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3章 大收官(第十更)

第1623章 大收官(第十更)

里面一片黑暗,母河底层洪流的世界似乎都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排斥,不会坠入其中。

只听神门主宰的声音响起,“这里可以屏蔽一切波动,同时也对本质力会有着巨大的压制。”

“最适合我们开启黄金君王的宝藏。”

“到时候就算有问题,我们也有转圜的时间。”

听到这话,庄无名眉头微微一跳,“看来神门主宰这些人也不是傻瓜。”

“对黄金君王的宝藏,也有所提防。”

“呵呵呵,这还蛮有趣的。”

庄无名认识到神门主宰等人对黄金石板也有所防备之后,心中升起了另外一个念头。

“如果他们有防备的话,根基问题怎么解决呢?”

“没有黄金石板诞生的神秘物质,他们缔造黑铁光辉的根基要怎么解决呢。”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由露出了一丝凝重。

根基是所有的主宰们不可避免的问题。

黑铁光辉能够诞生,就是因为他们使用了黄金石板诞生的神秘物质来承载他们道理,创造出了他们的黑铁模拟母河。

一旦失去了黄金石板,未来他们的模拟母河将停止在现在的状态,无法进步。

最危险的是,他们过去依靠了神秘物质构建了黑铁光辉的基础。

如果这黄金石板是黄金君王们的陷阱,他们的根基都是别人的陷阱所构成。

那意味着他们的力量是无根浮萍,会被别人所掌控?

这一切他自己想得到,神门主宰这些人一定也想得到。

“看来他们的目的不仅仅只是黄金君王的宝藏,而是要同时进行某种事情,来消除他们根基的隐患。”

想到这里庄无名若有所思,似乎把握住了这一次开启宝藏的真正目地。

“宝藏在其次,解决隐患才是真的。”

“但神门主宰他们想怎么做呢?”

这时只听神门主宰说道,“诸位,接下来我们就要深入这母河之底的深渊之下。”

“这里面本身没有什么太大的威胁。”

“也不存在什么危险的生物。”

“大家只要稍微注意一下就行了。”

“现在走吧。”

说完,神门主宰已经一步踏出,向着深渊之下而去。

其他8位主宰也迅速跟了上去。

庄无名看着他们动了,也没有多停留,立刻跟了上去。

十道身影向着深渊的深处不断下潜,这里是一片纯粹的黑暗之地。

没有光没有能量,只有纯粹的时空,以及一股无形的压力。

越是深入这深渊之下,这一股压力就越大。

庄无名能感觉到,这是一种来自母河河底物质的压力。

压力不断上涨,当他们潜入到一定深度的时候。

庄无名惊讶的发现,甚至连本质力都无法离开他身体三米的范围之外。

这种压制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惊悚。

在这深渊中,就连无限接近君王级别的他,似乎都变得脆弱起来了。

“这似乎是来自整个母河河底物质的压力,形成了一种场域。”

“君王级也如此的渺小,更何况还没有达到君王级别的我们。”

“这个地方用来束缚那些黄金君王确实是最好的方法。”

伴随着不断下潜,庄无名都不知道下潜了多深。

他们似乎来到了河底的尽头,一层“无”的屏障出现在了他们的下方几米处。

巨大的深渊直接连通了“无”,到了这里。

庄无名周身的本质力只能覆盖表面30公分的区域,压缩到了极致范围。

当然,距离他自己压缩本质力形成黑幕断层,还差了一定的距离。

这时神门主宰看着众人,“现在我们开始吧。”

“无限冥土之主,你并不知道我们的详细计划。”

“现在我来告诉你一切。”

“首先我们要将108块石板堆积在一起。”

“它们之间有着相互吸引的能力,将会在堆积的时候,组合成为他们原本应该的形态。”

“而那个形态就是最初黄金君王们缔造出来的。”

“想要开启这宝藏并不容易,我们将会借助整个底层洪流世界的力量。”

“这无数年的时间,我们早已掌控了底层洪流世界无数概念强者和世界。”

“想要达到108位黄金君王的体量,没有他们的帮助是绝对不可能的。”

