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 锦儿死了

第639章 锦儿死了

送老道:“锦儿侧妃咳出的乃是体内的肺脏,如今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锦儿侧妃的肺脏一应开始脱落,而嗜睡,想必只是锦儿侧妃找出的借口吧,她自己应该已经知道了大限将至。”

凤七七无力的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语毕,侍女便扶着凤七七向自己的别院方向走去。

送老望着风七七的背影,暗暗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唉……。”随即转身离去。

是夜,君莫黎从宫中归来,凤七七见书房之中还亮着烛光,便来到了君莫黎的书房之中。

见君莫黎眉宇紧紧的蹙在了一起,便开就问道:“王爷,您回来了,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怎么愁眉不展的。”

君莫黎见凤七七前来,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开口回道:“是啊,父皇虽然服用了丹药,但身子日渐不适,也不知道到底问题出在哪里,并且君夙羽的活动越来越频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动手,真是让本王焦头烂额。”

凤七七见状,本想告知君莫黎锦儿的情况,但话到嘴边,硬是吞了回去,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君莫黎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在火上浇油,着实说不出来。

君莫黎望着凤七七欲言又止的样子,阖了阖双眸,如黑曜石般的凤眸之中,满是疑惑之色,开口问道:“爱妃可是有什么事情吗?瞧你欲言又止的样子,和本王有什么不能说的。”

凤七七道:“不是妾身不想说,而是王爷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是在不忍心在让您心烦意乱。”

君莫黎道:“切莫要这样说,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情都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到底怎么了?”

凤七七无奈之下,开口说道:“锦儿的身子也出现了问题,恐怕就是这几日的事情了,送老直言,要我们备好了后事。”

君莫黎微微一惊,顿时站起身来,如黑曜石般的双眸之中,满是不可置信,开口问道:“什么?怎么会忽然这样,不是要过了这一个夏天的吗?”

“今日锦儿的侍女来到我的卧房,说是锦儿虽然不咳血了,但是咳出了黑色的痰,找来送老一瞧,咳出来的竟然是肺脏。”

君莫黎惊异的望着凤七七,开口说道:“这样看来,真的是最后关头了,若不然,本王去瞧瞧锦儿吧,在这最后的时刻,好好陪陪她。”

“妾身也是这个意思,希望王爷近几日能多陪陪锦儿,妾身前往宫中,替王爷查最近官员频频死亡的事情,王爷就不必再为宫中的事情操心了。”

君莫黎点了点头,开口道:“那好,本王这就去锦儿那里,这件事情,锦儿还不知道吧?”

凤七七道:“是,并没有让锦儿知道,她咳出了肺脏的事情。”

“好,本王这就去。”

随即君莫黎在锦儿的卧房之中待了整整一夜,翌日清晨,趁着锦儿清醒,君莫黎扶着锦儿,穿着厚重的衣物,来到了长廊之中。

微微一笑开口道:“锦儿你瞧,马上就是秋天了,这一片片绿油油的草地,到时候将变成金黄色,到那时,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锦儿望着王府后身的树林,和草地,开口道:“是啊,锦儿记得刚刚到来王府的时候,也正值夏天,那时候,于现在一般无二,真是让人怀念,一转眼,过去了额这么久了。”

君莫黎虽然不是爱着锦儿,但在这最后时刻,依然放下了手中的所有事物,陪在了锦儿的身边,足以证明,凤七七没有爱错人。

而凤七七也前往了宫中,虽然是一介女流,但是她的睿智,被皇上等人所认可,她来接手此事,也没有任何人发出异议。

凤七七在养心殿之中望着病重的皇上,秀眉微微一蹙,缀着颀长睫羽的凤眸之中,满是疑惑之色,难道丹药真的是假的不成?不是已经服下了吗?怎么还会这样。

忽然,凤七七双眸一亮,暗暗想道:“难道是还有人要蓄意害皇上不成,德妃整日伺候在皇上左右,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但现如今再也没有任何人接近皇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就在凤七七疑惑之际,皇上悠悠醒转,见凤七七前来,和蔼一笑,开口说道:“七七来了,怎么没见朕的小皇孙?”

