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文官動嘴武官跑腿

第四章文官動嘴武官跑腿

人分善惡,官分文武,就是所謂歷代皇帝的文武韜略。再小的社團,也有軍事,想想三國時候的劉備,諸葛亮一把扇子,領略全軍。端木子房在沒有殘廢之前,是葉無道的好軍事,無論是北上還是南下,或是梵蒂岡,每一個步驟都少不了端木子房的精心策劃,當然,也是葉無道執行到位。所以現在企業用人,執行力是考察你工作能力的一大份額。

話說回到住處的葉無道,竟然無心睡意,喝茶,姑姑不在,茶也似乎沒有了味道;看書,此刻竟然也心緒不寧。找譫台經藏聊天吧,那妮子南京之行以後,變化得有些像正常人了。

想起南京之行,葉無道心滿意足的笑笑,那一次豈止經藏改變了,把紅豆的那個頤指氣使的老媽也改變不了少,只是不知,納蘭肅清突然又要出國所謂何事,蕭破軍還沒有把情況摸清楚嗎?葉無道心裏有少許的擔憂。

葉無道在經藏門口先敲敲門,連續敲了三下都沒人應,乾脆自己推開吧,只以碰門鎖,就開了。葉無道心想,這娘們睡覺不反鎖門,不怕我夜晚偷襲嗎?再隨手打開燈,奇怪了,房間里沒人,床鋪整潔無皺。

這娘們什麼時候出去的?葉無道眉頭鄒了鄒,他不擔心她出去謀划陰謀,只是她走的那麼輕巧,連自己都不知道。葉無道走到刑天住的地方,

問刑天是否看到經藏姑娘,刑天立刻搖搖頭,臉上神情立刻緊張起來,似乎這是他的失職。

「傻瓜,別緊張,經藏姑娘可能有事情去了,你快點睡覺吧,葉子哥身強力壯,可以保護刑天呢。」葉無道拍拍刑天的肩膀,安慰他。

葉無道三年來第一次覺得有些百無聊懶,他坐在客廳里,自己攤開棋盤,也不知道那個瘦弱男人如何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葉無道發覺自己變成了一個愛操心的人了。

剛擺好棋盤,電話響了,是蕭破軍。

「大少,查清楚了,納蘭肅清不是去做義工,是去國外醫病。你們去南京期間,他被查出腸癌。」蕭破軍的聲音一直沒什麼感情,就是簡單直接的說事實。

「好,我知道了。還有,你幫我去查一個人,純凈少年,在西湖邊吹葫蘆絲,他有一個絕活,相信你也感興趣。」葉無道放下電話,望着棋盤出了一會神。

拿起手機,還是翻到了納蘭肅清的名字。

「琅琊,這麼晚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剛響兩聲,對方就接起來,還沒等葉無道開口,納蘭肅清張口就問。

這個老虎精,現在還真當起老岳父了,琅琊在他嘴裏喊得那麼順口。不過,葉無道喜歡他這樣喊自己,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他是紅豆的父親,一個那麼愛紅豆

的父親,自然,他也就成了葉無道的長輩。能讓這個曾經目空一切的男人當長輩的不多,也許還有納蘭肅清那種為家人的擔當和葉無道惺惺相惜。

「出來吃麻辣燙吧,今天我請你。」琅琊平靜的說。

「好小子,二十分鐘后見。」納蘭肅清在電話里爽朗的笑了幾聲,約定了時間。

納蘭肅清一個人的,連他的義子都沒有帶。看情形,他知道葉無道找他要談什麼,兩人坐下來后,都心照不宣的互望一眼笑了。

「不過,這一次你消息沒有我想得那麼快呀?」納蘭肅清就著葉無道的打火機點燃著煙,一臉笑眯眯的。

「為什麼不告訴紅豆和她媽媽?」葉無道也點燃一支煙。

「紅豆的媽媽一直生長在溫室里,沒有面對過失去,現在心情剛剛好一些,我怕她承受不住,紅豆也快要去英國讀書了。趁現在紅豆和她媽媽剛剛和好,我不想讓這倆個女人為我擔心。」

「你不怕日後她們責怪你?」

「日後的事情還都要擺脫你。紅豆和我那個義子都需要你的照顧,我老了,我也想能一直喊你琅琊,對我納蘭肅清來說,讓紅豆有一個穩固的依靠,那是我畢生的心愿。這段日子我想了很多,什麼名呀利呀,似乎沒那麼重要了,你能明白一個父親的苦心和擔憂嗎?

」納蘭肅清的表情非常嚴肅,比他以前面對生死搏鬥還嚴肅。

葉無道伸手用力握了握納蘭肅清的胳膊,沒有再說什麼,兩個人就低頭吃起麻辣燙。

「對了,最近杭州城有沒什麼特別的人物出沒?」葉無道邊吃,邊若無其事的問。雖然納蘭肅清不是杭州城老大,但掌握城市基本消息那還是準確無誤的。

「危險人物就沒有,要說特別一點倒有一個,這個小傢伙呀,他家人都拿他沒辦法。」納蘭肅清沒有抬頭,但葉無道從側面能看到他臉上的笑意。

「你認識?」葉無道停下筷子,專註的問。

「何止認識,說起來,他還算是我的世仔,公孫家的老七,公孫梟雲,號稱蕭七。」納蘭肅清也放下筷子,津津有味的講給葉無道聽,這個少年,不時的讓納蘭肅清流露出喜悅的神色。

公孫家族,向來以低調、沉穩,隱於鬧市,因為時局的變動不斷從北向南遷徙,直至落戶安徽徽州,整個家族才算安定下來。要說財大氣粗,沒有公孫家的份,要說官高位重,公孫家也排不上名次,更不用說,一直熱鬧不凡的軍隊,公孫家更沒有染指。無論上古,還是近代,公孫家的族規里都有一條:只做文官,不當武將。

古語說,文官出嘴,武官跑斷腿,還有就是,無論多大政治

風波,受到太多波及,這也是公孫家族能夠安於一隅的原因。而公孫梟雲算是這個家族最特立獨行的不孝子孫。

家有兄弟姐妹七人,從小就養成嬌寵和叛逆性格,很難讓他有一刻鐘的安寧,不是東跑就是西顛,公孫先生無奈,就在他腿部幫一個鐵砂袋,即使如此,也沒有管住梟雲的雙腿,以致現在還練成了傳說中的「風情萬種十字步」。只是這小子有一點不好,總是過不了女人關,因了一個女子,如今頹廢周遊,不問世事。還有一個有趣的事情是,小學時候老師問他長大的理想,他寫道:我希望自己是地主家的少爺,成天沒事就帶着家丁在街上調戲良家婦女。因為他這個理想,被公孫先生罰跪三天,他錯都不認一聲。

「哈哈,這小子倒可愛。這世上,男人愛女人,沒有錯。」葉無道也被納蘭肅清的訴說逗笑了。

「是沒錯,可他愛的女人個個都是有主的了,而且主們的來頭還都不小。不是達官貴人的情婦,就是公檢法系統的太太。」納蘭肅清說完,也忍不住大笑。「我告訴你,琅琊,如果你能請動他給你當軍師,那是如虎添翼的棋局,我第一眼看到他就想我第一眼看到你一樣喜愛,雖然你們是完全不同的氣勢。」

納蘭肅清笑完,很嚴肅的對葉無道說。

「有幸結識。

我一直都是做『文官動嘴,我跑斷腿』的事情。」

兩個男人,吃了一頓萬分開心的麻辣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一世梟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一世梟雄 一世梟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文官動嘴武官跑腿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