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沙之王

第三十四章:沙之王

不大的石屋內,兩件「原罪物」的波動在此彌散,讓此地的空氣似乎都要凝固,這也導致,石屋內的眾人,除蘇曉與凱撒外,都顯得格外緊張。

「所以說,你的計劃是,把這兩件原罪物都送給沙之王?」

大祭司開口,他的神情有幾分擔憂,如若計劃真是如此,他都不準備前往沙漠之國的「豐水都」,也就是中心王城。

「先送王冠,如若不行,再送一件。」

蘇曉的食指點了點深淵盒,裏面的幽冥氣息隨之出現細微波動。

「如果,我說如果,如果沙之王不僅契合靈魂王冠,他又契合了這第二件原罪物呢?」

鬼族先知開口。

「嘿~,你猜怎麼辦。」

巴哈笑着說話,聽聞此言,縱使是白金主教,也都是眼角一抽,他狐疑的看着蘇曉,心中估摸著,蘇曉應該是召不來第三件原罪物。

「姑且不談此事,我估計,單是這王冠,沙之王都頂不住。」

有些駝背,模樣蒼老的鬼族先知岔開話題,主要是越聽,他越感覺瘮得慌,同時悄然打量蘇曉,對於滅法對付仇敵的方法,有了新印象,遇事不決就送「原罪物」,這擱誰都受不了。

計劃敲定,眾人先抵達沙漠之國的中心王都「豐水都」,弄清沙之王麾下勢力的大致情況后,再隨機應變,雖說之前,蘇曉通過聯盟·獵手部隊的情報渠道,對沙之王麾下的勢力有了些了解,但還是眼見為實。

蘇曉取出一顆靈魂晶核,雖有幾分心痛,但依然取出術式刻刀,在這顆靈魂晶核上,刻印小型的傳送陣圖,屆時只需畫出減益的傳送陣,再以這顆靈魂晶核為中心節點,就能構成一處一次性傳送陣。

這方法雖使用便捷,但傳送體驗嘛,嗯~,比較一言難盡,之前聖詩體驗過「一次性惡魔傳送陣」,她的原話是,感覺自己突破了次元的壁界,當然,這是聖詩高情商的說話,直白些就是:『老娘感覺自己差點死了。』

鬼族先知有件誓約物,此物讓他有了自身能隨意空間移動的能力,但限制很多,例如,除了他自己,哪怕是帶上一隻很小的昆蟲,也無法進行空間移動。

蘇曉把刻印着傳送術式的靈魂晶核丟給鬼族先知,見此,鬼族先知深吸了口氣,然後屏息,幾秒后,他的身影開始虛幻,最終消失。

之所以要以傳送陣前往「豐水都」,不僅是因為快,還為了隱藏蹤跡,眼下的「豐水都」,被沙之王徹底掌控,那裏街道上看似不起眼的流浪漢,都可能是「聖沙堡」麾下的眼線。

所謂「聖沙堡」,其實就是沙漠之國世代沿用的王宮,這是個很古老的國度,在聯盟、北境王國還未成立,眾王國還在大亂斗的古時期,沙漠之國就已完成各部落的大致統一,位於「豐水都」的聖沙堡,則是權力的中心。

最初時,聖沙堡更像是議會機構,沙漠內幾大部族的酋長,作為統領沙漠之國的首領,這個制度一直延續到倒戈者來到本世界,幾年後,倒戈者成為了沙之王,以控制淡水的方式,逐漸成為沙漠之國的獨裁君主。

蘇曉能確定,現階段,聖沙堡他是進不去的,別說進去,靠近都會被沙之王的部下察覺到。

經過一番調查,蘇曉已知曉沙之王要做什麼,之前的黑玫瑰,是要憑聖蘭王國的資源,以及與輝光之神合作,所產生的厄難,最終達成「絕強者」,結果是,黑玫瑰做到了,但剛成功,就出了點偏差,被蘇曉送到永光世界去『歷練』。

黑玫瑰以前是滅法陣營的一員,眼界自然不低,而眼下要對付的沙之王,其眼界會低嗎?

