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结局

第329章 结局

苟文远才是今夜的明星。

在场的所有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对他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能与妖孽一般存在的阿娜莎女王打成平手,自然也是令人恐惧的王级强者,而且非常的年青,敬畏崇拜、羡慕妒忌恨的皆有,但相同的是所有人皆对他释放出足够的尊敬与善意,脑子进水了才会跟一个王级强者结仇做敌人。

各家族的族长们都恨不得所他招为乘龙快婿,单身的女性恨不得让他成为自已的守护神,那些已嫁为人妻的也恨不得与他保持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艾妹关系,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家族与个人的利益大到用脚趾头去数都数不清。

当曲乐声一响起的时候,年青漂亮的女生们就跃跃欲试,可惜的是阿娜莎女王陪伴在他身边,姑娘们只能可怜兮兮的盼着阿娜莎女王走开,她们才有与偶像亲近,诉说衷肠的机会。

没有一个男士敢邀请阿娜莎女王共舞,阿娜莎女王也要保持女王的威仪,所以注定了一个人,其实,她是想邀请苟文远共舞的,甚至都想好了,霸占苟文远做为她唯一的舞伴,但现实太骨感,苟文远竟然不会跳舞,无奈之下,她只好陪着他说话聊天。

非女人不足以了解女人,站在一旁的娜丝汀看得出来,阿娜莎女王看着苟文远的眼神里带有一抹柔色,说话的声音也很轻柔,甚至带着一种让男人难以抗拒的甜腻味道,从中可以判断出两人在石室内发生了那种事儿。

她即便心里吃味,但也只能无奈的忍住,谁让小家伙太有魅力了,即便是实力恐怖的一代妖后妲已,强如阿娜莎女王也抗拒不了他的魅力,甘愿拜倒在他的牛仔裤下,偏这家伙又花心,喜新不厌旧,对每个红颜知已都是认真的,这才是要命的。

这样的男人,绝不是任何一个女人能够单独拥有的,何况这世界就是这样,任何一个强者都拥无数崇拜的红颜知已,只要他不象一些人品不算高的强者始乱弃终就好,娜丝汀只能退而求次,不求全部拥有,只求他心里有自已的一席之地就OK。她心里想通了,自然对两人旁若无人的眉目传情视而不见。

夏洛特虽然也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但她死宅深山老林N多年,又是没有坠入过爱河,经历过男女之事,在这方面比懵懵懂懂的十几岁少女还要迷糊。

阿丽莎女王看看夏洛特,又看看娜丝汀,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娜丝汀避开她的视线,感觉俏面有点发烫,那种被人看穿的感觉让她有点不舒服,同时有点慌乱紧张,不过,她稍后深吸一口气,很快恢复了以往的镇定,爱一个男人有啥好紧张害怕的?

“陪我走走吧。”阿娜莎女王轻声说道。

“嗯。”苟文远应道,他心里清楚会发生一些什么,但他很难抗拒那种诱惑,就象当初明知道妲已的身份,但仍然咬牙跳坑一样,其实,掉进这种温柔坑很爽很幸福,多跳几次也无妨。

两人并肩而行,缓缓朝外行去,一路上碰到的血族或狼族人,都避让一旁,恭恭敬敬的鞠躬行礼,女王威势无人敢冒犯。

两人边走边聊,聊的多是过往的一些生活琐事与趣事轶闻什么的,苟文远是这方面的老手,海吹胡侃,不时把阿丽莎女王逗得咯咯娇笑不已,也让那些血族狼族人佩服不已,他们千方百计想讨阿娜莎女王的欢心都苦无招数,看看人家,阿娜莎女王一路笑貌如花,娇笑连连,明显是很开心的样子,人比人,气死人呐。

象德马克族长、芬蒂尼长老等老一辈的人当然看出两人之间的不同寻之处,阿娜莎女王变化如此之大,原因只有一个,坠入爱河了,这小子撩妹的本事牛笔的不行。

苟文远和阿娜莎女王就象一对漫步夜间的情侣,慢慢的走出秘洞,走进茂密漆黑的密林里,阿娜莎女王的十几个侍卫很识趣的站在树林外边等候。

欢庆宴会一直折腾到天空放亮才结束,所有人各自回房休息。

娜丝汀和夏洛特共用一房间,苟文远的房间就在隔壁,但一直没见人回来,估计这会正在阿娜莎女王的临时寝宫里大谈人生理想呢。

“一对狗男女……”娜丝汀酸溜溜的低骂一句,老老实实回房睡大觉,她有时候挺羡慕夏洛特的单纯,人单纯就少了N多各种各样的烦恼,活得开心。

苟文远确实在和阿娜莎女王畅谈人生理想,一直聊到精疲力尽才结束。

苟文远已沉沉入睡,阿娜莎女王则趴在他身边,双手垫着下巴,一眼不眨的看着他,眼眸里的神色颇为复杂,除了如水的柔情,还有百般的纠结,可以看得出来,她此时的内心似乎正在作激烈的交锋,似乎在为某件事苦恼头疼。

