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裁定之勝者,神父

第二十五章:裁定之勝者,神父

貝城·后城區·王宮後庭。

這是一片廣闊的庭院,花團錦簇,綠樹成蔭,相比這些,後庭兩側的水潭更引人注目。

屢屢水汽從兩側的水潭內飄散出,讓後庭院內保持着充足的濕度。

這是十幾年前所改建,不僅如此,貝城後方山壁上飛流而下的瀑布,也是近年來開鑿山石所引流而來,近年來,精靈族越來越喜歡濕度高的環境,

水汽氤氳的後庭院內,聳立着座威嚴的建築,這是王國議廳,除有重大要事,否則不會開啟。

早7點30分,陸續有人從王殿旁的側面走出,向王國議廳走去,這些人無一不是精靈族的權貴。

一大隊的精銳士兵護送下,蘇曉走進後庭院內,此地的水汽讓人略感不適,並非有毒,他只是單純的不想吸入這些水汽。

穿過水汽迷茫的甬路,蘇曉走進王國議廳內,此時議廳內已有不少人,這些人站在議桌兩旁,或是坐在兩側靠牆旁,高出地面一些的座椅上。

議桌約有5米寬,近10米長,是由一整塊厚重的木料所制,黑色桌台上拋光到宛如黑曜石。

議桌是順着議廳的格局擺放,靠里側的議桌前,只擺放着一把寬大的座椅,是精靈王的主位,而在議桌兩側,則有很多把座椅。

王國議會8點才正式開始,但蘇曉發現,精靈王與神父等人已落座。

精靈王看起來有50歲出頭,身穿做工精細的衣甲,這衣甲看起來像是金屬制,有一定的柔韌性?更讓人在意的?是他那灰黑摻雜的頭髮,以及略有皺紋的臉。

看到精靈王第一眼?會給人種?並不羨慕這王者地位的感覺,只會感覺到這位強者發自內心的疲勞?以及為精靈族付出太多。

坐在首位的精靈王閉目小憩,隱隱發出鼾聲?他居然在這種場合下睡著了?由此可見他平常的日理萬機。

「陛下,庫庫林·白夜到了,陛下,醒醒。」

精靈王身旁的心腹僕從低聲喚著?片刻后?精靈王睜開雙目,目光中的疲勞多了幾分。

看到這一幕,與蘇曉同來的布布汪與巴哈都感覺,精靈王應該是個明君。

不僅他們兩個,坐在蘇曉對面的仙姬、冥狼等人也是這種感覺。

「一不小心睡着?失禮了,最近迎娶了195任妻子?難免身心疲勞。」

精靈王開口,一開口就知道?老色|坯了。

「我淦~」

巴哈低聲嘟噥,心中對精靈王的形象瞬間崩塌。

「既然都到齊?王國議會正式開始。」

首位的精靈王開口?他這次頗有擔任法官的感覺。

轟隆一聲?議廳的兩扇金屬巨門關閉,所有人都落座,精靈王在議桌首位,兩側則是蘇曉與神父等人。

蘇曉與神父相對而坐,蘇曉右手邊是布布汪、巴哈,而對面的神父陣營,則是神父、仙姬、冥狼、鐵山四人。

至於烏鴉女、獸豪,以及蜂三人,並未出席,想來這是神父的安排,分兩伙行動的確更穩妥。

更兩側,也就是兩側的牆壁前,各有三排座椅,王裔、高層官員們,都坐在此處旁聽,禁衛軍長·阿爾勒就在其中。

「有關城中地下水投毒事件,你們兩方各有說辭,但一切都要講證據。」