沙之王的眼界當然不低,其野心,大到要吞下整個世界,眼下的沙漠之國,看似落後貧窮,但凱撒暗中探查了一波后,發現「豐水都」內兵強馬壯,在這片廣袤的沙漠上,沙漠之國沒有敵人,為何消耗此等物力人力,培養出這等沙漠軍團?

答案只有兩種,1.聯合北境帝國,攻打聯盟,2.聯合聯盟,攻打北境帝國。

除了這兩種可能,再無其他需要用到此等規模的沙漠軍團,沙之王要吞下聯盟與北境帝國之一?不,這傢伙明顯是要先拉攏其中一個,擊潰另一個,然後反過頭來,弄死自己的盟友,倒戈者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如果沙之王統治沙漠之國、聯盟、北境帝國這三塊廣袤的地盤,那之後所能得到的資源之多,或許足夠他向「至強者」那一步邁進。

黑玫瑰的目的是「絕強者」,也就是凌風王、聖女座那一層級,沙之王的野心更大,是意圖成為「至強者」,這是冥神、魂大人、鹿神那一級別。

正在蘇曉思索這些時,他方才在地上刻畫的傳送陣亮起微光,這讓房間內的眾人都神情複雜。

蘇曉、布布汪、阿姆、巴哈都站上傳送陣,白金主教躊躇了幾秒,也站了上來,大祭司欲言又止,最終也站上來,所有人的視線都看向聖詩,聖詩搖了搖頭,這是她最後的倔強。

片刻后,在聖詩碎碎念著對蘇曉口吐芬芳中,傳送陣轟的一聲啟動。

當傳送完成時,白金主教扶正臉上的面具,深吸了口氣,他已經有些適應了。

【提示:你的空間抗性永久提升12點。】

「嘔~」

聖詩乾嘔中接到這提示,她先是有點懵,隨即釋然。

初秋夜間的花香彌散在周邊,蘇曉身處一間沒有門的倉房內,這倉房被一層薄膜狀的結界籠罩,顯然是鬼族先知的手段,以防傳送所產生的巨響,引起這農場主的注意。

出了倉房,一片沐浴在月光下的花田映入眼帘,是沙漠之國獨有的棘花,一年一季,花莖帶刺,汁液有藥用價值,根須嗮干后磨成粉,炒制后,是一種類似咖啡口味的飲品。

環視周邊,蘇曉看到約半米高的矮牆,將周邊很大一片區域圍上,綠地在沙漠之國很寶貴,每一塊都有對應的地契,而這百畝綠地的地契,則屬於本地一名叫克爾巴的農場主。

這等能種植棘花、桑卡樹的優等綠地,其價值可想而知,外加克爾巴不僅是農場主,他還是「豐水都」內有名的富商。

蘇曉看向花田環繞的城堡,因已到了後半夜,城堡的各個房間內都漆黑一片,農場主·克爾巴以及他的三名妻子,以及七個子嗣,都居住在此。

「老大,侍衛都搞定了,最起碼48小時后,他們才會醒。」

巴哈無聲飛來,落在蘇曉肩膀上,解決一個富商的十幾名侍衛而已,此等小事,巴哈手到擒來。

蘇曉一行人走向百米外的城堡,推開正門進入其中后,看到主廳的宴桌上,躺着一排侍衛,這些侍衛的鼾聲此起彼伏,有名老哥的腳臭味,彌散在主廳內。

順着旋梯上行離開腳臭區,蘇曉停步在一間卧室房門前,看着純金屬,從內部鎖死的房門,再想到「豐水都」還算良好的治安,這農場主·克爾巴肯定是沒少做虧心事,才訂製這卧室房門。

