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八章

甭管外面闹得多纷纷扰扰,庆丰班正在苦恼人手不足的问题。

按照秦明月之前的打算,找李老板借几个人就得了,可这想法却在老郭叔等人这里受了阻,原因无他,皆因现在庆丰班有了必须保密的压箱底绝活,也就是那些简易版的特效。

例如当初她从天空中飞下来,就是吊钢丝。

不过碍於材料,用了绳子代替,没有起重的机器,就用人工,为了足够逼真,且不让人看出端倪,开场时她让人打暗灯光,甚至把背景幕布弄成黑色的,就是为了能够隐藏身後所绑的黑色绳子。

也幸亏秦明月在现代时替身做得够多,胆子也大,这才敢上场在半空中穿过来飞过去。

还有灯光背景配音之类,她是把上辈子在剧组里看来的学来的,能用上的都用上了,像是让人在幕布後面拿两把刀互相敲击,模拟出兵器相击的声音,或是在人身上绑上用朱砂调出来的水,当人受了伤,伤口立即会喷出大量类似鲜血的液体,还有白素贞施法之时,冒出的那些白烟等等。

老郭叔几个简直如获至宝,纷纷夸赞秦明月聪明,敢想人不敢想的,也慎重其事地把这些手段全部当做戏班的压箱底绝活儿,吩咐众人谁也不准说。

因此现在就面临着一个困难,若是不借人,人手不够,可若是借了人,这压箱底的绝活儿可就暴露了。

经过一番商议後,众人决定一切照旧,从外面借过来的人手只教他们怎麽演,其他的就不用他们干涉了,所以除了秦明月和念儿、陈子仪三个主角,以及乐叔三个负责配乐的,其他人只能干些幕後的活儿,把角色空出来给别人演。

这下王莹更不满了,按她本来的心思,演不了白蛇,又被念儿抢去了小青,她演个其他角色也行,可一来稍微年轻一点的角色,几乎都只是上场露个脸就没有戏分了,另一个戏分多的女性角色,是许仙的姊姊,让她去演陈子仪的姊姊,打死她也不会干。

这两日她正因为这事窝火着,如今见连自己上场的机会都没有了,她怎麽会愿意,自然又是闹了一通,可如今才没人理她,陈子仪忙着排戏,也没功夫。

内部商议好後,秦凤楼就去找了一趟李老板借人。

李老板当然一点意见都没有,非常大方的说他手下这群人,庆丰班看中谁就可以用谁,许多戏子听说,纷纷来找李老板毛遂自荐,甚至还有人找到庆丰班面前的。

其中,最後悔的莫过於钱老七了。

钱老七一家自打离开庆丰班後,就被李老板扔到後脑杓去了。

李老板管着整个惠丰园,必然不可能事事躬亲,除了手里的一些名角,下面许多人他根本认不全,也因此钱老七所想像的,李老板拿他当正经角儿对待,安排他登台上场的事情,根本就没发生。

他们一家如今住在惠丰园靠北角处的一处大杂院里,这里住的大多都是负责跑龙套的戏子,一个正经的角儿都没有。

一家三口也就分了一间屋子,日里吃的是粗茶淡饭,每天一大早就要被大杂院里的管事叫起来练功,闲暇之余还要大场小场的各处跑龙套,一天下来要演十多场,钱老七哪里受得了这种苦,没干几天就不愿意干了。

可不干也不行,管事说了,若是不干可以,包袱卷一卷直接滚蛋。如今钱老七一家脱离了庆丰班,哪有其他去处可去,只能继续忍耐。

这与钱老七当初所想完全不同,原本他想着脱离了庆丰班,自家的日子一定过得好,谁知没多久就听说李老板在捧庆丰班了,又没过多久庆丰班居然红了,且还红透了半边天!

当他看见同住在一处大杂院里的众戏子们纷纷议论想去庆丰班那里谋个角色,钱老七此时的心情简直是不能提了,尤其自打庆丰班红了以後,就没少过有同住在一个大杂院的戏子在钱老七面前说些讥讽话,笑话他有眼不识金镶玉,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倒跑到这里来混日子了,可把钱老七气的,在外面不敢耍横,只能回去揍老婆。

一次两次钱婶也就忍了,可动手的次数多了,钱婶也忍不住还手了,两口子打得如火如荼,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天天上演全武行,让整个大杂院的戏子们都过来看笑话。

连着闷在屋里犹豫了几日,钱老七心中火烧火燎的,嘴角燎了偌大几个泡。他想回庆丰班,又实在拉不下脸去求,便把主意动到儿子头上,打算让儿子过去哭哭可怜,庆丰班那群人心都很软,说不定大家还会接纳他们。

