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家小公主6

宫家小公主6

这条僻静小道的尽头就是一堵黑色的铁栅栏,铁栅栏外边是校外。

已经九点多了,宽阔的道路两边霓虹灯闪烁不停,巨大的LED屏播放着广告,时不时响起汽车鸣笛声。

不算安静的环境里,乔衍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每一下都跳得蓬勃有力。

小姑娘眼睛睁得圆溜溜的,直勾勾看他,说他长得好好看,莫名就带了撩人的意味。乔衍握了握拳,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然而没有忍住。

他手伸过去,拉住了宫忆锦的手腕。

纤细得仿佛一捏就断的手腕被他牢牢抓住,轻轻往自己怀里一带,她就站不稳似的趔趄两步,栽到她怀里。

她眨眨眼,乖巧得不行,也不挣扎。

“乔衍。”

她叫着他的名字,突然皱了皱眉。

乔衍以为她不喜欢这样,一瞬间紧张得汗毛都竖起来了,说出的话不成调:“什、什么?”

“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宫忆锦拽着他袖子,将他的袖子往下扯了一点,微微歪着头:“叶书琴跟你表白的时候,你说了什么把人家弄哭了。”

叶书琴?

乔衍的脑子里压根没出现过这个名字。

他懵了三秒,挑起眉毛问:“谁?”

宫忆锦帮他回忆:“就是有天晚上,你在操场打篮球,有个女生跑过去跟你表白,你说了句什么,她哭着跑开了。我当时就在不远处看到了。”

乔衍“啊”了一声,似乎有那么点印象。

仔细回忆了一下细节,他垂着眼弯起唇角,眼角随之弯弯,像一轮下弦月:“不记得当时说什么了,只记得当时看见了你,就想赶紧摆脱她,说的话可能有点重。”

把人都给气哭了,可想而知他说的肯定是难听的混账话。

宫忆锦撇了一下小嘴,长睫毛敛下,淡淡的阴影投在脸上,看起来温柔极了:“那你的意思是,我当时不在,你就是另一种态度了。”

乔衍愣住了。

想要开口解释,反应过来后不由得笑了。

这是在跟他秋后算账,吃醋了啊?

乔衍手臂收紧,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下巴轻轻地触了触她头顶,声音压得很低,呢喃一般:“不会。”

头顶被他的下巴尖抵着,一下一下轻触,有些痒痒的,宫忆锦不安分地动了动。

乔衍换了个姿势,微微偏头错开。他弯着腰,薄唇距离她耳朵极近,声音也放得很轻:“我没喜欢过别人,你是第一个。”