“由于我们也不知道这宝藏到底是什么,所以到时候可能会引发未知的事情。”

“将地址选在这里,是因为这下面直接连通了无。”

“如果出现问题,我们会将整个黄金石板构成的造物直接扔进去。”

“在无的区域,一切的有都是无法存在。”

“到时候就算里面有什么问题,我们也有转圜的时间。”

“那么无限冥土之主,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庄无名微微一笑,“你们计算的十分完美,我没有什么意见需要补充的。”

“不过我想说的大概只有一个,如果里面确实是某种至关重要的东西。”

“你们打算怎么分配。”

神门主宰微微一笑,“大家各凭本事,修炼到这个境界,谁都不会放弃通往更高层的可能性。”

“说太多也没有意义,最终宝藏的归属,就由各自的力量来决定吧。”

神门主宰说的直白,大家都是会心一笑,显然都认同这个方法。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现在正式开始吧。”

说着他的手中出现了一块块黑色的石板。

庄无名手中只有一块,其他9人手中一共有107块。

伴随着总共108块黄金石板的出现,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在它们之间出现。

接着这些黄金石板迅速向着10人中间汇聚。

黑色的石板汇聚一体,构成了一个金字塔的机构。

不过这金字塔的模型并不是一块一块黄金石板连接构成的。

而是相互之间有着一定的间距,仿佛构成了金字塔的骨架。

这时庄无名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凝重。

在这金字塔骨架中,流出了一片构成模拟母河河底的神秘物质。

它们迅速连接堆积,最终将整个骨架淹没。

构成了一个完美的四棱推体,通体透明,能够看到108块黄金石板在其中。

这一幕完成之后,只听神门主宰说道,“接下来就是力量的注入了。”

“无限冥土之主,现在需要借用你的时代之光。”

“转化为黑铁光辉,然后融入我们引导的无穷底层洪流力量,全部注入这金字塔中。”

“好,”庄无名面色平静说道。

下一瞬,无穷的光辉爆发。

九大主宰围成了一圈,将金字塔包围。

他们手拉着手,澎湃的黑铁之光从他们的体内涌出,汇聚在了金字塔上。

这时庄无名的时代之光从他身上涌出,容纳了这些黑铁之光,注入了金字塔上。

一股恐怖的吸力爆发,无穷的黑铁之光被迅速吸入其中。

而此时终焉之红内,古帝三人目光注视着跟踪而来的白五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杀机和嘲弄。

接着古帝道,“走吧,没时间和他们浪费,这群余孽傻瓜。”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枚神秘的黑色卷轴,只见他将卷轴撕开,一股神秘的黑光笼罩了他们三人。

下一瞬间,他们就消失在了这里。

白看着三人消失,顿时眼中爆发一丝不甘,“该死,这些家伙怎么跑了。”

这时背后四人道,“白,现在他们果然是真身出逃,我们立刻启动将军的计划吧。”

白点点头,手中出现了一枚青铜的古灯。

只听五人围城一圈,青铜的光辉从他们体内升起,冲入了古灯之中。

下一瞬间,古灯燃起了青铜之火。

一丝丝神秘的物质从终焉母河之中汇聚而来,渐渐地在古灯上化作一道虚影。

一个神秘无比,穿着青铜战甲的俊美男子看着五人。

他的眼神从迷茫到清醒,微微发出一声轻叹,“活下来了呢,现在开始准备复苏吧。”

“青铜时代可还没有结束呢。”

无穷的光辉爆发,一瞬间,在终焉之红中,无数细小的青铜光辉正在向着这里汇聚而来。

白等五人面色兴奋,露出了一丝前所未有的喜悦,似乎青铜时代即将再次出现。

但是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将军眼中那一抹冰冷。

这位神秘的青铜时代将军,伴随着四周无穷青铜之光的回归,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和强大。

只是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的气息已经抵达了终焉君王的级别。

而且还在不断上升,身躯不断庞大,那青铜古灯已经进入了他的眉心位置。

他的头部照射出了无穷的青铜光辉,短短时间他已经膨胀到了千万里巨大。

而这时整个终焉红水的存在都注意到了这忽然出现了青铜巨人。

终焉之红最深处的巨大旋涡中,三个红色的巨大身影换换站起,其中一位赫然是曾经庄无名见过的哪一位。

终焉核心入口的哪一位,他们的目光露出了一丝惊讶。

“这是踏入了循环点的存在,第二个了吗?”

