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零九喵:逃窜

第五零九喵:逃窜

花九抬手召回狸花剑,凌厉的剑芒一闪而逝,眨眼间便杀到春娘面前。

春娘惊慌失措,急忙抛出一件盾形法宝。

铮!

狸花剑撞上来不及完全催动的法宝,法宝应声碎裂,强大的反震之力撞在春娘胸口,当即将他震飞出去,后背狠狠的撞在大阵结界之上。

春娘上身衣衫尽裂,只余一条裤子穿在身上,此时他胸中气血翻涌再顾不得遮羞,慌不择路的在阵中乱窜,抛出一件又一件法宝。

花九乘胜追击,展开更加凶猛的攻击。

“削你裤子!哟,腿毛刮得很干净嘛,比老道士可好多了。”

春娘目呲欲裂,奈何不敢正面迎击。

“还跑,头毛留下,我要炼丹!”

剑光横飞,春娘一头秀发寸寸掉落。

“你莫要逼人太甚!”春娘边逃边舞动双手,掐出异常繁复的手诀,直到被花九逼入死角,才猛然回身打出。

清风袭面,花九一下子跌进一片草丛之中,四周青山环绕,绿树成荫,她提着剑突然忘记自己刚才要干什么。

大脑一片空白,花九愣愣的站在原地,直到被熟悉的声音唤醒。

“花九……吃饭了……”

抬头看到提着篮子打着伞的白衣女鬼,花九猛然想起,她是在练剑。

“小茶!”

花九开心的迎上去,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小茶特别特别开心,好像心里有什么重担被卸下。她一把抢过小茶的篮子,从里面翻出刚刚炸好的小黄鱼,金黄酥脆冒着油光,鲜红的辣椒粉勾得她食指大动。

“小茶你真好。”花九不吝赞赏,抓起小黄鱼就往嘴里塞。

可是才咬下一口,花九就愣住了。

为什么一点味道也尝不出?花九丢掉小黄鱼,又从篮子里拿出鱼饼咬了口。

“没有味道?我试试鱼汤。”

咕噜咕噜。

“怎么还是没有味道?再试试鱼丸……不对不对,可是到底哪里不对?”

花九抬头看着小茶,小茶背光而立,呆愣的看着她,花九脑海深处的记忆翻滚着,一下子冲破障碍。

小茶明明还在等着她带魔晶回去救命,怎么会在这里?

“主人,醒醒,你快醒醒!”

“胖子你再不醒过来,狸花就不管你了!”

两个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花九双手掐诀沟通心窍。

“解!”

幻境破碎,花九一下子醒过来,眼前哪里是什么世外桃源,烈风峡热辣的狂风吹得她脸皮发干,梧桐剑握在左手,狸花剑却已经脱手而出,同巴毛跟春娘缠斗在一起。

花九双眼一眯,知道她是中了幻术。

如今凌天界合欢一派,除过素女宫修医道外,其他擅长的都是媚术和幻术。

回想刚才的感觉,花九暗叹这个春娘施展幻术的手法很高超,但是幻术的质量太差劲,幻境里面的东西一点味道都没有,让她都过不到嘴瘾。

春娘看到花九脱困并不意外,她原本也只是想借助幻术困住花九片刻,好让他能够躲进洞天法宝中,可谁知花九竟然有剑灵。

而且这个剑灵还真是碧眼三花狸,他一直以为那只是昆吾为了造势的传言。

有煞魂,有剑灵,再加上花九那一手犀利的剑术,和鬼神莫测的医术,春娘觉得他根本就不是花九的对手。

“你真是我见过最弱的结丹后期。”

花九召回狸花剑,春娘只逃不攻,花费她不少时间,也不知道外面那两个暗魔打完了没有。

“我没时间跟你耗了,你要是真的不愿意借我法宝,那我就只能说对不起了。”

花九祭出‘八门金锁阵’的阵旗用力一挥,周围八面金屏金光大作,开始向内收缩,让整个战场越来越小。

见状,春娘暗暗咬牙,这些年他一直帮着黑煞经营犬牢,再加上城东斗场的生意,遇事都是手下去解决,已经很多年没有跟人搏命斗法过,以至于空有修为而无实力。

他扫视周围,紧握烟杆,眼见花九气势惊天,双剑挥舞间,数不尽的黑白游鱼铺天盖地,组成太极之形,一层层一浪浪朝着他涌来。

八面金屏封堵去路,春娘心神巨震,已无路可退。

“欺人太甚,奴家跟你拼了!”

春娘脸上浮现一抹狠戾,全然不顾花九剑芒之威竟光着身子冲上来,任凭黑白游鱼在他身上穿梭游曳,划出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一路逆流而上朝着花九逼近。

如此变故倒是让花九所料不及,眨眼间就让春娘冲到她面前一丈之地。

而就在此时,春娘决然一笑,周身气势瞬间攀升到极致,身上所有伤痕之中齐齐爆出猩红血雾,以他为中心化作一朵巨大的食人花,瞬间震碎花九剑芒。

腥风扑面,血雾几乎封闭花九视线,即便是太极瞳中,也只看到那一朵骇人的巨花,十分压抑。

血色食人花中,春娘双眼寒光四溢怒视花九,“奴家看你要如何接下这一招!”

轰!

血花爆开,宛如天雷炸响,八面金屏瞬间碎裂成渣,就连地面也被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

花九不敢托大,收回巴毛全力催动剑罡抵御,可是如此惊天动地的爆炸却只触及她外层剑罡,未曾伤到她分毫。

“不好,他还是要逃!”

花九低呼一声,手腕一抖使出‘风卷残云’,瞬间清空眼前血雾。

‘八门金锁阵’已碎,春娘正狼狈的逃走。

春娘双眼被血糊住心神大乱,已经无法沟通洞天法宝,他慌不择路的逃窜,甚至不惜燃烧金丹加快速度,如同一道流星直接穿过战场,此刻他只想快速逃离此处,根本未曾注意到他所逃方向正是黑煞同黑狼战斗的地方,

彼时,黑狼同黑煞已厮杀到精疲力尽,黑煞终究不低黑狼,被黑狼震碎双翅狠狠砸进地面深坑,浑身上下血肉模糊。

黑狼半身浴血悬停半空,全身最后的魔气从他体内溢出,像一道道炸雷,汇聚到那一杆长枪之中,在黑暗中形成一道刺眼的闪电,带着阴沉肃杀之气,凶猛的朝黑煞刺去。

闪电将至,黑煞气力用尽,心底刚刚升起一股绝望情绪,忽然看到奔逃过来的春娘。

黑煞扬唇一笑暗叹天不绝他,只见他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猛然将已经奔到跟前的春娘拉到面前,用春娘的身躯帮他挡下黑狼一枪。

轰隆!

电光如同波浪般向外逸散,晶骨长枪刺穿春娘身体,枪尖抵在黑煞肩头。

春娘浑身焦黑瞪着双眼,想要张口说点什么,可一张嘴就是大口鲜血涌出。

后腰一痛,春娘颤抖着低头,看到黑煞的魔爪穿透他的丹田,爪心正捏着他的金丹。

那杆他始终不放手的烟杆,终究是从他手心滑落,掉在地上渐渐失去光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医仙小猫妖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医仙小猫妖目录 医仙小猫妖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零九喵:逃窜

9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