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皇后用心良苦

第366章 皇后用心良苦

待到了皇后寝宫,洛凝璇行礼之后,落座。

“适才本宫也不便相问。”皇后看向洛凝璇,直截了当道,“太后的凤体究竟如何?”

“皇后娘娘是担心什么?”洛凝璇问道。

“哎。”皇后皱眉道,“这些年来,太后的凤体一直不见好,这也是皇上的心病。”

洛凝璇见皇后如此说,又沉吟了片刻道,“不过是旧疾罢了。”

“可有法子?”皇后连忙道。

“宫中御医都束手无策,平乐怕是也无能为力。”洛凝璇暗自摇头。

“哎。”皇后眼里的光瞬间暗淡了。

洛凝璇从皇后寝宫出来之后,出了宫门,坐在马车上,暗自思忖着。

太后怎会中了如此奇怪的毒呢?

“大小姐,太后的事儿,您当真要管吗?”知棋看向她问道,“毕竟,太后待您,并非是真心的。”

洛凝璇沉吟了片刻,“先去一趟岳家。”

“是。”知棋低声应道,便吩咐了车夫。

待洛凝璇到了岳家之后,径自去寻了岳夫人。

“姨母。”

“大早上特意来寻我,是为了何事?”岳夫人知晓,她定然是有事儿来寻她的。

洛凝璇随即说道,“太后的凤体抱恙,姨母可知晓此事儿?”

“听说过。”岳夫人沉吟了片刻,“不过太后的身子一向不好,故而,也没有多想。”

洛凝璇轻轻点头,接着说道,“皇后那处呢?”

“皇后?”岳夫人盯着她道,“你今儿个入宫去了?”

“是。”洛凝璇如实道。

“这太后与皇后之间的恩恩怨怨,我也不必多说,不过皇后与你母亲乃是自幼长大的,可是,皇后至今膝下无子,与太后有关。”岳夫人说道。

“什么?”洛凝璇想了想,“当今大皇子与二皇子并非皇后所出?”

“是。”岳夫人点头道,“不过是过继到皇后名下的,算不得亲近。”

“皇后出自?”洛凝璇又问道。

“皇后出自曲家。”岳夫人随即又说道,“太后出自郎家,故而如今的郎家才在京城内站稳了脚跟。”

“所以,郎家与曲家之间的关系?”洛凝璇这才恍然大悟道,“怪不得,郎家会与洛家……”

“洛家如今的老夫人便出自郎家。”岳夫人直言道,“这大夫人也是郎家的人,洛家如今与郎家算是牵扯最深的。”

“所以,当初,母亲到底的死与郎家有关系?”洛凝璇又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岳夫人摇头道,“事到如今,你既然回来了,你问到了这个,我也是将我所知的告诉你了。”

“姨母,有一事,想来太后是不愿意让我告诉旁人的。”洛凝璇说道,“我连皇后也不曾告知。”

“你说。”岳夫人看向洛凝璇。

洛凝璇压低声音道,“太后中毒已有数十年。”洛凝璇直言道,“不过每年都会给太后一些解药缓解,她才得意活到现在。”

“什么?”岳夫人诧异道,“到底多久了?”

“算来也有二十年之久。”洛凝璇说道,“我也在犹豫到底该不该插手此事儿。”

“此事儿可是皇后提起来的?”岳夫人突然问道。

“正是。”洛凝璇点头。

“这便对了。”岳夫人看向她说道,“看来此事儿背后还隐藏着咱们不知道的,既然皇后对你提起来了,想必是在暗示着什么。”

“母亲的死与太后有关?”洛凝璇低声问道。

“也许是吧。”岳夫人接着说道,“皇后这些年来在宫中也不容易,当年,你母亲出事之后,皇后也随之消沉下来,这大皇子与二皇子皆非皇后所出,二人的母妃也各有家族势力,想来也不会真心相待,皇上这些年来也是看在你母亲与曲家的面上与皇后相敬如宾,否则,皇后的地位早已不保了。”

“所以,皇后那处……”洛凝璇沉吟了片刻,“她是知道太后中毒之事的?”

