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再见小萝莉!再见,宁骁龙!

尾声:再见小萝莉!再见,宁骁龙!

四年前。

“小孩,你怎么走到这遏云峰上来了?这边都是悬崖峭壁,走不通的,当心被大灰狼叼走了。”拦住宁骁龙去路的少年戏谑道。

宁骁龙肮脏落魄得像个小叫花子,可这副身躯下的,是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往北,只能走这条路。”

“往北,可以走大路。”

“大路有城门,有关卡,过不去。”

“你可知若不过大路的关卡,这一路,有多少食人的妖兽,劫道的匪徒,不开化的蛮夷?”

“知道,但是我……非走不可。”

少年打量着他,略有兴趣:“你小小年纪,有什么理由,非走不可?若是讨生活的话,我可以留你在我遏云宗做学徒。”这少年就是王源的大哥。

重临故地,宁骁龙还有些恍惚。

风烟散尽,一切喧嚣都回归平寂。群山连绵的雪色能将一切掩盖。

一个偌大的宗派就此倾覆,无法挽回。

弟子们将师尊葬在历代祖师坟墓间,仍刻上“前代宗主”的名号。

杀了一县之尊的两个“罪魁”,对于所犯忤逆之事恍不在意,也没见要匿逃的迹象。甚至那个宁姓少年让假王力去集市买了肉鱼菜蔬,像是要留下来——

庆祝新年?

只是没有人关心他俩。内外院诸多弟子对于自己的前程,都是一片茫然。

初一日。

方殊一个人登上遏云峰,一个月前师尊率众弟子朝山的盛大场景似乎还在昨日——没料到这才几日,宗门已然如此萧寂。

方殊长叹了一口气。抬头看,深渊边一人背身而立,似乎等待多时了。

“宁……兄。”方殊犹豫片刻,上前道。

宁骁龙转身微笑:“方兄!”

“不知宁兄唤我前来……有何事见教?”

宁骁龙道:“这一月来,在方兄面前装傻充愣,博取同情,并非我本意,特来向方兄致歉。”冲他揖了一礼。

方殊这两日也是恍恍无措,对此也没时间多想,勉强一笑:“宁兄不必如此,若无你相助,只怕王源他一直被奸人蒙蔽,终究为他所害……我——还要代他谢谢你……”

“骗人总归是不好的。不过么……”宁骁龙摇摇头道:“对付有些人,你不比他更会骗,往往不能叫人家现出原形呢……”对于王源兄弟的事,宁骁龙不想再多谈,转而道:“昨日人多口杂,有的事情不便一起说清,如今只我二人,方兄但有困惑,现在可以问我。”

方殊有些迟疑,却未开口。

“鸿雁西归一式……”见他不提,宁骁龙主动开口。

方殊有些意外,打量着他,缓缓点头道:“不错……其实,这本是我家传之学,却不知宁兄为何会使……”

“我不是偷学的,这个方兄可以放心。”宁骁龙道:“来这里前,我便会使此式,传我此式的人,与你还颇有渊源……不过这又是一段老长的经历,有机会再说。只是那天在校场上,我想使一式他们不懂的招式,假装古剑上的功法,这才用了与你同样的鸿雁西归。”

宁骁龙境界比方殊高,也看得出虽然这一式威力虽然大,但是方殊用得还不纯熟,当即指点他犯错的地方,一一纠正。方殊本来还略有疑心,等听完他详细的拆招讲解,才知道对方对自己家传所学乃至锻魄的见解都远超出自己,那一丝疑虑也消除了。

“额,今天听宁兄的指点,获益匪浅了!”方殊感叹:“不过,我还有一点不明……”

“趁着我没走,修行上的问题都说出来,可比你以后自己一个人瞎捉摸进步快多了……”宁骁龙自己以前不得法门的时候就经常锻魄时误入歧途,有时候甚至很危险。

“不是修行,我是想问——”

“唔?”

方殊指着面前的万丈深渊:“宁兄那天……真的从这里跳下去了吗?”既然宁骁龙说这一月来都在“演戏”,难不成跳崖这样的也要真跳一次吗?

“你说这个啊!”宁骁龙眨巴着眼睛:“真跳了啊。”

“这人都是肉体凡胎,这么高跳下去,怎么可能——”

师尊跳下去,没死。但不代表跳下去的人,个个都不会死啊。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小说中的主角。

这个世界,可没有人——会飞。

宁骁龙咧嘴笑了:“既然要装逼,我肯定提前做好准备……”低下头去翻背包,嘴上问:“你可记得,那天‘王源’,穿的什么……”

“厚得出奇的棉衣……”方殊看对方取出东西,指着道:“就是这件?”