苟文远这一觉睡得很舒爽,已经很久没这么放松,没这么爽快过了,醒来的时候已过午时。

“醒了。”阿娜莎女王笑靥如花,蓝色的眼眸里带着一丝丝的柔情,象个温柔贤惠的媳妇,侍候他淋浴更衣。

她的临时寝宫虽然简陋,但在逃亡的特殊状况下,普罗斯特族长等人仍弄了一间浴室,里边摆设了一个瓷制的大浴盆,把山中的清泉引入,也算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了。

苟文远已知道血族人无论在什么状况下都不会忘记享受,除了佩服,剩下的也还是佩服,既然阿娜莎女王主动服侍,他也乐得当一回皇帝,美滋滋的享受女王的服侍。

在享受的同时,他不免又想到了妲已,不知道她现在啥情况,自从妲已去了妖界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她的消息了,想着和妲已在一起的情形,他不也是这么享受的么?人生如此,夫复何求?他有时候甚至想放弃修行,就陪着一众红颜知已们逍遥自在的享受这种连神仙都羡慕的快活日子。

沐浴更衣后,阿娜莎女王又端来美食美酒,陪着他一起用餐,怎么看都象刚刚新婚,仍恩爱如初的小夫妻一般。

“等会能陪我去一个地方么?”阿娜莎女王柔声问道,她纠结了整整一个晚上才下定决心,做出了最后的抉择,做出选择之后,她必须得去完成一些事儿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至于如何对付光明圣教,就目前来说,反倒一点都不重要。

“OK。”苟文远点头,表示没啥问题。

“贝里诺和娜丝汀可靠吗?”阿娜莎女王接着问道,这一次,她的表情显得严肃认真,一点都不象开玩笑的样子。

“没问题,怎么啦?”苟文远怔道,他拍着胸脯,向阿娜莎女王保证了两人的人品绝对没有问题,同时也感觉到阿娜莎女王的异状。

“也许是我过于紧张了,有你帮忙,应该没什么问题。”阿娜莎女王微笑道,蓝色的眼眸里带有一抹柔意。

等两人从石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德马克等人都聚集在昨夜开会狂欢的宽敞石室内,一个个表情激动,斗志昂扬,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向光明圣教发起反攻的准备,只等阿娜莎女王一声令下而已。

不过,让所有人沮丧的是阿娜莎女王的命令是让他们先等几天,她得出去几天,办完事才回来。

随后,阿娜莎女王交待了一些事,带着苟文远、娜丝汀、贝里诺和夏洛特走出秘洞,在一望无际的茂密山林里穿行。

这一路上,阿娜莎女王除了陪苟文远说话,瞟着夏洛特的眼神里带有一抹好奇与惊讶。

刚开始的时候,她没怎么注意夏洛特,夏洛特除了漂亮,似乎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因为她感觉不到夏洛特身上有丝毫的力量波动,直到苟文远一直坚持要带上她,这才引起的注意。

“她是巫师?”阿娜莎女王好奇问道,认真探察之后,她发现了夏洛特的精神力量相当强大,自然联想到了巫师这个相当神秘的职业。

巫师和魔法师一样,都是修炼精神力量,区别是魔法师以精神力量召唤出强大的魔法技能远程攻击目标,威力极强大,而巫师则以自已的精神力量召唤出强大的神兽进行战斗,自身攻击的技能威力不是很强,介于以力量见长的骑士和以恐怖的精神力量为主的魔法师之间,是一个相当平衡的职业。

“她是一个亡灵魔法师。”苟文远没有隐瞒夏洛特的身份,其实也没啥好隐瞒的,他能感觉得出来,阿娜莎女王对他是认真的,自已人,当然没啥好隐瞒的。

“Oh,上帝啊,传闻中已经绝迹的亡灵魔法师?”阿娜莎女王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她是千年一复苏,在进入漫长的沉睡期之前,地球上的魔法师就已经绝迹了,而亡灵魔法师比魔法师绝迹得更早,早已成为传说,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亡灵魔法师,虽然精神力量不是太强大,但对她想处理的事情极有帮助。

“今年可真是有点热闹了,先是妲已女王复活,接着出现传说的中亡灵魔法师和两个法神级的魔法师,再就是血族女王阿娜莎复苏……”娜丝汀在一旁笑嘻嘻的插话。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苟文远一呆,今年确实有点热闹,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大事儿还要发生?可惜他不会观星卦算,否则必停下来好好卦算一番。

