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第四章

这个车队很长,有十来辆马车的样子,大部分装的是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的一看穿着就是穷苦出身,也有的女子一看就是在大户人家里做丫头的,可能因为得罪主子被发卖了。

打手和脚夫有十来个的样子,个个都是年轻力壮,很是警惕的看着四周。

林青婉上车找了个位置窝好,小花就坐在她身边。

又过了一会儿,马车动了起来,继续往北方前进。

【第二章】

小花的醍醐灌顶就这样,马车在路上走了十来天。

这些天她们都被关在马车里,每天唯一可以活动的时间就是方便的时候。

钱牙婆给她们的食物很少,水给的也少,再加上路不平马车很颠,马车里所有人都是一副精疲力尽的样子,刚开始总喜欢嘤嘤哭泣的几个姑娘也不哭了,估计是没力气了。

林青婉也很是精疲力尽,既饿又渴,但是她每天还是会抽出空来在这窄小的空间里活动活动腿脚。

这些天,她从这些姑娘们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了许多事情,知道钱牙婆准备把她们这批人运往北方卖掉,也知道她们这个车厢里有一大部分都是大户人家的丫鬟,有的是犯了错被主子发卖的,有的则是主人家犯事被抄家发卖,还有几个是得罪主母的爬床丫头或者姨娘、小妾什麽的。

林林总总,都是些不能再继续待在京城里的人,所以被钱牙婆集合了一批,准备这趟卖到北方。

每次出去放风的时候,林青婉总会观察一下周围的地形,虽说她根本观察不出来什麽,但她仍不遗余力的做着,她也会向车上别的姑娘有意无意的打听着一些外面的情况。

毕竟原主从小在後院长大,长到十六岁,除了这次被嫡妹诳出来上香,连大门都没有出过,根本不清楚外面的一些情形。

林青婉做什麽事情之前,都是谋定而後动,在没弄清楚外面的情况或者没有十足把握能逃出去之前,她不会轻举妄动。因为这里跟前世的那个世界不一样,走错一步可能後悔的就是一辈子。

而且她也发现在这种情况下,她很难逃出去,每次放风的时候都有婆子跟着,边上还围了一群打手、脚夫。她所在的这辆马车又处在车队的中央,白天逃跑是不用想了,唯一有点可能的只有晚上,因为车队并不是每天都能遇见打尖的地方,很多时候都是露宿荒郊野外,但是怎麽施行她还是要好好想想的……

林青婉的这些举动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但仍被这几日总是跟她靠在一起的小花注意到了。

这天夜里,等车厢里的其他人都睡着了,小花轻轻地碰了林青婉一下,翻了个身,面对着她,她知道她没睡着。「你想逃跑。」

声音很细小,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小花黑黝黝的大眼睛在黑暗中微微的泛着光。

林青婉静默了一下,在黑暗中微点了下头。

「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她跟小花也逐渐熟悉起来,有时候还会坐在一起聊聊天,她知道小花是个聪明的姑娘,而且两人真的很投缘,性格也挺相像的,所以她不想瞒她她想逃跑。

「你不是丫鬟,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吧?」

林青婉一惊,没有说话。

「呵呵,好奇我是怎麽看出来的吧?」透过马车窗外的月光隐隐看去,那双大眼睛亮得惊人。「直觉和眼睛。」小花没等她回答便自己说道。

林青婉仍然没有说话,只是眼睛直直的看着小花的眼睛,她知道她有话跟她说,要不然也不会半夜三更等所有人都睡着了才来找她说话。

「知道我被这样卖过几次吗?」小花依然没有等林青婉回答,便又继续说道:「五次。从六岁那年家乡发大水,我被我爹亲手卖掉後,这是我被卖掉的第五次了。」声音里透着不属於她这个年龄应该有的讥讽和沧桑,「第一次卖给了一个商户人家,那时候又瘦又小的不值钱,卖了二两银子,我爹接过二两银子仓皇而走的背影,我到现在都还记得……

「其实……」小花的声音突然又轻快起来,「我在第一个主子家过得挺好的。你想呀,人家买个六岁的小孩子,又瘦又小的能干啥,还不是看我们可怜,人家给口饭吃。我在他们家做了三年的烧火丫头……後来他们举家搬迁,就把家里的下人都卖了,我又被送到了牙侩那里。

「第二个主子是个秀才,说是什麽书香门第,其实家里穷的很,还要充脸面摆阔绰买个丫头回来伺候自己……为啥会买我?还不是因为我小我便宜呀,才四两银子。我在他们家又要做饭又要洗衣还要给秀才老爷端洗脚水,给秀才娘刷马桶……後来因为秀才要赶考没银子了,又把我卖了……这回在他们家待了一年。

「第三个主子也是一个商户,後来也不知道怎麽了,生意败了……第四个主子家就在京城了,是个小官,但却是个老抠门,天天都不给家里的下人吃饱饭,後来外放出京了。

「最後这一任主子倒是给吃饱饭,每个月还有月银,家大业大的,但是後院太脏了,下人丫头动不动就拖出去打死……我胆小,我害怕,我还想留着小命活着呢,就故意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被打了几板子,撵了出来。」

虽然小花语气轻快,言语丰富,说得绘声绘影,但不知道为什麽林青婉却听得有种鼻子发酸的感觉。她哽着嗓子道:「为什麽不跑呢,就这样任他们卖来卖去?」

「跑?往哪儿跑?」小花平静的说,那种平静却让人忍不住眼圈发红,嘴唇发颤。

「你知道外面是个什麽样的世道吗?一看就知道以前你根本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吧——」小花拉长声音,言语中带了点讥讽的味道。

「你知道吗?孤身一人的姑娘在外面根本寸步难行,你能养活自己吗?找个活计养活自己不是需要户籍就是需要人担保,我爹卖我的时候签的死契,哪里有什麽户籍。」

车厢里静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小花才又开口,「你以为我没跑过吗?我从第三户主人家那里出来後,就偷偷从牙侩那里跑掉了,一个人在外面没有地方住,也没有饭吃,想找个活计养活自己,可是别人根本不要,又不敢表现出自己是女儿身,有一次不小心被人看出来了,差点被拐子卖到妓院里……在外面当了一段时间的乞丐,後来实在受不了了,我又回到牙侩那里,挨了顿打,让他又把我卖了……」

小花深吸了口气,眼睛发亮地盯着她。「我知道你想跑。先不说你跑不跑得掉,就你这样的容貌,跑出去不出两天就会被拐子卖到勾栏院里,到时候比现在更惨。我不知道你为什麽会出现在这里,会被卖到哪里,但至少钱牙婆没有把你往那种肮脏地方卖的打算……准备卖到那种地方的姑娘都在前面那辆车里,好吃好喝的供着呢,免得被折磨得卖不出大价钱……」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农华富贵 卷一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农华富贵 卷一目录 农华富贵 卷一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章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