他这个人混归混,这方面倒是挺洁身自好的。

宫忆锦耳边好像响起了回音,不停重复他的话——

你是第一个。

你是第一个。

你是第一个。

宫忆锦脸埋进他胸膛里,翘起了唇角。

其实她告诉过自己不要介意,他性格就属于那种肆意不羁的,有交往过的女朋友很正常。班里的学霸都还有谈恋爱的呢,何况是他这样的社会哥。

另一面,小女孩的矫情劲儿作祟,不断想象他对别的女生好的样子,越想越嫉妒。

可是现在他告诉她,他没喜欢过别人,她是他第一个喜欢的人。

因为喜欢她,他才努力学习、遵守纪律,想要变得更好。

乔衍看不见她的表情,却能清楚感觉到她在笑,在开心。

环住她肩膀的手慢慢地移到脸侧,他轻轻托起她下巴,将她的小脸微抬起来,他俯下身去,一点点凑近。

心里很紧张。

一边告诫自己节奏别太快,一边又控制不住的想靠近她,感觉很要命。

所以他决定了,但凡她有一丝丝抵触的暗示,他就立马停下来。

她没有。

小姑娘安安静静站着,漆黑的眼看着他,唇瓣微抿着,弧度浅浅的很好看。乔衍手指蜷了一下,扣紧了她的肩膀。

柔软的唇瓣近在咫尺,仿佛再往前倾一点就能触碰到。

旁边突地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说话声。

铁栅栏外边恰恰没有了汽车鸣笛声,气氛安静极了,低微的说话声就显得格外的响亮,一下子就惊到了两人。

触电般松开彼此,宫忆锦低下头,脸红红的,眼睛骨碌碌地转,不知道往哪里看,更不敢看乔衍的脸。

乔衍表现的倒还算淡定,调整了一下呼吸,拉着人往另一条小路走。

想象中的接吻突然被打断,他也没再继续,陪着她走回寝室楼下。

——

上了半个月的课,周五下午放假,宫忆锦照旧跟宫樾坐车回家。

放假的第二天她的作业就全部写完了,在房间里鼓捣了一会儿,换了身外出的衣服。

奶白的卫衣搭配浅色牛仔裤,背了个小背包。

从楼上下来,宫忆锦就看见摊在沙发里的大哥宫阙。

他两条腿架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身子往后仰靠着沙发背,眼睛盯着电视屏幕,手里噼里啪啦按游戏手柄。

“哥,你今天没通告?”宫忆锦站在玄关换鞋,随口问。

宫阙斜着狭长的桃花眼瞥了一眼,吊儿郎当地抖抖腿:“有通告,拍杂志封面,不过被我推了。”

宫忆锦:“……”

娱乐圈的任性小王子,说的就是他了。

妈妈给他请的王牌经纪人,业务能力排行圈内第一,天大的事都能轻松搞定,把这位太子殿下宠得无法无天。

正好打完一局游戏,宫阙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拉拉筋,看着换好鞋子准备出门的宫忆锦,挑挑眉:“你干嘛去?”

宫忆锦一抬头,对上他视线,心虚道:“出去玩。”

“带上哥哥一起,我也想出去玩。”

“不不不不,我跟朋友约好的。”宫忆锦大惊失色,我是要去约会啊,大哥你怎么能跟着去!

宫阙懒洋洋地踱步到玄关,垂着眼挑起一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就是这种笑,能哄得他的小粉丝嗷嗷叫。

他手撑在墙壁上,跟着换鞋:“怎么了,哥哥给你当护花使者不好吗?”

宫忆锦:“……”

她脑内飞速运转,该怎么说服大哥不跟着去。

结果还没等她想到办法,二哥就从楼上缓步下来,穿着工整合身的白衬衫,黑色休闲裤,嗓音润朗:“去哪儿,算我一个。”

宫忆锦:“……”

你不是不喜欢出门吗?

今天这两个人都是怎么回事啊?

宫忆锦头都痛了,蹲在地上抱着脑袋。

宫阙和宫樾对视了一眼,两人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小妹这段时间的反常,两人都看在眼里,用鼻子想想也能猜到一二。

“我错了,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我保证不撒谎。”

宫忆锦脸埋进膝盖间,一副听候发落的姿态。其实这几天她就感觉到了,宫樾应该知道点什么。

宫阙双手抱臂,斜靠在墙壁上,弯着嘴角笑出声,朝宫樾打了个眼色。

宫樾弯腰从鞋柜里拿了双运动鞋出来,一边换鞋,一边清了清嗓子问她:“出去见男生?谈恋爱了?”

宫忆锦猛地抬起头,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他。

她以为他至少要再多问几个问题之后才会问到这个方面,怎么一上来就……

宫阙拿出长兄的气势:“真的假的?”

家里就几个佣人在,宫爸爸带着妈妈出去玩了,客厅里安静得落针可闻。

宫忆锦想了想,妈妈都同意她追男生,他们俩知道了也没什么。

“真的。”

她闭上了眼睛,视死如归。

——

哥哥们得知实情的结果就是,两个人的约会变成了四个人的打麻将。

并没有。

乔衍和小锦约定的地点是附近中学的篮球场。

到的时候,乔衍一个人在篮球架子下拍球。

下午的太阳暖洋洋的,撒了一地。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运动衣,轻巧灵活地运球,从腿弯下运了一圈,纵身一跳,轻轻松松将篮球送进了球筐。

宫阙戴着墨镜,往下压了压,露出好看的一双桃花眼,上下打量着乔衍。

“喂!”

