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刃之魔灵

第五十二章:刃之魔灵

上万平米大小的圆形战斗场地上,周边几十米高的树墙环围,给人种踏实的安全感,在此决战,不必担心中途被第三方干扰与偷袭等,可以说,这是决生死的好地方。

因上空阴云密布,场地内飘飞的火星更加显眼,苏晓单手持刀,手中长刀斜指地面,从一阶拼杀到九阶,这一战,是他最没把握,也最没胜算的一战,哪怕以前对战黑王、铁羽王、无名船长、老骑士、永光之神时,他虽感觉胜算不高,却从没有过现在的感觉。

可这次,苏晓必须来此,与背叛者·席曼·阿奇德分个生死,原因有很多,比如,九阶世界,就是轮回乐园公证的最高阶位世界,换句话来讲,「绝强者」与「至强者」,也能进入到九阶世界内。

哪怕到了部分九阶世界内,「绝强者」与「至强者」的实力受限,可当苏晓结束这个世界进度,他接下来所要进入的,大概率是中上游,乃至完全上游梯队的九阶世界。

那种世界的战力上限极高,不像本世界一样,有300点身体属性极值的束缚,搞不好,「绝强者」与「至强者」到了九阶上游梯队世界内,都不会被怎么压制实力。

这也代表,苏晓在下个世界进度,将要面对来自奥术永恒星的顶层战力,瑟菲莉娅、凛风王、古亚院长,乃至于魂大人。

不仅是奥术永恒星那边,苏晓现在最大的窘境,是缺少灭法阵营的唤醒之碑,无法掌握后续的灭法系能力,更要命的是,这东西只有一块,连仿造与周旋的余地都没有。

要是无法尽快获得唤醒之碑,苏晓的实力提升,很快就会停止,没错,就是停止,当他的四种主属性都达到300点后,要通过「铁之试炼」,才能获得300点主属性对应的属性奖励,以及将身体属性达到300点以上。

更棘手的问题出现,到了那时,苏晓既无法通过提升身体属性,提高战力,也没有途径掌握新的高阶位灭法系能力,只提升三技法能力,太单薄了,技法系能力,历来都是建立在身体属性与各类被动能力上。

想要完成「铁之试炼」,可是要去永光世界,因此先离开本世界,提升实力后再来对付背叛者,根本行不通,眼下苏晓的选择只有两种:

1.战胜背叛者·席曼·阿奇德,通过对方的灵魂记忆,找到对方将唤醒之碑存放在何处,只要有了唤醒之碑,后续的道路,就从断掉的独木桥,立即变成康庄大道,有无限的可能。

2.求稳退避,最后或是死在施法者手中,或是被迫去往永光世界,死在灭世级族群的围攻下。

这还是选择题吗?并不是,谁的一生中,没有一两次迫于无奈的抉择,更何况是在轮回乐园这种以性命相搏之地。

咔吧~

苏晓捏碎手中的药剂瓶,里面似血的粘稠药剂,渗入到他的皮肤中,被他的身体快速吸收。

【龙血药剂(九阶)】

效果:使用后,最大生命值提升20%,肉体强度提升15%。

提示:此药剂效果持续时间为800秒。

……

双刃状态加持在身,魂核也切换到「疾速·魂核」,这让苏晓瞳孔中心,透出代表疾速的蓝芒。

轰的一声空间炸响,布布汪、巴哈、圣诗现身,其实布布汪也来了,只是在完成空间传送的瞬间,融入到了环境中。

“白夜,这就是你说的最终强敌?我感觉……”

圣诗的话还没说完,她白皙食指上戴着的指环,啪的一声炸开,这让她的瞳孔收缩到最小,原因是,敌人强到预警装备都炸了。

圣诗抬手甩出十几颗光球没入到苏晓脊背,之后她退到场地最边缘处,毋庸置疑,这是她加持增益状态最快的一次。

“阿姆。”

“哞!”

手持龙心斧的阿姆一牛当先,向背叛者冲去,沿途所过之处,留下大片冻痕。

按照惯例阿姆上去挨揍……咳,上去试探敌人的能力,给苏晓创造先手压制的机会。

随着冲锋能力的开启,阿姆的奔行速度陡增,而且是越来越快,当距离背叛者还有几米远时,阿姆纵身跃起,双手持握斧柄,一斧举过头顶的力劈。

哐嘡一声,龙心斧劈落在横起格挡的刀锋上,背叛者的刀术,可谓是质朴凝练,没有半分花哨,尽显大家风范。

刃斧对斩所产生的冲击扩散,不等阿姆稳住气息,它就感觉,手中的斧柄,犹如万钧力道压来,从对面敌人刀上传来的力道,让它下意识全身肌肉紧绷,身体作势前倾与敌人角力。

就在阿姆用出全力时,面前长刀上的力道骤然消失,这让阿姆的重心有些失控向前,可这感觉刚出现不到0.5秒,一股浩荡的斩击力,从龙心斧上倾压而来。

啪!

