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番外三:一胎二宝

第281章 番外三:一胎二宝

婚后一个月。

某日,迹部陪沉影在自家后院的网球场打网球。

场中两人奔跑、挥臂的身姿甚是养眼,阳光下可以隐约窥见洒落空中的晶莹汗珠。

然而沉影越打越觉得疲乏不堪。

以前就算和迹部连续打俩小时都不会有任何问题,今天这还没打半个小时呢,怎么回事?

看到少女动作的停滞,迹部再接过最后一个球后收了手。

“休息一下吧,我看你出了不少汗。”迹部想着,许是冬天穿衣沉重,运动起来更加容易乏力。

迹部大爷一向是不会把女孩子的体能和自己相比的,自家夫人累了便是累了,他一眼就能看出。

“嗯……”沉影也不反驳,今天自己的身子似乎确实不太对劲。

胃中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翻涌感,莫非是早上吃得太多?

如此想着,沉影便停下了动作,准备将球拍递给身旁的女佣,自己再上楼沐浴更衣。

谁知,刚走两步的她便觉眼前一黑,脚步虚浮,瞬间一软,下一秒便不省人事。

“少夫人!”

“小影!”

一旁女佣吓得赶紧去扶突然倒地的沉影,却是有一双大手更快地将少女的身子给抱了起来。

迹部神色紧张,冲佣人冷喝一声:“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本大爷的私人医生叫过来!”

“是、是!少爷!”女佣们被迹部冷鸷的眼神给吓得哆嗦了一下,旋即便转身去请医生。

迹部则是大步流星地进屋上楼,期间还碰到了松崎管家询问情况,他都只是敷衍作答。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根本丝毫未察觉沉影的不对劲。

除了看她打球时不似平常利落连贯,其余的,他目前也一概不知。

看着怀中面色略微有些苍白、昏迷不醒的少女,迹部眉头紧皱,心中猛然一揪。

莫不是之前的病还没完全康复?

心下一凉,将少女放到床上后,直接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几分钟后。

迹部的私人医生先到了,因为迹部担心会是沉影以前的病所影响,于是先让对方检查了她的心脏。

私人医生认真听了一阵后告诉迹部:“少爷,少夫人的心脏一切正常,昏倒之事可能是别的原因造成的。”

“什么原因?”

“这个得进行其他检查,需要一些医疗仪器的辅助。”私人医生道。

医生话未说完,就有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兀地闯进了房间。

“仪器仪器,你们这些西医就知道整一些高科技,简直耽误病人的治疗。”

听到这个声音,迹部赶紧上前:“星野医生,还是你来帮小影看看吧,你曾是她的主治医师,她今天打完网球后突然晕倒,到底是什么缘故?”

星野晴是迹部刚刚打电话请来的,因为知晓这个女人的医术能力,所以叫上她几乎是本能,况且她又是熟识沉影身体情况的人,由她来看最合适不过。

星野不废话,直接一只手搭上对方的皓腕,闭眼细数了片刻,旋即嘴唇一勾,似笑非笑地看着迹部道:“你家的私人医生怕是应该换人了,这样的原因都检查不出,呵!”

星野晴那明显是轻蔑的笑声让迹部家的私人医生老脸憋的通红,却在迹部面前不敢发作。

迹部冷眉一挑,直接让私人医生出去了,随后神色严肃地问道:“小影是什么情况?”

星野晴看到对方紧张的模样,心中觉得好笑,脸上却也冷静无比,认真道:“告诉你,你可得承受住,因为这个结果会让你承担从未有过的责任,你能做到吗?”

迹部深吸一口气,“你说,什么样的结果我都接受,我这辈子,发誓要好好照顾她。”

说着,迹部又看向了床上闭眼的少女,眼中掠过的是温柔与心疼。

他不知道对方身上又发生了什么,但看星野晴的表情,想必不是小事。

但曾经那样的大风大浪都经历了,他迹部景吾并不惧怕再陪沉影走一遭,这是他捧在手心的人,就绝对不会在中途扔下。

看到迹部须臾之间转变的各种情绪,星野晴也不逗对方了,展颜一笑:“小子,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迹部:“……”

一瞬间,某大爷的表情有些懵,旋即眼中闪过一丝狂热和惊喜的光,“你是说,小影怀孕了?”

“是啊,都一个多月了,你居然还让她打网球?孩子没这么折腾掉,真是谢天谢地了,真不知该说这个丫头心大还是幸运,总之,接下来一段时间,注意她的饮食,等前三个月过了,腹中胎儿便会稳定。”

“好,我记住了,谢谢!”

迹部送走星野医生后回到床边,唇角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忍不住在少女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小白痴,这儿,有我们的宝宝了……”手指拂过少女目前还算平坦的肚子,迹部心中却是像吃了蜜一样甜。

之后的日子,沉影过着如同皇后一般的生活。

迹部家和凤家都知道了沉影怀孕的消息,全部凑到一起来看望了沉影一番,特别是两个妈妈,一番细细的叮嘱差不多说了三天才说完。

迹部更是三步不离沉影的身。

吃饭睡觉洗澡看书,每时每刻都盯着她看。

就连下床喝个水,也会被对方制止,然后等待着对方亲自把水送上。

“小景,你不用这么夸张,怀孕又不是失去一切行动能力了?况且我现在的身体素质好着呢……你……唔!”

