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她,怒了!

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她,怒了!

教主!

当看到教主时,一旁的南使等人皆是满脸的惊愕。

这教主竟然是一名小女孩!

小女孩看起来大约只有十几岁,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与裤子,头发蓬松,就跟烫过似的,脸上还有些污垢,只有眼睛看的比较清晰。

而在她手中,还捧着一个缺了几个口的小破碗。

叶玄在看到这小女孩时,也完全懵了。

这小女孩他认识!

正是当初他见过的那个乞丐小女孩!

当时他还在问对方是不是一个超级大佬.......

场中,那些妖兽趴伏在地,恭敬到了极致。

小女孩缓步走到那神妖面前,她掌心摊开,一滴血突然飞入那神妖灵魂眉间。

轰!

一瞬间,那神妖肉身直接恢复,不仅如此,他身上还多出了一些厚实的鳞片。

小女孩转头看向那白袍女子,咧嘴一笑,下一刻,她碗中的一枚晶石突然飞出。

远处,那白袍女子眉头微皱,她右手朝前一伸,然后轻轻一旋,一瞬间,一面晶蓝色的神秘巨盾挡在她身前,然而,这面巨盾刚一接触那么晶石便是直接溃散。

轰!

白袍女子整个人直接倒飞而出,不过,她飞的很优雅,就像是仙鹤起飞,非常美,然而,当她落地的那一瞬间,她肉身直接破碎!

见到这一幕,四神者脸色皆是变得有些凝重起来!

四人都未曾想到,这种地方竟然还有如此强者!

只剩灵魂的白袍女子看了一眼小女孩,“你是什么妖!”

小女孩笑道:“你猜?”

白袍女子双眼微眯,没有说话。

小女孩直接无视白袍女子,她看向东里南,“不是本体!”

不是本体!

闻言,场中所有人愣住!

包括四神者与那白袍女子,五人此刻眼中也满是难以置信之色,她们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东里南竟然不是本体!

叶玄看向东里南,也是有些震惊,“娘......”

东里南微微一笑,“之前你父亲来接我,我本不想走,但他执意要接我走,所以......”

闻言,叶玄明白了!

东里南看了一眼一旁的小女孩,“你血脉不简单......”

这时,小塔突然道:“主母,她体内有二丫的血脉!”

二丫!

闻言,东里南眉头皱了起来。

小女孩突然看向叶玄腹部,“你认识她!”

小塔离开了叶玄体内,它怒道:“你竟然有二丫血脉!”

小女孩看着小塔,“你为何会认识她!”

小塔怒不可揭,“我与她是最好的朋友,怎么不认识她?你有二丫血脉,很显然,你曾经得到过二丫帮助,既然如此,你为何敢伤小主?你难道不知道,二丫与小主是一家人吗?”

小女孩眉头微微皱起,“一家人?”

小塔怒道:“废话!我与二丫一起长大的!而主人将二丫当妹妹来看,我们当然是一家人!你难道没发现吗?小主身上也有二丫的血脉!”

小女孩看了一眼叶玄,“是有!”

小塔大怒,“你既然知道有,那为何还要杀他?”

小女孩眉头微皱,“我对他动手了吗?你哪只眼睛见到我对他动手了?”

小塔道:“你的手下要杀他!”

小女孩神色平静,“那是我手下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塔:“......”

小塔还想说什么,一旁的东里南却是摇头,“不用与她废话,今日,这妖教我是灭定了!就算二丫在此,这个面子我也不给。”

小塔沉默。

二丫虽然无法无天,但还真不敢对几位主母不敬,虽然东里南不如苏青诗那般地位超然,但那也是主母之一,二丫不敢挑衅的。而且,二丫在这里,绝对会站在叶玄这边。

没有人比二丫更护短!

更别说,叶玄跟二丫还有小白关系奇好......特别是叶玄这货经常带着几百万根糖葫芦在身边......

这时,那小女孩突然笑道:“女人,恕我直言,你本体在此,我或许还忌你三分,你一缕分身......”

说着,她嘴角微掀,“怕是不够我打呢!”

狂!

当然,她有狂的资本。

东里南看了一眼小女孩,“想来,你一定没有经历过社会毒打!”

小女孩直视东里南,“来,求打!”

东里南突然掌心摊开,一缕剑光出现在她手中,当见到这缕剑光,叶玄表情瞬间僵住。

妈的!

这是老爹的剑气!

而且,还不是一般剑气,这缕剑气之中,竟然还带着一柄虚幻的剑,正是那剑灵!

见到这缕剑气,那小女孩脸色在一瞬间便是变得凝重起来。

东里南掌心突然摊开,剑气突然飞出。

远处,小女孩眼中闪过一抹戾气,下一刻,她猛地一拳轰出!

这一拳轰出,整个妖神界瞬间土崩瓦解,不仅如此,数百万里之外的那片宇宙星空都在这一刻寂灭。

而四周,所有强者直接被这一拳的拳威轰地连连暴退!

这一拳之威,让得场中所有强者为之色变。

死亡的气息!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迫近心弦的死亡气息。

这一拳,直接能够葬灭整个妖神界!

然而,当小女孩那一拳接触到那缕剑气时,就像如雪遇沸油,瞬间溶解,消失的无影无踪,剑气长期直入,直接洞穿小女孩眉间!

轰!

那缕剑气拖着小女孩的身体疯狂暴退,最后将其死死钉在了一处时空之上!