看似正与背叛者角力的阿姆,身躯各处被力量穿透,导致几十道酷似斩痕的伤口,在它身上出现,鲜血以很壮观的态势,向周边四处飞溅。

阿姆只感到眼前一片通红,只能依稀看到背叛者的身影轮廓,而在它对面,背叛者手中长刀力扫,哐嘡一声将与之相抵的龙心斧扫飞。

阿姆的战斗经验格外丰厚,它在龙心斧脱手后,全身攀上坚冰层。

见此,背叛者并未一刀斩向阿姆的脖颈,而是刀柄在手中一翻,改为刀脊朝外,一刀斜下斩,斩向阿姆的膝腿处。

嘭!

刀脊虽无锋,却有着更大的砸击力与破防能力,一刀扫下,阿姆右腿一麻,腿骨粉碎骨折,导致它顺势单膝跪地,这一刀脊导致的力量震荡,让它全身的坚冰层炸裂开,这坚冰层就是如此,防斩击很强,防钝击的话,一个点破碎,就像钢化玻璃般,整体炸开。

不见背叛者有什么动作,他手中长刀已改为正握,一刀斩向阿姆的脖颈,这刀要是斩下去,阿姆必是惨死当场。

刃锋切过空气,留下一道斩开空间的黑痕,一把包裹着蓝色晶体的长刀,迎向背叛者的灭法之刃,两刃对斩。

当!!

金铁脆鸣,斩龙闪上包裹的晶体层炸开,但其附带的强悍斩击力,让对面身姿魁岸的背叛者都退了半步。

对斩所导致的冲击力,将战斗场地风化的岩石地面崩起一层,这些岩片刚飞起,就被后续的冲击震成粉渣四散开。

如果是正常对斩,被斩退的一定是苏晓,但在和沙之王的一战后,苏晓被「渊陨」重剑斩的记忆尤深,因此他格外重视通过高度压缩的晶体层,大幅度增加武器重量这招,并以此在刚交锋的对斩中取得优势。

眼下看来,这招很好用,但每场战斗只能用一次,一旦对手有所防备,那这招就可能变成破绽。

被苏晓一刀震退,背叛者眼中是一闪而逝的意外,但这意外马上被犀利的杀意取代,他一步踏前,同时一刀力斩而下,迅猛而又力感十足,看似质朴无华,实则是把这一刀凝练到了极致。

面对这斩来的一刀,苏晓只能横刀格挡,并非不想躲避,而是随着这一刀斩来,周边的气场与空间,都被这一刀裹挟,如果意图闪避,最大的可能是在惊诧中被一刀斩首。

当!

斩龙闪上传来的斩击力,让苏晓右臂发麻,力斩所导致的冲击,让他不受控制的向后倒飞,不过这也正是他想要的,他包裹着金属护臂的左手一捞,扯住正单膝跪地,处于震荡眩晕状态的阿姆一同倒飞。

巴哈在背叛者身后悄然现身,锋利的鹰爪抓向背叛者的后颈,背叛者犹如没发现般,任凭巴哈袭来。

忽然,背叛者的长刀一侧,刀上爆发出一声震响。

当!!

夹带着黑暗波纹的声波,将巴哈笼罩在内,巴哈感到,不仅是它全身的细胞在震动,就连灵魂也被这震动影响,让它对距离、速度的把控,都糟糕到极点,它甚至难以继续飞行,导致它从背叛者耳旁袭过,利爪抓了个空。

“我淦!”

巴哈全力飞掠着逃遁,准备远离背叛者,可听它喊了声,明显不是什么好话后,背叛者空着的左手,反手抽来。

啪的一声,空气中只留下几根破碎的黑蓝色羽毛和血珠,巴哈则突破了此生中的速度极致,化为一道直线,向侧面的树墙飞去。

轰隆一声,干枯的碎木四溅,巴哈被拍进树墙内,垂下变形的翅膀抽动两下,之后它就不动了。

位于场地最边缘的圣诗,早已召出「圣歌骑士团」,12名骑士已全部解除铠甲和盾牌等,远程武器也都丢弃,他们拔出后腰处的双刀,每把双刀都透出血痕,长度在1米2以上,看起来既猩红又锋利。

在圣诗的指令下,12双刀疯狗悍然冲向背叛者,圣诗虽没指望这能顶住背叛者太久,但最起码给己方主力白夜缓口气的时间,从而把快崩盘的局面稳住。

12双刀疯狗冲到背叛者周边,一副将背叛者斩个粉碎的架势,可在下一秒,夹带着黑焰的环形斩击,骤然向周边扩散。

呼的一声!直径百米的环形的黑焰斩击袭过,12双刀疯狗全部消失,准确的说,是他们化为碎肉与武器碎片,叮叮当当的散落在地。

看到这一幕,圣诗的呼吸一窒,观战苏晓与背叛者战斗,她还没很强的压迫感,可眼下直接与背叛者交手,她真切体会到了这种无与伦比的压力,只是一刀而已,她的战斗手段就荡然无存。