黑暗区域中,那一道白银前代议长,眼中露出了一丝意外,看着青铜巨人,“咦,又是一个循环点存在。”

“怎么回事?”

显然事件似乎脱离了他的掌控。

而就在同时,母河之中,古帝三人降临到了这里。

无穷的青光从他们周身响起,母河之中无数的世界开始绽放出青铜之光。

仿佛火焰一样,将母河河水的世界点燃。

一瞬间母河似乎化作了青铜火焰之海。

古帝狂笑道,“开始了,两位兄弟,我们的时代,到来了。”

无穷浩瀚的青铜之光向着他们汇聚而来,体量在以惊人的速度冲入他们三人体内。

他们的力量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提升,抵达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就算是君王级别也不过如此,只见古帝面色狂笑,“成了,终于成了,两位弟弟,我们亿万年的谋划终于成了。”

“种子发芽了。”

古道和古将都是脸露喜色,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古道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白银光辉。

而这时世界联合体中,所有的概念强者们,都察觉到了不对。

终焉红水之中青铜巨人出现,终焉入口对面的世界中,出现了一股同样恐怖的青铜光辉。

一道道身影几乎是瞬间冲向了终焉入口所在。

但下一瞬间,终焉入口爆发了一片巨大的青铜光辉,化为了一片青铜结晶,瞬间封锁了整个通道。

“该死,怎么回事,”末日怒吼。

狂暴的力量向着青铜结晶轰去,似乎想要将它击碎。

但他们的力量触碰到结晶之后,却根本无法撼动。

这时一道道的概念强者迅速联系到了庄无名替身哪里。

“诸位,将所有的力量集中在我身上吧,这是有人在阴谋算计。”

轰隆

浩瀚的时代之光汇聚,出现在了庄无名手中,化为一道黑幕断层,向着封堵通道的青铜水晶切割而去。

咔嚓

青铜结晶面对黑幕几乎无法支撑,但下一瞬它忽然炸开。

混乱的本质力,瞬间冲击了整个通道,让它变得混乱不堪,整个出口都在动摇。

所有人面色一变,庄无名提升立刻开始注入时代之光,稳固这通道。

“不好,想要彻底稳固这通道,只要要三十分钟,这里是特殊点。”

“时间的力量无法影响到这里,我们只能等。”

所有概念强者都是面色巨变,他们隐约感觉似乎陷入了某种困境。

就在这时,终焉红水黑色区域内,黑色立方体似乎感应到了什么。

猛然爆发无穷的黑色液体,向着四周蔓延,无数的终焉生物在瞬间就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终焉红水最深处,三个巨大的终焉人型存在注意到了黑色区域的变化。

只见那最初和庄无名见过一面的存在低沉道,“开始了,机关已经支撑不住了。”

“通知源头吧。”

另外两头终焉存在沉默点点头,“是时候了。”

只见他们三位伟大存在伸出了手,猛然向着天空轰去。

终焉之红旋涡的上空,撕裂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母河气息流淌而出。

一个伟岸的巨人停下了它手中的一切,目光落在了三位终焉之红巨人身上。

“撑不住了吗?”

