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她与王爷生离死别

第357章 她与王爷生离死别

是皇上?

还是那个背后的人?

还是旁人?

洛凝璇心乱如麻,却也丝毫没有困意。

外头,知茉端着热汤过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洛凝璇没有一点胃口,可是,她很清楚,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什么。

她低头瞧着那睡梦中还眉头深锁的孟璟玄,不忍心打扰。

“大小姐,可是唤王爷吃一些东西?”知棋压低声音问道。

“不了。”洛凝璇摇头,“这个时候,他怕是不会有什么胃口。”

“是。”知棋便将那汤递给了她。

她舀了一勺,正要喝,孟璟玄猛地睁开双眼,坐起身,傻愣愣地盯着她。

洛凝璇眨了眨眼,而后便见孟璟玄已经从她手中将汤碗拿了过去,连勺子都没用,咕噜咕噜地将汤喝完了。

他深吸了口气,“再来一碗。”

“好。”洛凝璇见他还有胃口,这才暗暗地松了口气。

她递给知棋一个眼神。

知棋便去拿了。

她随即说道,“再准备一些吃食。”

“是。”知茉也跟着去了。

洛凝璇看向孟璟玄,“王爷,马上要天亮了。”

“媳妇儿,咱们还得入宫去是不是?”孟璟玄轻声道。

“嗯。”洛凝璇点头,“太后……是要入宫的。”

“我能不去吗?”孟璟玄小心地问道。

“可以。”洛凝璇点头道。

“那我便在这吧。”孟璟玄说着,便又重新躺在了洛凝璇的腿上。

洛凝璇的双腿已经麻了,不过见他如此,便也没有乱动。

又过一会,知棋与知茉端着食盒进来。

将饭菜摆好之后,便安静地侯在一旁。

洛凝璇看向孟璟玄,“王爷,用膳吧。”

“好。”孟璟玄这才勉强地坐起来。

洛凝璇连忙将双腿收了回来,而后从软榻上下来,尝试着慢悠悠地走着。

孟璟玄只是盯着面前的饭菜,似是将所有的悲伤都化作了吃饭的力气。

洛凝璇一面走着,一面看着他吃的狼吞虎咽的。

这一刻,洛凝璇的内心深处,不知为何,反倒生出了几分地酸楚来。

她不知道,孟璟玄这些年来是如何度过的,在不曾遇见他的时候,他太后的宠爱,才会如此安逸,可如今太后……

洛凝璇暗自摇头,“往后的日子怕是会很艰难了。”

孟璟玄一股脑地吃完了,摸了摸吃撑了的肚子,接着从软榻上下来。

“媳妇儿,我出去走走。”孟璟玄说着,还不忘将洛凝璇拽着。

洛凝璇知道他现在是很无助失落的,所以,只能任由着他。

等出了屋子,孟璟玄只是慢悠悠地往前走,有些漫无目的的。

远处,秦晚秋迎面过来。

不过瞧见孟璟玄的时候,她明显一怔,随即便折回了。

洛凝璇是明白的,姑姑这个时候回去,是为了不打扰孟璟玄。

孟璟玄走在铺满鹅卵石的小径上,脚步很沉重,却也是一步一步地往前。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突然转身,将洛凝璇一把拽入怀中,紧紧地抱着。

“媳妇儿,心好疼。”孟璟玄轻声道。

那声音中带着压抑的哭声,还有那无法掩饰的哭声。

洛凝璇双手环着他的腰,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

知茉与知棋侯在不远处,并未打扰。

如此,孟璟玄沉闷了许久。

直等到太后下葬那日,他才出现。

孟璟玄当日,便请旨为太后守灵三年,甘愿留在皇陵。

皇上也答应了。

洛凝璇看得出来,孟璟玄的心里头,总归是无法放下的。

也许,对他来说,待在皇陵,是最好的安排。

“媳妇儿,你得空来看我就是了。”孟璟玄看向洛凝璇说道。

“好。”洛凝璇点头。

她原本是要陪着他一同在这皇陵的,可是,孟璟玄却拒绝了。

她便也没有再勉强。

等她坐上马车,掀开车帘,瞧着那站在青石台阶上的身影,这些时日,终究还是憔悴了。

洛凝璇向后靠在车厢内,暗暗地吐了口气。

“大小姐,王爷怕是很长时间都无法走出来。”知棋也感觉到了孟璟玄的悲伤。

洛凝璇一言不发,这种感觉,太糟糕了。

等她回去之后,亦是闭门谢客。

孟璟玄要守灵三年,原本的婚期自然也要往后推迟,三年之后,又是怎样的光景呢?

如今就连她自己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否活到那个时候了。

毕竟,太后突然离去,对孟璟玄的打击太大,而他会做什么呢?