背叛者向圣诗看来,那双平静中蕴藏冷冽杀意的双眼,让圣诗的心跳骤然停止,且心脏紧缩到极致,这让她感觉,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掐住她的后颈。

此刻在圣诗背后,一道黑影浮现,这黑影手持晶质弯镰,一镰向圣诗的脖颈斩击,这一镰,虽不会伤及圣诗的肉身,却会斩杀她的灵魂。

轰的一声,侧挥拳的轰砸声,从圣诗背后传来,四散的黑烟间,圣诗感觉到,有一只手捏住她的后颈,咔吧一下把一层不知何时出现的晶质壳捏碎,她收缩到极点的心脏才开始重新跳动。

【提示:你已躲避本次灵魂斩杀。】

【提示:你受到深渊凝视的减益效果,后续48小时内,你的意志力临时降低50点,生命值上限降低20%,弱灵魂伤害,弱深渊伤害。】

……

看到这提示,圣诗突然有点委屈,她回忆来到本世界后的经历,先是噩梦岛,见到烛女和噩梦之王,之后又去对战辉光之神,随即去对付沙之王,眼下又来直面背叛者·席曼·阿奇德,这些敌人,强的一个比一个离谱,她只是名刚晋升九阶的治疗系啊,越想越委屈。

圣诗侧头既愤慨又幽怨的看向苏晓,刚要说什么,却发现,苏晓袖口内正滴出血迹,都滴到长刀上,圣诗手中浮现金绿色光团,给苏晓奶了一口,因这治疗的举动,她立即感觉到,背叛者的目光再次集中在她身上,她立即退开。

才刚开战而已,巴哈重伤,阿姆行动力大减,圣诗险些被灵魂斩杀,而苟在场地边缘处的布布汪,它当时害怕极了。

丝丝黑蓝色烟气,在背叛者身上飘散,他从开战到现在,虽只斩出三刀,却给人难以想象的压迫感,此刻他凝视着苏晓,不知为何,眉头皱起几分。

“你连,刃之魔灵都不会用,愚蠢。”

单手持刀的背叛者,手中长刀斜指地面,黑蓝色烟气从刀上飘散出,看到这一幕,苏晓目露狐疑,他没想通,才开战而已,为何对方直接开了魔刃。

灭法之刃内飘散出的黑蓝色烟气,快速构成一道黑雾人影。

这黑雾人影胸膛中心处,有这颗缓慢跳动的猩红心核,手中持握着把晶质长刀,背心处蔓延出一根手指粗的烟绳,连接在背叛者手中灭法之刃的刀柄末端,一看就知道,这根黑蓝色烟绳,能拉伸出很长、很细。

呼!

刃之魔灵陡然冲出,它不仅速度快,而且飘忽至极,顷刻就到了苏晓前方,但中途被阿姆挡住。

寒气弥散,一面坚冰大盾构建,被阿姆单手持握,以此硬抗刃之魔灵的晶质长刀斩击,可谁知,刃之魔灵手中的晶质武器竟快速转变,化为一把锤头有水桶粗的晶质战锤,带着十足的力感,轰然砸下。

嘭!

寒冰盾牌被砸到粉碎,阿姆因冲击力被迫后仰身形,可谁知,对面砸出一锤的刃之魔灵,根本没承受对应的反作用力,它是由黑蓝色烟雾构成,能通过短暂的雾化,无视反作用力,因此它又是一锤,砸上阿姆肩头。

嘭!

血肉碎片四溅,阿姆握着龙心斧的强壮手臂飞起,它不仅是右肩被砸碎,小半个躯干都被砸碎了,不仅如此,刃之魔灵一脚迅猛又力量十足的侧踢后,阿姆飞出一道直线,轰然砸进树墙内,和巴哈的位置很近。

阿姆和巴哈在装死?当然不是,它们现在真的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全凭药剂的恢复效果撑着,才算是没暴毙。

阿姆被捶,苏晓自然不会看着,刀锋在空气中斩切出一道黑痕,附带青钢影能量、双斩魂效果、血气加持,以及各类被动加成,一刀斩过刃之魔灵的脖颈,然后,什么都没发生,这刃之魔灵,什么伤害都不吃!

当!

刃之魔灵一刀向苏晓斩来,两把利刃对斩在一起,更让人惊诧的是,这刃之魔灵不仅无视所有伤害,其攻击力道,也是格外的迅猛与强悍,这东西高攻、高敏、多种攻击状态,最后是,还不吃任何属性的攻击。

当!