“是的,撑不住了,”三位终焉巨人点点头。

“那么久开始吧,最后的尝试,重铸一切。”

“善,”三头终焉巨人点点头。

母河之中的伟大巨人深深吸了口气,转身看向了母河,下一瞬,他开始无限的膨胀。

他迅速巨大到了母河一般的体积,在母河的源头,那一片神秘的混乱区域。

张开了巨口,无穷的母河,向着他的嘴里倒流而去,他似乎要吞噬一切。

这时候,母河深渊之下,一百零八道金色的神秘意识从石板之中流淌而出,瞬间汇聚在了金字塔中心。

一道金色的身影出现在了那里,无穷的力量被吸入其中,庄无名瞬间察觉到了不对。

这时那神门主宰九人眼中露出了一丝无限的喜悦,让他心中更是一寒。

“这九个人,有问题,他们根本就不是九大主宰了。”

想到这里,他顿时感觉到了一种毛骨悚然。

一道金色的旋涡出现在了金字塔中,一道金色的意识包裹在一团漆黑的物质降临,瞬间和这108道意识融为一体的身影中冲去。

轰隆

一道恐怖的气息直冲而起,在这压制一切本质力的深渊中磅礴爆发。

底层洪流正在以无法想象的速度疯狂流逝。

庄无名也是面色一凝,他力量所化的时代之光也在被迅速吞噬。

此时他通过和世界联合体内替身的联系,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都在巨变,看来我要想办法隐藏起来了。”

他的意识已经获得了突破,能看到一些概念强者们看不到的东西。

他演化的时代之光,迅速产生了未知的变化,在进入金字塔中的瞬间。

就开始变化为这些黄金君王们的力量,他的面色此时露出了惊慌之色,掩盖着自己的真实目的。

“该死,怎么回事?你们再干什么。”

神门主宰九人,转头看着他,冷漠到,“呵呵呵,你只是一个祭品,不需要知道太多。”

“乖乖的等死吧。”

“愚蠢的家伙,自找死路。”

“你以为的宝藏,我们其实根本不在意,因为我们原本就是黄金君王的麾下。”

“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等待君王们的归来。”

巨大的身影从金字塔中走出,一道巨大的身影不断在底层洪流世界的灌注下壮大。

这是一尊怎样的存在,它通体金色光辉,全身有着108张面孔,胸口正中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漆黑的石碑。

心脏位置是黄金石板构成的金字塔,吸纳着无穷的底层洪流世界。

母河正在迅速的干枯,源头巨人的吞噬,古帝三人的吞噬,还有来自黄金君王们的吞噬。

而庄无名在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后,瞬间炸裂,化为一片光辉融入了黄金巨人体内。

此时的他,早已利用不确定性化作了和黄金君王集合体同源的力量。

深深地嵌入了它们的深处,正在一点点毫无痕迹的侵蚀着它的力量。

而这一切,没有任何人察觉到问题。

此时母河之中,古帝三人也察觉到了一场,母河河水正在迅速消失。

三人深吸口气,“该死,出了什么事,我们的布局。”

这时古道的眼神阴冷,“看来出事了,那么你们的力量贡献给我吧。”

说着,就在古帝和古将还没回过神来的瞬间,两只青铜巨掌已经刺入了古帝和古将的背后。

同时无数白银光辉如同出手一样,瞬间蔓延到了古帝和古将身上。

“该死,古道,你怎么敢?”就在他们疯狂怒吼的时候。

他们的力量正在不受控制的向着古道身体中转移。

无穷的白银光辉正在疯狂从古道身上弥漫而出。

“你不是古道,你到底是谁。”

古帝脸色惊恐吼道。

“不,你错了,我已知都是古道,不过古道只是我的化名而已。”

“你们只是我的工具人罢了。”

古帝和古将疯狂挣扎,爆发着自己的力量,“不,该死,啊。”

但空一切都结束了,一片灿烂的烟花中,他们被炸成了飞灰。

一尊同样伟岸巨大的白银巨人出现在了母河之中。

此时金色的巨人,白银巨人,母河源头的巨人,都在疯狂的吞噬母河。

一切都在走向毁灭,而这时黄金巨人旁边。

九大黑铁主宰燃烧着熊熊黑色火焰,汇聚在了一起,化为了一道黑火,笼罩了黄金巨人。

黑金色的力量从它身体之中爆发,冰冷的意志升腾。

“终于开始了,那么收割吧。”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了白银巨人,“来吧,属于我们的白银光辉。”

那原本正在疯狂吸收一切无数被青铜火焰点燃世界的白银巨人身躯一僵。

然后他感觉自己体内无数的白银光辉都在崩溃,然后流出,向着河底的黄金巨人流淌而去。

“该死,怎么会,黄金君王门?该死啊,我们都错了。”