精靈王·克倫威的目光明銳了幾分,他的意思很簡單,蘇曉與神父兩人,無論是誰,只要拿出鐵證,就可以指認對方擊敗。

這場裁定中,哪方能先發言,必然會佔據絕對的優勢,原因是,蘇曉與神父都沒在貝城的地下水內投毒,所以說,這是互相潑髒水。

潑髒水的話,當然是先潑的那個更有勝算,一盆髒水潑出去,就算染不黑對手,對手身上也不幹凈了,通俗來講,這一局,誰先手,誰的勝率會達到八成以上。

這場裁定中,蘇曉與神父不可以隨意發言,其中一方陳述情況時,另一方只能靜聽,決定哪方先發言的,是精靈王。

「鑒於你們雙方提供的證據,以及從諸多方面考慮,我決定,由神父先提供證據。」

精靈王的話,讓兩側旁聽席上的王族與官員們低聲議論,他們之中有些點頭表示贊同,有些則沉默不語。

神父搶佔了先機,讓一旁的仙姬等人在心中鬆了口氣,局勢過於朴樹迷離,他們想借用精靈族的力量除掉蘇曉,當然也要承擔對應的風險,精靈族就是把雙刃劍,不是斬向蘇曉,就是斬向神父、仙姬等人。

神父沒站起身,他輕咳了聲,語氣平緩的說道:

「庫庫林·白夜,我有三個問題想問你。其一,你和陽光濕地的蘑菇先知是什麼關係?第二,你和叢林獵人·萊戈又有什麼關係?第三,你治療濁血症的藥劑配方是從哪來。」

神父在問出這三個問題后,蘇曉身旁的巴哈心中咯噔一聲。

不僅是巴哈,位於蘇曉後方旁聽席上的禁衛軍長·阿爾勒,以及王裔·埃里頓,都是心中一驚。

現在他們與蘇曉同在一條賊船,只要擊敗神父,以蘇曉掌握的「生命秘葯」配方,他們的地位必定再上一步。

王裔·埃里頓的地位,看似已是精靈王之下,可他自己清楚,相比其他四位王裔,他無論是在實權,還是在威信上,都要遜色很多,王裔·埃里頓不求其他,只要能與其他四名王裔平起平坐,就可以,避免在危急時刻,那四人用他頂雷。

神父簡單的幾句話,就讓埃里頓的心高懸,對方所說的三點,可謂是刀刀暴擊,剛好砍在這次他們的準備上。

神父沒在意眾人的反應,他依舊語氣平緩的說道:

「據我了解,白夜,你和蘑菇先知早在幾個月前就相識,也是在那時,你們商定了貝城地下投毒的計劃,四個月前你來到此地,並沒親自進入貝城。

四月前,你和尼古拉斯·凱撒來到此地,尼古拉斯·凱撒負責打探情報,你負責佈置投毒相關的事,不過那也不能算是投毒,確切的說,你是通過一種裝置,把深淵之力溶到地下水中,污染了整個貝城的地下水源。」

神父說到這頓了下,留出短暫的時間,讓眾人理順思路,隨着他的誘導,逐漸相信他所創建的『事實』。

「你們兩個很聰明,都沒親自動手佈設那裝置,你們需要一些當地人,怎麼去找適合的當地人,成了問題,最終,你們查到了15年前的漁村事件。」

神父此言一出,兩側旁聽席上的王族與高層們嘩然,他們都知道15年前漁村的慘劇,從根本上來講,那是他們這些貝城決策者所導致。

「白夜,你需要一些痛恨王族的人,來幫你做那喪心病狂的事,所以在四月前,你找上漁村的四名無賴,他們雖是村中的無賴,可他們常年與海怪搏殺,生吃海怪血肉,有常人難以想像的強大。

