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之雪凡(五)

番外之雪凡(五)

雪凡昏迷后,顾兰宇坐着看了她好一会儿,站起来,抱起她消失了身影。

顾兰宇抱着雪凡来到他们曾经一起来过的下届人历练的通天秘境,身后跟着一名顾家等级最高的星阵师。

看着眼前的宫殿,他对身后的星阵师道,“把整个宫殿布置成抑制人灵气的地方,只能使用精神力。”

星阵师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声就进去了。

顾兰宇低头看着怀里昏迷着的雪凡,这一刻他的心已经很冷静了,“雪凡,对不起,绝心毒我已经用禁制力量禁制在你的身体里,只有你突破虚空镜才会毒发,只要没有灵力你永远都无法突破虚空境了,这样你才能活着,有时间我会来看你的。”

一整天后,那个星阵师出来了,顾兰宇抱着雪凡跟他走了进去,一进去,果然身上的灵力被控制了,只有精神力可以使用。他抱着雪凡一路向下走去,来到那条深不见底的鸿沟前,他把雪凡放到一旁安全的地方。

站在她身旁,看着她,好久好久都不曾挪开目光。

“少主,雪凡姑娘马上就要醒了。”身旁的星阵师提醒他。

顾兰宇回过神,深吸一口气,最后看了眼雪凡,转身快速的离开,再也没回头。从他把绝心毒下到她喝的酒里,他就注定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宫殿的大门关上了,两只被封印在上面的神兽有些懵,不知道怎么就被封印在这里了。

“只要这门打开两次,你们的封印就解除了,你们就自由了,这之前,你们就安心的守在这里吧。”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两只神兽一怔,想着这门打开两次还不容易吗,用不了多久就可以离开了。

可是他们高兴的太早了,仔细一查探,才发现,这门需要很强大,很多的精神力才可以打开。

两只神兽顿时绝望了,怎么可能有人有这么强大这么多的精神力?

他们看样子要永远被封印在宫门上了。

雪凡醒来,豁然睁开眼,看到暗沉的空间,先是一怔,随即她觉得有些眼熟,仔细一想,想起这里不是她和顾兰宇游历过的下届人历练的通天秘境吗?

她从地上站起来,看到眼前的鸿沟,又看了看周围,她运起灵力想御空而起离开这里。

可是她发现灵力根本无法用,甚至在身体里察觉不到任何灵力,她明白了,这里限制灵力。

她抬脚顺着鸿沟走去,发现她的活动范围只有百米之内,百米之外的地方她是去不了的。

这一刻,她明白了,顾兰宇把她困在这里了。

心中的恨意一下子蔓延开来,顾兰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如此绝情?难道不答应给你做妾,就要落得如此地步吗?

雪凡跌坐在地上,顾兰宇说出那么绝情的话时她没有流泪,做出离开他的决定时她没有流泪,可是这一刻,她的悲伤再也控制不住了。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一直哭晕了过去,又醒来后,她就靠在身后的岩石上发呆,这一发呆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终于有一天,她又站了起来。

顾兰宇,不是只有修炼灵力才能突破虚空镜,精神力也一样。

她已经试过了,精神力可以自如的运行。

可是想要修炼精神力就需要精神力的来源,她只能等,等有人进来这里,可是她不知道,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根本无法打开外面宫殿的大门,也根本无法有人进来。

等待的时候,她开始参悟自己的精神力修炼功法,虽然没有精神力来源,自己修炼的很慢,但是总好过什么也不做的待着。

投入修炼,时间过的很快,可是即便再快,对于她来说,时间也是漫长的,她拿出来计时的神器,已经显示一万年过去了。

一万年啊,她已经冷了下去的心又恨了起来。

看着那道鸿沟,她想到自己可是还有星阵师和炼金师的天赋呢,那么就修炼星阵和炼金吧。

于是,修炼精神力之余她又开始修炼星阵和炼金,又是一万年过去了,无论是精神力还是星阵和炼金她的修为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至少天灵之巅没有她这么高修为的。