又是与刃之魔灵的一刀对斩,可下一刹,苏晓前方劲风袭面,背叛者与刃之魔灵陡然互换位置,背叛者的一刀斩来。

当啷一声,对斩所导致的冲击向周边扩散,战斗场地四周的树墙很特殊,就算钢铁受到此等冲击,也应该粉碎,可这树墙却吸收了这动能,只是飘散出大片火星。

苏晓刚挡住刃之魔灵的一刀,旧力已出,新力未生,眼下又挨了背叛者的一刀重斩,他险些持握不住手中的斩龙闪,衣袖下的右臂上已出现裂痕,血迹浸出。

当!

对面的背叛者又是一刀力斩,苏晓全力格挡住,这让背叛者心生意外,在他的预估中,这刀下去,苏晓就应该崩刀倒地才对。

这刀的确是挡住了,可破风声紧接着就袭来,嘭的一声闷响,在苏晓举刀格挡的情况下,一根1米长的细长晶体锥箭,刺穿他的胸腹处,向攻击的来源看去,是手持一把能量+晶体构成长弓的的刃之魔灵。

“哈!”

背叛者一声大喝,气魄迎面压来,他一刀斩退苏晓后,以这空挡,他手中的灭法之刃,放出幽蓝色光华,这导致,刀柄末端连接的烟线收紧,刃之魔灵被扯到背叛者身后,像是与他重影了般。

背叛者又是一刀斩下,他虽没使用任何华丽的刀术招式,可他所斩出的每一刀,都给人种苍穹压来,避无可避,只能硬抗的危机感。

当、当。

紧密的连声脆响传来,并非背叛者高速斩出两刀,而是附在他身后的刃之魔灵,让他一刀有了两刀的斩击力感,此为破格挡神技。

苏晓只感到右臂一麻,与敌人对斩的长刀,被这二次斩击力量震开,晶体层立即攀附在他的胸腹上。

嘭!!

背叛者一脚直踹,将苏晓踹到轰砸在远处的树墙上,这还不算完,刃之魔灵从附身状态脱离,手中晶质大弓连开。

砰、砰、砰。

三箭齐出,半没入树墙内的苏晓抬手。

‘血烟炮。’

血烟炮轰碎一根晶体锥箭。

‘刃道刀·青鬼。’

青蓝色斩芒飞出,斩上第二根晶体锥箭,将其震开,当苏晓准备应对第三根时,已经没机会。

嘭的一声,他左肩一麻,晶体锥箭已贯穿肩膀,刺在他身上。

对面几十米外,背叛者漆黑的双眼中浮现蓝芒,与之同时,遍布倒刺,钉在苏晓身上的晶体锥箭,也亮起蓝色光华。

轰!轰!

贯穿在苏晓肩膀与侧腰处的两根晶体锥箭爆炸,炸出两个血洞,很短时间内,他脚下就出现一大滩血迹。

“呼~”

苏晓平复着呼吸,感受着来自圣诗的治疗能力,他肩膀与侧腰处的血洞,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苏晓从烟尘内走出,几根速度快到极点的晶体锥箭袭来。

‘刃道刀·时。’

咚的一声,时的冲击扩散,让袭来的几根晶体箭矢慢下来,苏晓化为一道血影,在这几根晶体箭矢间掠过,突袭到背叛者前方。

‘刃道刀·极。’

轰隆一声,两把长刀又一次对斩,整个场地上的火星四散开,两把刀的利刃互相切割、摩擦,发出咔咔的脆响声,而在侧面,刃之魔灵已再次搭箭拉弓,锋锐的箭尖对准苏晓的脖颈。

十米多高的血气虚影在苏晓上方出现,一颗血魂没入他脊背,血气虚影指向刃之魔灵。

‘超·血烟炮。’

咚!

血烟炮将刃之魔灵轰到远处的树墙上,这次的攻击竟有效,刃之魔灵身上的黑蓝色烟气飘散了些。

察觉到这等情况,苏晓心中略感无语,仅有一种方法攻击这刃之魔灵,就是趁它攻击进入实体形态时,去攻击它,除此之外,物理、能量、灵魂等特性攻击,对其都无效。

暂时压制刃之魔灵,苏晓手中长刀连斩,金铁脆鸣,火星四溅间,一颗血魂没入他脊背。

‘刃道刀·弑。’

苏晓斜斩出一刀,呼的一声,血色匹链斩出,有了血魂加持的「弑」,所斩出的血色匹链呈现出暗红,里面遍布星星点点的火星。

可谁知,对面的背叛者一侧身形,竟堪堪躲开这暗红的斩击匹链,不仅如此,还反手给了苏晓一刀。

噗嗤~

鲜血四溅,这刀斩在苏晓胸膛上,伤口极深,好在他身后有治疗系,一大团金绿色能量向他飞来。

忽然,背叛者消失,苏晓下意识将长刀竖在身后,当的一声脆响,他借助这刀的斩势前跃,并在半空中转身,面朝背叛者落地。

因苏晓与背叛者的位置近乎互换,圣诗的治疗系能力飞向背叛者,见此,圣诗并未在意,她的治疗系能力,都是根据被治疗者的生命波动所使用出,也就是因人而愈,就算背叛者阻截住这治疗能力……

背叛者手上攀附黑雾,单手抓上治疗能力,转而就吸收。

不等圣诗反应,一根晶体锥箭已贯穿她的腹部,将她钉在树墙上。

【警告:你的生命值已滑落到5.9%。】

【警告:你已进入濒死状态。】

【你的自愈能力「神圣再生」已激活。】

【你的生命值已恢复至100%。】

……

轰!

