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如同去年乃至前年一样,上奏弹劾穆谨亭的摺子纷纷而至,落在了承元帝的龙案上,而弹劾的内容自然是老一套,例如大肆敛财、卖官鬻爵、纵容门下行凶之类等等。这种摺子从来不少,每日都有那麽一、两封,只是逢年过节之时最多,但承元帝一般都是留中不发。

见此,那些弹劾穆谨亭的大臣们除了暗骂承元帝果然袒护他,别的也不敢再多说。

到了除夕这一日,承元帝在宫中设下家宴。

这是近年来皇宫举办最隆重的一次家宴,因为承元帝膝下的几名皇子都大婚了,皇家添了好几个儿媳妇,今年的家宴可不若往日那般清冷。

家宴设在麟德殿中,首位的龙座上自是坐着承元帝,靠右侧略下方一点的是萧皇后的鸾座,萧皇后下首是刘贵妃。承元帝左手边比萧皇后略上方一点的是穆元章,穆元章下首是王嫣儿以及阮灵儿,至於东宫那几位良娣、良媛则是位在斜後方一处不起眼的角落。按理她们是不能参加这次家宴的,之所以能来,也是承元帝看在穆元章的面子上。

靠左侧一排下来的是赵王等几个成年皇子及其正妃、侧妃,未成年的梁王也在,而对面右侧一排为首的是昌平公主及其驸马李驸马,往下是宫中妃位以上和有生养之功的嫔妃,承元帝的几个公主也在,已经出嫁了的身边自是跟着自己的驸马,没有出嫁的则是单人一席,不过这几个公主在宫里都宛如不存在。

也是能够想到的,承元帝对於自己的亲儿子都不是很上心,又何况是女儿呢!他心里所有的温度大约都耗费在了孝贤慧皇后和穆元章身上了。

宴席开始,先奉上的自是新年的贺词,从穆元章等几位皇子开始,连梁王都能有模有样的说出一整套来。几套贺词下来,差不多过了半个时辰,殿中响起了一阵轻而优美的音乐,接下来自是大家用饭的时候了。

承元帝确实不怎麽热络,甚至在这种场合也肃着一张龙颜,但架不住下面儿子、妃嫔们的凑趣,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气氛倒是不显冷清,众人似乎完全不是来吃饭的,而是藉着机会来表现一番。

想来也是,这种场合谁是来吃饭的啊,要吃饭不会在家里吃?这桌案上所摆的御宴确实精美无比,但经过这麽长时间,早就是冷的了,几乎没有谁动筷子,几位皇子也顶多是端着酒盏装模作样的喝酒罢了。

承元帝难得开颜,关心了一下几个儿子绵延子嗣之事,其实主要还是对穆元章说的,其他人不过是走个过场。如今大家都对承元帝的心思十分了解,不过明面上的和谐还是要保持。

「说起这皇嗣,曦儿要在此恭喜皇姑父了,大约不久之後,咱们赵王府便要添丁了。」孟嫦曦突然笑盈盈的道。

这孟嫦曦虽嫁给了赵王,但日里还是称呼承元帝为皇姑父,不过大家听她这麽叫也叫习惯了,倒没有人纠正她。

此言一出,殿中顿时一静,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盯在赵王一家子脸上,之後顺着孟嫦曦别有意味的眼神,落在了赵王妃刘婉身上。

赵王妃半垂着头,双手交叉放在小腹上,甚是害羞的样子。赵王表情不显,似乎对於孟嫦曦如此多嘴并没有什麽想法,不过脸上难掩喜色。

龙座上的承元帝表情晦暗不明,问道:「老二,这是什麽时候的事?」

赵王恭敬地答道:「回父皇的话,已经有三个月了,因为婉儿的身子一向不好,所以儿臣才会一直瞒着,想等胎儿坐稳後再禀报父皇这个好消息,没想到曦儿妹妹想讨您欢心,这麽急忙的将此事说了出来,倒是让儿子错失了这个机会。」

孟嫦曦嘟着嘴,一副不好意思去看承元帝的模样。

承元帝呵呵笑了两声,「你也别怪曦儿,她是看今天日子特殊,想用这个好消息来哄朕开心。」

啧,确实是好消息啊,没看见一旁素来沉稳的成王手里的酒盏都歪了,酒液顺着半倾的酒盏流了出来,在其身後服侍的宫娥眼明手快,很快便拿帕子拂去了酒液,倒是没有引起任何人注意。