蘇曉取出神秘之眼,將其吸附在門鎖上,幾秒后,咔噠、咔噠兩聲脆響,房門應聲開啟。

蘇曉、阿姆、巴哈、布布汪、凱撒、白金主教、大祭司、鬼族先知走進卧室內,幾人圍在一張大床周邊,而這大床|上,正躺着人到中年,身材有些虛胖的農場主·克爾巴,以及他左右臂摟着的兩名嬌艷女郎,從年齡看,這應該不是農場主·克爾巴那三名妻子。

「喂,醒醒。」

大祭司用手杖懟了懟農場主·克爾巴的雙下巴,誰知,農場主·克爾巴毫無察覺,繼續鼾聲如雷,見此,阿姆拎出龍心斧,大斧自然下落,斧刃半沒入地面,發出砸響。

農場主·克爾巴一蹬腿驚醒,他眨了眨惺忪的睡眼,環視站在床邊的幾人,差點當場休克過去,這不能怪他,先不說拎着龍心斧,猶如來索命的阿姆,身穿一身大紅袍,戴着白金面具的白金主教,就挺嚇人,一旁還有兩個神鬼之貌的糟老頭子(大祭司與鬼族先知),更一旁,是頭戴深淵之罐的凱撒,最後是被黑暗半籠罩,魅力-17點,周邊似有血氣瀰漫的蘇曉。