你就是藉助他們四個對王族的仇恨,以及生活在海邊的水性,還有常人沒有的膽量,讓漁村四人深潛到貝城的地下河,完成了深淵之力釋放裝置的佈設,污染整個貝城的地下水。」

說到此處,神父看向精靈王,道:「陛下,漁村四人就在王宮的地下監牢,你可以派人把他們押上來。」

此言一出,旁聽席上的王族與高層們鴉雀無聲,選擇站在蘇曉陣營的王裔·埃里頓與禁衛軍長·阿爾勒,更是心中翻起滔天巨浪。

尤其是禁衛軍長·阿爾勒,他此時都有那麼些懷疑,真的是蘇曉在貝城的地下水中投毒,漁村四人是他親手抓的,他知道那四人有多殘忍。

沒一會,漁村四人被壓上來,精靈王問道:「你們四人的僱主是誰?」

還沒等漁村四人說話,站在他們身後的紅衣兜帽女抬起手,她食指的指環上,閃過一縷異彩。

當漁村四人回過神時,發現自己的手指都齊齊指向蘇曉。

紅衣女的能力就是如此,能讓人在措不及防之下,做出本能反應,不過對蘇曉、神父、精靈王這類人,她的能力基本沒用。

「下去吧。」

精靈王命人把漁村四人壓下去,漁村四人可能是感覺到自己無意間『出賣』了蘇曉,他們無比憤怒,其中的老四,甚至怒罵精靈王,以及提及15年前的漁村事件。

「神說,憎恨就像破殼的種子,會紮根在人們心中,憎恨會讓人面目全非,憎恨會滋生出更多憎恨。」

神父的目光,帶上些悲憫,彷彿在為15年前的漁村事件感到痛惜。

「諸位,這些雖然已經能證明庫庫林·白夜、尼格拉斯·凱撒,以及蘑菇先知合謀坑害整個貝城,但在我看來,證據還不夠。」

神父的話,讓眾人略感意外,不再交頭接耳,繼續聽神父發言。

「任何駭人聽聞的犯罪,都是有目的的,無論是為了滿足心理上的快|感,還是物質上的獲取,庫庫林·白夜在本次事件中,目的就是為了獲得物質上的利益。

各位,你們或許不懂藥劑的調配,以濁血症的麻煩程度,沒人能在抵達貝城的1天內,調配處對應的特效藥,所以,這是庫庫林·白夜早就計劃好的,他早在幾月前,甚至更久之前,就已經先開發出「生命秘葯」,他是先有了治療藥物,才讓濁血症出現,這種事,他和蘑菇先知早就不是第一次做。

並非是我捏造,各位請看,這是幾分藥劑配方,最初的生命秘葯,名叫「凈血秘葯」,根據這些配方的記載,庫庫林·白夜完善四次,才有了現在的「生命秘葯」,根據精靈族的各位醫師討論,這絕不是兩天內能完成的。」

神父將手中的一沓配方丟在桌上,他目露溫和笑意的看着蘇曉。

神父是如何弄到這些配方不得而知,他為何不憑這些配方也搞出「生命秘葯」?其實能搞出來的話,他早就搞了,問題是根本調配不出來。

神父拿出這配方的目的有二,1.證實他方才所說的話,2.給精靈王族們吃顆定心丸,隱晦的告訴他們,配方搞到了,弄死蘇曉也沒事。

只能說,這老東西太穩了,這特么已經不是在第五層了,而是在大氣層上飄着。

「讓我來為各位梳理一下,4個月前,庫庫林·白夜偶遇了蘑菇先知,兩人以靈魂錢幣進行了正常的物品買賣后,建立了初步的信任,之後通過蘑菇先知,庫庫林·白夜得知精靈族的存在,以及在這個世界蔓延的深淵之力,各位不用這麼驚訝,深淵之力並不是只在這個世界內存在。