贯穿圣诗腹部,将她钉在墙上的晶体锥箭爆炸。

【警告:你的生命值已滑落到3.1%。】

【警告:你已进入濒死状态。】

……

最后两条提示,圣诗根本没看到,她只来得及给自己加持一种缓慢治疗能力,然后就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轰、轰两声闷响,苏晓斩爆两根飞向圣诗的晶体锥箭,虽说己方治疗系已经昏迷,暂时无法提供治疗,但也不能让敌人将其击杀,否则的话,这场战斗就彻底没得打。

苏晓与背叛者相隔几十米对视,短暂的对视后,背叛者竟调转视线,看向场地边缘的空无一人之处,实际上,融入环境苟在此地的布布汪,已经吓得僵住,它真的是首次感受到,在战斗中被敌人凝视,是什么感觉,它现在十分确定,这强敌看到了它。

忽然间,布布汪感到眼前一片暗蓝,它隐隐看到一道虚影出现在它的视线中。

布布汪从环境中脱离,它全身飘散着黑蓝色烟气,双眼变得漆黑一片,这明显是被刃之魔灵侵袭+控制。

“吼!”

布布汪发出此生中最有气势的一声嘶吼,紧接着就被刃之魔灵强制操控着,向苏晓冲来,可没冲出几步,一面晶体墙出现在前方,刃之魔灵当即操控布布汪躲避,可布布汪在奔跑起来后,避障能力很差,当即一头怼上去,然后狗脸懵逼的坐在那。

布布汪的二货行为,惹来刃之魔灵的一阵嫌弃,当即准备从布布汪体内脱离,但它刚附身布布汪,一时间难以脱离,最起码也得半分钟后,才能脱离,如此看来,反而是布布汪把刃之魔灵给控住。

当、当、当……

两把长刀接连对斩,苏晓再次将魂核切换到「疾速·魂核」,虽说持久战对他有利,他能明显感觉到,背叛者因年老的衰弱,气魄已没刚开战时那么强,可问题是,两个技法型战斗,真的很难打持久战。

外加背叛者给苏晓的强大压力,让他都没机会以幸运属性引界雷。

当!

灭法之刃力劈而下被格挡,苏晓脚下的岩石地面炸裂着凹陷,他无视身体的负担,一刀回斩。

‘刃道刀·绝幽。’

在背叛者的视线中,周围的世界陡然变得漆黑一片,他眼中只剩三道迎面袭来的斩痕。

咚~

空间都扭曲,周围的世界更加漆黑,背叛者前方的三道蓝色斩痕陡然分裂开来,变成一大片斩击。

只见背叛者的气势收拢,偏身一刀挺进刺出,咔崩一声,前方的漆黑、斩击全部破碎,周边的世界恢复,这一刀,先是刺穿苏晓的左小臂,之后刺穿左肩,刀尖从后肩透出。

咔咔咔~

晶体层在苏晓的左小臂与左肩攀附,他的左小臂用力向上拧,左肩向相反方向偏,凭两者形成的扭力,固定住背叛者的灭法之刃,之后右手中的长刀,一刀上撩斩。

噗嗤。

鲜血四溅,灭法之刃从苏晓的肩膀与小臂抽离,让伤口变的更大,而斩龙闪的刃尖斩过背叛者的喉咙,堪堪斩开黑蓝色的晶体层,斩开血肉。

青钢影能量侵入背叛者的伤口内,不仅什么都没发生,背叛者还接连斩出两刀,将苏晓斩退几大步。

‘血烟炮。’

轰的一声,血烟炮被背叛者侧身躲避,他同样抬起手,对着苏晓虚握,一只磨盘大小的漆黑利爪出现在苏晓身后,一爪袭来。

苏晓侧跃规避开,可他还没落地,突感一阵拉扯力迎面袭来,看向吸力的来源,是一颗龙眼大小,呈现放射状的黑暗光球,正位于背叛者身后,强大的吸力影响着周边的所有事物,碎岩被吸入其中后,转瞬被噬灭。

苏晓低俯身形,手中斩龙闪刺入地面,但对抗吸力片刻,他选择主动迎上去。

借助前方的吸力,苏晓一刀重斩,可这刀刚要斩出,黑暗核的吸力停止,改为放出一股斥力。

这一正一反后,苏晓的腰都差点闪了,他当即放弃斩击,抵抗迎面而来的斥力,他压低身姿,左手攀附晶体化为利爪,啪的一声刺入一旁的地面,可他刚发力应对对面的斥力,这斥力骤然消失,又变成吸力,这战斗型的吞噬之核,太无耻了!

