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努力全白费

1.努力全白费

银月城西,贫民区,昏暗石屋内。

夏极感到柔软的身体正和他相拥在一起,长发如研墨,在他颈间轻轻挠着,有些痒。

“小极,真是太好了!”

耳边传来少女的欣喜声音,他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脑袋,却还是睁不开眼。

黑暗里,诸多不属于他的信息如潮水一般涌入他脑海里,而使得这具躯体的脑壳有些发涨。

夏极皱起了眉头,但并非是因为消化另一个的人记忆感到头疼,而是因为不解。

怎么回事?

我不是死了吗?

我费尽千辛万苦才将自己送入了黄泉,怎么这一转眼又活过来了?

龙藏洲?银月城?雍夜纪元一百九十一年?这距离白噩纪元过去多久了?

他侧头看了看一边的铜镜,居然还是自己原本的面容,只是微微胖了些,和善了些。

更巧的是,这具身躯的名字居然也叫夏极!

可是,他又可以确定这具身体绝非自己原本的。

这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迷惑起来。但,顺着脑海中的记忆,还是先淡淡道:“甜甜姐,你该去参加疫部的测试了,否则,我们三天后都该饿肚子了。”

“嗯!”夏甜点点头,理了理情绪。

她脸色有些严肃,在走出屋子前再三关照她可爱的弟弟“如果有人敲门,躲起来,千万不要发出声音”之后,换上一副冰冷的神色而推开门,向银月城的码头区走去。

看着上锁的门,以及门缝里那逐渐远去的高挑倩影,夏极转回视线,脑海中的记忆碎片迅速重组。

然而,幼年时的一切记忆已经模糊了,他所能回想起来的便是姐弟两人的相依为命。

这么多年,两人辗转四处,当过乞丐,做过扒手,直到便宜姐姐被一位好心的老郎中收留,两人才算稍稍安定下来。

平日里,夏甜助那老郎中打打下手,同时也学到了些药理、毒理,自己则是为姐姐四处跑腿,如此,日子过的也算安稳。

可事实上老郎中所求的却并不单纯,他是在为自己痴呆的儿子寻找一个可以传宗接代的女人。

平日里的和善,以及最后悄无声息的下药,都不曾令夏甜生疑。

若不是自己偷偷看到了那老郎中的真面目,而提早拉着她逃离,怕是这便宜姐姐早已沦为那痴呆儿的...

那老郎中却是因此恼羞成怒,带着人四处寻找,想将人绑回去强行入洞房,行周公之礼。

那一日,两人在冰冷的草丛深处藏了一夜,不敢动弹。

待到黎明前夕,两人才抓住机会,狼狈的逃离了那个小镇,来到了边远地区的银月城。

凭着学到的一些医药知识,便宜姐姐在这银月城中找了一份药堂小伙计的工作,然后花费之前积蓄的银两购置了间小石屋。然后,她咬了咬牙将自己送入城中的小武馆里,隔三差五的去学些功夫,锻炼身体,可惜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却很不争气,越学越是窝囊。

如此一晃,又是数年。

可是,两日前,她却匆匆回家,神色紧张,全身发抖,然后再也没去药店。

直到云隐司三部之中的“关部”、“疫部”招收官差的消息传来时,她才振奋了一点。

关部负责查验货物、人员,主要是检查是否有违禁物品或者通缉犯。

疫部则负责调查“兽疫”、“异病”等等,这只有懂得“药理毒理”的人才有机会入选。

这是极其危险的工作,可谓是伤亡率最高的部门之一。

然而,便宜姐姐却似乎是想要拼尽全力去争取,这令人颇为不解。

夏极揉了揉额头,深吸一口气,转而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此时,一线阳光恰好歪曲门缝里投入,让狭窄的屋内有些微明。

现出石屋中间拉着的一道樱红色厚布帘子,石屋因而被一分为二,虽说是姐弟,但毕竟男女有别。至于为什么是樱红色,也许和夏甜喜欢红色有关系。

帘子中间摆放着黄纹木桌,两边则是简单的木床,那是便宜姐姐用斧子手工打造,所以特别烂,若不是铺了一层厚厚的棉花以及被单,怕是连躺下都要刺的背后生疼。

他靠着木桌,随意抄起一把木柄果刀,微微凝视片刻,随即迅速落下,割向自己的动脉。

这是他之前最爱玩的打发时间的小游戏,没事就玩两把,总是侥幸地期待着能把自己搞死,而结束那永生不灭的寂寞。当然,现在毕竟换了具躯体,若是能了结自己,那就真的中奖了。

当...

