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此印与我有缘

第1444章 此印与我有缘

过了好一会儿,地下依然沉寂,周烈仿佛认命了。

冲虚真人感觉不需要多久,这个魔头就会身化灰灰,从此在诸天除名。

“这就对了,接受你的命运,不要对未来产生影响,你是诸子百家无法控制的变数,八大家已经安排好一切,不需要你这种魔头横空出世,安息吧!本真人要用这片天地为我人族争取话语权。”

压力又增加了一倍,就在冲虚真人认定周烈已经走到生命尽头的时候,九螺覆海印发出一串螺音,竟然开始抵制他这个主人。

“怎么会这样?”

就在下一秒钟,螺音一强再强,陡然定住冲虚真人,令他没有办法移动。

“哈哈哈!”天地间回荡着笑声,周烈说道:“冲虚,原来这件所谓的道家至宝来自妖族。”

“你是如何做到的?竟然可以在这样庞大的压力下传音。”

“这有什么难的?其实在我看来,这枚大印更像是一件为魔道量身定做的魔宝,是你们巧取豪夺斩杀了九只万象妖螺,占据他们的躯壳,剥夺他们的道果,祭炼他们的妖血,再用一块非常古老的建木锁定妖气,之后遍请高人共筑此印。啧啧,真是一件令人动心的好宝贝。”

冲虚有些难以置信的说:“你怎么知道得如此详细?”

“哈哈哈,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我还知道,这九只万象妖螺与磬元一样,根本不知自己是道家培育的棋子,他们辛辛苦苦聚集水源,在圣域附近形成九九八十一片海域,梦想着有朝一日可以扬眉吐气,带领妖族走向富强,结果在他们即将成功之际,遭到非常凄惨的收割。”

话音突然变得凌厉起来,仿佛在控诉:“我甚至能聆听到他们临死之前发出的诅咒,你们用这样一件不祥之物镇压气运,难怪庄子说今日之道门早已变得面目全非,不是他掌握道门时那般平静了!你们究竟在害怕什么?又在准备着什么?看样子八大家都有份参与,不管你们有何布局,少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看不顺眼的话,我可不管什么八大家,定然血洗你们道家掌控的世界!”

“魔君,休得猖狂!”冲虚真人修为通天,他召唤祖灵打出九九八十一道手印,立即稳住九螺覆海印,平复那如诉如泣的螺音。

“哎呦!原来还有八十一枚手印辅助控制此宝。真好,你这一亮底牌,为我省去了不少麻烦。”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令冲虚真人惊讶到无以复加地步。

螺音越来越低沉,却没有完全断绝,竟然勾连天地引来漫天阴云。

这本没有什么,可是那漫天阴云汇聚成八十一枚手印的形状,螺音突然成了脱缰野马,超出掌控范围将他这个主人定得死死的,遇到这种状况不傻眼才怪呢!

“你?”

“哈哈哈,老人家你的修为确实很了不起,可惜论杀伐果决,论随机应变,论绝地求生,论坚韧不拔你很难和我相比!这绝非大话,而是事实。我经历的战乱,苦痛,忍耐,死亡不是你这种学院派所能想象的。”

周烈犹如渔夫开始一点点收网,边收网边说:“这枚大印与我有缘,在下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狂妄,岂有此理!”

冲虚真人那是真惊了,九螺覆海印与他的联系正在快速转淡,与周烈的联系反而在飞速加强。

不可能的事情偏偏发生了。

还是那个疑问,周烈是如何做到的?怎么可能篡夺道家至宝。

冲虚真人仔细回忆,突然打了个激灵,气冲顶梁怒声吼道:“是那条魔音锁链,在紧急关头我为了回来镇压你,不得不从肩膀上斩去一团血肉!你早就算计好了,那条锁链的真正用意就是为了得到本真人的血肉!”

周烈赞叹:“老人家反应真不慢,竟然一下子就想通了。是啊!其实我的主要目的便是制造紧迫感,不知祈祷了多少次,希望你能如我所愿。果然,你在紧急关头斩下血肉,你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庆幸,松了不止一口气。所以说机会和生路从来都是自己创造的,不能仰脖子瞎等,否则我就被压成肉饼了,再也不能在您老人家面前耀武扬威,那种人生该有多寂寞?”

“噗……”冲虚真人吐了口鲜血出来,不是受伤,而是气的。

他大意了,真的大意了!对方毕竟是臻至二品上乘的人物,此地又处于魔道天地之间,加着多少个小心都不过分。本以为动用九螺覆海印十拿九稳,结果还是出问题了,而且还是天大的问题。

为什么说天大的问题呢?因为邵雍主持霸血图录,嬴政以天子玉印全部气运做赌,夺取机缘!

这机缘就是九螺覆海印啊!

因为这枚大印不好控制,所以在铸造过程中采取了部分血炼之法,等于正好撞到霸血图录的枪口上来。

周烈自然赌赢了,否则他现在已经死在印下,哪有机会与冲虚较量?更不可能说出此印与我有缘这等狂妄之语。

冲虚真人吐了一口血之后,赶紧想办法补救,推动玄功妙法争夺控制权。

他要是失去这枚大印,丢人都在其次,问题是这枚大印代表道门无上权威。

皇帝把玉玺丢了,那还得了?往后发号施令都显得名不正言不顺,而且气数跌入谷底,后面会生出无穷祸患,绝不是仅仅丢掉大印那样简单。

周烈乐了,冲虚真人再次忙中出错,没有察觉到这片天地正在发生一些奇妙变化。

天地边缘崩毁情况加剧,以非常快的速度切出一个圆!

不错,就是一个圆。

这座大陆看起来越来越像太极,所有魔道契机都在急速收缩,以周烈所在形成太极阴眼。

于是乎,九螺覆海印也在进行一次非常深邃的阴阳割昏晓。

那些炼入大印的纯阳之气和纯阳法门正在飞速褪去,冲虚真人感觉一阵头晕,他的这颗大印竟然真的朝着魔器方向而去。

“周烈,看来真要与你两败俱伤了。”冲虚真人惨笑,觉得自己是不是身居高位多年已经丧失某种锐气,明明一手好牌竟然被他打烂,事到如今也只能拼上这条老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王者风暴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王者风暴目录 王者风暴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44章 此印与我有缘

9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