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4章 苦苦支撑下的求援

第954章 苦苦支撑下的求援

烂摊子。

混乱且没有任何头绪的烂摊子。

多个公会的进攻,寒梅砺剑和成事在人在据点内的骚扰动乱,外界的压力、公会的损失,俱乐部的意向以及职业选手的情况。

这些还都是粗略的意识流评估。

所有的所有,想要拿到详尽的情报。

都要靠自己去摸索。

比如说狮子王公会什么时候到?星辰公会的援军会被他们在外围给拦截到吗?

寒梅砺剑和成事在人该怎么拦下来?

惨败之后又该如何向粉丝交代,公会损失了多少个建筑单位,抢修过来还要花多少钱,俱乐部要他们死战到底还是果断投降?

向职业选手的求援是否可以得到回应?

光是这些问题,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寒梅砺剑和成事在人两个人就快把整个一方独行公会干个瘫痪。

一方独行...

横行一方...

如此响亮的口号和招牌,在现在看来,却是无比的荒谬,仅是几个小队的人马进入公会驻地内部骚扰,就已经是让他们苦不堪言了。

“寒梅砺剑在那!”

一方独行公会内,还有人在进行本能的交流,想要抓到这漫漫通道中躲藏、袭击、换位、再偷袭的阴影杀手——寒梅砺剑。

本来是让公会自己沾沾自喜,引以为傲的设计,面对寒梅砺剑,反而转化成了对方的优势之处。

“掉了多少人了?”一方独行的公会会长艾尔先生用焦虑地声音询问道。

墓碑台的摧毁,导致他们复活阵线被拉长了很远,很多玩家不得不从就近的主城回防过来,这中间是有很大的时间差。

“快一百多人了。”一人看着自己的公会列表,可以查到玩家在线状况和所在位置,很多玩家都是在附近主城,说明他们都是被击杀送回主城的。

人口上的问题,还有相对要好上许多的工作福利。

一般北美这边的大公会,满编只收五百名的工作室线下公会成员,其他的人都是线上的编外人员。

可以在线,也可以不在线,公会可以强求他们来帮忙,但帮不帮得看他们自己。

而五百名工作室线下公会成员,却是吃真工资的人,他们的战斗和真正的工作没什么区别,算是整个公会常驻的战斗力。

这回收到了消息,都是把骨干喊回来守公会的。

五百多号人,上来就死一百多人,这才多少时间啊?如此短暂的时间出现那么多玩家的阵亡,伤亡太惨重了!

“攻略组这边的情况呢?”艾尔先生已经把命运交在公会的最高战力上了。

每个公会都会成立自己的攻略组,一般攻略组的作用是开荒打头阵,专门刷副本纪录的,而这支编队是吃所有公会最好的资源,仅次于职业选手之下。

这类人不是退役下来的老年职业选手,就是13、14岁特别年轻的青少年,还没到上场比赛的年龄,所以都放在这里进行磨砺。

“不知道...攻略组他们已经在尽力拦截了。”语音中,只留了这么一句话,“好像和寒梅砺剑碰上了。”

......

崎岖的狭窄地穴。

一条蜿蜒的过道,江洵连着几步闪动,一到拐角口就卡那么一下视野差,回手一枪刺过去。

这回头的一下,对方是看不到江洵整个身位,只能看个小半,江洵同样也看不到敌人整个身位,但如果对方有人直挺挺地冲过来,就要吃江洵那么一下。

通过音效声音,江洵可以判断有没有击中敌人,没有击中那就缓上一步,埋伏一下,击中了,代表对方冲的很凶,这也代表着人数众多,江洵可以继续陪他们兜圈。

连着偷了好几次。

这次,江洵听到的是不同的音效。

一柄重剑抵挡的声音,叮嘡的那一下就能分辨出来。

“疾风斩——”

