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文官动嘴武官跑腿

第四章文官动嘴武官跑腿

人分善恶,官分文武,就是所谓历代皇帝的文武韬略。再小的社团,也有军事,想想三国时候的刘备,诸葛亮一把扇子,领略全军。端木子房在没有残废之前,是叶无道的好军事,无论是北上还是南下,或是梵蒂冈,每一个步骤都少不了端木子房的精心策划,当然,也是叶无道执行到位。所以现在企业用人,执行力是考察你工作能力的一大份额。

话说回到住处的叶无道,竟然无心睡意,喝茶,姑姑不在,茶也似乎没有了味道;看书,此刻竟然也心绪不宁。找谵台经藏聊天吧,那妮子南京之行以后,变化得有些像正常人了。

想起南京之行,叶无道心满意足的笑笑,那一次岂止经藏改变了,把红豆的那个颐指气使的老妈也改变不了少,只是不知,纳兰肃清突然又要出国所谓何事,萧破军还没有把情况摸清楚吗?叶无道心里有少许的担忧。

叶无道在经藏门口先敲敲门,连续敲了三下都没人应,干脆自己推开吧,只以碰门锁,就开了。叶无道心想,这娘们睡觉不反锁门,不怕我夜晚偷袭吗?再随手打开灯,奇怪了,房间里没人,床铺整洁无皱。

这娘们什么时候出去的?叶无道眉头邹了邹,他不担心她出去谋划阴谋,只是她走的那么轻巧,连自己都不知道。叶无道走到刑天住的地方,

问刑天是否看到经藏姑娘,刑天立刻摇摇头,脸上神情立刻紧张起来,似乎这是他的失职。

“傻瓜,别紧张,经藏姑娘可能有事情去了,你快点睡觉吧,叶子哥身强力壮,可以保护刑天呢。”叶无道拍拍刑天的肩膀,安慰他。

叶无道三年来第一次觉得有些百无聊懒,他坐在客厅里,自己摊开棋盘,也不知道那个瘦弱男人如何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叶无道发觉自己变成了一个爱操心的人了。

刚摆好棋盘,电话响了,是萧破军。

“大少,查清楚了,纳兰肃清不是去做义工,是去国外医病。你们去南京期间,他被查出肠癌。”萧破军的声音一直没什么感情,就是简单直接的说事实。

“好,我知道了。还有,你帮我去查一个人,纯净少年,在西湖边吹葫芦丝,他有一个绝活,相信你也感兴趣。”叶无道放下电话,望着棋盘出了一会神。

拿起手机,还是翻到了纳兰肃清的名字。

“琅琊,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刚响两声,对方就接起来,还没等叶无道开口,纳兰肃清张口就问。

这个老虎精,现在还真当起老岳父了,琅琊在他嘴里喊得那么顺口。不过,叶无道喜欢他这样喊自己,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他是红豆的父亲,一个那么爱红豆

的父亲,自然,他也就成了叶无道的长辈。能让这个曾经目空一切的男人当长辈的不多,也许还有纳兰肃清那种为家人的担当和叶无道惺惺相惜。

“出来吃麻辣烫吧,今天我请你。”琅琊平静的说。

“好小子,二十分钟后见。”纳兰肃清在电话里爽朗的笑了几声,约定了时间。

纳兰肃清一个人的,连他的义子都没有带。看情形,他知道叶无道找他要谈什么,两人坐下来后,都心照不宣的互望一眼笑了。

“不过,这一次你消息没有我想得那么快呀?”纳兰肃清就着叶无道的打火机点燃着烟,一脸笑眯眯的。

“为什么不告诉红豆和她妈妈?”叶无道也点燃一支烟。

“红豆的妈妈一直生长在温室里,没有面对过失去,现在心情刚刚好一些,我怕她承受不住,红豆也快要去英国读书了。趁现在红豆和她妈妈刚刚和好,我不想让这俩个女人为我担心。”

“你不怕日后她们责怪你?”

“日后的事情还都要摆脱你。红豆和我那个义子都需要你的照顾,我老了,我也想能一直喊你琅琊,对我纳兰肃清来说,让红豆有一个稳固的依靠,那是我毕生的心愿。这段日子我想了很多,什么名呀利呀,似乎没那么重要了,你能明白一个父亲的苦心和担忧吗?

”纳兰肃清的表情非常严肃,比他以前面对生死搏斗还严肃。

叶无道伸手用力握了握纳兰肃清的胳膊,没有再说什么,两个人就低头吃起麻辣烫。

“对了,最近杭州城有没什么特别的人物出没?”叶无道边吃,边若无其事的问。虽然纳兰肃清不是杭州城老大,但掌握城市基本消息那还是准确无误的。

“危险人物就没有,要说特别一点倒有一个,这个小家伙呀,他家人都拿他没办法。”纳兰肃清没有抬头,但叶无道从侧面能看到他脸上的笑意。

“你认识?”叶无道停下筷子,专注的问。

“何止认识,说起来,他还算是我的世仔,公孙家的老七,公孙枭云,号称萧七。”纳兰肃清也放下筷子,津津有味的讲给叶无道听,这个少年,不时的让纳兰肃清流露出喜悦的神色。

公孙家族,向来以低调、沉稳,隐于闹市,因为时局的变动不断从北向南迁徙,直至落户安徽徽州,整个家族才算安定下来。要说财大气粗,没有公孙家的份,要说官高位重,公孙家也排不上名次,更不用说,一直热闹不凡的军队,公孙家更没有染指。无论上古,还是近代,公孙家的族规里都有一条:只做文官,不当武将。

古语说,文官出嘴,武官跑断腿,还有就是,无论多大政治

风波,受到太多波及,这也是公孙家族能够安于一隅的原因。而公孙枭云算是这个家族最特立独行的不孝子孙。

家有兄弟姐妹七人,从小就养成娇宠和叛逆性格,很难让他有一刻钟的安宁,不是东跑就是西颠,公孙先生无奈,就在他腿部帮一个铁砂袋,即使如此,也没有管住枭云的双腿,以致现在还练成了传说中的“风情万种十字步”。只是这小子有一点不好,总是过不了女人关,因了一个女子,如今颓废周游,不问世事。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情是,小学时候老师问他长大的理想,他写道:我希望自己是地主家的少爷,成天没事就带着家丁在街上调戏良家妇女。因为他这个理想,被公孙先生罚跪三天,他错都不认一声。

“哈哈,这小子倒可爱。这世上,男人爱女人,没有错。”叶无道也被纳兰肃清的诉说逗笑了。

“是没错,可他爱的女人个个都是有主的了,而且主们的来头还都不小。不是达官贵人的情妇,就是公检法系统的太太。”纳兰肃清说完,也忍不住大笑。“我告诉你,琅琊,如果你能请动他给你当军师,那是如虎添翼的棋局,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想我第一眼看到你一样喜爱,虽然你们是完全不同的气势。”

纳兰肃清笑完,很严肃的对叶无道说。

“有幸结识。

我一直都是做‘文官动嘴,我跑断腿’的事情。”

两个男人,吃了一顿万分开心的麻辣烫。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世枭雄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一世枭雄目录 一世枭雄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文官动嘴武官跑腿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