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4章 易安的番外(95)

第3184章 易安的番外(95)

转眼就到了年底,聂胤一放假就拖家带口住到符家了。郁欢要晚些,到腊月二十八才带着岑昶跟她家的两个混世魔王住进府家。

郁欢只要有长假就会与岑昶带着两孩子进城看望清舒,所以两孩子到符家就跟在自家一样。

住进来的第二天这两孩子就打坏了一面镜子跟两个瓷瓶,还弄坏了给他们玩的玩具,另外屋子里放的花跟盆景都被霍霍光了。

清舒与符景烯是不介意的,反倒是郁欢自己气得要死,将两孩子揍得鬼哭狼嚎隔一里都听得见。

看着两皮小子,符景烯不由地想念起自己两个孙子了。到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与清舒说道:“清舒,要不将两孩子都接回京吧!”

“你来管啊?”

符景烯笑呵呵地说道:“我管,都我来管。”

清舒一脸狐疑地问道:“你有时间管吗?”

符景烯说道:“时间嘛,挤一挤就有了。再者两孩子都大了,符巍送学堂去,长鸣就给他请一个启蒙先生。”

为了说服清舒,符景烯说道:“儿媳妇的性子你也知道,万一哪个孩子像着她怎么办??”

这事他特别叮嘱过符奕几个孩子一定要盯着,不能都交给程虞君管,不过就是这样他都不是很担心。

清舒说道:“不会的,我写信问了季泉他说两个孩子都被教得很好。”

符景烯说道:“等福哥儿调离金州以后肯定会越来越忙,两孩子还是接回京城由我们教导放心。”

清舒不乐意,她觉得长鸣太小了不该离开父母身边。

符景烯哄着她说道:“符巍一个人回京孤单单的,长鸣一起回来也有伴,再者兄弟只有一起长大感情才深厚。”

见清舒还在犹豫,他又加了一把火:“景楠就是因为没与我跟一起长大所以我们关系并不亲近,对我的话他也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一听他提到景楠,清舒沉默了。

自在福州娶妻生子以后,符景楠回京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上一次回京还是四年前,那一年是小逸成亲他回京参加婚礼。

孩子成亲他就给了一百两银子,还说两孩子都大了以后不再给钱了。两孩子没有异议但清舒心里很不舒服,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他的态度,好似两孩子是包袱是累赘似的。

清舒摇摇头说道:“阿嘉心里恨着景楠。”

符景烯在这方面很开明,说道:“换我也恨他。觉得送钱回来就尽了义务跟责任,却不想孩子也是需要关心疼爱的。阿嘉到现在都不愿意娶妻生子,都是被他的冷漠给伤着了。”

说起这事,清舒道:“婚姻这事顺其自然,也许哪日他就想通了或者有了喜欢的姑娘,转头就娶妻生子了。”

自己不想成亲,长辈逼迫他娶最终害的是两个人。

符景烯说道:“他现在也大了,我想管也管不住,随他吧!”

若是管得住,他也不会让符嘉放弃学业而去做生意了。读了十多年书最后却弃文从商,当时真将符景烯气坏了将符嘉打了个半死。可惜儿大不由父母,更何况他还只是伯伯不是亲爹。见符嘉态度坚决,只能由着他了。

还好小逸没有半途而废,三年前考中了个三甲进士后外放为官,庄氏也没有改嫁跟着小逸去任上了。至于符嘉,在头桩生意失败后就跟在十二身边,天南海北地跑他还挺开心的。

清舒说道:“两个孩子都回京,我怕儿媳妇会舍不得。”

符景烯压根就没将程虞君的想法考虑在内,他说道:“你看京城官宦人家的独子媳妇不都留在京城打理中馈孝顺公婆,就她跟着福儿去了任上。现在我们也是为两孩子好,她若是不同意就是不贤不孝。”

清舒想着程虞君生完以后怕也没更多精力照顾长鸣,退了一步说道:“这事还是要征询下福儿跟虞君的意见,若是两人都答应那就将两孩子接回来,不答应还得尊重他们的意见。”

符景烯笑着说道:“好,我过两日就写信问他。”