江洵一旁的拐角岩壁被开膛破肚,那人顺势从中而入,竟是看都没有看,盲着视野就往自己预判的位置冲来。

预判很准。

可江洵的反手也极快。

一堵冰墙顷刻而立,挡住了重剑的下一击重斩。

对方这个先手可以说是非常果断,正因为他的果断,所以快攻是很有成效的,江洵差点就没有转过身体,把这个冰墙放出来了。

这剑客,不按正常的路线出来,从拐角口这边杀来,江洵是正面,可对方破墙而入,江洵的背身就露在了那里。

又是盲视野的下一轮技能,这一系列的动作,绝不是泛泛之辈可以操作过来的。

“这你都能反应过来,不愧是中国区最强的玩家嘛。”那人的声音有些稚嫩,江洵可以判断出来年纪不大。

不过,这样毫无章法,另辟蹊径的做法,也只有年轻人才能想得出来。

而说话间,这小鬼的攻击又是如疾风骤雨般猛攻而来。

没有想法,没有后续的思路,几乎是有什么技能就捏什么技能来释放,根本不想给自己留后手的反手技能。

和之前遭遇的武僧,是两个极端。

后者可是处处留着后手技能,一个技能接着一个技能给江洵下套。

不得不说,战士职业分支出来的剑客职业,前摇抬手在所有职业中属于比较短的,几番快攻下来,倒是江洵被打退了几步。

但...

也仅仅是被打退了几步,实质性的伤害是没有的,全盘都被江洵给接了下来,而江洵的反手,则是极为无情地交代了出来。

他早早就在附近部署了自己的幻影分身,可以随时换位过去,江洵手中捏的后手技能又是捏的死,又是极为致命的。

【巨型爆裂火箭】

江洵直挺挺地在正面释放自己这个技能,这剑客小鬼显然不想让江洵打出这个技能,先手想要来打出一个僵直效果。

江洵立即就把早就拿捏好的幻影分身换了过去,【巨型爆裂火箭】凝结到一半被强制位移离开,施法中断,只能放出个四不像的残缺品,伤害大大削弱。

可江洵也不是要这个技能打伤害,能砸出眩晕效果就可以了。

这幻影分身换位后,前端【巨型爆裂火箭】的爆炸声、眩晕效果和特效全然掩盖了江洵的正确位置。

再缓过神来。

江洵早早地就把这剑客小鬼挑飞上了天。

这时,那小鬼头不留后手的隐患就出来了,哪怕前面的进攻足够华丽,可是没有自保的反手,那就是如烟花般绚烂的花哨。

江洵是不可能给他任何逃脱的机会。

一波按死。

“碰——”

魔法的响声伴随着剑客落地的声音,鲜红血条代表着生命的逝去,而江洵的脚步声同时跟着退场。

阴影,再次淹没了罗恩特卡尔的身影。

十几秒钟后。

一堆人马赶了过来。

扫了一眼尸体,朝着另个通道追赶。

在整个地下巢穴的正门,星辰公会和狮子王公会已经宣布这条路线的易主,镇守此处的一方独行公会玩家已经被解决干净了。

这种混战。

是狮子王乐得看到的情况,众所周知,狮子王公会是一个俄罗斯公会,同样...众所周知的事情...狮子王公会不爱搞建设。

什么种田?

不想,不会,懒得弄。

所以他们的公会驻地挂个招牌外面像个人样就可以了,整个公会驻地可能装修最好的就是外部的满级大铁门。

至于其他建筑,等级都是很低的。

甚至,他们公会的建设不一定比得上中国一些土豪玩家自己建设的公会。

从某种角度而言,狮子王公会看到有这种破坏规矩的事情发生,还是坐享其成,乐于看到的。

同样,他们也不怕什么所谓的报复。

反而是唯恐天下不乱。

打起来,才是最爽的,天天窝窝囊囊刷个副本还不如上班偷偷喝伏特加,而竞技模式中的战斗有意思吗?那可太公平了,何况有些位置是铁工具人,团控和辅助绝对是没有人权的。

他们不喜欢这样的战斗。

喜欢网游里,有装备、有等级碾压的战斗。

“就你叫一方独行,横行一方是吧?”加特林不知道是喝了酒还是什么情况,说话那是飘的没边了,直接嘲讽人家公会的口号。

“再给我横啊!”加特林巴不得往这些人脸上吐唾沫。

独联体地区和北美地区恩怨已久。

就连国家关系也是极差的。

其关系,类似于韩国联赛和中国联赛的关系。

加特林能那么快下定决心和寒梅砺剑站在同一阵线,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反正他看到北美人跳在脸上,就格外的不爽。