此時正值後半夜,農場主·克爾巴剛睜開眼,就看到此等陣容,他的第一想法是,自己怕是一覺睡死過去了,這裏就是傳聞中的冥界。

「幾…幾位冥使,我…我沒做過什麼壞事,一定要從輕處理啊。」

農場主·克爾巴下意識說出這樣一句話,但他轉而就發現不對,周邊的陳設,怎麼看都像是他的卧室,仔細一看,這的確是他的卧室。

「幾位,保險櫃在那,裏面的所有東西,各位大人只管拿走,千萬別客氣,可別害我性命啊。」

農場主·克爾巴說話間已經閉上眼睛,一副房間太黑,他根本沒看清蘇曉等人樣貌的模樣,顯然,克爾巴能有眼下的資產,絕非偶然,無論是應變能力還是智商,都不低。

見農場主·克爾巴的反應,蘇曉知道,接下來的事好辦了,他來到保險櫃前,打開后,從裏面取出兩袋金幣,丟給蜷縮在角落處,身上蓋着被單的兩名美艷女郎。

「噓。」

巴哈做出禁聲的手勢,兩名女郎雙手握住錢袋連連點頭,乾脆就直接被單蒙頭,儘可能降低存在感。

咔咔咔~

晶體座椅在床邊構成,蘇曉坐在晶體座椅上,目光平靜的看着農場主·克爾巴。

十秒后,農場主·克爾巴已是滿身冷汗,半分鐘后,農場主·克爾巴整個人都不好了,心率降低到每分鐘30~40次。

「他們傾盡家財,委託我來剝了你的皮。」

蘇曉開口,聽聞此言,農場主·克爾巴既如釋重負的恢復正常,還眼中含怒的說道:「明明是他們自己……」

蘇曉抬手,表示農場主·克爾巴無需多言,其實這其中有什麼事,蘇曉也不清楚,但沒做虧心事的人,不太可能把卧室門加強到裝甲級,窗玻璃是聯盟產的四級晶質。

「幫我做件事。」

「好好,別說一件,十件都沒問題。」

農場主·克爾巴答應的格外乾脆,畢竟這是性命攸關的問題。

蘇曉抬手,一旁的阿姆遞來一張畫像,蘇曉將這畫像對準農場主·克爾巴,問道:「這個人,認得嗎。」

「不認識。」

「……」

蘇曉作勢要起身離開,一旁的阿姆當即一斧輪下,準備劈下農場主·克爾巴的腦袋,阿姆才不在乎其他,只要是蘇曉授意,它就會去做。

「認得!!」

農場主·克爾巴高喊一聲,斧刃距離他脖頸不到一公分處停下,那鋒利的斧刃,讓他感覺到悚然,即將要被劈中的喉頸隱隱作痛。

「他,他是豐水都的軍需官·加布奇,我幾天前還和他同桌慶宴,我們的私交很好,他是我的好友。」

「很好,明天中午把他約到你的城堡來。」

蘇曉重新落座,一旁的阿姆移開龍心斧。

「可是,這是我的老友。」

「嗯?」

「這混賬經常為非作歹,就算是我朋友,也該懲治!」

說到最後,農場主·克爾巴義正言辭,並非他棄惡從善,而是阿姆的龍心斧,又抵在了他的脖頸上,這讓他的良心增強。

天色蒙蒙亮時,農場主·克爾巴的一家人,已經一個不落的被五花大綁,關在他的卧室內,而農場主·克爾巴本人,則端坐在宴廳的主位,座椅后的阿姆,負責『保護』這名農場主的安全。

宴廳內,蘇曉盤坐在單人沙發上冥想,自從「心之冥想」能力的等級突破Lv.90后,他發現,這能力提升起來格外艱難,但與之相對,每提升1級,都是對自身不小的提升。

時間轉瞬到了中午時分,農莊庭院的正門敞着,侍衛與僕從們神色如常,可如果仔細觀察會發現,他們後腦處,都有一塊很不明顯的凸起,代表他們的行動,正如提線木偶般,被大祭司所操控。

一輛車停在庭院內,沙漠之國的車輛不多見,都是從聯盟海運而來,價格相比聯盟貴幾十倍,因此在沙漠之國乘坐車輛的人,非富即貴。

軍需官·加布奇下車,這名戴着小圓帽,身形乾瘦的中年人,是沙之王麾下右御最信任的幾名心腹之一,正因如此,他才能坐上豐水都軍需官這個位置,別小看這位置,不僅是肥差,還有不小的權柄,尤其是豐水都正在秘密駐軍的情況下。

軍需官·加布奇將小圓帽隨手丟進車裏,他之所以孤身來此,是因為他和農場主·克爾巴已經狼狽為奸……咳,已合作很久,這兩人都賺的盆滿缽滿。

「這鬼天氣,熱死了。」

軍需官·加布奇擦了把額頭的虛汗,走進陰涼的城堡內,並順着旋梯,輕車熟路的來到城堡三層的宴廳門前,推門而入。

「克爾巴,你着急喊我來,是不是又有……」

軍需官·加布奇的話說到一半,忽感不對,他賊眉鼠眼的左右環視,發現窗口都被封上,身後的房門更是轟然關閉,外面攀附堅冰。

「居然敢暗算我,你能耐大了,克爾巴。」

軍需官·加布奇單手按在後腰處,咬牙切齒的開口,而坐在宴桌住位的農場主·克爾巴沒說話。

「讓你雇的人出來吧,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你,右御大人提拔我,不僅是因為我的腦袋好用,還因為我比看上去更有武力。」

軍需官·加布奇說話間,從后腰處抽出把短刀,他盯着對面的農場主·克爾巴,但他疑惑的發現,克爾巴正皺着臉對他慢慢搖頭。

「呦呵,聽這意思,你還挺能打?」

異空間開啟,巴哈從裏面飛出,之後蘇曉、阿姆、白金主教、大祭司、鬼族先知、聖詩從異空間內走出。

下一秒,背朝宴廳門而戰的軍需官·加布奇,已把握著短刀的手藏在背後,額頭滲出冷汗,他當時害怕極了,眼前這五人中,有三個他都認得,不是想認得,而是報紙上看到的,聯盟·黃昏瘋人院院長·庫庫林·白夜,太陽神教·首席大主教·白金主教,晨曦神教·大祭司·特里維康。

軍需官·加布奇艱難的咽了下唾液,他能確定,只要他稍有要喊救命,或是其他的可疑舉動,他的腦袋會與他的身體告別。

「幾位,我是……」

軍需官·加布奇的話剛說一半,一個頭套已罩在他腦袋上,此物名為【欺詐者頭裹】。

被套上【欺詐者頭裹】的瞬間,軍需官·加布奇的身形突然變得筆直,直到猶如一根棍般,他直挺挺的倒地,身體抽搐了下,之後就不動了。

只見人罐合一的凱撒雙手合十,口中地精語念念有詞,身體哆嗦著冒出黃煙,奇妙的一幕出現,凱撒的樣貌、氣息等,竟開始向軍需官·加布奇轉變,這就是凱撒三神器之一【欺詐者頭裹】的妙用。