虽说是守灵,可是,洛凝璇却看得出来,孟璟玄自有打算。

而自己,如今到底该何去何从呢?

朝夕国的秘密到现在她都没有解开。

皇帝接下来该有怎样的算计呢?

那个背后的人,自从上回回来之后,便再未有任何的动静了。

洛凝璇迷茫地靠在软榻上,望着窗外。

“大小姐,徐大夫回来了。”知茉连忙上前。

“好。”洛凝璇这才回神,便瞧见徐大夫气冲冲地过来。

洛凝璇连忙从软榻上下来,不知为何,在看到徐大夫的那一刻,她委屈地哭了起来。

难道是跟孟璟玄待太长时间了,变得喜欢哭哭闹闹了?

她看向徐大夫,“师父。”

“你现在收拾收拾,跟我去一个地方。”徐大夫看向他说道。

“去哪?”洛凝璇不解道。

“大召你不能待着了。”徐大夫直言道。

“难道让我回云国吗?”洛凝璇又问道。

“不。”徐大夫摇头,“如今孟璟玄在皇陵,皇上是不会动他的,可你就不同了,他时日无多了,怕是会狗急跳墙。”

“皇上是狗?”洛凝璇忍不住地问道。

“莫要再废话了。”徐大夫沉声道,“跟我走就是了。”

“师父,你可去见王爷了?”洛凝璇问道。

“安邦侯那,你先放置一旁。”徐大夫继续说道,“他是不会对你如何的,你只管跟着我走就是了。”

“可是就这样走了,姑姑呢?”洛凝璇担忧道。

徐大夫脸色一沉,“走还是不走?”

“走。”洛凝璇明白,师父从未对她这般严厉过,看来是真的出事了。

她连忙收拾了一番,便带着知茉与知棋离开了。

不过,当洛凝璇站在安邦侯府外时,她愣住了。

“师父,你是让我?”洛凝璇不解道。

“跟我来。”徐大夫低声道。

“哦。”洛凝璇皱眉,便独自进去了。

辛慕言已经等候多时,瞧见洛凝璇的时候,还唤了一声,“师姐。”

“这是怎么回事?”洛凝璇满腹疑惑。

“我也不知。”辛慕言摇头。

待洛凝璇随着入内之后,便见安邦侯也已经在等着了。

“见过侯爷。”洛凝璇微微福身。

“待会,你坐着安邦侯府的马车,让言儿带着你出城,若有人提起,便说,是本侯让你回一趟西北。”安邦侯看向洛凝璇道。

“这……”洛凝璇狐疑地看向徐大夫。

“废话真多。”徐大夫接着看向洛凝璇道,“还不赶紧走。”

“哦。”洛凝璇一步三回头地看向徐大夫。

徐大夫显然是不会跟着她一同走的。

等她坐上已经准备好的马车,辛慕言笑吟吟地看向她。

“师姐,这三年我会陪着你的。”辛慕言看向她说道。

“陪着我做什么?”洛凝璇淡淡道,“倘若不是师父,我就算待在这,那皇帝能奈我何。”

“他是不能,可是还有旁人啊。”辛慕言继续说道,“太后一去,九王爷便没了支撑,他如今乖乖地待在皇陵,是万全之策。”

“而你,离开这是非之地,出去,还能保住别人。”辛慕言淡淡道,“你也不想你在乎的人因你而有个万一吧。”

“我知道了。”洛凝璇仔细地想了想,而后又看向他说道,“不过,你这样,我反倒不知道说什么了。”

“你不好奇咱们去哪吗?”辛慕言问道。

“不是去西北吗?”洛凝璇说道。

“这也不过是说辞。”辛慕言继续说道,“若真的去了那,怕是你更有去无回了。”

“怎么回事啊。”洛凝璇只觉得自己似乎又被扯着往前了。

辛慕言盯着洛凝璇说道,“去一个你最熟悉不过的地方。”

“哪里?”洛凝璇又问道。

“岳家啊。”辛慕言直言道。

“什么?”洛凝璇睁大双眼,“我为何要去岳家,云国如今的太后便是岳家的。”

“你知道便好。”辛慕言继续说道,“有人一直在等你。”

“等我?”洛凝璇蹙眉,“岳家的那几位公子可都认识我呢。”

“你可还记得你先前见的那位妇人?”辛慕言问道。

“记得,只觉得她很奇怪。”洛凝璇皱眉道,“难道你是要带我去见她?”

