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疯子也会害怕

第八十一章疯子也会害怕

青山宗与西海剑派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因为大家都是用剑的,更因为隐藏在云雾里的那个原因。

为了灭掉青山宗,西海剑派做了几百年的努力,奈何太平真人一直在更高的地方静静看着这一切。

于是柳十岁在浊水底吞了那颗妖丹,被接进不老林,在云台里看了好些年的卷宗。

于是云台覆灭、西王孙身死。

又过了些年,西海剑派也被灭了,雾岛老祖南趋死在万物一剑之下,西海剑神身受重伤,被迫离开朝天大陆。

结果,赵腊月看着他的第一句话,却是要他想办法把井九救醒……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赵腊月盯着他的眼睛,明亮至极,热情至极,就像春天的太阳,足以融化一切的冰雪。

所有的热情都源自希望。

——现在朝天大陆剑道境界最高的除了井九便是西来,雪国女王无法唤醒井九他却也许可以。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非常莫名其妙而且荒唐的请求,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西来沉默片刻后竟是应了下来。

一个敢请青山宗最强大的敌人替井九看病,一个居然没有动手杀了她与井九,反而答应了她的请求。

不得不说,痴于剑者与痴于情者一样,都是疯子。

……

……

西来走过小桥来到了那间禅室里,只看了沉睡中的白早一眼,便在井九身边坐下。

他伸手握住井九的手腕,闭上眼睛。

只听得一阵极细微的轻响,圆窗外的那枝花树骤然分解,变成碎屑落在湖面之上,就像是皇宫外那些沟渠清晨时的画面。

西来松开手,走到圆窗畔,望向窗外的湖光树影,站了整整一夜时间。

当晨光照亮湖水时,他转过身来,对一直站在门外的赵腊月说道:“我想了十七种方法,但推演出来的结果都不好,唯有一种可以试试。”

赵腊月说道:“最后那种?”

西来说道:“不错,当他感知到自己要死亡的那一刻,强烈的求生**可能会让他醒过来。”

这方法很极端,用在井九身上却很合适,因为他真的很怕死,而且他有创造奇迹的能力与底蕴。

赵腊月走进禅室,看着井九的脸沉默了很长时间。

如果是以前井九还没有受伤的时候,不要说是她,即便是西来想杀死他都很困难,但现在不一样了。

在青山的时候,他的耳垂已经崩落了一截,后来与白真人在人间冥界厮杀连连,更是受了极重的伤。

那张脸还是那样完美,别人看不出任何变化,但她清楚已经不再完美,因为他的左眼角被撕开了一道极小的口子。

那道口子比发丝都要细。

过往一百多年里,井九很多时间都在沉睡。

在朝歌城的时候,是柳十岁与顾清陪着他。

在果成寺的时候,她也看了他好几年,而且看的很认真。

“还是再等等。”她说道。

“好。”西来向禅室外走去。

赵腊月抬起头来,看着他的背影问道:“为什么?”

西来说道:“你应该知道。”

他从遥远的异大陆归来,就是为了战胜那道剑光。

这与复仇有关,也与复仇无关,这是他大道前行必须要迈过的那道门槛。

如果井九无法醒来,那他的剑道生涯便不再完美。

赵腊月说道:“你果然是个剑疯子。”

西来转身看着她说道:“你不也一样?”

不痴于某物,便无法入极致。

剑与道都一样。

痴到极处自然疯。

可是在修行界看来,西海剑神当初只用了短短两三百年时间便把西海剑派发展到那般强大,是位实实在在的枭雄角色,与这种痴于剑道的形象并不相合。

赵腊月问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和他是一样的人。”

西来望向沉睡中的井九,停顿片刻后又说道:“或者说和以前的景阳真人一样的人。”

为什么从异大陆归来的时候,看着举世填海的壮观画面,他没有片刻停留?

为什么在东易道的时候,他看一眼便能杀死那个出言不逊的行商却没有?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他是个除了剑道什么都不关心的人。

如果他不是这样的人,很多年前雾岛老祖也不会选中他,把他送回大陆。

“我什么都不想做,不管是创建西海剑派,接手不老林,都不感兴趣。”

西来转身走到桥上,举起自己的右手,就像举起一把无形的剑,又像是在发誓。

问题是他的神情还是那样的淡漠,还是像块石头,于是本应该很有趣的画面顿时变得寡淡起来。

“只不过以我们现在的境界,始终无法跳出因果,因果在很多时候被名为责任。太平真人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最了不起的人,所以要对这个世界负责,我的一切来自雾岛,我也总要帮着做些事。”

