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第二百零八章

210.第二百零八章

此为防盗章节,购买不足50%的小天使48小时后可看天宫立香的房间歪的走廊中,各种3D魔幻效果不要钱一样的在房间中涌现。

“请让master安心休息!”红衣的archer挡住源赖光的一刀,严肃的劝说道。

“就是因为那孩子病了,才需要妈妈我陪在身边啊。”年轻貌美的女性有着母狮一般的凶猛,为了去到她心爱的孩子身边,她无所畏惧。

“我说……那家伙真的是人……不,普通英灵么?这么多陷阱!她完全不在意的一路踩着陷阱冲过来都没事!?”

“罗宾汉你的陷阱是假的吧!”

“明明是那家伙太作弊了吧。一路踩陷阱一路喷火,什么都烧没了呀!”

“御主大人~御主大人请在稍等一下,清姬我马上就到您的身边~”

走廊上传来少女清脆的笑声,房间中待命的几人不由抖了抖。

“这样下去不行了,A计划放弃。”有着少年外貌,语气却非常沉稳的男子宣布放弃了自己制定的第一套计划,“她们有玉藻前的辅助,正面持久战我们不占优势。”

“还有,咒腕阁下,麻烦您警戒一下您的同伴的行踪。”

“是,我会随时警惕静谧的踪迹。”

一连串的吩咐之后,少年一声长叹。

“我以为时间神殿之后可以好好放松一下,没想到还没到什么奇怪的特异点的时间,就又要忙起来了。”

这次还全都是和自己人打。

“Rider那个家伙这种时候也排不上用场,晚点搞不好真的要靠贞德小姐了。”

“真是的,胡闹也要有个限度啦!”

***

一夜的激斗过去,在诸葛孔明的指挥和一干守护英灵们的努力下,总算是控制住了自己那些激动的同伴们,让天宫立香家得以迎来新一天的黎明。

“幸好提前让走廊变成了异空间,不然……”不然紧凭借楼中的防御措施,搞不好真的要翻车啊。

达·芬奇摇了摇头。

“真是没想到她们竟然有如此惊人的毅力。”

“那已经是执念了吧。”想想都后怕。

守护者们也都已经精疲力竭。虽然只是短短一晚,但战斗强度并不亚于在特异点的时候。

“我去煮点粥给master,你们有什么想吃的么?”

以贤惠著称的红衣英灵起身往外走。

Master睡了一天一夜了,也差不多要醒了。生病的人最好吃的清单一点,简单的白粥陪小菜就很好。

“稍微有些辛苦的一夜呢。”

临时担任看护的爱丽丝菲尔也跟着站起身来。

“我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来到这里之后,就总想做点什么呢。啊啊,真是怀念。”

白衣白冠的美丽女性随后也下楼去了。

玛修仍然寸步不离的守在立香旁边,时不时摸摸她的额头。

这一晚她的烧反复了好几次,就算现在摸起来还好,也不能掉以轻心。

经过了最最激烈的开头,后面的氛围就温和多了。

毕竟不是所有英灵都是不讲道理的,事实上除了个别极端派,大多数英灵在对待立香的事情上,还是很讲道理的。

到了下午,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的立香终于醒了过来。

“……原来,我是发烧了啊。”

因为早早就被梅林拉进梦境当中,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生病了。

“抱歉啊,看样子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1、2、3、4、5……足足8个英灵待在这里,估计她病倒这件事整个迦勒底都知道了吧。

应该没有引起什么麻烦……吧。

大概。

过去经历过的混乱什么的,她已经忘了,忘了呢。

正常情况下,养病的日子多少会有些无聊。但立香这里却是热闹的很,不说络绎不绝来探病的英灵,各司其职留下来的英灵也不在少数。

按照之前他们自行制定的排班表,爱丽丝菲尔和玛修(今日)作为看护留了下来。Emiya作为厨师(暂时常驻)留了下来。最后还有毛遂自荐作为管家的贝狄威尔也留了下来。

“虽然没什么自信,但曾经我也担任过类似的职务,应该可以帮助到您。”

其实圆桌的其他人也都打算留下来的,但是不知为什么却被玛修和贝狄威尔联合抵制,全都挡了回去。

理由立香没听清,看着学妹那异常坚定地笑容,她就觉得自己还是不问比较好了。

作为被看护的对象,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吃吃喝喝玩玩手机,跟英灵们聊聊天就好了。

说起来还要记得跟同学还有小园都交代一声呢——突然就病倒没了动静什么的。

苗床鹿:所以你是被那传说中的友枝神秘大雨击倒了么?