场中,所有妖兽懵了!

众强者也懵了!

这就结束了?

一缕剑气?

有点戏剧化,刚开始便是结束!

叶玄看了一眼远处那被钉住的小女孩,摇头。

这小女孩曾经得到过二丫的血脉,实力恐怖的一匹,可以说,除了他娘本体到,不然,没有人能够压制这小女孩!可问题是,他娘有剑气啊!

那是谁的剑气?

那可是老爹的剑气,而且还不是一般剑气,这小女孩怎么可能顶得住?

悲剧!

大大的悲剧!

四周,那些妖兽面若死灰,脑袋一片空白!

无敌的教主就这么被打败了?

而且,还是被一缕不知名的剑气!

这就如做梦一般不真实!

远处,被钉住的小女孩有些茫然,“这......”

此刻的她也是懵的!

她刚才那一拳,虽然没有恢复本体使用,但那也是尽了全力的,然而,自己这一拳就这么被一缕剑气瓦解了?

而且,还是如此的轻而易举!

这怎么可能?

小女孩突然看向远处的东里南,面目狰狞,“不可能!绝不可能!”

东里南面无表情,她直接无视小女孩,而是转头看向一旁的那少司君,这时,众玄界强者也纷纷看向了少司君,少司君微微低头,突然,她猛地拔刀抹向自己的脖子。

要自杀!

然而,当她的刀离脖子处还有半寸时,直接被一股神秘力量锁住,再无法进半寸!

少司君看向东里南,沉默。

东里南缓步走到少司君面前,“如果我没猜错,你之所以那么做,是为了言儿!”

言儿!

此言一出,场中四神者纷纷看向远处那白袍女子!

杨言!

这就是白袍女子的名字,而她,则是东里南认的义女,她本是一个普通山村女子,东里南偶然所遇,见其资质不凡,因此收在身边,加上又讨人喜,因此,认其做义女!

杨言沉默。

少司君直视东里南,“他凭什么做我玄界少主?”

东里南右手突然扣住少司君喉咙,“他凭什么?知道玄界为何会存在吗?就因为他!知道玄界这两个字的含义吗?若是不知道,那我可以告诉你,因为他名字之中有一个玄!”

玄!

叶玄看了一眼东里南,心中微暖。

爹不一定是亲爹,但这娘,肯定是亲娘!

青衫男子:“......”

远处,那少司君怒吼,“我不服!”

东里南摇头,“我不需要你服,我给你资源,给你功法,让你变强,不是为了让你不服的。”

说着,她右手缓缓紧握。

一瞬间,少司君身体直接变得虚幻起来。

一旁,杨言突然道:“义母,是我的错!可否饶她......”

东里南突然右手猛地紧握。

轰!

少司君直接神魂俱灭!

东里南转头冷冷看了一杨言,“在我心中,他爹都没有我玄儿重要!懂?”

闻言,杨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东里南突然道:“此间妖兽,尽诛之!”

声音落下,她身后的那十六屠神者突然诡异的消失,下一刻,一道道惨叫声自场中响彻。

远处,那小女孩突然狞声道:“女人,你敢!”

东里南看向小女孩,“你看我敢不敢!”

小女孩突然掌心摊开,一个盒子突然自她手中冲天而起!

见到这一幕,小塔突然道:“卧槽,这小女孩竟然有小白留的盒子!妈的!”

叶玄也是有些意外。

这小女孩跟二丫还有小白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远处天际突然出现一幕画面,画面之中,一个小女孩渐渐浮现。

小女孩穿着露着手臂的短袖,衣服正中央还印着一个可爱的小妖兽模样,而她下身则是穿着一件紧身小裤,裤子上,还有几个破洞。

二丫!

这小女孩正是二丫,只不过,此刻的二丫好像被打了!嘴角带血,头顶的角被削去了一半,不仅如此,那尾巴更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纹。

见到这一幕,叶玄愣住,下一刻,他往旁边看去,在二丫面前不远处,那里站着一名身着素裙的女子!

青儿!

见到素裙女子,东里南脸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小塔突然道:“二丫......又被打了!”

叶玄:“......”

这时,叶玄面前不远处的那教主小女孩突然怒指叶玄,怒吼,“二丫,他带着人欺负我!你要吃了他,生吃了他!”

闻言,素裙女子眉头微微皱起,眼眸深处,一缕寒芒一闪而过......

她,怒了!

...

PS:今日不**,但求大家看个尽兴。

票与打赏,大家随意便好。

几百万字的书,一点不水,确实难以做到,毕竟,写作确实吃状态与灵感。并非为自己开脱,而是事实就是如此,我承认我有时很水.....

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读者,也感谢一直以来批评我的读者,支持我的读者,让我有写作的动力,批评我的读者,能够让我成长。

实不相瞒,昨夜我看了老书与新书的书评,后面我发现,许多曾经熟悉的读者,看着看着就已经不见了。就像书里的一些人物一样,写着写着就没了。

曾经的,已是过去,珍惜眼前。

写作道路上,我很庆幸有诸君相伴。

特别是那些从剑域一直跟来的读者.....

曾经离去的那些读者,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我知道,你们可能已经看不到这句话了。

现在的这些读者.....感谢你们的包容,感谢你们的支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一剑独尊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一剑独尊 一剑独尊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两千一百三十四章:她,怒了!

9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