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妖的道人

第一章 作妖的道人

“喂,这里是报警台,出了一起人命案件,请迅速出警,死者李达,在校学生,因制止一场财务纠纷,被利器刺穿心肺,当场身亡,现场地点在龙月广场三号楼前。”

“财务纠纷,说的具体点?”

“三号楼四层是某著名的,呃,娱乐会所,王姓顾客和某女姓服务员因服务费用问题,发生口角,追到楼下巷口,发生肢体纠缠,死者误以为王某要对女性实施侵犯,上前劝阻,被捅三刀身亡。”

“……”

沉默许久,呼叫器里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死者生前还说了什么?”

“据目击者称,死者生前说的最后一句,什么998,靠,原来你做这一行的,别误会,我没有职业歧视的意思,但说实话,咳咳……你要是大学生,我死的更瞑目一点。”

“小学生就最好了!”

……

“师兄,接客了,起来接客了。”

接客么,998,好贵啊,能不贵吗,一条命啊。

尖叫的女人,

冰凉且尖锐的感觉穿透腹部,

记忆像是潮水,从冰冷的海底中卷了出来,继而如火山爆发,心脏如擂鼓,收缩、撑开、收缩、撑开。越来越快,

越来越密。

不行,要爆了!

炸了!

心脏四分五裂,还有一只浑身带毛的怪物,从中窜了出来!

李达睁眼,两眼凸起,满脸冷汗,头痛欲裂。

猴腮脸扒着木栏子,绿豆小眼总给人一种不怀好意的感觉。

“又作妖了。”

这是东北话,就是作死、瞎折腾的意思,美国俚语的说法,no,zuo,no,die。

猴腮脸听了这话,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啪’的一下跌在地上,连爬带滚,藏到门后。

“师兄,你又变、变了?”

“没有,”起床气让李达的口气不是很好,“还不帮我解开。”

他扬了扬手,腕上两条铁链子拴在床脚上,这座老架子床被木匠改造过,盖板上被钉了一块块木板,就像,监牢里的铁栏杆。

配合猴腮脸惊恐的眼神,李达,就像是监狱里的重刑犯。

眼屎没擦干净的脸上,杀气十足!

猴腮脸磨磨蹭蹭半晌,见李达实在没有变身的倾向,这才腆着脸过来,先是打开木板上的小门,猴瘦的身子钻了一半,用钥匙解开铁链子,殷勤的扶下床。

那态度,就像,服饰老佛爷的小公公。

“师兄,洗脸。”

看着铜盆,李达斜了对方一眼,没作声,猴腮脸‘嗨’的一声,轻拍了自己巴掌一下。

“我都差点忘了,师兄这几日都要用精盐漱口,你看我这记性!”

古代人刷不刷牙,得分朝代,但从宋朝开始,就已经有牙刷用具了,不过没牙膏,只有牙粉,上等的牙粉,是用鲨鱼齿磨出来的,其次就是精盐了。

作为一个三流道观的继承人,用精盐刷牙,是有点奢侈了。

“待遇降低了啊,”李达低语,做为靠溜须拍马,从帮工升为二弟子的猴腮脸,他没资格、也绝不敢忘了这事。

蹲在门前,李达一边用粗陋的牙刷捣嘴,一边在想事情。

哦,对了,他穿越了。

因为那起财务纠纷。

魂穿,五日不到,在这安徽省滁州府边界的一座小道观。

按照自家职业的说法,人有魂魄,能出阴入阳,佛家的说法是人有八识,到了第八识如来藏就能脱离肉体,外国人讲灵魂,大约二十一克。

而按照科学观点,是大脑中不同脑区的神经元,通过不同的神经网络形成特定的回路。

他更愿意相信最后一种,毕竟他不信道也不信佛,而按照老外说法,他还重了二十一克。

他最近减肥。

两种不同的思维模式,或者是神经元回路,或者是三魂七魄,甭管什么玩意,杂糅在一起,看着都不像是能安全融合的。

毕竟连肉体都不能捏在一起,更何况是意识,这种现代科学都无法判定的高级玩意。

所以每一个魂穿的穿越者,所面对的最大考验,其实不是环境上的凶险,也不是身份上的卑贱,应该是精神失常、人格分裂之类的精神问题。

所以那些魂穿的前辈,动则苦大仇深、鸡血十足、B格狂升,怼天怼地怼空气,很可能,是出了一些精神上的问题,而古代,是没有心理方面的医生的。

所以,

呃,

很遗憾。

好在,他运气不错,相对顺利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可以在两种人格间相互切换。

所以,在思维层面上,他等于一个人,玩两个号。

“师兄,那黄富婆还候着——”

李达思维被打断,下意识的转头,空气仿佛僵住,眼白鼓起,瞳孔紧缩,眼中,恶气十足。

“等我换衣服。”

李达关上了门,捂着胸口,心脏,跳的好快!