“嗯。”辛慕言点头,“她对你很重要。”

“我?”洛凝璇想了想,“到底怎么回事啊?”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辛慕言神秘兮兮道。

洛凝璇摇头,“如今的太后怕是不会同意的。”

“岳家的事儿,还轮不到太后插手呢。”辛慕言直言道,“更何况,端木阙已经成了皇帝,她是不会去在意这些的。”

“到底怎么回事?”洛凝璇又问道。

“你不是一直想要解开围绕在自己周围的疑团吗?”辛慕言又说道,“师父既然有所安排,想来便是让你自个去探寻的。”

洛凝璇沉默了良久之后,反倒不愿意再多想了。

不过岳家在何处呢?

洛凝璇想了想,“还是要回云国的。”

“岳家并不在云国,也不在大召。”辛慕言说道,“更不在显国。”

“那到底在何处?”洛凝璇又问道。

“在大召与云国中间。”辛慕言继续道,“其实,除了云国大召,渐渐成了气候的显国,其实这世上还存在着一个国家,只不过,那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找到的。”

“难道跟朝夕国一样?”洛凝璇又问道。

“与朝夕国也不一样。”辛慕言说道,“不过,倒也有异曲同工之处。”

“你去过?”洛凝璇又问道。

“我前些日子离开,便是师父带着我去认路了。”辛慕言耸肩,“否则,我怎么带你去。”

“师父到底是谁?”洛凝璇忍不住地问道。

“他?”辛慕言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他对你的确是真心的。”

“还用得着你说?”洛凝璇翻了个白眼。

辛慕言嘿嘿一笑,随即说道,“大召与云国对那个地方,觊觎已久了,当初,端木阙也差点找到,可惜了,他还是错过了。”

“难道?”洛凝璇睁大双眼,“那个地方是岳家称帝?”

“不是。”辛慕言摇头,“岳家一直待在那,是因为那个地方,需要岳家。”

“当今云国的太后,为何会从那嫁去云国呢?”洛凝璇又问道。

“岳家与秦家……是一样的,当初分出了两支,一支在云国,另一支在你如今我要带你去的这个地方。”辛慕言继续说道,“秦家,岳家,曲家,都是一样的。”

“那你们呢?”洛凝璇又问道。

“我们……”辛慕言凑了过去,“也一样。”

“我明白了。”洛凝璇恍然大悟道,“早先,我变听说过,神秘的四大家族,凌驾于这世间的皇权至上,难道?”

“你是秦家的家主啊。”辛慕言直言道。

洛凝璇皱眉道,“可我是洛家。”

“到了你便知道了。”辛慕言继续说道,“不过,到了那个地方,你要先见过那位妇人再说。”

“看来你是不会再多说什么了。”洛凝璇盯着他。

“无可奉告了。”辛慕言神秘兮兮道。

洛凝璇嘴角一撇,便也不说什么了。

她从大召去了云国,发现那处有一个一样的秦家,所以,她在那还是秦蓁。

可她从云国回来之后,发现她乃是消失百年的朝夕国的洛家人,如今再去岳家,难不成,她还要变成岳家人不成?

洛凝璇怎么都觉得奇怪别扭。

不过瞧着辛慕言那一副无可奉告的模样,她知道,他是断然不会再多说什么的。

那么,便等她去了之后探索吧。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了南城。

“你说,沐侯府与那个地方可有关系?”洛凝璇看向他问道。

“其实呢……辛慕言想了想,那个地方你还是很熟悉的,不过我也说不上来,所以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你说明,只能等着你去了之后,一看便知。”

“好。”洛凝璇欣然应道。

二人很快便坐着马车出了京城。

皇宫内。

孟启轩匆忙赶到勤政殿。

“父皇,洛大小姐随着安邦侯世子出了京城,前往西北了,说是安邦侯特许的。”孟启轩说道。

“怕是不会真的去西北。”皇帝沉声道。

“儿臣派人暗中跟着了。”孟启轩回道。

“好。”皇帝淡淡地应道。

孟启轩随即便退了下去。

皇帝孟霆沉默了良久,便瞧见暗卫出现,恭敬地行礼。

“还是晚了一步。”皇帝冷声道。

“请主子责罚。”暗卫连忙跪地道。

皇帝冷声道,“既然安邦侯也掺和进来了,那便想暂缓。”

“是。”暗卫恭敬地退下。

此时,孟启轩刚出来,便见孟宇轩正走了过来。

“太子皇兄。”孟宇轩上前恭敬地行礼。

“二皇弟这是?”孟启轩见他还身着素服,问道。

“臣弟特意前来,请父皇下旨,让臣弟陪着九王叔一同守灵。”孟宇轩说道。

“好。”孟启轩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孟宇轩微微行礼,便入内了。

皇帝听了孟宇轩的回禀,并未阻拦,只是沉声道,“去吧。”