只是小钱子实在没脸去。

於是钱老七又在屋里骂起儿子来,儿子不理他,他就哭,哭自己年纪大了,老胳膊老腿儿实在受不了这种日子,又哭自己知道後悔了,以後一定好好在庆丰班里待着。

毕竟是自己的爹,且当初离开的时候,小钱子也是不愿的,不免就被说动了。

小钱子是个脸皮薄的,不好意思去找秦凤楼,就偷偷去找了念儿。

念儿也十分为难,可到底是打小的玩伴,就把这事偷偷和秦明月说了。

「这事不成。」

念儿没料到月儿姊会拒绝得这麽果断,忍不住求道:「月儿姊,你就可怜可怜小钱子吧,我知道那钱老七不是个东西,可小钱子跟他爹不一样,你不知道小钱子现在好可怜,那大杂院里的管事是个喜欢打人的,一点不如意就拿人撒气,小钱子已经挨了两次打了,伤口到现在还没消。」

秦明月并不惊讶,戏子地位低贱,挨戏班老板打是家常便饭,也就她爹秦默然是个软心肠的,待戏班里的人就像是家人一般,更不用说是陈子仪师兄弟妹几个了,几乎是当自己半个孩子养大的。

对於钱老七一家离开庆丰班之後的处境,秦明月并没有关注过,不过想也知道不会好到哪里去,钱老七那人看似聪明,实则是个蠢货,会吃亏也不让人意外,只是可怜了小钱子。

想到那个平时月儿姊长、月儿姊短,总是一脸笑的叫着自己的小钱子,秦明月抿了抿唇,道:「这样吧,小钱子回来可以,但钱老七不行。」

念儿先是一喜,紧接着又一愣,「可若是只让小钱子回来,钱老七和钱婶怎麽办?他们是一家人,能分开吗?」

秦明月在心里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对她道:「你也知道咱们如今的情况,老郭叔他们那麽辛苦是为了什麽?还不是为了保住咱们的绝活儿。钱老七那人惯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指不定谁拿钱收买他,他扭头就把咱们给卖了,这样的人别说我了,老郭叔他们也不会同意他回来的。」

念儿不免有些愧疚,「月儿姊,对不起,都是我考虑得不周到,不过能让小钱子回来就行,反正咱们就在这惠丰园里,他和他爹娘也不是见不着面,我这就去跟他说。」说着,她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秦明月望着她的背影,却是暗暗叹了一口气。

希望那钱老七还有点人性,知道为自己儿子着想,要不然她也没办法了,小钱子是个好孩子,就是摊上个不靠谱的爹,希望钱老七不要让自己失望。

但事实证明,秦明月是想多了。

钱老七确实不是个聪明人,白瞎了他那副精明长相,小钱子回去把事情一说,他首先考虑的不是儿子的前程,而是破口大骂起来。

骂庆丰班烂了心肠,见死不救,还想离间他和亲儿子,骂了一通後又义愤填膺地说,庆丰班想让小钱子回去可以,他和自己的婆娘也要跟上,要不然就是离间他和亲儿子。

见父亲这还威胁上了,小钱子羞愧得无以复加,而念儿在一旁气得嘴唇都抖了。

「念儿,你走吧。」小钱子满脸死灰,连头都没抬地对念儿道。

「小钱子……」

「你快走吧,我不回去了,你快走!」说完,小钱子就捂着脸蹲在地上,将头深深地埋在膝盖里。

钱老七一脸得意张狂,冲着念儿道:「回去跟他们说,想要我儿子回去可以,我和你婶子得跟上。」

这边闹腾成这样,早就有一众戏子来看热闹了,见人围得多,钱老七还不忘对旁人显摆,「真没办法,我儿子是个好苗子,这庆丰班还是舍不得。」

「念儿,你快走!」小钱子猛地站起来,冲着钱老七吼道:「爹,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我少说什麽?」到底如今能不能回到庆丰班,还得指望着儿子,钱老七咽了口唾沫,也没去吼小钱子,又对念儿堆着笑说了一句,「记得跟你凤楼哥说,想要小钱子回去可以,我和你婶子也得跟上。念儿丫头,你也是叔看着长大的,你和小钱子又是打小的感情,肯定看不下去咱们骨肉分离的对不?」

念儿跺跺脚,呸了他一口,「作你的春秋大梦!」说完,人就跑了。

可不是作春秋大梦,事情成了这样,小钱子自然无法回来,别说老郭叔他们不同意了,秦明月首先就不答应,念儿也是个识大体的小姑娘,也不再提这事了。

倒是之後钱老七见庆丰班这边一直没动静,还上门来问了一回,却被人给撵了出去,这是後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闺女要上位 卷一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闺女要上位 卷一目录 闺女要上位 卷一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