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细思极恐的后果

第一百零五章 细思极恐的后果

魂清楚的记得,无涯烧掉罗森号之时,也就是烧掉象征着焱珠不可一世地位的五色神蟒大船时,白羌王妃也在其中。王妃的哀嚎之声依旧历历在目,魂却没有去救她,没有去救自己的母亲。

“她活着,就是我一生无法忘记的耻辱。”

内心深处,魂仍然认为,那燃烧的大船,才是她的最终归宿。

每每想到这里,魂的心就针扎般疼痛。但这并不重要,尘归尘土归土,一切恩怨都有尘埃落定的时刻。

“既然焱珠已死,我只需要将易少丞铲除……便报了一切的仇恨。我还要回到羌族,继承我应得的爵位。”

魂握住剑柄的大手,掌心已经渗出汗渍。

正当他要看向易少丞,铎娇忽然问道“为何我没见到师兄?”

对于投靠自己的魂,铎娇虽有不解,但却没想到此人被焱珠培养多年,内心却隐藏着一股隐忍而强大的复仇欲。

魂立刻收拾心神沉声道“禀告殿下,适才殿下未出来,无涯将军见一人从里面踏石飞出,便带人追了过去……”

“什么?!”

旁边的易少丞大惊失色,或许是预感来得比较直接连眼眶都跳动了一下,连忙急声道“娇儿,那人便是罡震玺,无涯会有危险。”

经历了刚才之事,所有人都知道那罡震玺的强悍程度。

到底是怎样的人,能够以一人之力,搏杀同为神人的狄王,还将众人打成这样,到了最后明明处于下风,还能够在五脏六腑都被绞烂、心脏被捅破的情况下逃脱。

这……这般强大,早已超出人的认知!

易少丞纵然已有硬拼半步神人的强大实力,却也不敢保证对付这半死的罡震玺,就一定有把握。而无涯不过是个初达到王者境的毛头小子,如何能承受罡震玺的攻击?

“混账,早知道就算……就算是拼了命也不应该让他跑掉。来人!备马!”铎娇立刻命令道,然后转身悄声道“爹,我和你一起去。”

“不……”易少丞断然拒绝。救无涯都没有十足的把握,易少丞可不想再白搭一个进去。铎娇和无涯,谁都不能有半点的危险。

“慢!将军!”就在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易少丞转头看去,原来是沈飞。

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有事要说,便走到一边。

“将军,如今武魂已经到手,此间之事都是滇国内务,我等还是别管的为好。”

易少丞看着沈飞,眯着眼心思一转,面色肃然。

“沈兄有所不知,那无涯是我唯一弟子。罡震玺如何强大,你又不是不知。他若有难,我绝不能坐视不理。莫说无涯,哪怕是兄弟你遭遇这样的情况,我也当仁不让的找你去。”

易少丞眼神灼灼的看着沈飞。

“那将军何时将这武魂供奉给陛下?”沈飞眼睛盯着易少丞的脸看了很久,也终于说出内心的担忧。

要知道此番来到滇国,虽然名义上易少丞作为上国使臣,但沈飞又何尝不明白另一个道理真正的主子是大汉天子,易少丞若有半点侵吞武魂的念头,就算拼了自己的老命,也要加以阻止。

易少丞想了想,皱眉严肃道“沈兄,我这样与你说。武魂我会供奉给陛下,但是供奉给陛下的还有一人。准确的说,这一个武魂是不够的,还必须要一具尸体……”

“噢?你是说罡震玺,他可是镇国强者……你若杀了罡震玺,只怕我们都没办法交代。”

“沈兄你这就有所不知。我大汉所有镇国强者,都是迫不得已供奉的。他们虽不理朝政,但手段强大,日子过得比皇室还舒服,要什么皇室都得予以。然而如今的镇国,能与之对等说话的恐怕只有一人,那就是太后她老人家,而不是圣上。陛下如今年少,与太后关系内里不睦想必沈兄也应清楚吧。再者,这罡震玺妄图夺得武魂,实在罪大恶极,应当与武魂一同交与陛下才是,如此日后陛下才能够一言九鼎。若不然,这罡震玺逃回去,后果可想而知?其他闲云野鹤的镇国强者,又如何信得过我们大汉威仪。只怕,活着的罡震玺,才是留不得的。”

一番话,直说得沈飞细思极恐不由想到这后果是否能够承受,顿时脸色大变。

“确实如此……”

“沈兄且在滇国等我一段时日,我拿了那罡震玺人头便回来,与沈兄一同回汉朝。”

“好。”沈飞虽觉得不妥,却也只能答应。

“娇儿,这是我同袍,这段时日,还有劳你照顾。”易少丞背对沈飞对铎娇说道,眼神之中使了个颜色,铎娇心领神会。

易少丞旋即上马,但是缰绳却被一人拉住。

“你……要与我一同去?”