因苏晓正抵抗斥力,所以是力量向前,这突然而来的吸力,让他瞬间到了背叛者前方,迎接一刀力斩。

轰的一声,格挡这一刀的苏晓,脚下地面崩裂,而对面,背叛者一脚直踹。

咚!

苏晓化为一道残影,倒飞进后方的树墙内,砸的碎木四溅,背叛者几步袭来,看似步伐不快,可几步却让百米的距离,犹如几米远般。

铮、铮、铮!

几道斩痕切过,空气中留下黑蓝色的交错斩痕,对面的树墙被轰然斩穿。

烟尘四涌中。

‘刃道刀·血刃。’

苏晓化为血色残影,一刀速度达到极限的突进斩。

当!

冲击四散,背叛者抵住这刀,手中长刀发力,滋啦一声,刀锋切过,斩龙闪被荡开。

当!!当!!当!!

背叛者势大力沉的三刀斩过后,苏晓虽都挡住,可激荡到他体内的力量,让他口中喷吐出一大口鲜血。

鲜血还未落地,就被苏晓单手抓住,将其化为血气抛出。

“吼!”

几只迷你版的血之兽出现,背叛者的宽大衣袖一挡,迷你血之兽接连爆炸,能阻断感知的血烟炸散开。

呼的一声,背叛者的宽大袖口一甩,周边的血烟尽数散去,‘超·血烟炮’轰来。

咚!!

背叛者被炸退,从容且平稳的落地后,一甩刀上的血迹,单脚前踏地面。

“哈!”

背叛者一声暴喝,因这脚踏下,一根从地面轰出的黑暗光柱,刚好迎上冲袭而来的苏晓,黑暗中的刃芒,导致他身上的长皮衣出现大片裂口,身上也被切出多道血痕。

当、当!

压迫感强到炸裂的两刀斩来,苏晓被迫横刀格挡,可他刚挡住这两刀,身体还有些麻木时,对面的背叛者,虚握的手中,已构建出黑色光球,单手将其拖出。

‘暗涌。’

苏晓全力偏身,漏斗形,持续扩大的能量炮轰过,让他与之贴近的左耳中,嗡的一声,眼前浮现大片重影。

背叛者的气场从前方压进,苏晓虽还处于震荡状态,但他已抽出死寂烬灭,对着背叛者接连五枪。

砰、砰、砰、砰、砰!

五发烬灭弹相继脱离枪口,这让背叛者的目光严肃几分,气势骤涨一截,他接连四刀斩出,将四颗烬灭弹斩爆,最后一颗命中他胸膛,所命中的区域,立即干枯、木质化,落下枯朽的残渣。

趁这机会,苏晓几步上前,一脚蓄满力的直踹。

风压迎面,背叛者略有浑浊的眸子,瞬间恢复犀利,他周边的一切都慢下来,与「时」不同,背叛者这招,他自己并没一同慢下来。

啪、啪!

背叛者以刀柄末端,第一下砸击苏晓的小腿,第二下砸击苏晓的下颚,导致苏晓失去重心,轰的一声砸落在地,躺倒在石坑内。

只见背叛者手中的长刀翻转,反手握刀一刀下刺,躺倒在石坑内的苏晓,马上偏头躲避,可谁知,背叛者一刀刺下后,顺势一刀前挑。

苏晓脖颈一凉,他不顾伤势,单手一拍身下的地面,借助反作用力飞起,身处半空格挡背叛者的一刀力劈,导致他飞出,轰砸在几十米外的树墙上。

苏晓从树墙的凹坑内起身,单手捂住正在喷血的侧颈,灵影线刺穿血肉,缝合伤口,之后用力一扯,伤口因细胞级的缝合而强行愈合。

见到这一幕,背叛者眼中有几分诧异,他的确没想过,青钢影能量的深度开发,竟有此妙用,他的手一扯,几根透出黑芒的能量丝线,出现在他指尖。

“还不错。”

铮!

背叛者斩出一道青鬼,苏晓一刀将袭来的青鬼斩散,他眼角微不可见的抽动了下。

一瓶药剂出现在苏晓手中,是【荣誉复苏药剂(九阶)】,他将其捏碎,药液没入他的皮肤中,他的生命值快速恢复,现在还不能进入第三阶段,原因是,容易被背叛者两刀给斩了。

体内的不适感尽退,但苏晓没半点安心感,面对背叛者,这恢复到100%的生命值,也就是几刀的事,眼前的强敌,看似没有华丽与声势浩大的大招,实际上,每一刀平砍都是大招级。

