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结束

第六百七十六章 结束

我心中释然,又看了看四周,随即轻舒了一口长气,浑身一软,直接跌坐在地,

“那常海真人呢?他怎么也不见了?”

“他是鬼仙,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之前那天雷被接引下来的时候,空间产生出了无数的裂缝,既能通往幽府,也能得道飞升,或许是借着这一缕几率,羽化登天了吧!”

疯道人坐在我身边,摇头苦笑了一声。

而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我的头顶上却突然传来一道锐响,紧接着,一柄黝黑的尺身坠落下来,不偏不倚,稳稳地插在了我的面前。

随后,虚空中传来一道洒脱的大笑声,

“小子,天地玄关打开,老子神游太虚,不想再跟着你们玩了,这是我的法器,你记住好好收着,当你寿终正寝的那一天,我会亲自上门取走!”

这话音背后,还有一段疯疯癫癫的大笑,笑声越来越远,渐渐化作一道清风,消失在了我的耳边。

我轻轻接过量天尺,强撑着站起来,对着东南方向拜了拜,随即脚下一个踉跄,再度坐倒。

这次我受伤太重,没个一年半载,怕是恢复不了。

不过这样也好,罗摩消失,我却依旧活着,这条命算是捡回来的,剩下的时间,也该好好享受悠闲的时光了。

就在我心中对于未来,有着无限美好遐想的时候,坐在我身边的疯道人却站起来,轻轻拍了拍屁股,

“小子,既然事情已经了解清楚,我就走了!”

我怔了一下,急忙问道,“老疯子,你要去哪儿?”

“我已经活了快一百岁,自然要去我该去的地方了?”

疯道人淡笑一声,脸色出乎往常的正经,伸手过来,在我脑门上轻轻拍了一拍,

“小子,我一生所学,全都传承在了你手里,还有什么不会的,就去找你师伯问问,你虽然不是茅山宗的入室弟子,却毕竟受了我茅山的香火传承,他日茅山若是有难,你可不能袖手不理!”

听了这话,我鼻尖一酸,涩声道,“爷,你能不能别走……”

“哈哈,常海老头遨游太虚,我也不能落下,又不是转世轮回,你哭个什么劲!”

老疯子使劲拍了拍我,转身大步走向了石壁,身影渐渐变淡,消散成了一团烟雾。

他这一走,一串佛珠也跟着漂浮在了疯道人身后,在空中徘徊了几个圈子,隐约间,我仿佛还能听到大和尚爽朗的大笑声。

“师父!”

两股气息消失的同时,我耳边立马就传来了陈玄一的恸哭声,回头一瞧,发现陈玄一正紧紧抱着大和尚坐化的遗体,发出悲痛的大喊。

我跌跌撞撞地爬起来,又抱起了跌坐在我旁边、疯道人的尸身,面沉如水,缓缓朝着僵尸墓地的通道走去。

求仁得仁,无论是疯道人还是大和尚,都接着今天的一场机缘,坐化飞升,或许,我这辈子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

半年后,乱葬坡!

今天的乱坟岗相当热闹,连山坡脚下那堆密密麻麻的荒坟,也被细猴这小子盖上了整齐红布,都在庆贺我和李雪的婚礼。

紫阳真人笑眯眯地看着我,说你小子好歹是咱们茅山下一任的传功长老,大婚之喜,能不能庄重点,好歹换身衣裳,规规矩矩敬我这个做师伯一碗茶!

“哈哈,青云,恭喜恭喜!”

我还没答应,山脚下就走出一个黑脸的大胖子,手上拿着一个小木盒,边笑边朝我走来。

我说胖子,半年没见,脸上滋润了不少,大和尚的遗骨安葬了吗?

陈玄一挠了挠后脑勺,佛家讲究天生天养,遗骸不用下葬,被我背上后山喂老鹰了,这也是师父托梦给我的意愿。

听到这话,我“哦”了一声。

大和尚倒是经常给陈玄一托梦,电话里都说过好几回了,这老疯子也不晓得咋搞的,从他落葬到现在,愣是一个梦都不肯托给我,真是可惜我亲手为他打的棺材板了!

这时候,细猴挂着几蹿鞭炮走过来,“秧子,这火炮放哪里合适?”

“你给我师父坟头上也挂一窜,注意点,别把棺材板给他炸了!”我对细猴随口说了一声,

“老疯子都落葬半年了,我可不想把他挖出来喝我的喜酒!”

“得嘞!”

细猴欢天喜地,抓着鞭炮朝山脚下跑,沈平满头是汗,让他稍微慢点,然后冲进大门,苦着脸对我说道,

“小王,不是老哥哥说你,今天婚礼你是主角,山脚下什么茅山、龙虎山、青城派的玄门大佬都来了,干啥非要老子替你招待,娶媳妇的又特么不是我,快进屋看看,新娘子到底化好妆了没有!”

我说拜天地就是麻烦,一会还得给茅山那么多前辈斟茶,一碗一碗下来,天都黑了,惹毛了老子,我特么不结这个婚了!

沈平揪着我领口骂道,“你特么说啥呢,你不结婚,那我大妹子以后咋办?”

我苦笑道,“谁知道你妹子会变这样的,以前特温柔,现在凶得跟只母老虎似的,老哥,我伤还没好,这都半年了,还只能拄着拐杖走路,你就不能体谅体谅我?”

“这婚是李雪拿刀架在我脖子上,逼着我结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陈玄一赶紧上来,把沈平架开,又回头对我说道,

“别特么倔了,赶紧把李雪请出来,你要再不下去,山脚下主持婚礼的人都准备骂娘了!”

我只好抓着拐杖站起来,一瘸一拐地朝着屋里走,轻轻伸手推开了门板。

进了屋,我准备叫李雪跟我下去行礼,可这一晃眼,眼珠子却瞪直了。

卧槽,我屋里怎么坐着两个披着红盖头的女人?

一个是李雪,我比较熟悉她的身材,至于另一个……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另一个坐在李雪身边的女人也站起来了,自己揭了盖头,叫了我一声“青云哥!”

我吓得魂都快飞了,冷汗兢兢地说道,

“丫头你别过来……你不是回苗疆半年了吗,怎么会突然穿着红盖头,到了乱葬岗的……”

咳!

正当我诧异的时候,后背却传来一道轻轻的咳嗽声,一回头,就看见穿了一身喜服的黑花婆婆,正在小雅的搀扶下,轻轻走进屋子,冷着一张老脸,杀气腾腾的,

“怎么,王家孙子要悔婚?”

“胖子你个王八蛋,赶紧进来救我!”

我嗷了一嗓子,转身就准备趴窗子逃跑,结果半个身子刚蹿出窗台,就被人狠狠一脚踹在脸上,直接弹了回来。

陈玄一绷着个大脸,站在窗户外面拍拍手,“老实待着吧你!”

草!

我脸色一白,正要跳起来骂娘,李雪和青鸾就同时朝我扑来了……

救命!

(全文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阴阳路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阴阳路 阴阳路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七十六章 结束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