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章

方一勺一脸的不高兴,道:「我最爱吃的就这几个菜了,你们竟然一个都没有啊,还东巷府最好的大厨呢,骗人。」

夥计也有些不高兴了,心想,真是什麽人娶什麽媳妇儿,这方瑶不是有名的才女吗?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乡里乡亲从来没见过,可听说是知书达礼啊,怎麽就也随着沈勇,一副无理取闹的样子啊?夥计想着,就道:「抱歉了,大少奶奶,您说的那几样菜,估计得找宫里的御厨来烧了。」

夥计话刚说完,沈勇转脸瞪了他一眼,道:「你说什麽?」夥计赶紧不做声,战战兢兢地看沈勇。

沈勇刚刚听到方一勺报的几个菜名,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知道方一勺手艺好,必然是能做出来的,就想吃她做的,可是这夥计说没有,并且对方一勺的态度很不好,沈勇虽然并不是多喜欢方一勺,但这毕竟是他媳妇儿,那夥计竟然敢不把她放在眼里,沈勇的火立刻就上来了,吼他:「怎麽说话的你!」

「是是,小的态度不好。」夥计赶紧赔罪。

沈勇吼完,本来肯定要踹翻几张桌子的,不过转念想了想,算了,方一勺一会儿害怕了回家乱说,他估计又要挨骂了,可有趣的是,他回过头,就见方一勺睁大了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盯着他看,嘴角微微地挑着,似乎很高兴,沈勇愣了愣,想打人那股子劲也不知不觉地灭了,问方一勺:「还吃不吃了?不如换一家店吧?不过东巷府就这酒楼最高档了。」

方一勺眼珠子一转,对夥计道:「唉,夥计,我问你,你们的厨子真的做不出这饭菜来吗?」

「呃,少奶奶,我帮您去问问厨子和掌柜的吧,您稍等。」夥计的态度显然好了很多,急匆匆跑了。

沈勇单手托着下巴等,心想等一会儿也好,反正他累死了,转眼,见方一勺正笑咪咪看自己呢,样子怪怪的,就问:「看什麽?」

方一勺伸手拍了拍沈勇的胳膊,笑道:「相公,你人真好。」

「咳咳。」沈勇正在喝茶一口呛到了,不住咳嗽,这可新鲜,竟然有人觉得他小恶霸沈勇人好!

方一勺美滋滋地说:「从小到大,我没少受人欺负了,除了我爹,就你肯帮我出头了。」

沈勇愣了愣,端着茶杯继续喝茶,见方一勺笑咪咪的样子,忍不住嘴角往上翘了翘,咳嗽了一声,小声嘀咕:「傻笑什麽呢,喝茶吧。」

方一勺从腰间的小包里,拿出两朵粉色的乾花来,扔了一朵到自己眼前的茶盏里,另一朵放进了沈勇的茶盏。

「这什麽啊?」沈勇不解

「美人菊。」方一勺笑道。

「这麽丑?」沈勇皱眉,这什麽美人菊啊,乾巴巴脏兮兮的。

方一勺笑了笑,道:「龙井茶喝多了,口感味道越喝越淡,美人菊最配龙井茶,能把涩味驱除,喝了不会口乾舌燥,也不会越喝越没味道。」沈勇有些怀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咂咂嘴。

方一勺笑了笑,问:「如何呀?」

「是蛮香甜的。」沈勇点头。

方一勺对着他傻笑,沈勇自顾自闷头喝茶,心想,这丫头还才女呢,傻乎乎的。

这时,就见掌柜和厨子跟着夥计走了过来,掌柜的给沈勇赔礼,道:「沈少爷,那菜我们做不了。」

方一勺有些无奈,看沈勇,「相公,我们去别地儿吃吧?」

沈勇刚想回话,就听那大厨颇傲慢地道:「你上哪儿都吃不到那样的菜,不是我说,蟹肉肚片煮丝瓜还有那个哈密瓜炒虾仁,这一腥一素还都是凉的东西,能好吃得了吗?小丫头不要信口开河!」

方一勺听後,微微皱眉,道:「你这大厨真奇怪,你做不出来,不代表世上就没人能做,什麽叫信口开河呢?」

大厨冷笑一声,往旁边一坐,道:「呵,我就不信这世上有人能做出这东西来,小丫头真没见识。」

沈勇早就看这大厨不顺眼了,就道:「唉,你怎麽说话,一口一个小丫头,这是沈夫人你知道吗?」

「呵。」大厨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什麽锅配什麽盖。」

「你说什麽?」沈勇站了起来,夥计和小二都急,沈勇一旦发起疯来,一会又要拆房子了。

那大厨一脸的看不起沈勇,道:「你们还别不信,今天谁给我做出了这菜来,我贾大华把脑袋割下来给你们当凳子坐!」

沈勇脸气得铁青,刚想动手揍他,就听「啪」的一声,方一勺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好!」

众人都看她。

方一勺笑了笑,看着那叫做贾大华的厨子,道:「我跟你赌,一会儿我就去做这几道菜,让掌柜的、夥计还有客人们吃,若是人人道好吃,你也不用把脑袋割下来,只要跪地给我夫君磕头,说十遍沈爷爷我服气了,就行。」

「那若是做不出来呢?」贾大华笑问。

「做不出来,我给你磕头,叫你爷爷。」方一勺道。

「好!」贾大华拍桌子,「一言为定!」

方一勺挽袖子,看掌柜的,「厨房在哪儿?」

掌柜的都看傻了,夥计赶紧带路,引着方一勺他们往後厨走,沈勇跟在方一勺後面,稍微有些担心,这贾大华可是皇上钦点过的大厨,所以他才那麽横,平时别说他了,连他老子这厨子都不曾放在眼里,方一勺菜是做得不错,可是,能行吗?