“都错了,这是陷阱,都是陷阱。”

但是还没等他说完,白银巨人已经化为了一股白银洪流,冲入了黄金君王集合体的头顶。

一道白银的火焰在头顶燃烧着,然后垂落道道白银之火,和黑金色的火焰交相辉映。

而这时的黄金君王集合体们,正在迅速的增长,很快就从母河之中突破。

成长到了进入无的体型,只有半个身躯还在母河之中。

他们的目光看向了母河的尽头,哪里一个巨大恐怖的巨人正在吞噬着母河的一切。

而这时他们的目光看向了母河螺旋结构的中央位置,那里是一片血色的点。

一道青铜光辉好黑暗在其中弥漫。

“最后的青铜,也来吧。”

刹那之间,血色光辉中,成长到了极致的青铜将军全身一僵。

然后不可思议道,“不,怎么会,该死,青铜之光是陷阱。”

但一切都已经不可逆转了,他的躯体不可逆转的崩灭。

化作无穷的青铜光辉,瞬间消失不见了。

母河之中,只见一片青铜光辉落下,瞬间笼罩了巨人的脚下,化作一片青铜之火。

无数倍点燃的母河河水世界都在汹涌向着青铜火焰之中涌去。

黄金巨人的身体正在不断壮大,他的目光看着母河源头的巨人。

对方的双目一直冷漠的看着他,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惊讶。

只见这黄金巨人大步向前,向着母河源头的巨人冲去。

“一切的源头,胜利者,终将是我。”

“你们的时代结束了,我将重铸一切。”

而此时母河正在黄金巨人的奔跑中急速消失在源头巨人的口中。

一切都在烟消云散,一切都在被吞噬毁灭。

当黄金巨人抵达源头之前,整个母河已经彻底从无之中消失了。

它完全被吞入了这巨大源头巨人的嘴里,消失在了身体之中。

他的体型庞大到了无法计算,静静的看着在无之中奔跑,已经抵达了自己面前的黄金巨人。

对方身上,黄金、白银、青铜和黑铁的火焰在激烈的燃烧。

奔跑的过程中,它们化作了一团四色的光辉巨大轮盘,包裹在了黄金君王的四周。

“时代转轮,重铸一切。”

“成为我的一部分吧,万物之源。”

巨人猛然向着源头巨人扑去,巨大的拳头向着对方脑袋上砸去。

源头巨人静静地看着他,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柄巨斧。

“万物之源,一切由我重铸。”

轰隆

巨斧劈下,向着黄金巨人轰去。

包裹在四色轮转光辉中的拳头,和巨斧相交,没有任何声息,只有一切的归零。

而此时,原本在母河螺旋状态中央的一点,红色的终焉世界中。

无穷的黑暗正在急速蔓延,三道终焉巨人从其中走出。

终焉之红中,无数还在终焉入口的概念强者们,绝望的看着扑面而来的黑暗。

然后巨浪之下,一切都归于黑暗。

皇主和初始,也是绝望的闭上了双目。

一切梦想都成为了空,一切都不复存在。

而这时整个终焉之红世界都被黑暗所占据。

无数的黑暗中,一道银色的身影夹杂着无穷的黑暗液体,向着母河源头而来。

此时三头终焉巨人来到了母河源头,看到了正在战斗的源头巨人和黄金巨人。

他们瞬间接收到了源头巨人的信息,“这个时代诞生的生命,达到了我们的高度,它开发出了一种时代转轮的力量。”

“集合了母河的兴衰为一轮,构成的本质循环,具备了重铸一切的资格。”

“但重铸一切只能由我们来进行,出手吧,将它吞噬,化为我们的一部分。”

“正好完善我们的重铸之法,这是无数次的结晶产物,不可放弃。”

“最后的收割。”

三头终焉巨人点点头,加入了战团,伴随着它们的加入,黄金巨人瞬间落入了下风。

无数的力量不断冲击,瓦解着它的身躯和力量。

“怎么会,你们怎么会还有人。”