这事其实主要在清舒,她松口了这事基本就定了。也就清舒太过宽厚,不然家里也不至于这般冷清。

相比符府,皇宫这顿年夜饭吃得是特别的热闹。易安再不待见几位嫔妃,年夜饭还是叫了她们一起过来吃。因为是头一次,所以连身子笨重平日不出宫门的陈婉华都来了。

吃过年夜饭,易安给孙子孙女发了红包以后就让她们散了,皇帝跟云昭云褕也让他们回去了。

劳累了一天,易安泡了个澡就上床睡觉。躺下后,她有些遗憾地说道:“阿祯跟窈窈不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自出生到现在,阿祯每年过年都陪在她身边从没离开过,这突然不在了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墨雪说道:“太后若是舍不得,过两年就召了王妃回京吧!”

易安摇头道:“窈窈有心建功立业我怎能做她的挡路石。想阿祯了,就让他辛苦一些多回来几次了。”

“只要太后娘娘你舍得。”

易安乐呵呵地说道:“这有什么舍不得的。他又不是弱不禁风的病娇,现在还年轻折腾下睡一觉就恢复了,等老了就不行了。”

一过完年皇帝就忙碌起来,先是让人将雎悦宫从里到外打扫了一遍,然后再从自己的私库里取了古琴古画等名贵之物送过去作为摆件。

墨雪说道:“太后娘娘,先皇留给皇上的那些字画,有十分之一现在都在雎悦宫。”

几代帝王的珍藏别提多丰厚了,不过先皇心疼易安将一大半的的私藏都给了易安。剩下的皇帝得了大头,阿祯跟云褕三人都分了一些。

易安早知道皇帝的性子,不在意地说道:“那些都是皇帝的东西,他喜欢给谁就给谁,不用管。”

墨雪倒不是小心眼,而是看皇帝如此做派有些担心:“还没进宫就让后皇帝这般大张旗鼓,进了宫以后怕是要凌驾在皇后娘娘之上了。”

易安问道:“你觉得杨佳凝是什么人?”

墨雪摇摇头,表示无法判断。

易安说道:“她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达到目的。所以进宫以后她不会蠢得去挑衅皇后的。相反,她会循规蹈矩努力消除哀家与皇后的猜忌与提防,这样她才能在后宫站稳脚跟。”

“若真的能循规蹈矩,那再好不过了。”

易安笑了下,没有说话。刚进宫肯定得低调行事了,至于以后会如何她也无法预料了。不过,再如何也翻不出她的手掌心去。

元宵前一日清舒接到了窈窈的信件,看到信里窈窈说自己怀孕了已经满了三个月。

看完信清舒很高兴,看来这孩子是将自己的话听进去了。可符景烯知道此事后却有些担心:“姚县那儿的大夫不行,稳婆的手艺也不知道好不好。清舒,还是咱们这儿送人去稳妥。”

清舒笑着说道:“等明日我进宫先问过太后娘娘,看看她的意思。”

符景烯点点头道:“若这胎是哥儿,就让窈窈不要再生了。”

一儿一女足够了没必要生那么多,反正延续血脉这等大事有皇帝,云祯膝下一个儿子反而更安全些。

生儿育女的苦楚清舒作为过来人再清楚不过了,但她还是没应和符景烯的话:“这种事由他们夫妻自己做决定,咱们就不要管那么宽了。”

符景烯笑着点了下头,说道:“等他们都回京,咱家就热闹起来了。”

两孩子不在京城,回来以后总觉得冷清。也是如此他现在尽量每日都回来,有良人相伴清舒也不会觉得孤单了。

清舒笑着说道:“等到时候又嫌吵闹了。而且孩子们都回来了这儿也住不下,到时还得让他们住回金鱼胡同去。”

孩子大了就得有独立的院落,挤在一起会受影响。

“这个不着急,等他们回来以后再说。”

元宵这日一大早清舒就进了宫,两人一见面就满脸的笑意。易安道:“看来你是知道窈窈怀孕的事了。”

坐下来以后,清舒点头道:“昨日收到窈窈的信件,信里说了这件事喜事。景烯得知后还说要请个大夫跟手艺好的稳婆去。”

易安说道:“这个不用你来费神。钟太医擅妇科跟儿科,让他去一趟云南即可;至于稳婆,我让庄冰从宫中挑一个拔尖的就是。”

清舒自没异议。

易安问道:“怎么小瑜没跟你一起入宫?”