凤七七笑道:“当然带着小世子前来了,就是要给父皇瞧瞧的。”语毕,望向身侧的侍女,侍女躬身一礼抱着小世子凑到了皇上的面前。

皇上唇角带笑,忽然眉宇一蹙,开口道:“如今朕的身子病重,没要沾了病气给小世子,快抱开。”

凤七七见状忙从侍女手中接过小世子,抱在皇上身侧,皇上能看到的地方,开口说道:“无妨,父皇要尽快好起来,好能亲自抱着小世子,君麟也甚是喜欢父皇呢。”

皇上展露笑颜,开口道:“若朕这一次能挺得过去,那边好了,不过朕自己的身子最清楚,恐怕这也是最后的时光了。”

德妃眉宇轻蹙,开口道:“皇上莫要这样说,您这样说,七七该多难受,你的身子之时近来不太好,日后一定会好起来的,毕竟从柔然取回的丹药,可不是凡品。”

皇上见状,也不在这个事情上多说什么,而是望着凤七七,开口说道:“黎亲王怎么没来,怎么换成七七过来了?”

凤七七将小世子交到侍女的手上,开口道:“父皇,不满您说,王爷的侧妃锦儿,近几日恐怕命不久矣,而七七将代替王爷来调查官员频频死亡之事,就让王爷好生陪着锦儿这最后一程,七七擅作主张,还请父皇不要责怪。”

皇上闻言,点了点头,开口道:“朕怎么会怪罪于你,毕竟你也是为了那个侧妃,才参与道这件事情当中的,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甚至可以说是对手,能做出这样的牺牲,着实朕没有看错你。”

凤七七道:“父皇过誉了,七七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并且锦儿乃是与七七出生入死的好姐妹,如今这般下场,七七的心中,也甚是难过。”

德妃阖了阖双眸,开口说道:“生老病死,乃是在寻常不过的了,只能说那个姑娘与黎亲王没有缘分,想来年岁也不是很大吧?”

凤七七点了点头,开口道:“是,双十年华,不知道为什么会患上痨疾,可能和先前没有嫁给王爷之前,在家乡所做的活有关。”

德妃道:“先前那个姑娘是做什么的?”

凤七七道:“渔民出身,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德妃点了点头,开口道:“怪不得,渔民出身,经常会食用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在体内积攒的过多的时候,一下子爆发出来,所以才患上了痨疾,也情有可原。”

凤七七闻听德妃此言,顿时恍然大悟,朱唇轻启开口说道:“原来是这样,既然只是吃了些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但时间这么久了,也于事无补了。”

就在这时,皇上再次咳嗽了起来,德妃见状,微微一惊,忙扶着皇上的身子,轻轻的拍打着皇上的脊背。

皇上伸出伸出手臂,示意德妃可以了,随即开口说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定数,就向朕现在这样,也是种下了前因,才会有现在的后果,自古皇帝多短命,但没想到,朕也逃不过这个厄运。”

德妃道:“皇上,您怎么还这样说,不是都说了,您的病症只是暂时的,连太医都说不出您到底患上了什么病症,想必就是没有病症才对,可切莫自己吓唬自己。”

皇上躺回床榻之上,微微一笑,开口道:“朕根本就不怕死,只是害怕曾经那些让朕后悔的事情,当年没能好好宠爱讯妃,让她遭此毒手,完全是朕的责任无疑。”

这种时候,凤七七完全没有插嘴的资格,德妃道:“皇上,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罪魁祸首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难道皇上还放不下吗?”

皇上道:“想要放下,谈何容易,如今只有好生弥补弥补你与莫黎,就是最好的结果了,将亏欠讯妃的,都还在莫黎身上吧。”

德妃刚欲开口说话,就在这时,翟怀举步走了进来,行礼过后,对凤七七说道:“黎亲王妃,门外有一个黎亲王府的侍女找您,说是急事。”

凤七七不由得内心“咯噔”一声,对皇上与德妃躬身一礼,开口说道:“父皇,德妃娘娘,七七就先行告退了,可能府上除了什么事情,若不然侍女不会找到这里来的。”

皇上点了点有,德妃道:“快去吧,是不是黎亲王有什么事情找你,亦或者是那个锦儿侧妃……”

凤七七道:“好,七七告退。”语毕,向养心殿外走去,刚刚走出来,锦儿的侍女便焦急的快步走来,躬身道:“王妃,大事不好了,锦儿侧妃她……”

凤七七眉心紧粗,厉声呵斥道:“不要说了,我知道了,我们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萌妃七逃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萌妃七逃 萌妃七逃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39章 锦儿死了

9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