準確的說,凱撒這不是偽裝,而是在概念上暫時替代了軍需官·加布奇的存在,在外人眼中,凱撒雖還是凱撒,只不過在眾人的印象中,凱撒已在豐水都做了很久的軍需官,這就是替換存在的效果。

兩小時后,酒足飯飽的『軍需官·加布奇』駕車離開了農場,向豐水都的后城區駛去,一切看上去都很平常。

……

傍晚的夕陽垂在天邊,讓豐水都這座沙漠風情的城市,映照在黃昏的餘暉下,高矮不齊的建築間,一座巍峨的建築很顯眼,這是座存世久遠的建築,名為「聖沙堡」。

此刻「聖沙堡」的議廳內,一眾大臣與權貴都恭敬退走,而位於黑鐵鑄成的王座上,一道赤膊上身,右臂完全有金色鱗甲覆蓋的身影,正位於王座上,他的身材魁梧,身高3米以上,酒紅色頭髮,更是平添幾分強悍感,而他的雙眼,烏黑到讓人心驚膽戰,彷彿只是與他對視,就控制不住屈膝跪拜,那氣場分明是,在面對這位時,唯有跪伏在地,才能稍有心安感。

沒錯,這位強悍的王者,正是統治整個沙漠之國的暴君,沙之王。

位於沙之王的左右兩側,分別站着一男一女,其中男人獨眼、身形消瘦,氣息猶如潛伏在暗中的毒蛇,那隻獨眼正冷冷盯着敵人,這就是沙之王的右御大臣·卡伽。

而位於王座另一側的左御大臣,則是主管財政、稅收等,她臉上戴的銀色金屬面具,與銀面所戴的很像,看來都是出自鹿角組織。

「等了這麼久,終於要等到聯盟和北境再度開戰。」

沙之王沉聲開口,聞言,兩側的左右御大臣俯首表示贊同。

「卡伽,魂傷好些了嗎。」

沙之王端起王座扶手上的金屬酒杯,一口飲盡杯中美酒。

「好些了,王。」

右御大臣·卡伽並未顯得過於恭敬,畢竟現在沒外人在場,對沙之王的過於恭敬,反而顯得生分與疏離。

「過些日子,我去趟聖蘭,聽說那邊出了名能抑制魂傷的名醫。」

「不敢勞煩王親去,臣下去往即可。」

「能治魂傷的名醫,在虛空都罕見,更別說這裏。」

沙之王說話間,一旁的左御大臣把他手中的空酒杯斟滿。

顯然,沙之王不是純粹的暴君,他麾下的幾名得力大臣,都對他死心塌地,倘若沙之王是毫無作為的暴君,也沒可能統治沙漠之國這麼多年,而且還打造出能與聯盟、北境帝國爭鋒的沙漠軍團。

只不過,每到夜深人靜時,沙之王都會想起曾經的一幕,他用利劍,刺穿已身負重傷的馬文·華爾茲后心的那一幕,對方轉頭看向他時,那錯愕與痛惜的目光,一遍遍在噩夢中回想起。

『小兔崽子,你好像快餓死了,要不要和老子走?管飽,有肉吃。』

曾經在路邊餓到瀕死的孩童,始終忘不了這句話,哪怕現在成了王者,也無法徹底忘記。

沙之王以最乾脆的方式,背叛了滅法陣營,原因很簡單,沙之王要站在贏的那一方,而滅法陣營的敗局,已到了無法逆轉的地步,滅法之影,太少了。

「王,我手下一心腹,有一寶物想獻給王,不知……」

右御大臣·卡伽的話,把沙之王從回憶拉回來,沙之王抬手,示意免了,這麼多年來,獻寶的人太多,罕有他需要的好東西,況且面對這些獻寶者,他作為王,一般都會回饋些什麼,要是回饋的少了,顯得他這王吝嗇,回饋的太多,虧了,既鬱悶,又沒處說去。

