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糟了这是被抓包吗?

第401章 糟了这是被抓包吗?

司命的虚拟人格暂时还在深眠状态,和昏迷不醒还是不大相同,因为真的只是睡眠。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可能就是因为太晚了,或者本体的摸鱼技能在生效的时候产生了扩散,当然也许是本体故意为之,总之现在她的确不宜立刻醒过来。

“皇太一同学,你是因为什么才被选中的呢?”

梅菲斯特早就把司命胡诌出来的理由当成了事实,这时候,她脸上的表情很像是僵尸或者类似的不死生物,大概已经不能够更苍白可怕。

失去了梦想的咸鱼就是这样的,谁要是不信可以立刻去照镜子确认一下事实。

但这个问题要怎么回答?这是个麻烦的事情,不过麻烦的不是事情本身。

是怎么样才能够显得自己不是很智障。

“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人类,我所拥有的力量远远超过人类的极限。”

皇太一终究还是没有思考出答案,也不知道说这种羞耻台词的时候该不该摆一个中二病的pose,大概不行的吧,只能够显得更加智障。

现在就已经很智障了好吧!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想着要远离他人……是这样吗?”

梅菲斯特的心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猛地撼动了一下,僵硬的神情也随之软化了。

“啧,差不多。”

这让皇太一所能够联想起来的,全都是一些不好的记忆。

而且说实话,之所以这么排斥学校,很大程度上也是与以前的记忆有关,中二病专用语言形容就是“灵魂依然被束缚着”。

即使心中早就清楚且已经能够看得开,讨厌的记忆也不会因此而消失。

就好像信誓旦旦说分手之后一刀两断,却依然会在梦中出现的女朋友,或者根本就没有女朋友的人做了前面说的那种梦。

“你也许能够理解,人们所说的天才,往往指的就是和大多数人不同,被一张张笑脸所排斥着的异类……“

梅菲斯特开口之后,她自己都在惊讶为何会在皇太一的面前说这个话题。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说的呢?

不对,可曾对什么人直接说过吗?好像有,又好像没有。

即使没有经历很长的岁月,有些想要忘记的事情也依然会被忘记,或者被假装忘记,区别是前者也许会更加痛苦。

强行忘记掉几乎不可能忘记的事情,远远比自我麻痹要困难。

“人类就是这样,聚集有着共同理由的,排斥与自己不同的,没有谁能够改变。”

在皇太一之前,也早就有哲人总结出了类似的道理,所以没有什么独创性。

“你讨厌吗?”

梅菲斯特的眼睛就像两点小小的灯火,明亮,却时刻都有着在风中熄灭的可能性。

“不,喜欢哦。“

皇太一看着的却是屋顶的吊灯。

其实吊灯并没有通电,但室内却有着不错的光亮,看似违和,但实际上二者之间没有什么矛盾。

理所当然地认为缺少了光明黑暗就会占据一切的人,脑子才是比较有问题的吧。

“喜欢?”

梅菲斯特的情绪依然平稳,没有以为内皇太一的回复而呈现出多么剧烈的波动,就如同她其实一直在等待着这个答案。

“是啊,人类的善意,人类的恶意,人类的反复无常,人类顽固而又愚蠢的信念……这些……同样会发生在我的身上,让我亲身感觉到其实自己和人类毫无区别,归根到底……真正愚蠢的应该是认为自己与人类不同的‘我’……如果早点想明白的话,人生一定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所以我不可能讨厌人类。“

现在,提及这些事情的时候,皇太一已经不会感到羞耻或者激动。

能够平静回忆起自己做过的蠢事,未必不是一种成长。

“小看你了,老师我还以为只有自己能够看明白,果然我们之间是能够相互理解的,所以你果然只是单纯的不想上课对吧!”

梅菲斯特在沙发上用力伸展了一下肢体,说实话并不会因此而长高一点点,但有点像睡迷糊了的泰迪。

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联想。

“能够接受不意味着会舒服,我也想远离让人不爽的地方。”

皇太一静下心来排列了一下各种原因,得出的结论是的确有一大半的因素就是不想上课而已,梅菲斯特说得对。

心理阴影什么的……咳……

“你知道吗?老师我最难受的时候曾经想过干脆去报复社会算了,找一些有同样想法的人,建立一个邪恶组织什么的……”

梅菲斯特进入了回忆模式。

“那还真了不得……”

皇太一打定主意绝对不会告诉她某种意义上她已经做到了。

不过这人的志向还真是各种意义上的小学生,或许从这方面入手的话……

禁止考虑!