兩人為了謀求,不對,應該是壓榨精靈族,所以他們選擇以製造災禍后挽救的方式,從精靈族勒索走海量的資源,這期間,兩人為了讓計劃更完美,找上了尼古拉斯凱撒。

八天前,庫庫林·白夜抵達本世界,他憑預先留下的印記,前往黑森林,追蹤蘑菇先知的方位。」

神父說話間,指向蘑菇先知蘑菇頭上的刻印,這是馬文·華爾茲所刻,蘑菇先知想說話,可按照裁定的規則,它此刻不能發言,否則等於挑釁整個精靈族。

「據我們調查,這是滅法者的印記,但這不重要,關鍵在於這印記的作用。

庫庫林·白夜在抵達黑森林后,他沒能找到蘑菇先知,但因他貪圖大樹洞之下的秘寶,所以他弒殺北境女王……」

神父話說到此,議廳內已是一片駭然,北境女王已死的消息,足矣讓南北大陸的格局出現劇變,蘑菇先知則愕然的看着蘇曉,它也是才知道這件事。

「你弒殺了北境女王,卻沒能找到與你合謀的蘑菇先知,所以你憑坐標繼續追蹤,最終抵達南大陸的陽光濕地,和蘑菇先知見面。

除了蘑菇先知,你們還有個眼線,他名叫萊戈,一事無成的他被利益誘|惑,背叛精靈族,成為你和蘑菇先知的眼線,幸好貝城完善的駐守力量,發現了萊戈的異常,三天前,萊戈被貝城的士兵所傷,落荒而逃,他命好,剛好遇到自己的頭領,庫庫林·白夜,各位也清楚,庫庫林·白夜是名醫師,所以救了萊戈一命……」

「你說謊!」

與蘇曉坐在一排座位,原本應該作為證人的萊戈站起身,他已是聲嘶力竭。

「放肆!」

門口的幾名監衛大步上前,準備把擅自發言的萊戈拿下,坐在首位的精靈王略抬手,幾名身穿黑甲的監衛趕忙躬身退下。

「陛下,他撒謊啊!我沒有做!」

萊戈的聲音都帶上哭腔。

「你沒有?你敢脫下上衣,讓所有人看看你身上的傷疤嗎?你敢說那不是三天前的傷?你敢說那不是被城衛軍傷的?」

神父聲音不高的質問,讓雙手緊抓着上衣衣縫的萊戈癱座在座椅上,馬上,眾人聞到一股騷|味瀰漫開,萊戈嚇尿了。

「帶下去。」

在精靈王的命令下,萊戈被兩名黑甲監衛拖下去,順便還拖了地,以及帶走那把座椅。

神父的目光向蘇曉看來,眼中沒有勝利者的得意,有的只是平穩,以及應對強敵時的警惕。

其實此時神父心中是鬆了口氣的,萊戈這顆棋子佈設的很精妙,若非他技高一籌,這顆棋子,極有可能成為擊敗他的關鍵,鼠克象、蟻蛀壩,那些被忽略的小人物,有時卻是最致命的。

神父的證據,幾乎將蘇曉最近三天內接觸的所有人,都包含在其中,這些人身份不同,所做的事也不同,卻都被神父安排到合情合理,滴水不漏。

「各位,是時候讓你們看到,庫庫林·白夜與蘑菇先知當初是怎麼密謀的。」

神父說話間,從懷中掏出一直甲蟲,這甲蟲爆開,一副半透明的影像出現。

影像中甚至不是本世界內的情景,而是魔海·永生島的真菌濕地,蘇曉與蘑菇先知最初見面的樹屋內。

看到這畫面,蘑菇先知目露茫然,它雖不知道神父是從哪裏獲得的這段影像,但它很疑惑,對方放這段影像做什麼,這只是它與蘇曉之間的正常交易。

很快,影像內的蘑菇先知開口:「滅法者先生,決定了嗎,要不要和我合作。」

「可以合作,但我要七成。」

「這當然沒問題,污染貝城地下水源的裝置要你佈設,解藥方面也是你負責,我只是個領路人。」

聽到影像內的這句話,蘑菇先知的老眼瞪圓,這應了那句話,只有冤枉你的人,才知道你有多冤枉,你怎麼證明,你只吃了一碗粉呢?