尖锐果刀像是切在了一块厚重铁块上,而发出沉闷的声响。

他露出复杂的神色,掺杂着“意料之中”及失望。

“呼...”夏极深吸一口气,撤去力量,放松手臂,然后再次将果刀运力刺下,当...依然失败了。

又尝试了几次后,刀刃终于穿破了皮肤,扎入了手腕之中,夏极面露喜色,随即犹如庖丁解牛一般,上下翻飞,很快将自己的左手剃的只剩下手骨。

这妙到毫巅的手法,即便是以刀技入巅峰的刀圣怕是也要自叹不如。

他的速度很快,快到这些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痛苦,似乎这被残忍肢解的手臂并不是长在他身上似得。

从那把果刀切入皮肤,到左手手臂上的白骨被剃净肉,仅仅过去了一秒钟时间。

下一刻,宛如变魔术一般,那些滴落的血液、整齐堆放的肉,瞬间聚回到他手臂上,然后恢复原样,似乎之前满桌的血,空气里的腥味都是幻觉。

“就算换了身体,也还是死不了,依然这么无趣。看来之前的努力都是白费了。”夏极叹了口气,随手放下果刀。但他并不意外,这样的一把果刀,即便自己吞下去也会毫发无伤。

起身拍了拍手,在黑暗狭窄的小石屋里来回踱着步子。

自己活了多少年了?

他真的记不得了。

曾经有一段时候,他多希望时间能过的快一些,直接到世界毁灭的那一天,那样自己总该能被终究生命了吧?

毕竟实在太无聊了。

神功什么的,早已练得吐了,现在即便把白噩纪元禁书榜首的那本“魙妖荡红诀”放在自己面前,怕是也会被当做草纸用掉。

即便白噩纪元的鬼船之首的“獗昌真子号”要携带自己一程,怕是也不感兴趣,更何况当年那条船就被自己吓破了胆。若是自己出海,方圆千里之内,它绝不会出现。

至于那些引发各类“不治怪病”的、似乎有着灵性的异毒,自从自己直接吞了“鬼脸香”、“往生神水”、“红柩煞”等等之后,似乎也都绝迹了。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自己居然能真正换了一具躯体,以现在自己这幅模样,估计只要走到某些区域,那些好玩又好吃的东西又会来找自己了。

想想还有些小兴奋呢。

只是这一次一定要低调些,不能吓跑它们,否则又将无比寂寞了。

排开脑海里杂七杂八的思绪,夏极微微露出了笑容,因为他听到了远处而来的脚步声,似乎是三个人,正向这里快步走来。

还有骂骂咧咧的声音,越来越近。

很快重重的敲门声响起,以及不耐烦的声音喝着:“开门!快开门!”

“蠢货,没看到上锁了吗?”另一个人的声音。

“那小妞丢了活计,家里还有个弱智的弟弟,能去哪?怕不是摆的空城计吧!让我来瞧瞧...”另一个颇为理智些的声音响起。

随即那投下一道金色线丝的门缝便的黑暗,一个人影扒在门上,瞳孔骨碌碌转着,向门缝里张望。

夏极顿时兴奋起来,随即做出了一个“社交极少,自卑的听从自家姐姐的少年”该有的动作,藏起来!而且是藏在樱红色帘子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这给了他一种奇妙的感觉,像是前世,姑且算是前世吧,与别人玩“躲猫猫”的游戏。

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以及一些被诱饵引来的玩具,就足以令他玩上一个月。

只不过从来都是他去找别人,像如今这般,他偷偷摸摸的以弱者的姿态躲着,却从未有过。

这种享受着别人因果的感觉,真有意思。

虽然只是一个躲藏的动作,他却有些兴奋起来了,同时也决定好好以这具身体的身份,以及与之配套的能力活下去。

这时,门外响起声音:“看不清楚。”

“那怎么办?敢抓错药量,来害我断金门兄弟,就需要付出代价。”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最终浩劫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最终浩劫 最终浩劫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1.努力全白费

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