一枚徽章出现在苏晓手中,是【神教徽章】。

「神教徽章:援助(主动),激活此效果后,将召来圣歌团,或是召来狼骑士队(各50%召唤概率)。」

苏晓将其激活,下一秒,总计30名圣歌团成员,出现在他身后,其中还有圣心一。

这位圣心一单手持握螺旋长枪,螺旋长枪修长、锋锐,而圣心一身上的铠甲,由金色甲片与红色布料制成,不同于铠甲的坚硬,给人美感的同时,还兼备物理与能量双特性的强防御。

只不过,这位圣歌团的大姐大,个头方面,要比其他29人矮一头,但那气息却强出几倍,也不知这位是第几代圣心一。

“哼~”

圣心一对苏晓冷哼一声,其他29名圣歌团成员全部能量化,融入到圣心一体内,这才是圣歌团最巅峰的状态。

轰的一声,圣心一消失在原地,化为一道金红色锐芒,向背叛者袭去,这位圣心一是暴脾气,她到了背叛者前方后,一枪直突刺。

当啷!!

背叛者以刀格挡,挨了这下后,退了一步,对圣心一的力量有了判断。

‘神圣者·飞升血歌!’

圣心一的鱼骨辫散开,金色发丝飞扬,刚交手,就贴脸开奥义级能力,可见这位的脾气有多暴,至于苏晓为何不上前来,以此压制背叛者,是因为这位圣心一完全不分敌我,在她身边,会以每秒5%的速度损失生命值,是种名为「烈阳裁伐·极昼」的能力。

一声巨响传来,圣心一以1米5的个头,爆发出51米的气魄,金红色光芒向周边笼罩。

‘深渊,放逐。’

金红色光芒中,背叛者一刀朴实无华的横斩,在前方斩出一道漆黑的裂痕,这裂痕内爆发出强烈的深渊气息,吸力从里面传来。

一声因强大吸力产生的闷响后,圣心一与扩散的金红色光华消失,被放逐到未知之地。

作为代价,背叛者的气息弱了一分,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身形也枯瘦了些。

苏晓化为血影,出现在背叛者前方,一刀斜斩而下,可下一瞬,他面前的背叛者,变成了刃之魔灵,并以一把晶体长刀,挡住苏晓的斩击。

此时背叛者正处于衰弱期,苏晓自然不能放弃此等机会,这是他此战中,唯一获胜的契机,他以龙影闪穿透空间,出现在背叛者身侧,一刀斩过敌人脖颈,却没有斩到实体的感觉,因为,对方也穿透了空间。

空间波动在身后袭来,之后苏晓脊背一麻,破碎的晶体层四溅中,他被一刀斩过脊背。

苏晓一刀回击,却斩了个空,他并未立即去看十几米外的背叛者,而是看向刃之魔灵,因为那东西正在那蓄势,不知道要用什么能力。

战斗中有什么东西蓄势,一定要打断,需要蓄势的能力,一旦用出来,肯定不是凭长刀格挡能挡住的。

当!

两把长刀对斩,意图冲向刃之魔灵的苏晓,被背叛者阻止,苏晓顺势一脚直踹,可背叛者仿佛未卜先知般,一刀前刺。

咚!!

背叛者被一脚直踹,踹到单膝跪地,身体麻木。

而苏晓则被这角度刁钻的一刀刺穿脖颈,他继续向前挺进,无异于找死,他只能退后一大步,让敌人的长刀,从他脖颈内抽离。

当他完成这点,准备一刀斩向背叛者时,背叛者已从身体麻木状态脱离,力感十足的一刀横斩,将挺进上前的苏晓斩退。

‘刃道刀·流。’

飘逸的风痕,在背叛者的胸膛斩过,一道极深的血痕出现,背叛者却丝毫不退,一刀高过头顶的力劈。

当啷一声,苏晓以斩击对冲,将这刀力劈斩退,可刚这样做,他就察觉到不妙,这刀的危险之处,不在于斩到敌人,而是在于故意让敌人格挡,然后以力透的方式,伤及敌人体内脏器。

苏晓胸腔内的脏器一阵翻江倒海,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差点从嗓子里蹦出来,这体验糟糕至极。

不等苏晓缓口气,对面的背叛者,又是一刀力劈,见此,苏晓当然不会硬抗,可谁知,背叛者直接消失,与蓄力完成的刃之魔灵互换位置,这种能力,一对一的情况下,真的是无解,背叛者本人与苏晓对斩,刃之魔灵在几十米外蓄势,完成蓄势后,背叛者与刃之魔灵互换位置,刃之魔灵瞬间到了苏晓前方,并秒放出已蓄势十几秒的能力。

“吼!!!”