可是她依然出不去,她明白了,自己如果不能突破虚空镜,就无法破除这里对自己的封印,毕竟,顾兰宇可是跟自己一样是真神境九级巅峰的修为。

虽然现在她已然把精神力修炼到了真神境九级巅峰,但因为封印的压制,依然无法破除同等级封印。

她无比希望有人可以进来,两万年没有人进来,她早就明白,应该是顾兰宇在外面的宫门上做了手脚。

可是她没有失望,她相信,老天爷不会这么不公平的对待她,不会把所有的苦难降临在她身上,她一定有机会离开这里。

于是她开始炼制一座检验人感情的玉劫桥,拆了建,建了拆的,反反复复的直到自己再也没有灵感改动玉劫桥,可是此时已经过去三万年了。

就在她要失去信心的时候,她居然收到了强大的精神力,她欣喜若狂,有人进来了,她可以冲击虚空镜了。

她吸收着这些精神力,可是精神力虽然很多很强,但是还远远不够,而且忽然间就断了,她愤怒的大吼一声,强大的精神力让整个宫殿都跟着颤抖起来。就在这时,她发现很多人进入了宫殿,她立即从这些进来的人身上抽取精神力。

她很小心,没有因为惊喜而冲昏了头,她不可以用其他人的生命作为自己出去的代价,所以她在每人身上抽取相同的精神力,不会影响他们正常修炼生活。

她专注的吸收着精神力,然后转化为己有,可是就在她有突破的感觉时,所有人都消失了,精神力来源断了。

她苦笑一声,不过她没有失望,毕竟这一次有人进来了,下次就还会有人进来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心的等。

她看着那玉劫桥,心里暗道:到达自己这里的第一人,如果是情侣,她一定要试试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至死不渝的爱情。

就这样,又等了两年,熟悉的精神力再一次传来,这一次的人比上一次的人还要多,可是她不需要那些的人的精神力了,打开宫门的那个人的精神力就已经够了。

可惜她还差一点点心境无法突破。

但是这时她已经不担心离开了,她明白,只要她解开心里的这个结,就能突破,而她的心结就是对顾兰宇的仇恨。

她把目光投注在打开宫殿大门的男女身上,看得出,他们是小夫妻,那么就用他们来试试吧。

于是就有了,云裳和东方颜经历的一切,而雪凡同样在他们身上,解开了自己的心结,不管怎么说,顾兰宇没有赶尽杀绝给自己留了条活路,这三万年虽然过得辛苦,但是收获也不小,那就让曾经的一切都消散吧。

她把自己的修炼精神力的功法送给了云裳,作为用他们来试探的补偿,又把他们送去了宫殿之所以存在的意义,那些需要缘分才可以得到的宝贝哪里去了。

离开通天秘境,她直接回到了天灵之巅,她原本想,看看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可不可以解决了魔,可是她发现,她虽然可以很容易的杀死魔,却依然找不到彻底解决魔的办法,而这时,她发现了一个让自己崩溃的事实,她中毒了,而且是天灵之巅唯一无解的毒-----绝心。

她知道这毒是谁给她下的,他留自己一命,但是也做了最后的准备,如果自己一但突破到虚空镜冲破封印,就会毒发,他果然够狠。

本来不想再见他的雪凡,去见了他。

三万年过去了,他容貌没变,只是更加的成熟,如今的他已经是顾家资格最老的长老,他的子孙很多,但是可笑的是他的修为依然停留在真神境九级巅峰。

看到雪凡,他先是一怔,然后道,“你是来报仇的吗?”

“我只是来求证一下,我身上的绝心毒是你下的吗?”再见他,雪凡发现自己一点心动的感觉也没有了,甚至很可怜他。

看着雪凡平静的神色,顾兰宇手紧紧的握了握,她不是应该恨自己的吗,为什么会这么平静。

“是。”他承认道。

雪凡点点头,“这样也好,曾今你在西域战场上救我一命,这回,我不欠你什么了。”

话落,雪凡就要离开。

顾兰宇问道,“你为什么不报仇?不恨我吗?”