他摘下眼镜喊了一声。

地上的篮球弹起来,乔衍抓在了手里,抬眸看过去。

宫忆锦捂住额头,十分不好意思,想先跑过去跟他解释一下。

还没跑出去两步,后衣领就被人扯住了,宫阙拽着她的领子将人拖回去:“着什么急?给我站好。”

宫忆锦:“……”

乔衍看见这场景愣了一下,再往深了想想就明白了。

他垂着头勾起一边唇角笑了笑。

“打一场?”乔衍扬起眉毛,对宫忆锦笑了一下,转而看向两位身材高大的男生。

宫阙嗤了声。

一个毛头小子上来就敢挑战,他还没找他算账呢。

妹妹还这么小,他偷偷摸摸就给拐跑了,他没冲上去卸他一只胳膊都是看在小锦的面子上。

宫忆锦知道从小混到大的小魔王哥哥的脾气有多火爆,搞不好打篮球最后会变成打架。

她一边给乔衍使眼色,一边拉住宫阙的胳膊。

“你别乱来,妈妈都同意了。”

妈妈才是家里的老大。

乔衍抱着篮球朝两位家长走去,小姑娘为了他挺直腰板努力跟家长斗争,他也不能躲在后面享受她的保护。

他站在两人面前,手搭在宫忆锦肩膀上,轻轻抚了两下,类似于安抚。

宫忆锦乖乖的不说话了。

宫阙:“……”

宫樾:“……”

乔衍还是那句话:“怎么样,打一场,我赢了你们别反对。”

宫忆锦瞪大眼,想说你疯了吧,一个人挑战两个。他们两个都是在军营里待过,而且都是老爸一手调教的。

乔衍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行啊。”一直没说话的宫樾解开了衬衫的袖扣,挽起了袖子,一副大干一场的姿态。

宫忆锦只好退到一边。

三个人你来我往在篮球场上打开了。

两个人对乔衍一个,每当乔衍抢到球,他们就尽全力阻拦,不让他进球。每当篮球回到他们俩其中一个人手上,另一个就默契配合,帮助上篮。

尽管这样,乔衍倒也没输的太惨,甚至进了好几个球。

这场三人篮球赛到最后也没分出胜负,因为宫阙被人认出来了,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少女啊啊啊尖叫着冲过来。

宫阙来不及抢球,一把捞起地上的外套,抖了两下穿在身上,迈开大长腿跑了。

宫樾喘着气看了眼他仓皇逃串的背影,然后扭头看向乔衍,剔亮的眼珠里有淡淡的欣赏。

他一边把袖子翻下来,扣好袖扣,一边压着嗓子说:“好好照顾她,五点之前必须给我送回来。”

他就像吩咐朋友照看一只小动物,把小锦交给了他。

乔衍斜靠在篮球架上,虽然姿态看起来懒散,表情却无比的认真:“我保证。”

宫樾跟着走了。

那群追着偶像男神跑的女孩子们呼啸而过。

宫忆锦摸了摸额头,她早该猜到大哥出现在公共场合会是这个场面。

“他们这算是同意了?”乔衍站在她身后,俯低上身,凑近她问。

他刚打过一场激烈的篮球,喘气很急促,一阵阵热气吹过来,宫忆锦颈间细小的胎发都跟着拂动。

她缩了缩脖子,往前了一小步,离他远一点。

见状,乔衍更近一步:“是不是啊?算接受我了吧。”

“别别别……你别靠太近。”

宫忆锦跟妈妈一样,一紧张说话就结巴。

乔衍不逗她了。

他左手端着篮球,五根手指弯曲,轻轻一转,将篮球顶在食指上转了几圈,突然塞到她怀里,缓声道:“想不想打球,我教你。”

宫忆锦一脸不可思议地侧头,眼睛眨巴眨巴:“你怕是不知道我运动细胞为零。”

乔衍脑中浮现她像小鸭子一样摇摇晃晃跑步的样子,弯起了唇角:“我怎么不知道?”

顿了顿,他补充道:“高二下学期体育测试,女生八百米跑,你跑了倒数第二。”倒数第一那个女生好像是因为跑的时候摔了一跤。

不然,她就是倒数第一。

宫忆锦:“……”

你怎么知道?

