沉的聲音說道:「王豹,今天晚上,我就讓你們快活死!」

隨着這句話,雲揚一身深紫衣的身影,無中生有一般,驀然出現在巷子裏。

出現在娟兒身前,擋住了王豹的目光。

兩道目光,冰冷的看來。

雲揚心中怒火衝天,幾乎要爆炸一般;心中的殺意已經無法遏制。將士流血沙場,百戰而死;但在這他們拚命保護的後方,居然還有人如此欺凌他們的家人?!

如此垃圾,當殺!

王豹和三個手下混混一抬頭,正對上雲揚森然的目光,冰冷而無情的眼神。

一股洶湧的殺氣猛然湧出,排空激蕩。這一刻,如同萬鬼齊出!

四個混混,在這一刻同時有一種感覺,似乎自己突然間就猛然陷在了惡鬼呼嘯的陰森地獄里一般。連靈魂也被一下子凍僵了。

其中一個混混驚叫一聲,只感覺褲襠里一陣熱呼呼的,卻是在此目光之下,竟然不自覺的小便失禁,渾身顫抖。

雲揚站在那裏,目光殺機凜然。

四個混混臉色蒼白,同時踉蹌後退;那種屍山血海之中歷練出來的凶煞氣勢,又豈是幾個小小混混所能抵擋?

王豹眼中驚懼的目光一閃,就想要掉頭逃走。

但在雲揚森冷的目光之下,兩條腿就像是楔在了地上,居然動不了。

下一刻,他充滿了恐懼的目光看在雲揚臉上,突然心中一陣輕鬆。

雲揚臉色蒼白,腳步虛浮,分明是一幅身受重傷或者有病的樣子,而且年紀輕輕,不由心中大定,強行壯膽道:「你說什麼?」

問這句話的時候,還有些不可置信。到這個時候,被嚇暈的腦袋才勉強有些清醒過來。

雲揚聽到王豹問話,冰冷一笑,突然抬起手,一巴掌就抽了出去。

啪!

一聲巨響,王豹的身體如同破麻袋一般飛起來三尺,龐大碩壯的身子,在空中盤旋了足足三圈,才落下地。

哇的一聲,就吐出一口血來,叮叮噹噹,十來顆牙齒落在地上,一時間天旋地轉,滿天星斗。

這看起來平平常常的一巴掌,居然將一個將近兩百斤的大漢直接抽飛了。

這一巴掌真狠!

雲揚大步上前,一隻大腳噗的一聲踩在王豹臉上,清晰地咔嚓一聲,鼻子已經被踩碎;頓時,一片血肉模糊。

「我說什麼你聽不清是吧?」雲揚的腳狠狠地在王豹臉上碾了碾,聽着腳底下傳來的清脆的鼻樑骨咔嚓咔嚓不斷的斷裂的聲音,輕聲道:「要不要我重新說一遍?」

「不……不……嗚嗚……」王豹嗷嗷的不似人聲的慘哼著,那錐心刺骨的疼痛,讓他想要暈過去都不可得。

有心想要求饒,卻被踩住了嘴,說不出話來,口中嗚嗚的,不知道在說什麼。

甚至心裏還有些迷糊,怎麼回事……剛才還在趾高氣揚意氣風發……這小子哪裏冒出來的?怎麼突然就……這樣了?

雲揚招招手,對剩下的三個混混說道:「過來!」

三個混混看着面前血肉模糊的一幕,已經嚇傻了;雖然他們橫行鄉里,也算是作惡多端,但何曾見過如此乾脆的殘酷手段?

聽到這句話,忍不住兩腿一軟,差點跪了下來。

其中一個怪叫一聲,轉身就跑。

雲揚哼了一聲:「居然還敢跑!」

隨手一揮,一塊碎銀子就飛了出去,閃電般砸在了那混混大腿上。

眾目睽睽之下,那混混剛跑了兩步,就被碎銀砸中,突然一聲慘叫,伴隨着一聲清脆的咔嚓聲音,噗一聲就翻滾在地。

而他的那條大腿,居然詭異的彎曲了起來。

膝蓋以上,腰部以下的位置一整條大腿骨,居然變作了一個直角。

另外兩個混混頓時驚叫一聲,只感覺頭皮發麻,險些就嚇得屎尿齊流;一時間魂飛魄散:看來是遇到了傳說中的絕世高手?

那邊痛徹心扉的慘叫聲不斷傳來,那斷了腿的混混在地上抱着自己大腿翻滾,不似人聲的慘叫着。

「還不過來?」雲揚一隻腳依然踩在那王豹臉上沒動,對剩下兩名混混說道:「怎麼,也想要讓我砸你一下子?」

兩個混混渾身一顫,驚恐地看着雲揚手上還有兩塊碎銀子,正在手中上下拋動。

不由渾身一軟,撲通一聲跪了下來:「大……大俠……小的……小的……饒命啊……」

「饒命?」

雲揚森然道:「若是饒了你們,我如何對得住我那些戰死的兄弟!」

王豹口中嗚嗚痛叫,聲音嗚咽的求饒:「好漢饒命……我等,我等乃是青蛇幫門下,一切,一切好商量……」

「青蛇幫?」

居然還有幫派?雲揚眼中寒光一閃:「站起來,跟我走!我好好的討教討教,青蛇幫又是什麼東西!」他轉頭,對娟兒點點頭:「你等且先歸去,此事與你們毫無關係。」

娟兒驚愕的看着他,突然臉上一陣激動:「是……是王莊的兄弟?」

雲揚沉默了一下,道:「放心,以後,再也不會有任何人,敢欺負將士家眷!」

他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直接轉身,押著四個痛的死去活來的混混,來到一個荒廢的院子裏,將大門關上了。

「青蛇幫,幫主是誰?多少人?總舵何處?」

王豹等人渾身疼痛欲死,但卻絲毫不敢怠慢,飛快地回答。

眼前這個人,簡直是個惡魔。

他們絲毫不懷疑,自己只要回答的慢了一些,就會被這傢伙當場打殺。

一切資料問了一遍,雲揚臉上露出森然的笑意:「青蛇幫……嘿嘿,莫要說一個小小青蛇幫,就算是當今皇太子,敢如此欺凌將士遺孀,在我手下也是死路一條!」

離開那裏再殺,乃是為了避免給娟兒等惹上麻煩,也是為了這所謂青蛇幫消息。既然已經到手,則無所顧忌!

雲揚殺意狂飆。

一道雪亮的刀光猛然閃現。

血光飛濺!

四顆人頭,掉落在地上。

雲揚的聲音一片冰冷。

「世間骯髒除不盡,我有刀下無情天!」

「戰場兄弟,生死與共;戰後同袍,如是一家;殺我一人,如殺我父;辱我一人,如辱我母;王法難禁,刑律難從;手中有刀,心中有義;見之即殺,概不留情!無悔拔刀,無愧今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是至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是至尊 我是至尊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章 我有刀下無情天!

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