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0章 入夜

第1370章 入夜

對於音仆的提議,王寶樂沒有同意,但也沒有拒絕,畢竟他現在還沒有拜入和弦宗,此事等他拜入后再去衡量得失也不遲。

隨着送走了管家,外面天色漸漸暗了下來,王寶樂盤膝坐在房間里,默默等待的同時,心底也在思索。

「只存在於黑夜裏的三大宗門……」王寶樂眯起眼,抬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此刻黃昏即將過去,黑夜似也不願遲到,正快步走來,而安靜,也成為了王寶樂所在房間的主旋律。

就這樣,隨着時間的流逝,隨着房間里越發安靜,隨着窗外城池裏的行人,匆匆間越來越少,當光芒被遮天蔽日的黑色,徹底吞噬時……黑夜,降臨了。

一如昨天,屋舍內外,處處安靜。

在這安靜里,王寶樂抬起頭,睜開了閉着許久的雙眼,起身走到了房門旁。

沒有去推開窗戶出去,因為不需要。

聽欲城的黑夜,或許對很多人而言,存在了巨大的兇險,但對於一路從荒野中走來,狩獵聽欲法則空間中詭異存在的王寶樂來說,與走入自家後花園,沒有太大區別。

當然,前提是他不遇到那種極高層次的存在,好在……這樣的存在,於聽欲法則才可感知的那個世界裏,並不多,也極少出現。

所以,推開房門的王寶樂,儘管在房門打開的一瞬,耳邊聽到了陣陣嬉笑聲,但神色卻沒有絲毫變化,只是右手隨意抬起,向著右側一抓。

頓時那嬉笑聲戛然而止。

「我不喜歡這樣的笑聲,以後可以不笑嗎?」王寶樂看着空曠的右側,看着自己的手,他的手中明明什麼都沒有,但傳遞給他右手的震動,似有一個存在,正瘋狂的點頭。

王寶樂滿意的鬆開了手,他覺得自己不是嗜殺之人,同時更不是因為對方太小,不夠塞牙縫,所以才放過。

「我是個講道理的人。」王寶樂在心底這麼告訴自己,隨後向前走去,在這安靜的酒樓內,他一路走出大門。

途中路過一處處房間,他能感受到每一個房間里,都有修士,但毫無例外,沒有任何人敢開門,就彷彿這個酒樓,成為了某個禁忌,而王寶樂,則是走在這禁忌里,直至出了大門,站在了街頭時,他看着四周的空曠,感受着來自黑夜的寂靜,耳邊傳來陣陣嗚咽的風聲。

風,透著陰冷,有些刺骨,就好似有無數冰冷的手,在王寶樂的全身撫摸,這本應該是旖旎的一幕,此刻在這漆黑寂靜的背景里,卻顯得詭異陰森。

王寶樂沒去在意,更是加固了一下對自身體內有些躁動,似想要爆發出來去吞噬一切的食慾法則的封印。

安穩了片刻后,王寶樂這才邁步,走在黑夜裏的城池裏,他的耳邊漸漸傳來許許多多奇奇怪怪的聲音,彷彿越來越多的目光在這黑夜裏匯聚在自己身上,從八方趕來。

而在它們靠近的一刻,王寶樂眯起眼,右手抬起一翻,頓時他的手裏就出現了一枚音符,這枚音符散發出微弱的光,隱隱的還有咕咚咕咚的聲音回蕩。

在這光芒與聲音下,四周匯聚而來的那些奇異存在,似都有所忌憚,沒有立刻一哄而上,而是徘徊在四周,帶着惡意,等待機會。

王寶樂神色如常,心底卻冷笑一聲,若非他想要進入和弦宗,不願暴露自身,此刻這四周的所有存在,都將成為他的食物。

沒去理會耳邊傳來的越來越多的聲音,王寶樂低頭看了看手裏的音符,神念融入后,他冥冥中有了一絲感應,似在前方遙遠的地方,有一股召喚,正牽引著自己。

「和弦宗嗎……」王寶樂若有所思,向著傳來召喚的地方,一晃而去,速度很快,但他四周那些匯聚而來的詭異存在,如陰魂般不散,始終跟隨,且數量越來越多。

似乎王寶樂在這裏,成為了一個火把,吸引著黑夜的注意。

而他手中的音符,也正飛速的黯淡,更是在這黯淡里,王寶樂聽到了呼吸聲,彷彿他的四周,有無數身影,都在向著他手裏的音符吹氣,似乎是將其看成了燭火,要將其熄滅的樣子。

惡意,隨着音符光芒的逐漸黯淡,成倍的增長,彷彿這些匯聚而來的詭異存在,都在等這音符光芒徹底熄滅的一刻。

若換了其他人,怕是此刻會極為驚慌,但王寶樂只是眼角眯了一下,神色如常,繼續向前走去,走着走着,他聽到四周的呼吸與腳步聲,似乎更多了,而手中的音符,也黯淡了更多。

這讓王寶樂眼睛裏寒芒也慢慢升起,心底衡量一番,這麼下去,音符熄滅事小,沒有了加入和弦宗的憑證,才是大事。

於是王寶樂腳步一頓,正要將手裏的音符收走,可就在這時,王寶樂神色微動,抬頭看向遠處,很快,他就看到了四個燈籠,在黑夜裏搖晃的靠近過來。

隨着靠近,也露出了四個枯瘦如柴的身影,以及被他們扛着的一頂紅色的花轎,還有一隻如玉般白皙,從花轎的蓋簾內,伸出在外的手臂。

這手臂無規律的搖晃,似其主人的心情很愉悅,隨着花橋走來,王寶樂還聽到了哼起的音樂小調。

黑色的夜,荒涼的城,紅色的花轎……

這一幕,讓王寶樂目中有光芒一閃,而隨着花轎的到來,他聽到了四周傳來無數倒退的聲音,似那些黑夜裏的存在,很畏懼這花轎。

而王寶樂,也沒有在這紅色的花轎內,感受到絲毫修士的氣息。

「不是修士……還有那四個抬轎的……也不是人。」王寶樂沉吟中讓開道路,任由那花轎從其身邊飄過,抬轎的四個身影,從始至終沒看王寶樂一眼,花轎里的那位存在,也是這般,其伸出蓋簾的手臂,依舊在搖晃。

只是在這花轎從王寶樂身邊飄過時,相互之間帶起的風,將那蓋簾吹起了少許,王寶樂側頭餘光一掃,看到了那掀起的蓋簾里,空空的座椅。

唯有那手臂,一端伸出在外,一端在花轎內懸空,留着一滴滴紫色的鮮血……

而就在王寶樂看到這一切的瞬間,這花轎……突然停了下來。

——

一會還有一章,在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三寸人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三寸人間 三寸人間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70章 入夜

9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