“不错。穿上这身,就摔不死。”

方殊挠挠头:“这是为什么?”

“你穿上试试?”

方殊不知道他想做什么,在对方的催促下,将衣服穿在身上。

“哈哈哈,胖得像个球!”宁骁龙看对方裹上这一身的滑稽模样笑道。

方殊被裹得喘不动气:“呃,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穿上这身——”

宁骁龙从方殊的腰间扯出一根细绳子,递在他手上:“等一会儿,用力扯这根绳子。”

“什么?”方殊没听清。

“我再说一遍,你仔细听好!很危险的!”宁骁龙严肃道:“扯,这根!绳子!你重复一遍!”

“扯这根绳子?”方殊手里拉了拉绳子头,还在纳闷,对方忽然收敛笑容,冲着他的后背大力一推!

方殊始料未及,竟然被一下推下悬崖!

忽的一下,消失在深渊的云雾里!

宁骁龙探头去看,已经看不到人影了。

过了一会儿,宁骁龙自言自语道:“这傻小子,可别真的把自己摔死了啊!”

为什么一个月前,他跳下去没摔死?

很简单,只不过他在衣服里藏了一条降落伞。

寒气逼人的崖上只留下宁骁龙一个人。

每当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总油然而生一股难以派遣的寂寞感。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一个无比喜欢热闹的人。尤其是这几年,他希望能一直挤在人潮里。

因为一旦独处,总难免想起那些往事。

不开心的时候,宁骁龙就会盘腿坐下,从背包里取出一叠厚厚的信笺,随意拆一封来读。

这一叠玩意,都是他自小定下“娃娃亲”的“未婚妻”寄过来的。

“小龙弟弟,见字如面。暮春安暖,不时觉困,犹厌纸笔,故而连日无信。念想小龙弟弟思念我久也,强做尺牍,以近情相告也……”

“写的都是什么狗屁不通的玩意!”宁骁龙翻翻白眼,心道:你会舍得不给我写信?

明明没几天就收到一大堆她发来的不明觉厉的东西。

想起袁思霁“小姐姐”,宁骁龙嘴角总不由得浮现出微笑。

自从袁思霁姐姐从他家离开后,总是不断地飞鸽传书给他写信,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隔几日就有一封来,一开始宁骁龙还给她回信,后来见她发个不停,实在是心疼信鸽(其实就是懒得写了),天遥地远,她的信也不每一封都看了,只隔两月回她一封,所以现在他还有很多未读的信件带在身上,有时候拿出来解闷。

“三年前一别,未尝再见。小郎君长高否?束发否?思君久矣,几泫然泣泪。每问阿爹,阿爹云:‘吾亦不知也。’想来小龙弟弟思我,应亦如是……”

宁骁龙抹了下冷汗:“这早熟的小萝莉,每天都在想什么……”

“阿爹言曰:‘何不绘像以寄之?’余欣然有意,故今次来信,以姊近日之绘像一并寄之。”

“唔?这次还发自拍来了?”宁骁龙笑了笑,捏了捏信纸,的确这次厚不少,因为下面还有画像。

“信阳地小,难觅画工,笔法、技巧也颇拙,比之姊之本人,难以相肖,弟见像勿笑也……”

“嗯嗯,一定给你点赞才行是吧。”宁骁龙吐槽道。

“思绪颇多,下笔忘言。吁!下次写信,不知何时。弟勿念也。姊。”

到这里,信已经没有了。

那下面,就是她的画像了?

算算时间,这封信已经是六年前的了,那时候袁思霁小姐姐十一岁了?

宁骁龙迟疑了好一会儿,才缓缓将信纸拿开,露出下面“未婚妻”的绘像来。

憨态可掬的少女,在春日的花园中赏花,明眸皓齿,浅笑怡人,一只蝴蝶恰巧停在身后的花丛中,花鲜人艳,美不可言。

“这特么不是摆拍我算你赢!”宁骁龙嘟囔道,对着画上的小姑娘看了半天:“原来,小萝莉后来长大了一点,变成了大一点的小萝莉,是这个样子的啊……”

画工并没有对方吐槽的那么差,神形兼备,宁骁龙一看就知道是她。

小萝莉长成了大一点的小萝莉,还是那么好看。

等她长大了,可想而知,会是多么美多么可爱。

可惜……

没有那么一天了。

画像看得久了,宁骁龙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他赶紧将画像移开,免得眼泪把她可能是最后一幅的画像打湿。

她是多么阳光,多么开朗,多么善解人意,多么勇敢,多么爱护他的一个小姑娘啊!