不等她问,他主动招了:“我偷偷跑去看了。”

他特意逃了一节课跑去看她跑步。

宫忆锦耳根一寸一寸红了。

她不是容易害羞的性子,自从跟他在一起,害羞的次数与日俱增,根本不受控制。

阳光下,少年笑得露出白白的牙齿,她有些恼了,红着脸轻推了他一下:“你、你不许笑了。”

乔衍咳了一声,忍住笑。

小姑娘扎了高马尾,额前细小的绒毛有点乱,站在太阳底下久了,出了一点汗,细软的发丝弯弯扭扭地黏在肌肤上,衬得皮肤白得发光。

她在害羞,脸颊染了绯红,好看得紧。

他朝左边踏出一小步,正对着她后背站立,双手托着她两条胳膊高高举起,几乎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这样能不能教会?”

宫忆锦被他带着抛高了篮球,圆滚滚的球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撞到篮板砰的一声,尔后落进了篮筐中。

她惊奇地转身看着他,眼睛里满是崇拜:“你好厉害!”

被女朋友这么一夸,乔衍的尾巴就翘起来了。他下唇微凸,吹了一口气,吹起额前的碎发,低声凑近她说话:“我厉害的地方多了去了,以后你会发现更多。”

他刻意压了嗓子,沙沙的,想要撩她。

说起厉害,宫忆锦就想到了刚才三个人一起打球的画面。两个人对上他一个竟然也没占到多大的上风。

“你接受过专业训练吗?”

“什么?”

“打篮球啊。”

宫忆锦睫毛扑扇,天真地望着他,还沉浸在他球技很厉害的认知中,没有意识到他在故意撩人。

乔衍:“……”

学霸是不是都有点反应迟钝?

他想了想,还是认真回答:“以前常常跟朋友打街头篮球,球路比较野,你的哥哥们可能没接触过。要是再多打一会儿,说不定我就输了。”

宫忆锦受教了,长长地“哦——”了一声。

——

乔衍带着她连投了几个球,运动细胞为零的宫忆锦找回了巨大的信心,仿佛自己是个篮球高手,开心得又蹦又跳。

打了半个多小时,小姑娘的体力渐渐跟不上了,弯着腰,手撑在膝盖上微微喘着气。

脸颊鼻翼凝了一颗颗晶莹的汗珠,抬起头朝乔衍摆摆手:“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会儿。”

她坐在地上,手在脸旁扇风。

乔衍在她面前蹲下来,抬起手臂用袖子替她擦了擦汗:“在这里等我。”

话落,他站起身来。

“你要去哪儿?”宫忆锦两只手软趴趴搭在膝盖上,仰着头看他,阳光刺眼,她不得不微眯着眼睛,看起来像即将被遗弃的小动物:“我也要跟你一起。”

乔衍脚步迈出去一步又移回来,伸出一只手。

小姑娘乖乖把手放在他手心。

他拉着她起来,两人一起往学校门口的小卖部走。

宫忆锦双腿没力气,走得特别慢,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乔衍胳膊上。他放缓步子迁就她:“让你乖乖坐着等我你不听。”

“这里我不熟悉啊,万一被拐卖了怎么办?”她开玩笑。

乔衍轻笑,抬手揉揉她头顶,黑发被太阳晒得微微发烫,她偏着头看他:“你笑什么。”

“你说的对。”他郑重点头,紧紧握住她柔软的小手:“以后无论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丢下你。好不容易追来的女朋友呢。”

宫忆锦笑傻了:“乔衍,你不要脸,是我追的你,你没追我!”

乔衍一想,是这么一回事。

他觉得挺难过的,准备了那么久的追人计划突然之间就用不上了。

他歪了歪头,玩着小姑娘卫衣领口垂下来的带子,痞笑道:“要不要给我个机会,我追你一回。”

宫忆锦偏着头,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英俊的脸:“乔衍,你病得不轻。”

乔衍:“……”

两人走到小卖部前,乔衍让她站在阴凉处,自己跑去买了两瓶饮料,还特意多买了小小的一支冰淇凌。

看见冰淇凌,宫忆锦突然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渴,不想喝水只想吃冰淇凌。

她接过来,撕开了包装纸。

香草味的冰淇淋软软甜甜,上面淋了一层巧克力,她伸出舌尖舔掉蛋卷边缘处的一点,一小团冰淇凌被她卷进口中。

乔衍开了一瓶水,仰起头喝了几口,停下来时就看到这一幕,眸色霎时沉了沉。

“乔衍。”宫忆锦叫他的名字。

“嗯。”

“没什么,就是叫叫你。”

“……”

她一边走一边吃,回到之前的中学。

今天是周六,学生都放假了,校园里空空荡荡,附近居住的学生倒是会过来玩。之前那帮追着宫阙的女生就是过来玩的。

乔衍领着她走有树荫的道路,微风吹来,吹散了之前的燥热。

一支冰淇凌吃得剩下一小半,快要融化了,宫忆锦没空说话,埋头认真吃。

直到吃掉最后一口脆脆的蛋卷,她才抬起头,突然问:“乔衍,你想考哪一所大学啊?”