小园:立香你最近好像很倒霉耶,要不要去找个寺庙去参拜一下?你这倒霉程度跟我的新同学有的拼了。

大道寺知世:诶?生病了?还好么?要不要大道寺家的医疗团队出动?

大道寺知世;啊不对,天宫家也有自己的医疗团队呢……总之,请您保重身体。

木之本樱:那、那个,听说您生病了,请问现在好点了么?我跟知世都很担心,等您好点了,请一定回信息告诉我们啊。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说起来,她明明才病了两天,怎么好像谁都知道了?

其实到了第三天,立香的烧就基本退了。虽然还是有低烧复发的情况,但她自己感觉自己已经可以再去挑战一次魔神柱了。(虽说已经不会有魔神柱给她挑战了)

不过无论是医生还是英灵们,都要求她再多卧床休息几天。

‘以前是没有时间,现在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前辈就好好地休息一下吧。玛修·基列莱特一定会拼尽一切为您看护的。’

看着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少女那仿佛立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的模样,原本打算换衣服出去溜达一下的天宫立香老老实实的又钻回了温暖的被窝当中。

不过说是休息,天宫立香感觉自己更像是在‘卧床会客’。

来自迦勒底的大波探亲团纷纷到来。

首先是想要留下来陪护却被异常坚定的劝了回去的圆桌牛郎……圆桌骑士团。

“master,感觉如何?”金发的少女带头坐在立香床头的椅子上。在她身后,是一字排开的仿佛某新晋男团的美貌男子们。

“虽然没能留下尽看护的职责,但我们都很担心您。”兰斯洛特

“……你是在向前辈抱怨我拒绝了你留下这件事么。”银紫色短发的少女也走到了床边。

“不……绝无此事。”

看着这熟悉的一幕,立香笑了笑。然后偏过头看正一脸严肃的端坐在自己床边,少女外貌的王者。

“抱歉啊,让你们担心了。不过也是我们大家都该休息一下了呢。”

“趁着现在有时间,你们也好好休息一下吧。”

其次是之前的强行闯关被挡了回去,这次在坂田金时和风魔小太郎的陪伴下正常到来的源赖光。

“啊啊……妈妈我真是失败。在孩子生病最需要妈妈陪伴的时候没能陪在身边。”身材傲人的美丽女性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

“真是太失败了……简直没脸再自称妈妈了呜呜呜。”

“没那么严重啦,我现在感觉很好了。”

“竟、竟然不怪我么,呜,妈妈真是感动到不行,要来枕着妈妈的大腿休息么?来,不用客气。”

“……”金时你想想办法啊!

靠在床头的立香急忙对站在源赖光身后的坂田金时打眼色。

……金时是很想拯救一下这位很合自己胃口的新老大的,只是此时完全陷入母亲角色中的源赖光却不是他三言两语就能影响了的。

不过好在这个时候午餐好了。

端着粥走进来的玉藻前和端着汤进来的清姬撞到了一起,然后同正搂着立香的头,试图将她揽在自己胸前的源赖光,相遇了。

那一瞬间,天雷勾动地火。夜袭三人组之间的同盟,就如同在烈火中燃烧的塑料花一般,消失殆尽了。

究竟谁有master亲手喂食的权利?先打一架再说吧。

拜她们所赐,天宫立香中午并没有享受到原本属于自己的病号餐。她只吃了一块从医生那里蹭来的蛋糕。

下午到来的,是金星女神组。

“果然是太累了呢,之前就觉得你的脸色好像不太对。这种情况下又是摔跤又是去时间神殿的,也难怪会超过极限病倒了,啊要吃芒果么?”

褐色皮肤,一身南美异域风情的女神魁扎尔·科亚特尔说着,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了一个看起来就很好吃的大个芒果。

“……你怎么什么情况都要给芒果啦,这个时候人类不是应该……应该吃药么?可恶,那个金闪闪的家伙竟然不给我灵药。”

一提到某个一身金黄色的家伙,黑发的女神就满肚子的不满。

“我已经好的差不多啦。”立香举起胳膊比了个健美的姿势。“感觉自己再睡一觉都能去打魔神柱了。”

“……不要提那个东西了,太丑了简直考验审美!埃列什基伽勒的冥府都没有这么丑的……”

“啊哈哈哈。”天宫立香笑了笑,伸手拉住了伊什塔尔的手,“我听说啦,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生病的,谢谢啦。”

“那、那当然,我可是女神,女神当然什么都……知道。”

说到最后,她的声音弱了下去。

“我说,身为女神庇佑之人,你可不能再生病了啊——喂,快点说是啦!”