「咳~,這次真的是寶物。」

說出此言,右御大臣·卡伽笑的無奈又尷尬,一旁的左御偏頭偷笑。

「哦?」

沙之王被勾起幾分興趣,他沉吟了下,這名部下鞍前馬後追隨他這麼多年,對方兩次推薦這獻寶者,再次拒絕難免有所不妥,他稍一揮手,示意右御大臣·卡伽把獻寶者帶來。

沒一會,右御大臣·卡伽帶着畏畏縮縮的軍需官·加布奇,走進議廳內,軍需官·加布奇,不,應該是凱撒演技炸裂,他帶着幾分畏懼與期望的跪伏在地。

見跪伏在地的凱撒,王座上的沙之王皺起眉頭,不知為何,看到此人後,他心中莫名的膈應,哪哪都不舒服,相比對方獻上的寶物,他更想立即下令,把對方拉出去砍了。

「大王,我偶然撿到一寶物要獻給您,您請看。」

凱撒打開懷中捧著的精緻木盒,一頂黑色王冠,出現在沙之王的視線中,看到此物的瞬間,沙之王的瞳孔快速緊縮,他呼的一下從王座上起身。

「來人!把此人拉出去,斬了!」

沙之王一聲斷喝,十幾名親衛轟然開門,不由分說,抓着凱撒的手腳,把他給抬出去。

「把這東西扔到邊壤深溝里,不,扔到最遠的海域。」

沙之王指向地上的木盒,一名親衛軍將其蓋上拿起,向議廳外走去,就在這名親衛軍走到門口時,沙之王逐漸從暴怒中平息,他作勢開口,但又忍住了。

就在手拿木盒的親衛軍即將把議廳的門關上時,沙之王下令道:「回來。」

聽聞此命令,幾乎要關上門的親衛軍停下,回到議廳內單膝跪地,低下頭,等待沙之王發落。

沙之王在王座前來回踱步,最終,他下令讓自己的十名親衛軍嚴加看守此物,暫時先不扔,雖說沙之王察覺到,此物大概率是原罪物,但原罪物也有契合度一說,只要與某件原罪物的契合度高,這不僅不是災禍,反而是莫大的機遇,沙之王隱隱感覺,他和這王冠的契合度很高,但心中的理智,讓他沒貿然接觸此物。

時間在不知不覺間過去,晚十一點,聖沙堡的寢廳內,床榻上的沙之王睜開雙眼,月光從打開的落地窗映照在他身上,晚風吹動輕薄的紗簾,沙之王單手輕揉着額頭,片刻后,他下令道:

「來人。」

話音剛落,守在寢廳外的親衛走進寢廳,單膝跪地。

「去,把那王冠取來。」

親衛聽令后,沒一會就取來木盒,將其打開,這名親衛單膝跪地著將木盒雙手奉上。

沙之王看着木盒內的王冠,越看越出神,最終,他臉上浮現笑容,道:「我就是你所等待侍奉的君主。」

言罷,沙之王拿起了原罪物·靈魂王冠,當他回過神時,已把靈魂王冠戴在頭上,更讓他詫異的是,他感覺只過了剎那而已,天就亮了,更加讓他疑惑的是,他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邁進了一大步,只不過,他右手中好像掐着什麼東西,舉起一看,是一具枯槁的乾屍,這乾屍的神情格外扭曲,那雙枯癟的眼睛中,似乎還滿是不敢置信。

沙之王仔細打量,最終確定,這是他的心腹,右御大臣·卡伽。

「王,您…您在做什麼。」

王殿內,身體快抖成篩糠的左御大臣開口,她身後,是幾十名茫然無措的親衛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輪迴樂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輪迴樂園 輪迴樂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四章:沙之王

9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