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木盒的秘密

第二十一章 木盒的秘密

桑岚的父亲恼道:“胡说,我以前都没见过这东西!”

见季雅云床边丢着我的背包,我过去拿起来,从里头翻出那个装有铜锁的木盒。

“我给你的是锁,不是什么指环钥匙。”

我笑笑,打开木盒,先将铜锁拿了出来,随即将木盒翻转,用两根手指分别捏住木盒两头,轻轻一按。

等我把木盒反过来,再看那木盒之中,竟已然是变了模样。

木盒本身不算精致,甚至外表还有些陈旧,但里头却有着红色丝绒衬里。看大小,很像是为了铜锁量身打造的。

随着我的这个动作,木盒再翻过来时,侧面的丝绒还在,底部却变成了原木色。

非但如此,中间还多出一个环状的凹槽。

我摘下如意扳指,放进去,正好卡在凹槽里。

我再次重复了刚才那个动作,有一次翻过木盒时,扳指不见了,盒内又变成了最初看到的,有着丝绒衬垫的样子。

“这盒子里有暗格!”桑岚的父亲终于反应过来。

我点点头,“要我说,这盒子本来的作用,就是盛放如意扳指的。表面放置铜锁,又或者其它一些体积相仿的物品,只是一种掩饰。”

桑岚父亲喃喃道:“盒子是寒生给我的,他把铜锁和扳指交给我,是什么意思?”

我忍不住笑道:“你想多了,这铜锁虽然有些年头,但看款式,也算不上稀有。他把父辈偷来的贼赃当成生日礼物送给你,不外乎是想向你买好。他多半也是不知道这木盒别有乾坤的。”

见桑岚父亲兀自一脸狐疑,我索性把当年林富带着林教授等三人夜探古宅的细节又讲述了一遍。

末了,我对桑岚父亲说:

“听两位教授讲述这段的时候,我就觉得蹊跷。林富绝对是心术不正,可就算他有心偷盗,又有些歪才,这当中的过程,未免也太天衣无缝了。

东西得手不说,除了他临时见色起意,差点被古教授打死,过后两位教授却是想告发他都因为顾忌而不能够。普通的贼,哪有这样的心机?

现在我总算明白了,这个林富,十有八九就是个贼,是外八行盗门之中最为人不齿的贼偷!这登门入户的如意扳指,就是最好的证明!”

季雅云忍不住问:“照你说的,如意扳指应该是贼偷一门传家的东西,为什么林寒生不知道扳指藏在这盒子里呢?”

我笑笑:“贼偷东西,除了极个别是有着特殊的病态心理,大多数还不是为了钱?在特定的年代,林富偷来的那颗南珠,卖出所得的财富,足可以令他摇身一变成为大款。有了钱,他哪还肯让自己的儿子再去做贼?”

桑岚的父亲点了点头,突然又皱眉道:

“你向我要这铜锁的时候,已经知道里边暗藏着扳指了?你大晚上偷摸进来,是想证实这贼扳指能打开我家的门?”

说着,他又恼怒起来:“就算是这样,你跑进我妹屋里是什么居心?!”

他口中的‘妹妹’,指的就是季雅云。

在以往的接触中,我已经看出,桑岚父亲的为人的确是很不错,前妻去世后,只拿季雅云当亲妹妹对待,绝无非分之想。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对我的‘流`氓’行为耿耿于怀。

这会儿我已经因为脑中闪现的那些画面,想明了一些关节。

当即对他说道:“我拿到这铜锁的时候,绝不知道盒子里有机关。现在,我承认,是我用如意扳指打开了你家的大门、二门,溜进季雅云房间的。但是……我却是在见到这扳指以后,才想到盒子里有机关翻板,想到整件事始末的。”

“你说这话不是前后矛盾吗?”不光桑岚父亲脸色不快,连季雅云和董亚茹也都露出迷惘之色。

我转向季雅云:“我在驿站里睡着以后,发生了什么?”

季雅云咬了咬嘴唇,“我只记得老何忽然发火,说让你睡着,会害死你。然后,你就真的睡着了。再然后……再然后驿站就一下消失了。我就回到了现实……我说的……你懂的对不对?”

“懂。那你还记不记得,在我睡着前,某人朝我走了过来?”

“是另一个你?”季雅云瞪大了眼睛,“小草头仙?”

我点点头,“我是真不知道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睡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你床上抱着你了。

直到刚才把如意扳指拿在手上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多出一些画面。那种感觉,就像喝醉酒断片的人,陆陆续续回想起一些细节一样。”

说到这里,我把木盒递给了桑岚的父亲,“把扳指拿出来。”

桑岚的父亲学着我刚才的手势,用手指捏住木盒两端,用力按了按,木盒并没有反应。

他绝对不傻,稍一回想,立刻将木盒反过来,又按了按。

然而,盒子里还是没有任何的变化。

我拿回木盒,将铜锁放进去,再拿出来,将木盒一翻,一按,再反过来,木盒中的暗格果然又出现了。

“怎么会这样?”桑岚父亲目瞪口呆。

我说:“很久以前,外八行曾有过一段时期的融合。之后虽然分开了,但各行之间,或多或少都掌握了别家的一些手艺。

这小盒子看上去平平无奇,却是机关门的设计。里头起码包含了销器、卡簧、弹簧、翻板,四种…乃至更多种的机关设计。

这么说吧,把铜锁或者相似体积和重量的东西放进去,是开启机关的第一步;将盒子反过来,是第二步,按压两端,是第三步。

但在这当中,还有一个至关重要、也是最巧妙的设计。那就是,机关的开启是有间隔的,第一次可以用以上步骤打开暗格,但中间要隔一次,第三次才能再打开暗格。”

没等我说完,桑岚的父亲已经是连连倒吸气:“是什么人有这么高超的手艺?要我说,这盒子本身的价值,可是比这铜锁高多了。”

我说:“这不是重点,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以前就是个普通的穷学生,现在也是个普通人,并不了解这些机关。真正掌握机关,发现这盒子秘密,并且利用如意扳指偷偷进入你家的,另有其人。”

这次不等桑岚父亲再说我自相矛盾,季雅云就脱口道:“是小草头仙!”

我点点头,“当初顾羊倌摄走我一段意识,炼成小草头仙,为的就是替他找寻天灵地宝。我虽然不知道炼制的具体过程,但可以肯定,小草头仙一定跟着他去找寻过不少宝贝。

或许正是在那段过程中,小草头仙见过类似的机关,而且,小草头仙对宝物本身有着敏锐的感觉。这两者加起来,盒子里的秘密被发现,也就不算意外了。”

我顿了顿,冲季雅云一飞眉毛:

“至于小草头仙为什么要爬到你床上抱着你,你猜是因为他缺失母爱,还是知道你是我先订未娶的媳妇儿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阴倌法医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阴倌法医目录 阴倌法医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木盒的秘密

82.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