嗯,等回去后,一定让长辈们好好卦算一下,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在阿娜莎女王的引领下,众人在一望无际的茂密山林里走了近一个小时,翻越了几座高山,来到一座不知名的高山山腰处。

山腰处有一座废弃的教堂,也不知是哪个年代建造的,经过常年的日晒雨淋,用大青石叠建的围墙和石室已经严重风化,倒塌大半,到处是丛生的野草,足有半人高,还有大量缠结的藤蔓,把剩余的建筑物缠挡得一丝阳光都照射不下来,显得格外的阴森吓人。

阿娜莎女王似乎对这里很熟悉,带着众人从残破不堪的大门走进去,穿过重重同样破败不堪的门户,来到一座大殿门前。

看到阿娜莎女王看过来的眼神,娜丝汀、贝里诺和夏洛特都点了点头,这是来时的路上说好了的,三人就留守在大殿门外,不管有什么人或东东出现,都不能让它们进入大殿内,且只有在有战斗发生的时候,夏洛特才能施法召唤出骷髅兵协助作战,否则就尽量不要闹出什么动静,越安静越好。

阿娜莎女王带着苟文远进殿,轻声解释,这座宽敞的宫殿是祭坛,在祭坛的下面有一座迷宫一般的巨大宫殿,一千年来,她就躺在里边的某一个石室里沉睡,一点一滴的修复因惨烈的战争而残破的躯体,前些天才苏醒,并帮助普罗斯特族长提升了力量。

在这座巨大的地宫里面,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不死生物存在,有各种上古巨兽或人类的亡灵等存在,只是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制,被封印或禁固在某个固定的区域,无法越界或出来,她是千年一轮回,完全苏醒后,那些神秘的禁制对她失去作用,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至于那些力量更加恐怖的亡灵是否会苏醒,被释放出来,她也不清楚。

血族中,并不是只有她一个人独自在这座神秘的地宫里沉睡,还有血族之父德古拉大帝,众多象她一样身份及力量的妃子,还有一大群力量恐怖且忠心耿耿的侍卫,阿娜莎女王来此的目的就是想把这座神秘地宫的大门永远封闭住,不让里边的任何一个人或亡灵出来。

她纠结了一整夜就是为了这事,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做出这样的选择,她不想再重复千百年来不变的生活与宿命,不想再成为血族之父德古拉大帝的玩物与杀人的工具,她想过另外一种生活,而苟文远的出现让她下定了决心。

苟文远伸手,握住阿娜莎女王有点冰凉的手,微笑点头,表示支持与鼓励,他一走进这座破败废弃的教堂时,就已经感觉到了异状,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四周有无形的力量在波动,越往里走,力量波动的能量越大,感觉也越清晰。

不过,让他奇怪的是波动的力量不是单一的,而是分为正邪两股,更让他惊讶不解的是原本是天生死敌一般的两股力量竟然是平行波动,相互不受干扰,形成了某种奇怪的均衡局面。他心里好奇得要命,恨不得马上进入地宫查探个究竟,好解开心中这个巨大的迷题。

阿娜莎女王能从他的笑容里看到爱意与坚定的支持,心中涌起丝丝暖意,忍不住在他脸上啃了一口,然后伸手按住机关按钮,轻微的震动中,祭坛顶部的一块石块缓缓滑开,露出一个黑呼呼的洞口。

大殿内的回音很大,阿娜莎女王担心大声说话,把地宫里边的东东惊醒,说话的声音很小,甚至干脆以手势交流。

两人还没进洞,一股刺骨的寒流自洞内涌出,夹带着令人不寒而颤的阴森诡异气息,让苟文远不禁皱眉,地宫里边倒底沉睡了多少邪恶东东,才会产生如此连他都不免紧张的邪恶气息?

地宫等于是阿娜莎女王的家,熟门熟路,有她引领,自然不会迷路,不过,她也仅局限于血族的地域内活动,即便心里好奇得要命也不敢越界,因为她也同样害怕。

阿娜莎女王和苟文在迷宫一般的地宫里穿行,经过一间石室时,她抬手指了指。

苟文远微笑点头,表示明白,那间石室是阿娜莎女王沉睡的石室,也算是她千年来的家吧,不过,里边肯定很简陋,因为沉睡不醒嘛,除了一个大棺材,估计没啥东东了。

当阿娜莎女王领着他来到一间最大的石室外时,脸上表情显得极凝重,甚至现出一丝丝的紧张与犹豫。

这间石室就是血族皇帝德古拉沉睡的石室,德古拉是血族之父,力量无人能敌,她要不紧张,甚至害怕才是怪事,N个世纪的轮回复苏,她一直生活在德古拉皇帝的阴影之下,早已形成了习惯性的巩恐惧。