可为什么,她还这么小的一个小人儿——

死亡,不应该离她很远吗?!

在妖魔遍布枯骨的泥窟中,那么危险,他们两个还都只是小孩子的身躯,不也活下来了么?

可为什么……

画上的小萝莉,硬要他喊“姐姐”的小萝莉,嚷嚷要嫁他的小萝莉,死于四年前的中原兵祸之中。

“朱家父女啊?死了,都早死了。惨的啊。女娃子死的时候,连口棺材都没有,竹席子裹一下,就埋在那边的杨树下。朱家的汉子,应该也死了,都不知道埋在哪里……可怜哟……乱世啊,苦的都是咱老百姓啊……”

宁骁龙想过无数个他与袁姐姐重逢时情景。

只是没想到,是阴阳两隔。

就好像前世他跟妹妹宁霜筱阴阳两隔。

只不过,这一次死的不是他。

五味杂陈地起开当地人所指的小小坟茔,他只看到一具小小的女童骨骼。

“朱氏女,年十二。家关中,逝洛东。苍天可怜,何年归葬华山?”宁骁龙听说她父亲年轻的时候隐居在关中首阳山中十年,看来是她,不会有错了。

没有陪葬的东西,只有这么一块写着几行字的小木牌。

那天宁骁龙哭得很厉害,别人总见他笑得很开心,可无论前世今生,他无人时哭得很厉害的时候,也很多。

哭过之后,他又能做什么呢?

那一年,未满十二岁儿童身躯的宁骁龙,背着十二岁未婚妻的遗骨,徒步千里,想把她送回她那关中老家安葬。

一路上,无数的艰苦。

“回家啦,袁姐姐,我送你回家呀。”

那时候,宁骁龙每天只对着背上的骸骨说话,不过再没有一个聒噪的女童叽叽喳喳地插他话了。

大多数朝代,老百姓是不可以随便离开自己的故土的。

因为到处流窜,就有造反的嫌疑。

所以无论谁家做了天子,四处设关围城,严查死守——

宁骁龙自然既没有身份,也没有理由。

他只能风餐露宿,翻山越岭,越是人迹罕至,野兽出没的地方,越是他首选的道路。

他还记得,那一年,他来过这个地方,记得这座山,叫遏云峰。

……

“我要把我未过门妻子的遗骸葬回她老家去。”宁骁龙对拦着自己的少年道。

少年有些惊讶。

“你……家没有大人了?”

“死了。”宁骁龙指了指身后:“她家大人,也都死了。”

只我一个。

我不做,谁做?

令宁骁龙意外的是,这个少年领他走山中的捷径,一直送他过了遏云峰。

“这包干粮,送你带在路上吃。”少年扔了一个包裹给他:“当然,也可能半路上你就被妖兽吃掉了。”

这是一路上第一次主动有人帮他。

“在下宁骁龙。他日归来,有所求,必相报!”

“得了吧!山遥路远,即使我送你过了这一段,也未必有多大用。我帮你,只不过看你跟我弟弟一般年纪,我只是想着,若是我弟弟如你一般在外风餐露宿,也于心不忍啊。哪是要求你什么报答!”少年轻笑,心想:这小孩还有点意思。说完拱手辞行,头也不回。

“敢问阁下大名?”

“遏云宗,王泉!”

王泉看宁骁龙是小孩,宁骁龙看对方,何尝不是个小孩。

这小孩不错。

“好,王泉,我记住你了!”

宁骁龙与他分道扬镳,继续往关中行进……

王泉应该没想到,当初不过送宁骁龙一袋干粮,现在宁骁龙救他弟弟一命。

“遏云峰,王泉。遏云峰……”宁骁龙看着悬崖出神。

想跳下悬崖一死了之,亦或是获得张无忌那样奇遇的人,又何止是遏云宗宗主和王源呢?

他自己也是。

“师傅!我真的!太想复仇了!那些个高高在上的人!那些个威风凛凛的人!那些个把人当畜生的人!他们争他们的天下,死的却是寻常老百姓的人!他们就不会失去亲人吗?他们就不会残缺肢体吗?他们就不会面对生死吗?我就要他们也都尝尝,死亡对人的公平!”从关中回来,宁骁龙就疯狂地想给那些人血与火地教训——为什么那么小的小女孩要死,而真正害死她,害死千千万万人的那些人却不用死?