成王捏着萧妍在宫娥清理完之後塞过来的帕子,在桌案下拭了拭手上的酒渍,将注意力重新投注在场上。这其间已经有不少凑趣的人出言恭贺承元帝,虽是三三两两,到底是没让场上的气氛冷下来。

萧妧饶有兴味的盯着赵王妃的肚子看。

恐怕这会儿与她有相同动作的人还有许多,都是想从那王妃服下看出这赵王妃到底是真有身孕还是假的。不过才三个月,还没显怀,冬日里的衣裳又厚实,倒是看不明显,但按理来说不应该是假的,这种情形除非赵王是脑袋被门夹了才会作假。作假一时容易,可这不是别的,而是生孩子,到了月分可是要变出一个孩子来才算是有交代。

可若不是假的,那就不得不说,赵王夫妻的胆子很大。

承元帝的一些心思有些人也许看不出,但今日在场的人恐怕没有不清楚的。承元帝如今最大的想望不是自己万岁万万岁,而是看到穆元章的子嗣诞出,如今穆元章那边依旧不见任何动静,但赵王妃已经怀胎三月了,承元帝又该是个什麽想法?

别说什麽子嗣为大,後代江山社稷为重,承元帝要是会在乎这些,也不会拖着不给几个儿子大婚。

且不提承元帝,成王与赵王互别苗头不是一日、两日了,两人白日里忙着公干,忙着怎麽挖坑设计对方,忙着怎麽为己方拉拢到更强的助力,晚上还要忙着耕耘,那是日日不放下。

为了什麽,大家都清楚,不过是想生出个真正的嫡皇孙好让局势倾斜。如今被赵王赶在了前头,且还是赵王妃怀上的,成王又怎麽能忍受这些。

赵王此举无疑将整个赵王府以及赵王妃放在了靶子上面,生怕不出事还是怎麽样?

别说成王了,就是萧妧也有些想不明白,不过她觉得事情没有这麽简单。

她的眼睛往一旁斜瞥了一下,和穆谨亭交换了一个眼色,见他的面色依旧淡定自若,她的心到底沉稳了下来。

甭管是真是假,情况如何,还是先看看再说。

发生了个这麽大的意外,大家面上虽然都笑盈盈的恭喜着赵王,到底也没有心情用家宴了。承元帝的态度并不明显,反正从明面上是挑不出任何问题来,至於心里怎麽想就不知道了。

家宴结束,众人便各自散去,恐怕到不了明天早上,「赵王妃有孕」这一好消息就会为众人得知。

按惯例,初五之前是不上朝的,所以暂且看不出朝堂会有什麽动静,但藉着这新年当头,各家四处去走亲戚拜新年时,言语之间都在议论赵王妃有孕这事,就能看出此事有多麽大的影响了。

果不其然,初六这日新年第一次早朝时,众文武大臣除了对承元帝表达了一番歌功颂德,顺道也恭贺了赵王妃有孕一事。这些大臣有些是真心实意的,有些是隔岸观火,有的是为赵王造势,也有的是煽风点火。

甭管怎麽样,朝堂之上都因赵王妃有孕而沸腾了起来。

对於此事,穆谨亭夫妇也进行了一番商讨。

按着萧妧所想,她觉得此事没有所表现的这麽简单,穆谨亭与她的想法相同,但是一时半刻也暂且看不出什麽异常,可不管是从明面上来看,还是在暗里观察,赵王府众人都表现出一副十分开心喜悦的模样,似乎其中并没有什麽隐情。也是到了此时,萧妧才知晓原来穆谨亭也有在赵王府安插探子,只是探子并未查到什麽有用的消息。

赵王傻吗?

很显然并不傻,就算赵王是个蠢的,後面还有个并不蠢的刘贵妃。那麽他们做这一切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麽?难道真是有些人所猜测的那样,赵王妃与孟侧妃不和,孟侧妃为了让赵王妃不落好,才会藉机将此事捅出来,为的就是坑赵王妃一把?

可赵王的态度又该如何解释?众人皆知,在赵王府里,孟侧妃比赵王妃得宠,难道赵王真的是一个为了袒护心爱的人而置大业於不顾的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九娘安后宅 卷五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九娘安后宅 卷五目录 九娘安后宅 卷五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一章

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