生死关头,黄金巨人察觉到了覆灭的危险,“你们不会如意的。”

“最后一步,时代转轮化。”

此时在黄金巨人体内,已经无声无息融入其中的庄无名意念沟通了白银议长。

“你所说的秘密,到底是什么,在这个时刻,不要有所隐瞒。”

白银议长已经完全面无人色了,他知道自己完全是依靠了庄无名的保护才活着,否则早就死了。

“秘密就是,终焉之红并不是最终灾难,也不是无的衍生物。”

“它是保护母河的最后一道屏障,但它需要通过吞噬母河来恢复力量。”

“我们的敌人不是终焉之红,而是它所阻拦的无,真正的衍生物。”

“吞噬一切的黑暗,终极方块就是黑暗的源头。”

“只有摧毁了终极方块,才能暂时阻止无对有的攻击。”

“无是无法被消灭的,我们只能不断一次又一次的延长这一切。”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些,”庄无名的声音略微奇怪。

白银议长面色苦笑,“因为这是从构成白银方舟上的物质中得到的留言,来自更加古老的存在。”

“或者说,已经毁灭的有之地。”

庄无名听到这话,终于明白了一切,“原来如此,无永远存在,而有也永远存在。”

“所以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永远保持无和有的循环,才能永恒存在。”

此时黄金巨人猛然一震,身躯急速收缩,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无色转轮。

中央是一个黑色物质,然后它连接到了转轮四面,那是黄金、白银、青铜、黑铁四色。

炽烈的火光和意志从这转轮上回荡。

“你们输定了,转轮万物。”

下一瞬间,巨大的转轮将三个巨人笼罩,开始继续旋转。

无穷的光辉从转轮上弥漫而出,向着源头巨人和三位终焉巨人笼罩而去。

源头巨人和三头终焉生物都是面色巨变,他们察觉到了不对劲。

但是他们现在只能拼命了。

终焉之光和源头巨人的斧头疯狂辟出,向着笼罩而来的无穷光辉冲去。

一种无声的碰撞,本质力在五者之间激荡。

四周黑暗已经弥漫而来,银色的身影仿佛神王一般降临。

他蔑视的看着冲突的五者,“愚昧的有之生命,只有无才是唯一。”

下一瞬,他的身躯疯狂增长,白银的光辉消退,化为了一片黑暗的巨人,甚至比源头的巨人他们还要巨大近倍。

双手带着无穷的力量向着时代转轮、源头巨人、终焉巨人压去。

无穷的黑色遮蔽了一切。

此时时代转轮的范围内,转轮正在不断缩小,恐怖的力量不断向着源头巨人和终焉巨人压迫而去。

伴随着压力增加,源头巨人和终焉巨人迸发的本质力发生了变化,化为了无穷的黑幕。

此时黄金巨人的意志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压力。

他借助着这一股压力,压缩着时代转轮,让轮转的本质力化为了黑幕断层。

断层与断层的碰撞,那是一种近乎无的现象了。

一切都在碰撞和摩擦,而此时没有人察觉到。

属于庄无名的不确定之光,正在不断蔓延扩散。

轮转中的一切,包括三位终焉巨人和源头巨人都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力量中正在由东西侵入。

一切都受到他们的掌控,但那是庄无名没有阻止,因为这可以方便他默默的吞噬一切。

此时庄无名已经侵入了他们体内的一切,而他们还浑然不知。

“这一切都是天赋带给我的,真是奇妙的力量。”

庄无名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下一瞬,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时代轮转,好四个巨人全部都僵直不动,他们失去了对自己力量的掌握。

“发生了什么?”