“小龙,没有办法的。路,一段段来,慢慢来,急不得的……”

“可是,我等不了,我等不了啊!每一天,我都在煎熬!”

“没办法的。这都是没办法的。除非,你能有什么奇遇。”

……

“千年之前,篱庐皇帝去江东时,向深渊下投下了他的随身神剑。”

这个故事宁骁龙也听过。

“而他路过的,就是我们眼前这座山。”

只是宁骁龙听过的故事版本中,山是他当时修行的那座。在这个世界,无数个地方流传这毫无新意的传说。

不用跳下,宁骁龙自然也曾在山下到处搜寻过,是否有传说这那个人的神兵。

结果可想而知。

无论哪里,都在用同一种模式的故事在骗人。

可还是有人趋之若鹜,因为他们愿意相信,或者,强迫自己相信这种荒诞不羁没有根据的传说。

……

“呼!太刺激了!真的太他娘的刺激了!”

人声将宁骁龙从回忆中拉回来。

抬眼看去,是从山下回来的方殊,和他派去以防意外的“救生员”袁小豪。

方殊显然没有经历过这么“刺激”的“蹦极”活动,兴奋得满脸通红。

“宁兄!宁兄!你刚刚可把我吓死了!我还以为要坠崖死了!谁知——这绳子一拉开!呼!人飘起来了!”

宁骁龙微笑着看着对方,心想:就知道是这样。

对方对他来说,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他和妹妹小时候第一次去游乐场坐过山车时,恐怕与此时的方殊一般无二。

他不喜欢看每个人都总是一脸老成,苦大仇深的样子。

孩子就该像个孩子。

方殊看来是放开了,将那些烦恼都抛去了,连脏话都飙出来了,笑容绽放在脸上。

“这是给方兄的小小补偿。”宁骁龙微笑道:“玩得可还高兴?”

“太爽了!”方殊叫到:“宁兄!你真的是太会玩了!这好宝贝,能送我一件吗?”

“这件就是送你的。”

方殊忙感谢不迭。没料到一件玩具比教他精妙的剑法更令他开心。

嗯,孩子。

叹了口气,宁骁龙看方殊心情不错,正色道:“方兄,我这次来遏云宗,探望故人之弟王源只是顺带,主要的目的,其实是找你来的。”

方殊大感意外:“找我?”

宁骁龙点点头。

“找我做什么?宁兄以前就认识我?”

“我认识令尊。”

“我——爹?”方殊吃了一惊。

因为,他没有爹。

或者说,他从来不知道他爹是谁。

“是。”宁骁龙点点头,说了一句话更让方殊吃惊:“令尊是潜山宗宗主。”

“我爹是——潜山宗宗主?”方殊眼睛一下瞪大,讷讷无言。

潜山宗,那可是门下千人的大宗派,遏云宗与其比起来,简直就微不足道了。

方殊一直以为母亲去世之后自己在这世上就再无亲人,得知这一消息,心情莫可名状。

可宁骁龙下一句话让他更惊愕。

“令尊上个月已然仙逝,我这次来,是通知你正月二十去潜山宗……奔丧。”

……

目送五味杂陈的方殊下山,袁小豪摇头叹道:“潜山宗的大宗主,却把唯一的儿子送到这种小门派中,真是奇了怪哉!而老倌儿已经死了,却还一直秘不发丧,更是奇了怪了,不知是想搞什么鬼……方殊这小子还挺讲义气的,这次回去,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宁骁龙翻了翻白眼:“世上的人本就是勾心斗角的。坏人会玩,我们好人要比他们更会玩。”

“或者,比他们更坏——由我们来做坏人。”

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招呼袁小豪道:“走了走了,回学校‘妖怪学院’去也,我特么要开始写寒假实践报告了。不错,这一个月的经历很值得编排编排,展现了人性的各种复杂,搞不好能得个高分,最好比上次的奖励来得更劲爆才好……”

两人下山。

没有人知道,遏云峰深渊下寒潭,遏云宗主六十年前写下绝壁书之下的石缝里,静静地躺着一柄沉睡千年的古剑。

不知道何日才能重见天日。

(全书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剑在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剑在渊
上一章下一章

尾声:再见小萝莉!再见,宁骁龙!

100%
目录
共90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