还有不到两个月就高考了,确实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乔衍没答,问她:“你呢?”

“帝京大学吧。”

乔衍也猜到了,笑了一下:“我也考帝京大学。”

宫忆锦停下脚步,从他身侧绕到他前面站定,抬高手拍拍他肩膀:“那你要加油,学习上有不懂的可以问我。”

“……”乔衍噎了噎,向她阐述一个事实:“你是文科我是理科,课程都不一样,怎么问你。”

宫忆锦愣了愣,是哦。

她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珠,开始替他想办法。虽然他的学习现在已经很厉害了,但是考全国第一学府还是有点危险的,她超级想跟他上同一所大学。

“我把宫樾的微信给你,你有不懂的问他。”

说完了,她扬起小脸,捏着他袖口的衣料,声音软到了心坎:“不过你也不要有太大压力,帝京还有好多很棒的学校。”

乔衍没说话,垂眸看着她。

宫忆锦:“?”

他盯着她的嘴唇干什么?

反应了没两秒,她“啊”了一声,瞬间明白过来,抬起手指擦嘴角:“是不是沾上冰淇凌的巧克力酱了。”

确实是这样的,她唇角沾了一点点黑色巧克力酱,唇瓣倒是被奶油润得亮亮的,像抹了一层唇釉。

乔衍塞了一瓶水给她,腾出来的手抬起来,抚上她的嘴角。

指尖一点温热,触在她柔软的唇上,她一下子僵住了。

乔衍极有耐心地轻轻擦过她唇角,贪恋那一处的温软不愿放手,渐渐地,他低下头,缓慢靠近她。

不像上一次游移不定,这一次他没有丝毫的停留迟滞,坚定地吻了下去。

触碰到了她的唇,他愣了一下,没敢动,慢慢地启唇含住了她的下唇。

她刚吃过冰淇凌,有股甜香味,绵软湿滑,带了点巧克力的味道,他的心也融化成一滩奶油巧克力。

宫忆锦睫毛扇了扇,轻轻阖上了。

余光里瞥见小姑娘阖上眼眸的小动作,乔衍心都颤抖了,拥紧了她。

舌尖探出,辗转、吮啜、摩挲着她柔软的唇瓣,脑中的意识渐渐混沌,遵从本能地勾住所能触碰到的,她的小舌,拖到自己嘴巴里,吸咬纠缠。

宫忆锦浑身软绵绵,抽干了力气一般,手里的一瓶饮料啪唧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老远。

她的手没处可放,虚握成小拳头,揪着他胸前薄薄的衣衫。

乔衍接吻有些强势,手扣到她后脑勺,将小小的一只她压进自己怀里,歪着头勾缠她的舌尖,吮得她舌根直发麻。

她完全生涩的不会回应,笨拙得要死,又跟不上他的节奏,只能嘤嘤出声,像一只扼住了喉咙的小雀。

她脸蛋越来越红,快要煮熟了似的。

——

他们不知亲了有多久。

宫忆锦只觉得两条腿都软成面条了,软软的站不稳,挂在他身上,气也喘不匀,微微分开唇呼呼喘气,眼角晕开了一点浅浅的红。

乌黑的眼蒙了一层水汽,周围的景物都变得模糊不清。

乔衍一下一下抚着她脑袋,嗓子哑得不成样子,低低地说:“我答应你,一定努力跟你上同一所大学。好不好?”

宫忆锦:“嗯。”

------题外话------

给了他们一个么么哒,还让太子殿下和二殿下粗来客串了,好啦,可以拍拍肚皮满足啦

再说一次再见。

——

我们去看鱼妹吧,鱼妹也超级可爱超级软\(^o^)/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上一章下一章

宫家小公主6

100%
目录
共79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