比起江洵这种用行动和事实去报仇雪恨的人。

加特林远比江洵要膨胀的多。

他不仅要搞破坏,甚至还想要口嗨。

“给我控住那个叫【布洛尔夜晚】的法师,别给他死了,我要换我的抗性套烧死他。”加特林作为狮子王公会的会长,套装是比较多的。

火系抗性套是有特殊效果的,比如说近距离的灼烧效果,当和敌对玩家在近距离的时候,身上的火焰可以烧到对方的玩家。

狮子王公会有很多仇家。

一方独行公会也是其中一家。

狮子王公会最擅长的就是逆风输出,把自己的俱乐部和公会给活活玩崩。

现在风头正盛,风向是优势,那得势起来更加膨胀,走路那都是带风的,凭借着内外夹击。

这个【布洛尔夜晚】的法师玩家被人用控制技能活生生带到了加特林的脸上。

“嗨——”加特林说道:“这不是一方独行公会攻略组第一法神,北美第一法神,全球第一法神,【信仰】指定寒梅砺剑的大克星,无敌的布洛尔吗?”

口嗨一时爽,一直口嗨一直爽。

打游戏都不口嗨的话,那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尤其是口嗨这种和自己有明显对立面的敌人,那快感更是没得说。

狮子王公会在恶心人上果真是一把好手,这位叫做【布洛尔夜晚】的法师玩家全程阴着脸没说什么话。

狮子王公会就围在他旁边开始跳舞。

这些舞蹈动作都是游戏自带的,但想要跳起来要设置在一个键位上,大神玩家都不会调这种无用的内容到键位上。

这会儿是狮子王公会的优胜环节,临时截一个按键上去跳舞其实是很快的,一边跳舞,加特林身上套着的套装自带灼烧效果还在持续给这位脆皮法师降降血压。

靠被动活活把人烧死。

这是何等的鬼畜行径,那简直是从心灵深处进行的毁灭性打击。

【布洛尔夜晚】肯定不是一方独行公会的普通一员,如果是普通一员的,根本不会给到加特林记住名字的机会。

往往这种还算是有些实力的人,那都是有极强自尊的,正面死在战场上还能接受,可是这样屈辱地被被动活活烫死,那太耻辱了。

狮子王公会浑水摸鱼的进场,给一方独行公会带来了新一轮的压力,哪怕实质上狮子王公会还没给一方独行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可是到场支援的人数,却是无形之中的压力。

星辰公会比起狮子王公会,其目的性要强许多,那就是要和江洵以及陈浩等人进行汇合。

江洵是在星辰俱乐部里上线的。

所以和他们联络起来非常的方便,可以随时场外报出自己的坐标。

江洵在里头不断牵扯,星辰俱乐部的玩家和选手们顺水摸鱼慢慢找到了江洵的位置,一方独行公会到现在都还没有通知俱乐部的选手,这点是战略上极大的忽略和失策。

自己的选手都没有上线来帮忙。

江洵却还能喊到别的俱乐部职业选手过来抬一把手,别说是侧面战场,正面战场的高端力量就已经构不成同等水平的战斗了。

可问题是。

一方独行公会也不是没有喊自家的职业选手过来帮忙。

而是喊了。

职业选手们还在打自己的训练赛,这是每天固定要打的训练赛,约好了队伍,一旦退掉了训练赛,后续的训练安排也要被打乱。

很有可能一天的训练赛都打不成了。

当公会驻地被毁得几乎面目全非的时候,这帮职业选手再上线那已经是为时已晚了。

一天之内。

连炸两家公会。

从大气层公会再到一方独行公会。

整个网游之中,那些大型的北美公会似乎陷入了寒梅砺剑制造的恐怖氛围之中,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落难的到底会是哪一家!

...

...

昨天码字到3700多字,头晕目眩眼前发黑,跟家里人说了一下,被家里人送去医院,没来得及把写的内容更新出来,医生说是久坐以后导致的大脑缺氧,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小毛小病,睡了一晚,把昨天的更新补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王牌自由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网游竞技 王牌自由人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4章 苦苦支撑下的求援

87.25%
目录
共112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