“这宫中御医医术了得,怎会看不出太后中毒呢?”岳夫人反问道。

“我也觉得奇怪。”洛凝璇皱眉道,“看来,太后也是心知肚明的。”

“这毒,到底是何人所下,怕是太后最是心知肚明的。”岳夫人继续说道,“太后的心思深沉,这郎家如今渐渐成了气候,更甚至于要凌驾于四大世家之上,太后怎么可能不会被忌惮呢?”

洛凝璇敛眸,“看来焰国也并非表面上瞧的那般太平。”

“这太平,不过是表象罢了。”岳夫人冷笑一声道,“皇权更迭,只要是置身在漩涡之中的,就没有安稳的。”

“姨母,我回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洛凝璇突然不明白了。

“洛家的秘密,你当真以为皇室不觊觎吗?”岳夫人冷笑一声,“洛家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这么多年,乃是因洛家的家主一直是女子,而任何人都没有法子得到这其中的秘密,包括洛家的长老,还有你大舅舅。”

“那秦家呢?”洛凝璇又问道。

“秦家与洛家之间的关系,不过是依附的关系罢了。”岳夫人又说道,“你父亲与你母亲,也不过是为了这些所存在的。”

“那我呢?”洛凝璇又问道。

“到时候你便知道了。”岳夫人又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毕竟,家主乃是姐姐,我当然不清楚这里头到底还有什么隐情。”

“嗯。”洛凝璇也只能闷闷地应道。

岳夫人明白,她需要在很短的时间内熟悉这里,还有解决这里头隐藏的事情,可是,如今既然到了这个地步,她又怎么可能全身而退呢?

岳夫人盯着她说道,“你放心,一切都会解决的。”

“好。”洛凝璇这才勉强给岳夫人一个浅笑。

岳夫人安慰了她几句,随即又说道,“太后中毒之事,你该如何解决?”

“这毒,我能解。”洛凝璇继续说道。

“能解,试问多少人能接?”岳夫人随即说道。

“皇后是想让我解还是不解呢?”洛凝璇又问道。

“你仔细想想,在宫中皇后如此说的?”岳夫人看向她道。

“好。”洛凝璇轻轻点头,便仔细地回想着。

她看向岳夫人说道,“皇后问过我,太后的凤体如何?”

“看来,皇后是在试探你。”岳夫人继续说道,“此事儿你要仔细地斟酌,看看到底该如何。”

“嗯。”洛凝璇也觉得是该好好地想一想了。

她从岳家出来,坐在马车上,踌躇不已。

等回到了洛家,自己的院子内,洛老夫人派人前来。

“大小姐,老夫人让老奴前来给您传话说,欢迎您的晚宴定在了三日之后。”面前的嬷嬷如实回道。

“嗯。”洛凝璇淡淡地应道。

嬷嬷接着说道,“这头面与衣裳,大小姐可有何吩咐的?”

“我自个置办就是了。”洛凝璇慢悠悠道。

“这……”嬷嬷倒也没有想到,洛凝璇竟然要自己准备。

洛凝璇看向嬷嬷道,“你只管去回话就是了。”

“是。”嬷嬷只能垂眸应道,退了下去。

待嬷嬷退下之后,知棋看向洛凝璇道,“大小姐,您为何不让老夫人那处准备呢?”

“咱们这处也短缺这些。”洛凝璇也不知为何,只是不想让洛老夫人掺和她的事儿。

知棋垂眸应道,“是。”

“你自去准备妥当就是了。”洛凝璇低声道。

“奴婢这便去。”知棋应道,便退下了。

知茉见洛凝璇愁眉不展,沉吟了片刻道,“大小姐,您可是在犹豫要不要给太后解毒?”

“嗯。”洛凝璇沉默了许久之后,“皇后特意提醒我,显然是为了让我知道太后中毒之事。”

她随即说道,“解。”

“大小姐,您当真要解?”知茉看向她说道。

“嗯。”洛凝璇随即说道,“皇后是想让我给太后解毒了,以此博得太后的信任。”

“可是太后万一对您不放心呢?”知茉低声道。

“不论太后会如何,这京城内,便都知晓了,我给太后医治好了病。”洛凝璇随即说道,“我在京城内的地位便也更稳了。”

“原来如此。”知茉这才反应过来,“皇后当真是用心良苦了。”