他看着灰暗的天空沉默了会儿,继续说道:“师父死了之后,其实我解脱了不少,不用再背负那些我原本不想背负的事情,雾岛就在雾里好了,与世隔绝,平静过日子有什么不好?当然,因为我早就已经离开了雾岛,所以这些事情我还是要做,我会战胜他,顺便证明云雾始终在青山之上。”

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声音从天空里落了下来。

“云雾终究会散开,而青山始终都在。”

随着那道声音落下的还有数百道无形的剑弦。

那些剑弦极其细密,轻而易举地破开三千院的阵法,笼罩住了整片小湖以及湖畔的楼台桥溪。

伴着尖锐的破空声,如网般的剑弦疾速缩小范围,向着桥上而去,森然却又飘渺至极的剑意凝成一个圆。

擦的一声轻响,一道秀丽至极的细长飞剑从那个圆里破空而出!

紧接着,天空里的晨光变得无比明亮,显得炽烈无比,仿佛那轮太阳瞬间来到了中天之上。

一道极其明亮的飞剑从阳光里飞了出来,带着难以想象的剑势,斩向桥上的那道身影。

锦瑟剑!

回日剑!

广元真人与南忘自海上归来,得到青鸟传讯,便要来接井九回青山,哪里想到竟会在这里看到西海剑神的身影,自然毫不犹豫,施出最强大的剑招!

……

……

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两道青山名剑,西来没有任何慌乱的神情,漠然挥手。

他的右手一直举着,这时候向下一挥,便像是握住了一把无形之剑凌空斩落。

桥下的溪水倒映的天空,仿佛都被他扯动了起来,带着呼啸的风声,迎向了锦瑟剑与回日剑。

如雷鸣般的撞击声,震得湖面上的花枝碎屑都飘了起来。

两道剑光与那把无形之剑同时消失。

三道剑意飘然而起,直至极高远的天空里,消失在云雾之后,阳光之中。

无数声剑鸣从高空里传向大原城四周,甚至就连远处的居叶城里的民众都听到了。

无数道剑光从阳光里迸射出来,落在所有人的眼里。

人们愕然地望向天空,心想如此晴朗的清晨,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电闪雷鸣?

……

……

风静。

三千院平静如常。

那些师太们坐在房间里,闭着眼睛,低声祝祷着什么。

那座孤坟依然沉默。

庵堂外却已经有了极大的变化。

那条沿着山溪而至尽处的山路表面,出现了无数道裂缝。

那些裂缝深不见底,甚至有些地方甚至涌出了泉水。

崖壁上的裂缝更深,不时有沙石崩落。

山溪中段积着一片水潭,生着很多荷花,此时天时未至,没有花开,只有青叶如田。

南忘站在一片莲叶上,随风起伏,发丝微乱,脸色苍白。

广元真人站在齐膝深的水里,浑身湿透,唇角溢着鲜血,心想师妹真是要强,竟是宁肯伤重些,也不肯吐血。

……

……

赵腊月看着桥上的那道身影,没有生出任何战意。

就像对方说的那样,境界实力相差太多,所谓战意只是徒劳,实在是粗鲁至极,毫无美感与意趣。

她只是有些隐隐担忧。

广元真人与南忘是通天境强者,联手竟也不是此人一剑之敌。

甚至此人还没有真正出剑。

这等境界实在是强的难以想象。

如果井九醒来,就一定能战胜此人吗?

西来看着十余里外的那片荷塘,面无表情说道:“你们本就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伤势未愈,剑亦有疾,何必自取其辱?”

听着这句话,南忘苍白的脸上生出一抹恼意,眼里生出一道狠意,骂了一句脏话:“我日……”

晨风拂动青色的荷叶,拂动她微湿的发还有身上的那些银铃,一道带着蛮荒意味的气息从她少女般的玲珑身躯里散发出来。

广元真人暗道不好,知道小师妹来了脾气,要起神与对方决生死,赶紧阻止道:“掌门安危为重!”

听到这句话,南忘冷静了些,慢慢平静气息,对着三千院方向哼了一声。

“你想挟掌门真人以令青山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广元真人说道。

“我没有这个想法,但我不会让你们带他回青山,因为我有种感觉,如果他回青山,可能便再也无法醒来。”

西来转身望向廊下的赵腊月,心想你带着井九在世间寻医问药却不肯回青山,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

赵腊月微微用力抿着嘴唇,没有说话,脸色比南忘还要苍白,不知道在害怕什么。

扑楞,扑楞。

青鸟从天空里落到栏杆上,望向赵腊月,用不安的眼神说道——平咏佳已经醒了,他也很害怕。

……

……

(云雾青山那句,用的是巴萨皇马梗,顺手写的,请不要介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大道朝天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大道朝天目录 大道朝天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十一章疯子也会害怕

9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