“大长公主从年前身体就不大舒服,到现在还没利索。她这些年一直陪着大长公主。”

易安笑了下,只是那笑容很淡:“大长公主是要陪但也不差这半天,她这是还在为封劷的事生气不愿意入宫。”

“没有。”

易安摆摆手道:“你不用为她遮掩,她是什么性子我很清楚。这些年我待她不薄,就因为这件事疏远让我始料未及。”

清舒帮着小瑜说好话:“她不是疏远你,是你现在的气势越来越盛她有些畏惧,所以不喜欢入宫了。”

易安一怔,问道:“有吗?”

“有。”

易安也不欲去追究这个问题,说道:“既她不喜欢进宫见我,就不要勉强了。沐晏跟沐昆都是孝顺孩子,人也都努力上进,她老了也不愁。”

清舒笑着道:“她的性子你还不清楚,得咱们时时盯着提点两句,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人坑了。”

易安却是摇头道:“有卫方在,要还被人坑也是自找的。”

清舒心下叹息,小瑜的行为还是伤着易安了,三十多年的友情就因为这件事出现裂缝太可惜了。

其实封劷的事过后,清舒也劝了小瑜许多次可她就是听不进去,造成这个后果她也无力改变。

清舒不愿再谈这个伤感的话题,遂转移话题道:“云昭跟云褕两人也都大了,他们的婚事该提上日程了吧?”

易安笑着说道:“云褕还是小孩子的心性,他的婚事不着急。至于云昭,等会试以后再说。”

主要是儿子晚两年成亲也无妨,但女儿不行。要是太晚好的都被挑走了,总不好往年岁小的里挑。虽然说女大三抱金砖,但很多男子其实是不愿娶比自个年龄大的。

清舒一听就明白了,笑着说道:“希望这次会试里有未婚的青年才俊,这样你就能得偿所愿了。”

“应该没问题。”

清舒笑了,说道:“原来你已经有了人选啊!不知道是谁家公子竟能入你法眼。”

易安给卖了个关子,笑眯眯地说道:“现在不能说,等会试成绩出来后再告诉你。”

“那我等着。”

易安又与清舒说了一件喜事:“等开春后,三哥会跟三嫂回京。这次回来三嫂不用再回桐城,三个不忙的时候也可留在京城。”

边城现在很太平而夜哥儿也已经能独挡一面了,邬正啸时常回京也不会有什么妨碍。

清舒笑着道:“干爹干娘肯定高兴得不行了。”

“现在还没告诉他们,我准备给他们一个惊喜。”

这次之所以要斓曦回京,是因为老国公跟老夫人年岁大了。易安自己国事繁重也无暇照料他们,孙辈也都有各自的事情忙碌。加上邬老夫人现在特别想念儿子,易安担心再拖下去会等不到来。

清舒笑着道:“这确实是个惊喜。”

两人一直聊到用午膳还没停下,清舒一边吃一边说话:“我听闻皇上已经给端妃选定了宫殿,并且还亲自布置?”

易安笑了下说道:“杨氏住的那宫殿都被他改为了雎悦宫。听闻焦尾在我这里,为了讨得杨氏欢心都求到我这儿来了。”

清舒看她神色,笑问道:“你不生气?”

易安笑了下道:“我又没给有什么好生气的。好在先皇将他私库的东西大半都给了我,不然的话还真的有些肉疼。”

清舒都免不了有些担忧了。皇帝对杨佳凝比当初对程秀霞还痴迷,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易安看出来,不在意地说道:“不用担心,翻不出浪来的。”

清舒摇头说道:“我不是担心她会对朝堂造成什么影响,我是怕她对皇帝影响太深以后会让你们母子生出嫌隙。”

易安漫不经心地说道:“她若敢起这心思,杀了就是。”

ps:两章合二为一。抱歉,现在才更新。早晨孩子去学校后开始痛经,痛到下午三点。四点多开始牙疼(本来预约昨天拔的,但来例假不能拔牙)。吃了药也没啥效果,右眼疼得只能眯着。唉,活着太艰难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家有悍妻怎么破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家有悍妻怎么破 家有悍妻怎么破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84章 易安的番外(95)

9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