看到立香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黑发的女神像是要掩饰自己的脸红一般又恶狠狠的加了一句。

“嗯,我也这么想呢。”

至于和谐的法兰西夜探组……

“诶呀,已经睡了呢。”清脆的少女声音从门口传来。

“玛丽陛下,您的声音需要再轻一些。”

“哎呀哎呀,这个时候就让我来献上一曲小夜曲吧,愿您有个美到不愿醒来的好梦,master。”

没有一点和风细雨,也没有一点预兆,就宛如天池漏了一般的瓢泼大雨凶猛的袭来。然而更加神奇的事情,这场大雨就好像被限定在了友枝町一样,一踏出友枝町同米花町的交界处,就又是和煦春日晴天。

“真是见了鬼了。”

直到跟着医生一同来到医务室里,天宫立香还在嘀咕着这场把她几乎浇透了的大雨。他们刚好走到四周没有避雨之处的巷子里,就算加紧快跑几步也一样是被淋了个痛快。

“好久没有回来了……现在的雨都这么有脾气了?”

天宫立香正在努力回想着自己曾经遇到过的雨天——不记得有这么有个性过啊。

罗马尼·阿基曼翻出了干净的毛巾。然后帮她把窗帘和病床之间的隔连都拉上,又反锁上医务室的大门之后,才对她说:

“快擦一擦吧,当心感冒,你的运动服有放在学校么?”

都叮嘱完了,他才小心的站在大门边上的角落里背对着天宫立香的方向擦拭自己的一身水。

“真是奇怪的雨。”实际上没有太多常识的青年也是颇为感叹。

“是啊,简直是友枝限定。”

“迦勒底之外的世界,真奇妙啊。”(不、不是这样的)

同出一室的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今天这场让两人变成了落汤鸡的大雨。

“只希望回去的时候,它能停了。”

解开头发的青年甩了甩半干的头发,由衷的期待道。不然回去搞不好又是一身湿。

友枝的这场大雨不仅成为了两人的谈资,还引发了全校范围的议论。

“这是神明降下的雨吧!”

“都说这是阵雨啦!”

“阵雨怎么可能一街之隔都没有降到我们这里来?”

“说起来,这会不会跟几年前的友枝怪谈有关?”

“友枝怪谈?”

“对啊,早几年友枝发生过不少怪事呢。诸如突然变亮或者变暗,食物突然全都变成甜的之类的……虽然时间都很短,但至今都还没有找到原因——所以是友枝未解之谜呢。”

八卦不分地界。这种略带传奇色彩的八卦对学生们来说更是少有的贴近自己的大新闻。因此没过多久,整个学校就几乎都陷入了讨论当中。

不应出现在春季的瓢泼大雨又断断续续的下了好几场,帝丹高中的学生们就看着跟自己只有几条街之隔的友枝町就仿佛被雨水笼罩了一般,时不时就会陷入雨幕当中。

“……这要人怎么回家,难道要叫车来接么。”

但是步行也就十几二十分钟的距离,叫车也怪麻烦的。

比起讨论到底是有雨女还是有神龙,天宫立香更担心的是自己放学后怎么回家的问题。

还是祈祷一下下午雨就停了,或者再转移到其他的什么地方去下吧。总之别挡着她回家的路。

也许是天宫立香诚心诚意的祈祷传给了上天,在中午的暴雨之后,天空再一次晴朗起来。远远地天边甚至挂起了彩虹。

这春天难得一见的彩虹又一次引发了学生们的围观,拍照的拍照,发推特的发推特。校园中再一次出现了种种热论。天宫立香却只是松了一口气。

她终于不用担心回去的路上再变一次落汤鸡了。

当然,接下来再一次突降的大雨证明了,先前的晴天和彩虹都只是为了麻痹她的错觉而已。放学回家的路上,大雨又一次突兀的下了起来。

“……哇,好气人!”

又一次被淋了个透心凉的天宫立香十分火大。转身抓住了医生的衣服:

“医生,医生你快变回所罗门,给我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啦!”

“冷静啊立香。”被抓住的青年苦笑着安抚道,“所罗门的千里眼只能看到未来啊。”像现在这样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是无法看到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外套,仗着自己身高稍微一抬手就用它将身前的少女整个包了起来。虽然外套也已经湿了,但有也比没有好。

“还是快点回家吧。”

“你就没有什么能让雨停的法术,或者弄个隔开雨水的结界什么的么。你看阿尔托莉雅都能直接走在水面上什么的。”

第二次被雨水搞得满身狼狈的少女一路碎碎念的被青年拉着往家跑。

“啊哈哈哈。”

被嫌弃了的罗马尼·阿基曼只是干笑了几声。

所罗门自然是有的,但是罗马尼·阿基曼却并不会这些。

就在两人埋头往家赶的时候,青年就被身旁裹的好像梅杰德神一般的天宫立香突然扑倒了。就在他们两个刚刚跑过的地方,一条粗壮的,全由水构成的水蛇刚好擦过。

“这是什么?”