洛凝璇抬眸看着远处,接着说道,“不过,也要等洛家的晚宴结束之后。”

“是。”知茉低声应道。

洛凝璇暗自摇头,不知为何,这心里头总是有些七上八下的。

洛老夫人听了嬷嬷的禀报,反倒不觉得奇怪,只是语气平静道,“既然如此,便莫要勉强。”

“是。”嬷嬷垂眸应道。

这三日,洛凝璇便安心地待在院子内。

外头,洛家送去各处的帖子也都有了回应。

毕竟,洛凝璇回京,先是被册封为平乐公主,如今洛家竟然如此大张旗鼓地欢迎她回来,众人便也对洛凝璇好奇不已。

上回宫宴上,众人还未来得及看明白,洛凝璇便离开了。

后头,曲大小姐生辰,她也不见人。

如今既然洛家亲自下了帖子,这个热闹自然是要去的。

三日后。

洛家府门外门庭若市。

各处的宾客络绎不绝,陆续地入了府。

一时间,洛家热闹非凡。

洛大老爷笑容满面地迎接着宾客。

而洛聘也随着郞氏接待宾客。

郎月琴到了之后,便直接去了洛老夫人那。

“怎么不见大小姐呢?”郎月琴好奇地问道。

“许是还在院子里头。”洛老夫人也不会主动地去请洛凝璇来她这处撑这个场面。

毕竟,她与洛凝璇本就不熟悉。

岳绮梦与曲澜澜直奔洛凝璇的院子。

二人与洛凝璇坐在一处,有说有笑的。

“表姐,今儿个洛家还真是热闹得很。”岳绮梦随即说道,“就连老夫人的寿宴,也没有这般热闹过呢。”

“的确热闹。”洛凝璇浅笑着说道。

“不过,许多人我也不认识。”岳绮梦直言道。

曲澜澜笑着说道,“你认识做什么?不过都是一些过来热闹的。”

“这倒也是。”岳绮梦看向洛凝璇,见她今儿个这一身装扮,还真是眼前一亮。

洛凝璇浅笑道,“怎么,不认识了?”

“只是觉得表姐今儿个有些不同。”岳绮梦仔细地瞧了瞧,而后又说道,“这身装扮并不想焰国人。”

“嗯。”洛凝璇想了想说道,“这乃是朝夕国的朝服。”

“什么?”岳绮梦皱眉道,“表姐这样穿,会不会惹来非议?”

“洛家身为朝夕国的皇族,这本就是无可厚非。”洛凝璇说道。

“可是,朝夕国毕竟没了。”岳绮梦直言道。

洛凝璇浅笑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哦。”岳绮梦终究觉得不妥当。

不过曲澜澜反倒说道,“这一身当真气派。”

洛凝璇接着说道,“曲大小姐想说什么?”

“只是觉得你这次出现,当真不同。”曲澜澜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像是变了一个人。”

“是吗?”洛凝璇接着说道,“我也不过是旁人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怎么可能?”曲澜澜摇头,“你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好。”洛凝璇笑着点头。

曲澜澜想了想说道,“不过你特意在这个时候穿这一身,又是为了什么?”

“为了告诉众人,我叫洛凝璇。”洛凝璇直言道。

“我知道了。”曲澜澜盯着洛凝璇道,“洛大小姐。”

“待我离开焰国,回大召时,我也如此。”洛凝璇目光坚定。

“好。”曲澜澜郑重地点头。

二人对视了良久,早已是心照不宣。

岳绮梦一脸迷茫,不解地看向她二人。

洛凝璇沉默了许久之后,才说道,“走吧。”

“好。”曲澜澜与岳绮梦便陪着她一同离开了院子,前往宴客厅。

直等到了宴客厅,知棋道,“大小姐到。”

厅堂内的宾客齐齐地目光落在了洛凝璇的身上,瞧着她这一身装扮,有好奇,有疑惑,有惊讶,还有嘲讽的。

洛大老爷一眼认出了这身衣裳,当即愣住了。

他连忙上前,朝着洛凝璇恭敬地一礼。

这举动,也是让众人一脸的错愕。

洛聘皱眉,不解地看向洛老夫人,“祖母,父亲这是怎么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悍妇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悍妇 重生悍妇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6章 皇后用心良苦

9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