“但是也就渐渐地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不存在错与对,只有你能够接受与不能接受……无论如何,不肯自己去做的话是不行的,之后我就遇到了森罗的人,他们知道我的头脑不算差,相应的我也知道了需要有人去守护人类的幸福这件事情,别动。”

梅菲斯特从沙发上爬下来,双手捂住皇太一的脸颊。

因为身高有着差距,做到这一步就已经很不容易。

“哈?”

皇太一是不大敢随便动的,于是就这么一直僵着。

“司命她说得没错,连自己的幸福是什么都不清楚,到底有什么资格去说守护别人,好,合格了。”

梅菲斯特放下了手。

“什么合格了?”

皇太一有些搞不懂,好像是通过了什么奇怪的测试。

“脸。”

“脸?”

“是啊,大概符合百分之七十左右的想象,剩下百分之三十左右大概要靠年龄来弥补,现在恐怕是不大容易做到,老师我还是挺喜欢大叔的,但是现实一点的话,年龄小一点其实也没问题。”

梅菲斯特不经意之间就流露出了相当了不得的吓人情报。

“你等等,这和和我有什么关系?“

皇太一的额头上开始浮现出竖线。

“就是说如果是皇太一同学想要和老师我交往的话,你最基本的要素都合格了,甚至可以期待一下展开。”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和我……那个,刚才的话能不能再重复一遍?”

绝对听到了更吓人的内容,绝对!

“什么嘛,皇太一同学的理解能力还真是差,这个时候啊,默不作声地抱紧女孩子应该是最好的做法了。”

梅菲斯特稍稍仰着头,似乎有些期待。

“不不不这个绝对不行!你到底在想什么!”

皇太一头上的竖线立即融化,变成了一滴滴的冷汗。

这个人到底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法律这种东西存在的?

“没关系,反正只是时间问题,可能和你的年龄有些差距,但是啊,老师我精神年龄的段位可是非常高的,其实没有必要担心太多。”

梅菲斯特从来就不觉得自己的精神年龄还停留在看光之〇少女和宝可梦的程度,从某个角度上讲,真的是非常厉害的事情。

大概根本就没有成长过吧。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算了,就算说出来估计也没用,所以你到底有什么想法?”

皇太一对于纠正梅菲斯特精神年龄这件事所感到的只有绝望,就像司命的智商是一回事,不能忘了自己的上限。

“要不要试着和老师交往一下?我们应该会合得来,这样就能体会到幸福的力量了呀。”

“这个嘛,还真是求之不……哎?”

皇太一的眼皮猛地跳了下。

等一等刚才说的那个不算!虽然是无意当中说出的真话,但是绝对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这都是因为要完成任务才……

所以你倒是别当场石化啊!

司命不知什么时候清醒了过来,可是,已经是过去式的说法。

她现在是标准的石化状态。

不仅脸上的肌肉没有任何的变化,好像连呼吸也一起冻结了,端庄地坐在那里,感觉却相当的恐怖。

好像那种恐怖漫画里偶尔会见到的,活人制成的人偶之类的东西。

明明身体完全不会动,眼眶当中却流淌出一颗颗泪珠。

越来越恐怖啊喂!已经知道你受到了可怕的打击,能不能别吓唬人,哪怕直接抡着剑砍过来也没什么关系的!

皇太一正想要解释,肩膀却被踮起脚的梅菲斯特用力拍了下。

“哎?”

“皇太一同学你不要说话,这可不是一般的事故,是决斗!女人之间的那种。”

梅菲斯特完全变了一个气质。

谜一般的干劲以及气势,那恐怕只有两个字才能够形容。

斗争。

不仅仅是“魄力”那么简单,甚至可以不是很确切地称之为杀气。

只要她所做出的决定,那就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做,事情就这么简单易懂。

“我……”

司命的确是发出了一点声音,可以看得出来,她应该是想要说些什么。

“告辞了!”

皇太一伸手抄起还在发呆的司命,立刻往门口跑。

“记住,老师现在已经不仅仅是你的老师了,是你的敌人,一旦放松我就会将皇太一同学抢走,给我打起精神做好觉悟!”

梅菲斯特没有追上去,但她所说出的每一个字皇太一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

相信司命也绝不可能无视掉。

这就是……渣男的复杂感觉吗?

因为没有体会过,皇太一现在是相当的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目录 我撞坏了异世界重生卡车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1章 糟了这是被抓包吗?

6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