沉影话说不下去了,因为已经被某人以吻封缄了。

迹部将某人的头往胸口一按,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缓缓道:“你知道我知晓你怀孕后是什么心情吗?想把你背在背上永远不放下来……”

沉影:“……”

“以前,背你一个人便够有压力了,现在又多了一条生命,这让我真正觉得,背上背着的……是整个世界。”

听着这样的柔声细语,让沉影心中柔软得一塌糊涂,伸手搂过对方的腰,听着对方的心跳,“小景,你也是我的世界啊。”

……

第二年的九月。

某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坐在摇椅上看书的沉影突感腹中一阵绞痛,捂住自己已经滚圆的肚子,忍不住闷哼出声。

迹部刚从房外端一些点心进来,看到捂住肚子表情扭曲的凤沉影,扔下盘子便冲到对方面前,一把抱起沉影便朝楼下冲去。

抱起对方的瞬间,迹部猛感对方腿间流出的湿润液体。

羊水已经破了,得赶紧送医院,准备生产。

“别怕,我在这儿,你要是痛,就掐我、咬我。”

沉影听了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又不是狗,怎么可能舍得咬他。

但她此时真的是痛得说不出话了,沉影隐隐感觉肚子在往下坠。

宝宝,再坚持一下,妈妈会坚强地把你生出来的……

医院手术室。

红灯一亮证明着手术的开始。

迹部要求陪同沉影一起,这个时候,更是应该给她更大的力量。

换好无菌服,迹部在一旁握住沉影的手,柔声道:“我一直都在,等了这么久,宝宝也在渴望见到你,加油,你可以的。”

“嗯。”沉影满头是汗,但脸上却是挂着笑。

是啊,过了这道坎她就可以见到宝宝了。

宝宝,妈妈会努力的。

两小时后。

随着两声啼哭的到来,医生们兴奋地道:“是两个漂亮的男孩儿,恭喜了,您夫人真是好福气。”

沉影虚脱地躺在手术床上,却是和迹部四目茫然相对。

“两个?”

这样的结果,迹部和沉影都没有想到。

这不怪他们无知。

因为沉影备孕期间完全是按照星野晴的要求来保养自己的,原本还想让沉影去照个B超,星野晴却以“照B超辐射伤身”为由拒绝了。

自信满满地告诉所有人,说沉影的胎儿无比健康,不用担心。

现在迹部仔细一想,心中一阵恶寒,怕这次的事情又是那个狡诈的女人使出来的,简直是拿他们戏耍。

双胞胎这种情况,竟然到了生产的时候才知晓。

迹部又是无语又是欣喜。

看着医生洗干净的两个小豆丁,一个银发如他,另一个黑发如她。

后来,迹部给他们取名为“迹部晓”和“迹部夕”。

晨曦之为晓,日暮之为夕,小影,这是我们的孩子,无论初晓到落阳,对你的情愫只增不减。

……

四年后。

“小夕,快点!趁爸爸妈妈没起床,我们偷偷溜出去玩网球!”

“哥,家里就有网球场,为什么要出去玩?”

“家里有什么好玩的?成天让那些女佣姐姐围着,无聊死了!”

“哦。”

房间内,银发小男孩一本正经地对黑发正太进行着“深刻教育”。

迹部晓认为,身为哥哥,干坏事的时候也要带上弟弟,妈咪告诉他一句话,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让他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好好照顾弟弟。

迹部晓已经四岁了,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独当一面,带着弟弟出去浪这种事,早就在他心中打了无数遍草稿了。

一把拉过迹部夕的手,两个小豆丁猫着身子出了迹部家的门。

两人各自抱着一把比他们身子小不了多少的球拍在街上晃荡着,这本身就是很奇特的一件事,何况这俩小孩长相着实好看,于是引来更多人的侧目。

迹部夕:“哥,这些人在看我们,我们是不是太张扬了?”

迹部晓:“大概是觉得本少爷太华丽了,已经沉浸在本少爷的美色之下了吧。”

迹部夕:“你干嘛老学爸爸说话?”

迹部晓:“你懂什么?总有一天,我会比爸爸更厉害。”

迹部夕小声嘟囔:“切,再厉害不是还得听妈妈的话……”

两人携手来到了一个接头网球场,那里,一群青少年正打得热火朝天。

迹部夕看到一个空的网球场,迈出小短腿就朝那个方向跑,谁知却被两个打扮时髦的年轻人给占了。

迹部夕声音糯糯道:“叔叔,这个场子是我们先看到的。”

“叔……卧了个槽,我有那么老吗?叫哥!这哪儿来的小屁孩啊?没家长吗?”红发青年骂道。

“哥!这两个人抢我们的地盘!”迹部夕确实叫了哥,却叫的不是对方,而是冲着正奔过来的迹部晓说道。

青年看到又有一个长的一样的小子过来了,直接笑出声来:“小鬼,就你们这身高,也来打网球?真是笑死人,毛都没长齐呢,回家喝几年奶再来吧!哈哈哈……啊!”