影像內的對話繼續。

「這件事我們要做的隱秘些,佈置那裝置的人我想好了,就在漁村找人,15年前的漁村事件,讓那裏的村民,恨透了精靈王族。」

「嗯,我準備好之後會通知你,遏制性藥劑開發的還不夠全面。」

「那好,等你好消息。」

影像內,蘑菇先知的表情定格,而現實中,蘑菇先知的表情也定格,它差點一口氣沒上來,也不顧這是裁定,他說道:

「精靈王,我們的關係雖然不和睦,但是,我……」

蘑菇先知的話說道一半,發現精靈王調轉視線看來,這讓它只能閉嘴。

「處死庫庫林·白夜。」

「那個叫凱撒的也不能放過。」

「王,你要為我們做主啊,我女兒也換上了濁血症,她才10歲,10歲就離開了。」

「處死他。」

鐵證在前,部分精靈族的中高層感覺,裁定已經沒必要繼續,無論如何,他們需要一個背鍋的,沒有比這更適合的時機。

蘇曉看向對面,對面的神父不再言語,仙姬微笑的靠坐在座椅上,冥狼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什麼,鐵山則一副大仇得報的模樣。

「肅靜!」

精靈王威儀的聲音落下,議廳內恢復安靜,他說道:

「庫庫林·白夜,你還有什麼要說的,現在是你的發言時間。」

「……」

蘇曉沒說話,他略抬起雙手。

啪、啪、啪~

蘇曉以不算快的速度鼓掌,旁聽的眾人都目露疑惑。

啪、啪、啪~

緊隨蘇曉之後,精靈王也跟着抬手慢慢鼓掌,之後是五位手握重權的王裔,也一起鼓起掌來。

稀落落的鼓掌聲在議廳內傳開,旁聽的其他王族與高層雖感到蒙圈,可精靈王與五王裔都鼓掌了,他們也立即鼓掌。

一時間,議廳內掌聲雷動,只有神父、仙姬、冥狼、鐵山四人沒鼓掌。

仙姬顯然是懵逼了,沒搞清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故事情節過於複雜,外加沒字幕,她是真的沒看懂。

可能是被氣氛所感染,鐵山也跟着鼓起掌來,這讓神父徹底無語。

為何會如此?就算是稱讚神父的取證精彩,也不應該先由蘇曉鼓掌才對。

實際上,今天的這事,根本就不是裁定,而是公開處刑,對神父、仙姬、冥狼、鐵山四人的公開處刑。

早在兩天前,蘇曉就在思考一個問題,他與精靈族,真的是敵對關係嗎?

精靈族的初代王發現了「天賦喚醒裝置」,之後用其活化深淵之力,最終釀成惡果。

時至今日,只要精靈王·克倫威與五位王裔不是傻|子,他們就能得知,眼下的「濁血症」是因為錯誤使用「天賦喚醒裝置」所導致的惡果,本質上來講,與滅法者無關。

與之相反,到了今天的地步,精靈族不僅不會擔心滅法者奪走「天賦喚醒裝置」,反而希望找到一名滅法者,問問有沒有解救之法。

之前蘑菇先知提供的情報是錯誤的,精靈族早就不貪圖「天賦喚醒裝置」,他們都要滅族了,多年前就不敢再用這東西,以免加速精靈族的滅亡。

神父等人所知曉的情報,與蘑菇先知類似,因為神父知曉的一切,都是通過監聽萊戈與禁衛軍長·阿爾勒兩人。

準確的說,流浪精靈·萊戈,是神父早就準備好的一手,當初萊戈受重傷,就是他派人安排,神父知道,蘇曉來到貝城后,必然需要一個當地人,一名重傷,后被蘇曉所救的精靈族,必定成為優先扶持對象。

神父很謹慎,他是隨意選擇的人,唯有如此才不會惹起蘇曉的懷疑,例如救一名警衛軍隊長或是精靈族官員等,難免讓蘇曉猜測,這是不是有人下了圈套。

神父的佈設很成功,可隨機選擇的弊病也體現,蘇曉的確沒發現萊戈是神父所安排,萊戈自己也不知道自身被利用,可萊戈的能力,屬實讓人……一言難盡。

之後神父也發現了這點,他承認自己失算了,沒想到竟然隨機選到這種沒有任何閃光點的『天選之人』。

神父所拿出的證據,有些是通過奪取他人記憶,有些是通過窺探過去,有些則是通過捏造。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蘇曉在估測出精靈族對滅法者的態度后,就秘密聯絡了精靈王,通過布布汪為『信使』,與精靈王挑明自己滅法者的身份,以及把「生命秘葯」合理化。