易少丞望向青海翼,短暂的聚首,如今却又有劲敌要对付。青海翼满眼的担忧。

“你若走了,武魂怎么办?”

虽说青海翼确实想追着他去,但话到嘴边,却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这话。

而且,青海翼脸上还挂满了羞涩,恐怕现在也是扑通扑通心脏乱跳。

“有你在此守护铎娇,我放心。”易少丞轻声道,“就让我去吧!”

然后,他盯着青海翼看了很久,突然又一笑,凝丝传音道,“待我忙去这些凡俗之事,你……你若是愿意,我宁可陪你看遍这繁花似锦的尘世,再也不要什么高官厚爵。我答应你……答应你,从此再也不会让你有任何的担心,安宁的生活,又岂是这些东西可以相比较?等我!”

说完,他嘿嘿的笑了。脸上不再是什么傻乎乎的表情,多了一份似乎看透前程的希望。

只是这状态只持续了不到半个呼吸,易少丞的大手便扯起缰绳,欲催着马飞奔离开。

“等等。”

青海翼递过战枪,这正是古墓中狄王的武器。既是杖,又是枪,还有一个巨大的天果加持,乃是迄今为止等级最高的武器。

易少丞嗯的一声,身形也很快消失在了此地。

青海翼纵然一万个不愿意,可是听到易少丞说了这话,“那样的生活,安宁的生活,又是怎样的……”

忽而心头一暖。

“是啊,我就得替他稳稳的守好这绝世武魂,绝不能让这个沈飞生出任何事端。”她如此在心中说道。然而易少丞这番话令她眼神中又充满了神往。

如今,最重要的就是守住这枚武魂,考虑好该如何处理,这非但关系到铎娇和易少丞两人,甚至关乎到整个国家的国运,孰轻孰重,青海翼当然知晓。她温柔的眼神渐渐化为了凝重色彩。

那侧,铎娇的眼神,亦随易少丞离开的背影望去。

“你爹爹会没事的,娇儿!”

铎娇回过神,望着青海翼动人而有些丝丝红润的面庞,凄婉一笑,此时若用失魂落魄再贴切不过。但世间有很多无法违逆的事情,那些曾希望的幻想终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心中若有所失,但痛感不再似针扎般的剧烈。铎娇最后长叹一声,忽而吩咐魂,“开道吧,我们即刻返回雍元城。”

“遵命!”

……

一众人走出此地阴暗而漫长的隧道后,当一缕白炽的阳光落下,铎娇顿觉有些头晕。

可能是在幽暗漫长的洞穴中待久了。

又或者是心中的支柱渐渐没了。

就连她的呼吸都有些停顿,本骑在马上的她差点跌落,幸好有青海翼扶着。

“殿下,您没事吧。”铁甲侍卫魂冷声问道。

铎娇皱眉不语。

众人觉得奇怪,整支前行的队伍也停了下来,等待铎娇发话。

“爹这般去找罡震玺,就算那人被摘取了心肝,也非父亲一人可以抵挡。我可千万不要在这关键的时候犯糊涂啊!”

此刻的铎娇越想越不对劲,脑海中浮现起易少丞那温暖的笑容,及脸上那一道微微狰狞的伤疤。

“我又怎能让他……为了我滇国,为了无涯再去牺牲,再去冒险?不行,这不行,断然是不行的。”

如今,铎娇与师父都已经没多少力气了。这种心力的憔悴,绝不是用神石可以补充回来的。

既是如此,易少丞又能好到哪里去?

而那罡震玺纵然再不济,他逃脱的时候,都能踏着落下的石头冲飞而起。这其中需要的武学技巧,就算是青海翼,都得在全盛时期拼尽全力才行。

也就是说,罡震玺虽神人不再,依然有着半步神人的巅峰实力。

爹爹此去……怕是有危险。

她越想,越觉得可怕,眉间担忧也愈发深邃了起来。

“殿下可是担心将军?”

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充满了磁性和一股安抚的情绪在内。

陷入深思的铎娇没在意是谁,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好办,在下愿领兵马前去,定会护将军安危。”魂说道。

这时候铎娇才回过神来,她看着铁甲侍卫良久,终于开口。

“命你即刻驰援大汉使臣骁龙将军,若有半点闪失,提头来见。若他安然无恙,我升你为滇国第一勇士,厚赏十年俸禄,滇国宝库各种宝物随你挑选。”

不得不说,铎娇所许诺的,足以让任何人大吃一惊。

就算是当今滇国的元帅将军,只怕也没有这样的恩赐了。

“定不负王女之令。”

铁甲覆盖下的魂,此时透露出一股浓烈的杀气,他这一领命,立刻下令,拨转马头飞奔而去。

“跟上!”他在远处冷喝道。

一丝得意的狞笑瞬时从嘴角蔓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目录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细思极恐的后果

9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