苟文远握着她的手稍稍紧了紧,给了她一个鼓励的笑容,阿娜莎女王虽然没有明说此行的目的,但他猜测得出来,心里还是挺感动的,所以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就答应陪她一起过来。

阿娜莎女王深深的吸了一口冷气,伸手按在石壁某一处,厚实沉重的石门缓缓滑开,果如苟文远猜测的那样,里边除了一个暗红色的大棺材外,空荡荡的啥东东都没有。

苟文远陪着她走进去,来到棺材旁边,阿娜莎女王面露歉意,对他打了个手势。

苟文远点头退出,守在石门外边,他能理解阿娜莎女王的心情与感受。

石室内,阿娜莎女王深吸一口冷气,伸出手,搭在棺盖上,犹豫了那么十几秒的时间,然后咬牙,猛的拉开棺盖,然后张大了嘴巴,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

石棺内猛的探出一条白晰光滑的手臂,如勾五指一把扣住了阿娜莎女王的咽喉要害,令她难以呼吸,发出痛苦的干呕声。

这是一条女人的手臂,这个女人躺在德古拉皇帝的御棺里,说明德古拉皇帝早已从沉睡中苏醒,而且知道了阿娜莎的想法,才在石棺里边布下杀手对付阿娜莎。

守在石室外的苟文远听到异响声,已感觉不妙,连忙冲进去,阴阳双轮发出刺耳的厉啸声,急速旋斩石棺。

石棺内的女人虽然看不到外边的情形,但阴阳双轮急速旋斩发出的刺耳厉啸声令她心生恐惧,连忙松手,从石棺内跳起。

轰的一声,石棺碎裂,碎石激射,从石棺内跃出的女人慌不迭的躲避,双手护住脸面,不论是神是鬼还是不死系生物,只要是女人,都爱惜自已的容颜,何况是很会享受的血族女人。

苟文远乘着这个空档,已拉住惊魂未定的阿娜莎女王向外狂奔,德古拉皇帝早已觉察到阿娜莎女王的意图,布下针对性的杀招,再不抹油开溜就真傻了。

两人拼命狂奔,飞跑出地宫,顿时傻眼了。

原本宽阔的祭坛内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把娜丝汀、贝里诺和夏洛特死死的围困在中央的祭坛处,虽然还没有开打,但弥漫的森冷杀气令三人都紧张得直飙冷汗。

“嘿,老板,这是圈套,我们掉坑了。”

一见两人从地宫里跑出来,贝里诺边擦抹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珠子边嚷嚷,近墨者黑,他深受苟文远的影响,已完全一副吊儿郎当样,没有半点绅士的温文尔雅仪态。

“阿娜莎,你为什么要背叛德古拉皇帝?”

一个衣着华丽,长相美丽,身材惹火的女人越众而出,指着阿娜莎责问,蓝色眼眸则在好奇的打量苟文远,能让阿娜莎投怀送抱,甚至不惜背叛德古拉皇帝,一定有致命的诱惑力。

若大一个祭殿挤满了血族人,足有三四百人之多,要命的是全是实力强横的高手,最差也是候爵级的级别,他们是血族之父,德古拉皇帝的近卫军,由清一色的高手组成,是德古拉皇帝最恐怖的精锐军队之一。

“嗨,苟,情况有点不妙,在这里,我的魔法力量受到制约,没法召唤骷髅大军。”夏洛特凑到苟文远身边,低声说道。

贝里诺和娜丝汀同时点头,他们的力量也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制约,无法完全施展开来,情况有点不妙呐。

苟文远心头一跳,悄悄祭出葫芦灵器试了一下,脸色顿时变得有点难看,这到底什么鬼地方,连仙家宝贝葫芦灵器都失灵了?

“奈丽,我受够了一成不变的轮回生活,我要追求自已的幸福。”阿娜莎大声说道,事情已到了这一步,她即便投降也难逃一死,唯有奋起抗争,死战到底了。

“阿娜莎,你有机会么?杀了那个男人,然后投降,说不定陛下会宽恕你的背叛。”奈丽厉声喝道,目光却一直在苟文远身上打转,她是很好奇,但心中的恨意更多,她恨苟文远蛊惑了阿娜莎,才导致好妹妹阿娜莎背叛德古拉皇帝。

“敢谁动我老公?”

一声娇喝突然响起,声音飘突不定,在石室内回荡不已,好象是在耳边响起,又好象源自天际。

“谁?有种的站出来。”奈丽面色微变,举目四望。

“是谁?”阿娜莎低声问道。

“我那个非常厉害的大老婆来了,来得真是太及时了,呵呵呵呵……”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二狗子的缤纷人生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二狗子的缤纷人生 二狗子的缤纷人生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9章 结局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