此时也算是饭食,好些人都在吃饭,一听说沈勇的新媳妇儿要跟贾大华厨子比厨艺,做几道从来没听到过的菜,都跟到後院来围着厨房看热闹了。

方一勺将灶台烧热,快手快脚处理了食材,贾大华本来撇着嘴在一旁看着,但是看到了方一勺的动作,微微有些吃惊,这丫头似乎相当厉害啊,随後,热油下锅,方一勺两个锅子同时用,一同翻炒,动作又快又好看。

同时,香气已经顺着厨房的窗户飘了出去,夥计在门口放了一张桌子,不一会儿,方一勺就将那几样菜都做得了,往外一放,朝天椒乾烧鳝排、豆豉生煎鸡、蟹肉肚片煮丝瓜,哈密瓜炒虾仁还有一个冬瓜陈皮海带汤,这几道菜往桌上一放,所有人闻着那味道看着那颜色都忍不住流哈喇子,沈勇在一旁看着,也睁大了眼睛,咽唾沫,真香啊!

方一勺走了出来,道:「都嚐嚐吧,试试好吃不好吃。」

众人面面相觑,掌柜的示意夥计先吃,夥计抽了双筷子,挟起一筷子鳝排放到嘴里,嚼了两下,愣住了,所有人都在一旁问他:「唉,好不好吃啊?」夥计没说话,找了张凳子坐下,快手快脚地将其他几道菜全都挟了一筷子塞到嘴里,边嚼边点头,掌柜的着急,问他:「欸,究竟好不好吃啊?」

夥计噎下嘴里的菜,道:「来碗米饭行吗?」

掌柜的被他气死,抢过筷子吃了一口,也奔去找米饭了,其他食客们都忍不住了,七手八脚上来挟菜,吃後纷纷惊叹:「好吃啊!真好吃啊,掌柜的,给我来一道这个菜啊!」

那贾大华厨子有些不相信,他抢过一双筷子吃了一口哈密瓜炒虾仁,就觉得哈密瓜香脆甘甜,虾仁新鲜爽润,关键是这甜味到了虾肉里头,但虾肉的腥味却是一点都没出来。

「绝妙!绝妙啊!」贾大华忍不住就喊了出来。

沈勇在一旁看到了,拍拍他肩膀,道:「欸,老贾,磕头认错吧!」

贾大华一愣,看了看掌柜的,掌柜的吃得满嘴流油,望天假装没看见他,贾大华无奈,给沈勇跪下,磕头,「沈爷爷,我服气了。」沈勇就觉得心情舒畅,比揍人一顿还痛快呢,这些人,平时哪个不是看到他就吹胡子瞪眼,要不然就是白眼仁多黑眼仁少,今日真的痛快了!

方一勺跑了出来,见贾大华磕头认输了,就道:「起来吧,认错了就行了,我告诉你们那,以後不准再说我夫君是恶霸,他是好人。」沈勇愣了愣,其他众人也愣了愣,随後,众人都笑着散去了。

方一勺见大家看她的表情像是在看一个傻子,有些纳闷,回头看沈勇,沈勇的神情也有些复杂,叹了口气道:「你瞎费什麽劲啊,我都做了十几年恶霸了,你还想炒几个菜就说我是好人呀?」

方一勺听後,忿忿不平,「他们冤枉你,你怎麽不说?」

沈勇觉得好笑,「谁冤枉我了?我就是恶霸。」

方一勺生气了,甩下勺子,道:「今天不准你吃饭,回去跪搓板!」

「哈?」沈勇睁大了眼睛,看方一勺,「你……」

「我什麽?」方一勺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子往沈府拽。

这时,沈一博刚刚办完公务回屋,就听到有下人来说:「不得了了,老爷!」

「怎麽了?」沈一博冲出来问,心想别是沈勇又在街上闹事了吧。

「您去祠堂看看吧!」下人道:「少奶奶给少爷用家法呢!」

「家法?」沈一博睁大了眼睛,跟着下人才跑去了祖宗祠堂,打老远,就看见方一勺手里拿杆面杖,沈勇被按在祠堂前,方一勺道:「你说,你是不是恶霸?」

「呃……」沈勇想挣扎但是挣不脱,方一勺又抽了他一下,道:「你敢说是?」

「不是。」沈勇只好哀求:「唉,你下来,重死了,哎呀。」

方一勺又抽了他一下,问:「是不是恶霸?」

「不是。」沈勇只得改口:「不是恶霸。」

沈一博傻眼了站在祠堂门口,夥计问:「老爷,这有些不像话啊,要不要阻止少奶奶?」

「别。」沈一博赶紧摆手,道:「让我痛快痛快再说,我想这麽做都十几年了,贤媳啊,贤媳!哈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花间提壶方大厨 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花间提壶方大厨 上 花间提壶方大厨 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