心中升起了无数的问号,然后他们的力量和身躯开始急速瓦解。

全部都向着时代轮转汇聚而去。

“不,怎么会。”

“该死。”

“输了吗,”三头红色终焉巨人发出了怒吼。

其中那曾经见过庄无名的巨人露出了一丝决然,接着轰然炸开。

但他炸开所化的无数终焉光辉,却如同有着灵魂,向着时代转轮扑去。

源头巨人看着这一切,眼中露出了一丝没落,“看来还有人出手了,隐藏的真好,我们输了。”

话音落下,源头巨人轰然炸裂,化为无数碎片向着时代转轮冲去。

包括他手中的巨斧,也在瞬间崩灭,化为虚无。

时代之轮中,黄金君王门的集合意识不可置信的感受到从自己体内升起的那一股意识。

“怎么可能,你到底是谁?”

庄无名淡漠的意识回荡,“我?无限冥土之主而已。”

“你?不是被我吞噬了吗?”

“但我并没有死,所以该你去死了。”

瞬间黄金君王们的集合意识就全部崩灭,被彻底吞噬。

此时时代转轮缩小到了极致,一道身影无声无息从其中走出,手中拿着时代转轮。

他赫然是庄无名,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双手压下的巨大黑色巨人。

此时的前代白银议长,已经没有了理智,只有纯粹吞噬一切有的本性。

庄无名眼中露出了一丝可怜,“没有自主的生命,只是奴仆而已。”

“这正是我所不需要的,所以死去吧,我来重铸一切。”

轰隆

下一瞬间,时代转轮的光辉暴涨,以庄无名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转轮。

中间是不确定的光辉,庄无名的独特力量。

一切都在被转轮吞噬,黑色巨人的双手在触碰到转轮的瞬间就崩溃。

接着无数被搅碎的黑色,流入了转轮之内,被吸入其中。

转轮越来越巨大,永恒的向着四周扩张,直到吞噬了黑色的巨人。

笼罩了巨人体内最中央的黑色终极方块。

此时这方块中无穷的黑暗喷涌着,那是来自无的衍生物。

此时这衍生物已经出现在了时代转轮的核心。

它喷涌的一切,都被不确定光辉所吞噬,然后转化为时代的光辉,向着四周扩张。

此时庄无名掌握了一切,意念一动。

时代转轮为根基,一个巨大的宇宙正在成型。

而力量则是来自时代转轮转化无的力量,宇宙有了无穷能源的源头。

它正在急速的扩张,一个个星球在其中出现,恒星、星系、黑洞无数的天体。

逝去的生命出现在了宇宙各地,过去消亡的一切似乎都在恢复。

庄无名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站在了时代转轮之上,观看着宇宙的成型。

“一切都结束了,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在威胁我了。”

“终于从无数的麻烦之中解脱了。”

伴随着宇宙的不断扩张,时代转轮被吞入其中,落入了宇宙的最中心。

庄无名一步踏出,下一瞬出现在了一个全新的“地球”。

他站在大街上,这里是过去的样子,所有人都是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显然他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但四周熟悉的环境又是那么清晰。

看着他们茫然的样子,庄无名淡淡一笑,此时四周没有人看得到他。

身形一闪,他来到了一片死亡的冥土。

中央的高塔之上,庄无名看到了熟悉的人们。

红菱、皇主、初始、福尔摩斯、等等。

他们都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庄无名,一切都结束了,出了他们之外,这宇宙中,再也没有其他超自然力量的存在了。

一切都将遵循死亡和新生的过程,直到永远。

安宁到来,一切欣欣向荣。

“各位,从现在开始,你们的责任就是平衡世间的死亡和重生。”

庄无名端坐在王座上,看着陆续离开高塔的众人。

目光扫过自己的属性版,此时上面已经发生了变化。

姓名:庄无名

天赋:1.自主进化

2.不确定跳跃(不确定之源:∞)

本质:不确定之光

“不确定跳跃吗,那么让我看一看,到底会去往哪里吧。”

“跳跃。”

伴随着话音落下,庄无名瞬间消失在了王座之上,从此再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甚至没有人记得他的存在,哪怕是最亲密的人,也不再记得他。

时间流转,永恒宇宙蓬勃的发展着,战争、痛苦、善良、爱情,一切都在不断出现,演绎出了百花齐放的宇宙。

一道淡淡的宇宙之风吹过,似乎在为这个时代而欣喜。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超维入侵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超维入侵 超维入侵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23章 大收官(第十更)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