刃之魔灵发出一声带着层层黑色波纹的咆哮,被这咆哮波及的刹那,苏晓全身麻木,虽说这只是持续0.8秒的短暂控制,但也同样致命。

背叛者与刃之魔灵再次互换位置,一刀蓄势完成的斜斩。

呼的一声,苏晓的左半边身体,被这刀斩出的黑焰匹链波及在内,他的左臂当即被斩断,身上的长皮衣化为条状四散,躯干上遍布深可及骨的斩痕。

噗通一声,苏晓摔落在地,而斩出这刀的背叛者,似乎是透支了气力,竟没选择追击。

倒地状态的苏晓抬起长刀,血魂攀附在斩龙闪上,以斩龙闪遥指向背叛者。

‘超·血烟炮。’

血烟炮轰在背叛者的胸膛,当场轰出碗口大小的破洞,可背叛者竟连眉头都不皱一下,隔空一刀斩向苏晓。

噗嗤~

鲜血四溅中,苏晓被斩的飞起,飞行出十几米后落地,在地上滑行出几米留下大片血痕后,不动了。

咔哒、咔哒~

像是钟表跳动的声音传来,苏晓用刀柄压碎身旁的木盒,这正是他通过凯撒弄到的保险手段。

木盒破碎,展现出一个古旧的钟表,当这钟表指向0点时,里面出现五根丝线,分别刺入苏晓、布布汪、阿姆、巴哈、圣诗的后心处,空间波动爆发,这五根丝线收缩,将他们五个,扯向炸开的钟表,空间移动已激活。

铮!

暗蓝色斩痕略过,斩过连接这苏晓后心处的空间丝线,这让苏晓当即静止在半空中,只有布布汪、阿姆、巴哈、圣诗被强行扯入空间漩涡内,在消失前,布布汪的目光惊恐到了极点,眼泪不争气的涌出来。

空间漩涡消失,苏晓噗通一声摔落在地,他的晶体左臂将手中的药瓶捏碎,可【活力原液】的药液还没渗入他皮肤,就被燃起的黑焰蒸发掉。

啪的一声,苏晓的晶体左手撑在地面上,下巴处不断滴下血迹的他,从地上起身,还没死,就没败。

‘刃道刀·血……’

嘭!

苏晓只来得及将长刀横在身侧,就被背叛者一脚侧踢踢飞,他刚轰砸在树墙上,几根刃之魔灵射出的晶体锥箭,就钉在他身上,之后爆炸,将他胸膛炸的血肉模糊。

苏晓眼前一阵阵发黑,他扶着树墙起身,因重伤,感知距离严重下降,他凭开始重影的视线,找到了背叛者,悍然突袭上前。

铮~

长刀从苏晓耳旁斩过,他俯身躲开这刀后,一刀贯穿背叛者的胸膛,可下一秒,背叛者一脚直踹,踹中他的胸膛,导致他笔直倒飞,又轰在树墙上。

风压出现,手持晶质战锤的刃之魔灵袭来,抡圆了水桶大小锤头,一锤向苏晓头颅砸来。

啪啦一声,晶质战锤砸中苏晓的头颅前破碎,紧接着,刃之魔灵一阵模糊,乃至都无法继续维持人形,最终返回背叛者手中的灭法之刃内。

苏晓深吸了口气,作势前冲,对面十几米外的背叛者单手前推,一只黑暗巨爪出现,将苏晓拍到身后的树墙上。

当黑暗巨爪消失时,苏晓落在树墙下,他以最后的力气起身,却没起来,只能靠坐在背后的树墙上,他尝试抬起握着斩龙闪的右臂,可右臂像是灌了铅般,只能抬起一分,就失去力气垂下,他改为抬起晶体左臂,虽成功抬起,但在积蓄血烟炮时,很不顺利,最终血气炸散,把他的晶体左臂斩炸小半截。

苏晓眼前一阵阵发黑,眼前出现重影的他,看着对面十几米外的背叛者,他知道,这次他败了,他与强敌的搏杀中,从没败过,所以他才能活到现在,而这次,他败了。

手持灭法之刃,宽松衣袍有些破烂的背叛者向苏晓走来,也不知是不是苏晓重伤到眼花,他竟看到,对面的背叛者,似乎踉跄的平移了几步,凭单手撑着膝盖才站稳。

背叛者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他口中喘着粗气,抬步向苏晓走来,可没走出几步,他又吐出大口鲜血,整个人衰老的更严重,皮肤都变的有些松垮垮,只能以手中的灭法之刃当拐杖,才能一步步向苏晓走来。

足足半分钟后,背叛者才走到苏晓身前,他干枯到已没什么温度的左手,按上苏晓的面门,抬起颤巍巍的右臂,看似要一刀刺下,可过了几秒,都没能刺下这刀,更让人惊愕的是,背叛者的生命之火在快速熄灭。

噗通一声,背叛者扑倒在苏晓一旁,灭法之刃也落地,背叛者眼中的光彩快速暗淡,最终双眼完全失去光泽,飘飞在战斗场地上的大片火星,也随着背叛者的倒下而全部熄灭。

苏晓在眼前陷入一片漆黑昏迷前,接到了一条提示。

【提示:你已击杀深渊之影·席曼·阿奇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轮回乐园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轮回乐园 轮回乐园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十二章:刃之魔灵

9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