“恨?有爱才有恨,没有爱恨什么?更可况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恨?”雪凡停下脚步,很是平静的道。

“你虽然突破了虚空镜,可是你也同样要死了,我不相信你不恨。”顾兰宇有些气急败坏的道。

雪凡看着他,摇摇头,“我即便是死了,可我是虚空境强者,可以带着自己的记忆重生,最多二十年,我又会成为虚空镜的强者,我为什么要恨呢?”

顾兰宇一怔,虚空镜的强者会有这么强大的力量?

“你以为我不对你做什么,不对你们顾家做什么就没有报仇吗?”雪凡又道。

顾兰宇不明白的看着雪凡。

“你看看你那些不争气的子孙,阴谋算计,毫无亲情,互相残杀,看着你为之放弃我的家族一点点的衰败下去,这不是对你的报复吗?”雪凡这话可谓是诛心了。

顾兰宇身子一晃,他明白雪凡说的是事实。

“子孙总有出息的。”他不甘的道。

雪凡摇摇头,“我以灵魂起誓,你们顾家的气运不超过五年就会断绝,这是你们顾家自己作的。”

顾兰宇怔住了。

雪凡又道,“知道为何你一直无法突破虚空镜吗?”

顾兰宇闻言看向雪凡,他不相信她会这么好心的告诉自己。

“因为亏心事做的太多了,你心里的境界永远达不到虚空境的要求,这也是为何突破虚空镜的人那么少,少到屈指可数的地步,因为虚空镜唯一的要求就是干净的灵魂,你的灵魂太黑了,终其一生,你也达不到虚空镜。”

雪凡在顾兰宇愣怔的目光中慢慢的转过身,“自己一生所求就这样成为永远无法企及的存在,这不是对你最残酷的惩罚吗?你说我什么也没做,其实已经做了太多,我用最宽宏、最温柔的方式报复了你。”

雪凡的身影消失了,顾兰宇气息一下子萎靡了下去,因为他知道,雪凡说的是事实,他的确终其一生也无法突破了,无论是曾经对她的愧疚,还是这三万年做了太多昧良心的事,都已经成功的成为了他阻碍,他呆愣的看着雪凡刚刚站过的地方,如果当初自己选择了她,是不是结果就会不同,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

她更狠,她不对自己进行报复,其实已经是最残忍的报复了。

雪凡离开后,已经很冷静了,看到顾兰宇此时的样子,看到顾家那马上就要消失的气运,她心中最后的一点怨气也消散了。

她四处游走,准备就这样度过自己最后时光。

她随手救了一个男子,这个男子就黏上了她,她明白他的心意,可是他们之间不单单是年龄的差距,还有无法掌控的生死,而且她已经不相信自己还会拥有爱情了。

可是就在她以为一切都没有意义的时候,云裳出现了,解了她身上的毒,又一次的救了她,她还告诉自己,“你可以拥有,一个渣男不代表所有的男人都渣,你这么好,会遇到属于你的那个男人,他会爱你如命,会愿意与你生死相随”,那一刻,她莫名的相信了。

她觉得自己这一生,如果遇到顾兰宇是劫,遇到云裳就是福,这一生,从遇见她开始,就变得幸福光明起来。

她总能让奇迹出现,把空间修复好,彻底的消灭了仅存的魔,甚至跟魔王决斗时,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她的夫君,她因此差一点死掉。

那一刻,她明白,任何事在生死面前都那么的不堪一击。

在苗玉修在玉劫桥上做出了跟东方颜一样的选择后,在他为了自己放弃了苗家少主身份后,在他为了可以永远陪在自己身边努力修炼时,她知道,她终于遇到了对的那个人。

这一刻她明白,爱情,无关年龄,无关时间,更无关荣华富贵,爱情只跟一件事有关,就是心。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绝品废材:邪尊的逆天狂妃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绝品废材:邪尊的逆天狂妃目录 绝品废材:邪尊的逆天狂妃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番外之雪凡(五)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