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局面逆转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局面逆转

轰!

蕴含着暴戾的滔天黑气咆哮而至,与那肆虐的金雷火光相撞,虚空震碎。

而在这一次的碰撞中,艾团子的脸色却是出现了变化,因为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的力量在这一霎那陡然间变强,森寒暴戾的黑气席卷,直接是将金雷火光尽数的磨灭。

两座法域碰撞之处,金雷火光也是有着黯淡,退缩的迹象。

艾团子娇躯飘飞而退,然后立于虚空,手中凤翎长剑之上,金雷跳动,赤炎流转。

“哈哈哈,怎么?现在得意不起来了?”在那前方,漫天黑气自虚空深渊中涌出,蚩渊笑眯眯的看来。

艾团子眼眸冰寒,道:“孽兽一族也就只会这些鬼魅魍魉的算计么?”

她的实力,要强这蚩渊一筹,之前的战斗,也是她在占据上风,可这种上风随着孽兽族的暗中手段,却是直接被尽数的破坏了,得到这祖魂山凶煞之气增幅的蚩渊,整体实力完全不弱于她。

艾团子眼神冷冽的看向一处战台,那里有一道黑袍人影,而此前的变化,就是这不知底细的黑袍人所引起。

蚩渊闻言,讥讽大笑:“万兽天的人都这么天真幼稚吗?这是你死我活的搏杀,还要讲究什么手段光不光明?”

艾团子没有再说话,只是手中剑尖遥遥的指向那黑袍人影所在之处,有叱喝响起:“杀了他!”

眼下的变化,是因此人而起,必须尽快的将其斩杀,或许才能够破除。

随着艾团子命令落下,祖魂山中,顿时有着一道道强悍源气爆发,直接是对着那座战台冲去,只是战台规则只能两人同台,所以更多的人都是围在战台四周,目光满含杀意的锁定那道神秘黑袍人影。

不过面对着这种轮流围杀,那黑袍人似是低低一笑,还不待那冲上战台的人出手,他的身影便是鬼魅般的凭空散去,再也感知不到丝毫踪迹。

诸多万兽天的强者顿时面色大变,无措对望,不知如何是好。

艾团子同样是察觉到这一幕,俏脸微微一沉,她的感知蔓延而出,但却发现同样是无法找到那黑袍人的踪迹。

“别白费力气了。”

蚩渊森然笑道:“这一次,你们万兽天的人都得死在这里!”

艾团子柳眉紧蹙,这一次孽兽族必然是有所图谋,眼前的蚩渊因为那莫名的增幅虽说变强了许多,但艾团子依然并不惧他,可那神秘的黑袍人,却是让得她极为的忌惮。

这才是隐藏在暗处的毒蛇,让人难以摸透底细,如芒在背。

现在的艾团子,甚至想要脱离与蚩渊的纠缠,先去找出这暗处的黑袍人。

不过,就当其目光闪烁,心思刚动的时候,那蚩渊仿佛察觉到她的念头,当即大笑出声,只见得其身后虚空中,有虚空深渊涌现,滚滚森寒粘稠黑气咆哮而出,直接是化为无数黑色巨蟒,铺天盖地的对其席卷而去。

“你还是留在这里陪我好好玩玩吧!”

惊人攻势笼罩而来,艾团子眼眸中也是寒意陡然一盛,有凌厉杀意升腾。

她纤细玉指凌空一划,便是有着金色圆圈自虚空浮现,金圈之内,漫天金雷赤炎蔓延而出,宛如金雷火海,直接就将那无数黑蟒给吞没而下。

“真以为借了这外物手段,就杀不得你吗?!”

冰冷叱喝之下,艾团子手中凤翎长剑冲天而起,直接是在一道清澈凤鸣间,化为一头巨大的灵凤光影,光影对着下方的金雷火海张开大嘴,猛的一吸。

金雷火海被其一口吞下,在那凤嘴中形成了一颗巨大的金雷赤炎大日。

“大凤阳!”

轻喝之声,金雷赤炎大日猛然呼啸而下,洞穿虚空,裹挟着毁灭之力,直接轰向了那蚩渊所在。

面对着艾团子这倾尽全力的攻伐,那蚩渊面色也是微变,不敢怠慢,急忙运转浩瀚源气,只见身后虚空中有一座座深渊浮现,粘稠黑气喷薄。

哗啦啦!

深渊中,有无数黑色锁链咆哮而出,遮天蔽日,冲向了金雷赤炎大日。

“冥渊鬼锁!”

双方再次倾尽全力的碰撞,巨大的动静犹如是要掀翻整座战台,吸引诸多关注。

...

当艾团子全力与蚩渊再度厮杀时,其他的九座种子战台上,同样是在爆发惨烈激战。

纵观这九座种子战台,如今除了吞吞那边依旧还隐隐占据上风外,那姜魃,庄小溟等人处,局面却是在渐渐的落入下风,毕竟对方得到了一次不小的增幅,这足以将局面扭转。

姜魃,庄小溟这种底蕴更深厚一些伪法域倒还稍微好点,而一些底蕴稍差者,却已经开始险象环生。

当然,这并不是个例现象,随着那黑袍人捣鼓出来的变化,整个祖魂山上,万兽天此前的优势都是荡然无存,大量的死伤开始出现。

祖魂山外。

艾清脸色有些苍白,在这短短半晌的时间中,万兽天这边的死伤数量几乎追上了先前孽兽族的伤亡,而且这种死伤速度还在不断的加快。

“那黑袍人应当似乎是布置了一座极为高明的结界,引动祖魂山的凶煞之气来增幅孽兽族的人马。”周元面色有些凝重,缓缓说道。

艾清闻言,急忙道:“能破解吗?”