橘发的少女一翻身爬起来,警惕的看着刚刚冲向自己的水蛇。一击不成的水蛇在空中盘旋着,似乎在寻找着再次袭来的机会。

“那边!危险!”

耳熟的女声响起,天宫立香下意识的回过头,就见到一身奇妙绿色洋装的木之本樱正冲着自己冲过来。

那身虽然好看但没有什么别的作用的外衣再加上手中那根闪闪发亮的杖子,让天宫立香不合时宜的走了神。

总觉得对她这身打扮。应该有个专门的词语来形容来着……

是什么来着?

似乎发觉到了天宫立香的走神,原本在半空中盘旋的水蛇身形一转,化作凤凰的模样利箭一般的向着天宫立香冲了下来。

“危险!”

来不及冲过来的木之本樱大声提醒着,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水凤凰’袭向两人。

袭……向……

两人?

一只健壮的手臂,掐住了‘水凤凰’的脖子。

褐色的皮肤配上黑色的怪异纹身和金色的臂环。似乎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家会有的手臂。

有着白色长发和褐色皮肤的男子,取代了橘粉色发色的白人男子站在天宫立香身后,有着异域风情的容貌和打扮的青年一只手揽着身前的少女,将她牢牢的护在宽大的袖子后,而那原本向着天宫立香袭来的水凤凰,此时就像一只待在的公鸡一样被他用空着的另一只捏住脖子悬在空中。

“原来如此,使用魔术赋予概念形态呢。”

他金色的瞳孔凝视着手中的‘水凤凰’。一言道出了它的本源。

“这倒也是个有意思的创造。”

“……那个,罗……”

终于追过来的木之本樱迟疑的看着面前这位造型微妙的青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

刚刚还是罗马尼·阿基曼先生,现在……额,是跟月和雪兔哥的情况一样么?那名字是不是也要变一下?

“发生了什么?”天宫立香挣扎着从袖子后面露出头来。在看到赶到自己身边的木之本樱的时候下意识的说了一声‘魔法少女’。

这样的不同寻常的装扮再加上手中的魔杖。

可不就是魔法少女的标准配备么。(伊利亚小黑:阿嚏)

“那个……”

木之本樱看着被褐肤男子掐住脖子眼看就要断了气儿的‘水凤凰’,小动物似的哆嗦了一下。虽然他什么都没对自己做,但木之本樱就是觉得面前这个人,让她觉得毛毛的,有点害怕。

“啊……他还是医生啦,虽然外貌上有点变化。”

天宫立香两手扒下挡着自己的那只手,把手臂的位置从脖子前压到了腰腹部。

“不过外貌上有变化,也还是那个他啦。”

听到天宫立香的声音,外貌与众不同的青年才收回了视线,对站在身旁的木之本樱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有段时间没有见了,木之本小姐。”

只是说话归说话,他掐着水凤凰的手却是一点没有松开的意思。

“那、那个……虽然这么说很对不起,但是,那个……那个水凤凰能交给我来处理么?”少女白皙的脸都憋红了,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她自己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啦,毕竟按照现状来说,那是人家的战利品了,但、但是这个东西跟新的卡牌有关系,她也不想错过……

而且啊,按照现在这个进展,这个疑似是卡牌的水凤凰……很有可能会被就这样掐死,那也太可怜了。

“诶?我倒是没关系……”天宫立香抬头看此时最有资格做决定的人。“你怎么说?”

“既然立香这么说的话,那就给你吧。”

满身异域风情的男子微微一笑,松开手中的水凤凰,让它轻飘飘的飘到了木之本樱面前。

“不过它还是稍微有点危险的,要注意好好保管哦。”

他语气平和,就好像在交代小孩子要好好看管自己的宠物一般。

然而无论他的表情怎么柔和,看起来多么温和无害。木之本樱还是本能的感到恐惧。

就好像人类站在狮子……不,恐龙面前那样吧。

她小心翼翼的收起了这张名为水源的新卡牌,然后同知世一起,受天宫立香的邀请去她家(距离最近)擦擦身体换身衣服。

说真的这么湿漉漉的回去,也挺不好交代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综]退休master的观察日记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综]退休master的观察日记 [综]退休master的观察日记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210.第二百零八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