蘇曉對精靈王謊稱,早有人用「天賦喚醒裝置」活化過深淵之力,而「生命秘葯」,就是為此而開發。

蘇曉把「生命秘葯」的配方,早在兩天前就秘密給了精靈王,精靈王召集醫師與藥劑師們一番研究,他其實不相信蘇曉,只要精靈族的藥師與醫師能調配出「生命秘葯」,他會立即與蘇曉和神父翻臉。

蘇曉一點都不擔心這點,就像不擔心小學生解開了「連續統假設」一樣。

果不其然,在王國議會召開的三小時前,也就是今早5點,精靈王與五位王裔,和蘇曉正式達成合作關係。

所以說,這場所謂的裁定,根本就是公開處刑,蘇曉的佈設中,有一點是無解的,就是,無論神父怎樣栽贓,拿出什麼鐵證,精靈王與五位王裔都不會相信。

地下水有問題這件事,就是他們六個秘密商討后,所決定散播的消息,作為謠言的發起者,地下水有沒有問題,他們六個心裏能沒有嗶數嗎?哪怕神父說的舌綻蓮花,精靈王與五位王裔也不會信。

這是其一,其二為,蘇曉最近兩天的表現,無論怎麼看,都是要在王國議會的裁定中,和神父一決勝負,蘇曉先是找來蘑菇先知,之後又在商業區把萊戈拎出來,送到王宮內,並且還通過很冒險的方式,把禁衛軍長·龐·凱鱗除掉,換上自己扶持的阿爾勒。

重重跡象表明,蘇曉是要與神父對弈,下一盤決定對方生死的「棋局」。

可眼下的情況是,神父的『棋術』最起碼是Lv.70以上,蘇曉也就是Lv.65左右,這盤棋的確下不過神父,從方才的取證環節也能看出這點。

問題是,蘇曉不僅和裁判·精靈王是一夥的,周邊五名觀棋的王裔,也和蘇曉是一夥的。

就在神父落子,導致蘇曉輸掉這盤棋時,棋手·蘇曉與裁判·精靈王,同時從棋桌底下抽出把榔頭,對準棋手·神父就是一頓錘。

神父之前誤認為這是腦力競技,實際上,這是體能競技,下棋嘛,帶把榔頭很正常。

下棋贏了又怎麼樣?錘不錘死你就完事了。

此刻,掌聲雷動的議廳內,神父凝視對面蘇曉片刻后,神父的手肘抵在身前的桌面上,他單手按向額頭,彷彿在說:『年輕人,你不講武德。』

神父知道這次他敗了,且知道,以蘇曉與精靈王的周密佈設,此時魯莽出手,只會更危險。

熱烈的掌聲中,仙姬依然略感懵逼,她側身,低聲問神父:「神父,我們這是贏了。」

聽聞此言,神父嘆了口氣,他突然感覺,這次輸的其實不冤。

咔噠!

很短促的機關運轉聲后,議廳內得所有坐騎都縮入地下,樓下的方形聚攏也被金屬層封死,前一秒還掌聲雷動,下一瞬,議廳內只剩四張座椅,坐着神父、仙姬、冥狼、鐵山。

轟隆一聲,議廳的門被撞開,密集的鎧甲碰撞聲中,一名名黑甲衛沖近議廳內,在門外的後庭院中,密密麻麻擠滿了黑甲衛,十幾層結界,把此地的空間等全部封禁,神父等人,插翅難逃。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輪迴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輪迴樂園 輪迴樂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五章:裁定之勝者,神父

9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