她记得在那古源天时,周元就破解了圣族人马的结界,这才力挽狂澜。

周元摇摇头,道:“古源天的结界并不完整,所以有破绽可寻,但眼下这座结界明显是完成品,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也是圣族圣者的手笔,凭我的能耐,根本就不可能破解。”

艾清心头顿时一沉。

周元缓缓的道:“而且如今最麻烦的恐怕并不是孽兽族实力得到增幅,而是那不知底细的黑袍人,他才是最不稳定的因素。”

说到此处,周元的眼中都是闪过了浓浓的忌惮。

孽兽族表面上来看,似乎是那个蚩渊最强,可经过先前的变故,周元却是明白,那黑袍人恐怕才是真正的领头者。

其实力,也相当的可怕。

只是,让得周元稍微有些疑惑的是,那家伙费尽心机,布置下眼前这布满着血红漩涡的结界,就只是为了增幅孽兽族的实力吗?眼下的增幅虽说有,但却并未到那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如此阵仗与结果,倒是有点不相符。

或者还是说,另有图谋?

“周元,你还能找出那黑袍人吗?”艾清有些担忧的问道。

周元眼瞳深处圣纹再度流转,他扫视一圈,最后缓缓的摇头:“那家伙彻底失去了踪影,连我都找不出来了。”

说着话时,他心中也是再度将那黑袍人的危险系数提高了一个层次,这种隐匿,连破障圣纹都找不出来,可见其能耐非凡,先前如果不是他因为要布置结界的话,恐怕周元还真是难以将其察觉。

“这下局面可变得有些麻烦了...”他喃喃自语一声。

...

而当周元与艾清交谈的时候,那祖魂山上的战斗越来越惨烈。

万兽天的伤亡在迅速的加剧。

浓郁的血腥之气冲天而起。

而且不仅是下方大量的战台,甚至于那十座种子战台上,也是开始出现变故。

万兽天那两位底蕴最弱的伪法域,率先被增幅后的孽兽族强者找寻到破绽,伴随着两道巨量源气冲击,两道人影皆是被轰出了战台,身躯重重的在那祖魂山外的大地上撕裂出深深的痕迹,不知死活。

两位伪法域的溃败,无疑是在万兽天这边引发了不小的震动。

不过好在的是万兽天此前尚未出手的伪法域强者早有准备,立即出手接上了空位。

而双方在接下来的激斗中,不断的有着伪法域强者重伤出局。

那战斗之惨烈,连周元这个旁观者都看着眼皮子跳了跳,这源兽一族与孽兽一族,当真是死敌,动手间完全是你死我活的招数...

不过好在的是,吞吞那里并没有出现变故,即便对手有了增幅,但也只是增添了一些麻烦而已,并没有真的对吞吞造成多大的威胁。

但眼下这个局面,对方能够拖住吞吞,其实对万兽天这边而言就已经不算是好消息了。

“万兽天这边的伪法域已经全部都上了...”

周元目光一转,那十座种子战台,就宛如是顶尖强者的绞肉机,双方投入在其中的伪法域强者,在不断的被消磨。

如今万兽天这边已经没有多余的伪法域强者,如果接下来再出现溃败,就该轮到源婴圆满的强者上场了。

而且或许很快了...

轰!

正在他的心中掠过这般念头的时候,一座种子战台上,恐怖的源气对轰爆发,滔滔源气震碎虚空。

而在这种对轰中,一名万兽天的伪法域强者顿时被轰成重伤,飞出了战台。

万兽天这边有骚动传出,不少视线都是泛起了担忧之色。

因为他们这边,已经没有尚还未曾出手的伪法域强者了。

一道道目光开始在此时转移,最后投向了种子战台下方的一座战台,那里是艾炙的战台,他在那里,已经接连击败了数位孽兽族的源婴圆满,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倒无愧于他那万兽天最强源婴的称号。

如今,伪法域尽败,唯有源婴圆满的强者上台争斗。

不过好在的是,一些顶尖的源婴圆满,真要论起源气底蕴,并不比一些伪法域强者弱,后者的优势,只是一道尚不完整的法域...

“艾炙!”

“艾炙!”

万兽天人马中,有着一道道吼声响起,诸多期盼,尊崇的目光,皆是望向艾炙的身影。

姜红缨也是在此时看着艾炙的身影,美目中有异彩闪现,她当然也知晓灵凤族之前提起过艾炙与她的联姻之事,不过以往的她过于的自傲,对于艾炙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

不过眼下望着那在万众呼唤下,依旧从容不迫的艾炙时,她倒是觉得这家伙的确是有着几分领袖的风采。

姜红缨眸光瞥了一眼祖魂山外那道没有动静的人影,暗自道,周元,你虽然厉害,但今日在这里,所有的光彩,恐怕都将会在艾炙的身上。

在他之前,你将黯淡无光。

在那众多目光的汇聚下,艾炙也是在此时抬头望着那座空出了位置的种子战台,他的眼中掠过浓浓的火热与贪婪。

只要今日在这里登台而战,占据了一座种子战台,那么他艾炙在万兽天的声望,将会达到一个以往所不及的高度,那个时候,族内也对对他极为的重视,未来法域有望!

“终于轮到我了...”

艾炙露出微笑,然后眼光扫过山外周元的身影,嘴角泛起一抹玩味弧度。

接下来你就在那里看着吧,我会让你知晓,今日的主角,是我灵凤族艾炙!而非你这天渊域周元!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元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元尊目录 元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局面逆转

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