青年正说着,一个网球突然飞过来,直接击中了他的嘴巴,当场身子不稳,直接歪倒在地上,红发的另一个同伴,黄毛过来扶起他,恶狠狠地瞪着刚刚打这一球的迹部晓。

“你小子!敢打我们?看叔叔……哥哥今天教你什么才是打网球!”黄毛说道,起身便要挥拍。

这时候,迹部晓已经来到了弟弟身边,顺便在他耳朵边说了一句什么,迹部夕点头。

黄毛只是想吓吓两个小孩,将网球瞄准的是小孩身旁的一块空地。

可他球才刚落下呢,这俩小孩就一屁股坐地上了,其中一个直接躺着不起来了。

“小夕!小夕!你怎么了?弟弟!哇……弟弟你别吓我啊呜呜呜……”迹部晓摇着地上“装死”的迹部夕,眼泪说来就来,唇角却是在暗处不经意扬起。

这声音一下子吸引了周围还在打网球的众人。

看到这边的情况,瞬间只会想到是这两个青年欺负了这俩小娃娃,一时间怒声四起。

“你这人怎么回事?这么小的孩子也能去用网球打?网球什么力道你们心里没点逼数吗?”

“就是!用球打你们试一下看你们疼不疼!”

“我、我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我就是吓唬吓唬……我真的没打中那孩子啊……”

黄毛心中一万只艹泥马奔腾而过。

谁能告诉他这是个什么情况?这年头,连两个奶娃娃都能碰瓷了?真是哔了哈士奇!

“就是你,就是你把弟弟打了!叔叔阿姨,就是这两个坏蛋!”

听到这奶声奶气的可怜声音,周边一群人瞬间同情心泛滥。

“别怕,小不点,叔叔给你报仇!”

结果可想而知,一堆球冲着两个青年砸去的时候,他们只能哀嚎着落荒而逃,边跑边暗骂:“这他妈谁家的熊孩子,今天真是踩狗屎了!草!”

众人询问迹部夕的情况,问要不要送医院,迹部晓笑着答谢各位:“没事了,我弟弟很坚强的,谢谢叔叔阿姨关心!”

“真乖!”一个女孩看这孩子可爱得紧,实在没忍住,温柔地摸了对方的头。

正此时,两道身影慌忙地挤开人群进来,看到地上躺着的娃,瞬间白了脸:“夕夕怎么了?哪儿伤着了吗?”

迹部晓一抬头,心中一惊,“妈妈……”

再回头看到后面那个黑透脸的男人,缩了缩脖子,“爸爸……”

声音顿时蔫儿了。

迹部景吾和凤沉影一大早在房间里没见到孩子便立马出来找了,知道这俩孩子捅娄子的性子,所以才不让他们乱跑,没想到这俩小家伙竟然避开了所有人的耳目偷偷逃出了迹部家。

若不是暗影的人偷偷跟着汇报了这件事,这当爹妈的二位还被蒙在鼓里。

来到这个接头网球场看到有如此多的人围着,又听闻一些人说小孩被打受伤之类的话。

沉影的脸色是紧张,迹部的脸却是冷得彻底。

这天底下,还有人敢动他的儿子?他可不信他儿子连这点事都解决不了。

此时一看迹部晓的表情,迹部景吾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

而另一边被凤沉影抱起的迹部晓却是笑嘻嘻地在妈妈怀里说道:“妈妈,是哥哥让我装睡的,说这样的话那两个坏叔叔就会被赶走。”

沉影吐出一口气,随后又严厉道:“以后不许这样私自跑出来!知道吗?”

两个小家伙被妈妈一训斥后,头都耷拉下来,知道自己做错了,一句话也不再说。

片刻后,迹部却是把迹部夕给抱起来,声音缓和了不少:“以后想出来,和爸爸说一声,然后爸爸就会带着妈妈和你们一起出来玩。”

“我现在就想玩。”迹部晓瓮声瓮气地道。

“好,爸爸带你们去。”

迹部和沉影对视了一眼,相视一笑,彼此心中都知道了该去哪儿。

十分钟后,迹部景吾抱着迹部晓,沉影抱着迹部夕来到了一块绿地上。

迹部夕:“妈妈,那是什么?”

沉影道:“那是教堂,一个神圣祈祷的地方。”

迹部晓:“爸爸,你为什么带我和弟弟来这儿呀?”

迹部景吾唇角一扬,认真地看着一旁的妻子,既是回答儿子的话,也是在告诉对方。

“因为,这是爸爸妈妈拥有你们的地方。”

那个教堂,那块草地,那片天空,那条樱花下的红毯,还有……爱的誓言。

四年前,有你,有我。

四年后,有你,有我,有他们。

同样的地方,男人牵着女人的手,另一只手上却各自多牵了一个可爱的小身影。

一家四口,共赏芳华,背影如阳。

【全文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穿越网王之一世温暖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穿越网王之一世温暖 穿越网王之一世温暖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1章 番外三:一胎二宝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