道士的服装很有讲究,从冠、巾、褂、袍、戒衣、法衣、花衣、鞋袜,都有规矩。

挑了顶黄冠,木鱼形状,受初真戒的道人才能戴,是入道家门户的凭证,也意味着道士去参加法事活动,要衣冠整齐的出场。

大褂为蓝色,在右腋有两根飘带,以寓飘飘欲仙之意。

受过戒的是蓝色,没有则是黄色。

等李达走出来时,就是一个唇红齿白、出尘脱俗的少年道人。

凭良心讲,白云观的香火能撑到现在还没断,李达的卖相起了主要作用。

简单来说,他是靠脸吃饭的。

猴腮脸看的又羡慕又忌妒,他可是知道,这位师兄哪怕在炼成本事前,也能忽悠山下愚民愚妇掏出银子,靠的就是这个范儿。

“你娘,被妖怪上身了还这么得瑟,我看你能蹦跶几时!”

他绕过后院,推开门,一个矮小老道正蹲坐在石凳上,搓着脚丫看书,看的聚精会神,习惯用舌头舔一舔手指,翻书。

翻一页

舔一舔

再翻一页

味道好滴很。

“师父!”

曹道长转过头,见是猴腮脸,不耐烦的道:“活儿干好了么,谁让你过来的。”

猴腮脸讨好的笑了笑,低声道:“师父,今日师兄的脾气不甚好,眼神很凶,有点、有点像是犯病了。”

“什么?”曹道长睁大了老眼:“他不是快好了么!”

……

正规道观,做为道士修道祀神、举办法事、起居养生的场所,建筑格局和风格有鲜明特点。

前有山门、华表、幡杆,山门内为庭院式建筑群落,以华表为界,华表之内属仙界,外属俗界。

宫殿建筑根据乾南坤北,天南地北方位,以子午线为中轴,坐北朝南,要有三大殿,主殿供奉着道家诸神,宫观要有红墙围起来,立影壁,藏风聚气;山门必须要有三个山洞,意味着跳出三界外,斗拱结构,殿脊、檐角等处要有珍禽异兽等装饰品,任何正式道人都有在此挂单、受戒的权利。

这种道观还有一个逼格超高的名字。

十方丛林

以上这些东西,

白云观,

通通没有。

白云观就像是座简陋版的四合院,中间那座泥糊的大房子当作主殿,三间更破烂的厢房,两间给师徒居住,一间是杂物间,猴腮脸跟另一个帮工忙时住杂物间,闲时回乡。

这种道观,也有个名号。

子孙庙。

李达正在‘主殿’中,陪着一位黄施主,猴腮脸口中的黄富婆。

前身总结了两种接客的经验。

面对普通乡民、村民,要走高端路线,要有高人风范,格调要尽可能的高。

而面对身份尊贵的客人,反倒要亲民,要扮演知心小道童的角色。

正是这种演技,他才能在十里八乡中,获得神童的美名。

神奇小道童。

所以面对老太太的絮絮叨叨,他不仅没有半点不耐,反而不停点头,满脸感同身受。

所以当道士也不容易,不仅要耍的了帅,还要卖的了萌,不搞绯闻不艹粉。

按照李达的看法,这是走正统偶像路线。

很多人会奇怪,为什么很多老头老太能熬过战乱、十年浩劫、大灾荒这些艰难年代,却轻而易举的被卖保健品的骗子给骗走一生积蓄。

换句话说,以这种智商,他们是怎么活这么久的。

因为孤独。

像往常一样,李达可以面不改色的听这黄施主絮叨个一两个时辰,然后奉上同情的眼泪。

甚至连法事都不用做,香油钱就到手了。

但是今天不一样,从早上开始,李达的状态就有点不对劲。

先是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

现在不跳了。

一股难以形容的燥热渗出皮肤。

目光扫过褶子皮的老脸,松垮垮的皮肉。

一种强烈的欲望喷薄欲出。

李达吞了口口水。

这种老骨头,

啃起来,

应该很香吧。

在黄施主还在絮叨的关口,李达袖子遮面,眼球鼓起血丝,呼吸急促,嘴巴张大、不正常的张大,几乎盖住半张脸,口腔内壁的肌肉不断胀缩,肌肉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肉粒。

真的

好想,

啃一口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道术达人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道术达人 道术达人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作妖的道人

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