“多谢父皇恩典。”孟宇轩随即便退下了。

这下子,这京城内,怕是会越发地不安生了。

他也没有耽搁,当即出宫,便直奔皇陵。

洛凝璇还是去了皇陵见了孟璟玄。

“我要跟他一同去个地方。”洛凝璇看向孟璟玄道。

“去吧。”孟璟玄竟然没有问她去何处,而是如此爽快地答应了。

洛凝璇盯着他看了许久,她突然明白了,随即道,“那王爷好好照顾自己。”

“好。”孟璟玄看向洛凝璇道,“媳妇儿,不论去何处,都不能忘了我。”

“好。”洛凝璇郑重地点头。

孟璟玄将她抱入怀中,压低声音道,“尤其是旁边的这个师弟,不许被他蛊惑了。”

“知道了。”洛凝璇的嘴角明显抽搐了几下。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

孟璟玄目送着洛凝璇离开之后,转身便见孟宇轩正策马前来。

他淡淡道,“你来晚一步。”

“什么?”孟宇轩翻身下马,不解道。

“媳妇儿走了。”孟璟玄说道,“如此,我也能安心了。”

“那咱们?”孟宇轩盯着他。

“进去再说。”孟璟玄沉声道。

“是,王叔。”孟宇轩一本正经道。

洛凝璇坐在马车上,心情很是沉重。

在她不在的这三年,孟璟玄到底会做什么呢?

“怎么?”辛慕言突然开口,“舍不得了?”

“你母亲……”洛凝璇想了想,“也是来自那吗?”

“怎么突然提起了我的母亲呢?”辛慕言觉得她这心思还真是跳跃。

洛凝璇也不知为何,只是觉得安邦侯夫人对她很是介怀。

“嗯。”辛慕言直言道,“我母亲乃是岳家的二小姐。”

“怪不得呢。”洛凝璇盯着辛慕言,“那岳家便是你外祖家了?”

“不错。”辛慕言接着说道,“当今的太后乃是岳家的大小姐,不过,在那的辛家,我很卑微的。”

“难道那处的辛家不认可你?”洛凝璇又觉得不对,“倘若不认可你,怎么可能会让岳家的二小姐嫁过去呢?”

“这怎么说呢?”她想了想,“到时候你便知道了。”

“我知道什么啊。”洛凝璇又突然被此事儿缠绕住了。

辛慕言见她那急切的模样,心情大好。

洛凝璇嘴角一撇,云国那处,沛骆,还有兄长那处,她还没有弄明白,这下子,怎么又要去一个奇怪的地方。

洛凝璇皱着眉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盯着辛慕言,却也说不上的别扭。

洛凝璇暗自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想了想,“那我到了那个地方,是唤秦蓁呢?还是洛凝璇呢?”

“你喜欢什么便叫什么。”辛慕言继续说道,“待你再次回到大召国,也是如此。”

“哎。”洛凝璇暗自摇头,“既然都变成洛凝璇了,那么便如此吧。”

“嗯。”辛慕言觉得有些累了,便直接躺下睡着了。

洛凝璇反倒是毫无困意,只觉得这一路走来,是越发地复杂了。

前世的自己,还真是……一无所知啊。

可这一世,她是不是知道又太多了?

洛凝璇轻揉着眉心,只觉得一阵阵地头疼。

如此,便过了一个月。

洛凝璇看着面前的边关,她想起先前前去云国的时候,这处有一处隐藏的山谷,谷底还有那魅惑的花,难道那个地方与那有关系?

好在,辛慕言与她去见了慕容栩。

慕容栩并未回京,皇上并未下召,他自然不得擅自离开。

慕容栩的内心是很复杂的,他如今还不敢相信,太后已经去了。

那模样,如同孟璟玄一般,仿若自己是被丢弃的无家可归的孩子一般。

慕容栩看向洛凝璇的时候,好半天才开口,“我以为自己听错了呢。”

“二公主呢?”洛凝璇又问道。

“不知道。”慕容栩如今已经无心去关心旁人了。

洛凝璇重重地叹气,“王爷与二皇子留在了皇陵,你这处,该好好打算了,不到万不得已,莫要入京。”

“好。”慕容栩点头。

洛凝璇又与慕容栩叮嘱了几句,便被辛慕言带着离开了。

“又不是生离死别的,至于嘛?”辛慕言无奈道。

“哎。”洛凝璇重重地叹气,“也不知为何,只觉得这一别,怕是……”

“胡说八道。”辛慕言连忙摆手,“你莫要胡思乱想。”

“我是说,待回来的时候,怕又是另一番的光景。”洛凝璇直言道,“不是吗?”

“反正都到了最后关头了。”辛慕言盯着她说道,“不是吗?”

“是。”洛凝璇倒也认同。

走到了这一步,当真艰难。

不过,当洛凝璇瞧着那马车行驶的地方,还是惊讶到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悍妇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悍妇 重生悍妇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7章 她与王爷生离死别

97.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