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4章 季风(六)

第834章 季风(六)

李鸿飞终于同意好好的来辅佐邓琳琳,以减轻她的身上的压力。叶薇也破天荒的进阶到她人生中的首次挑战的位置:行政部部长一职。车间里的调整也紧密的施行,王东被邓琳琳从乐山召回公司,当上了二车间的车间主任,汪之中升任生产部部长,卿凤山则退居二线,到五金库做了个库管。

卢枫不太高兴的坐在一车间的办公室里,他想不通自己这么优秀为什么不是生产部部长的人选,难道这里面有其他的成分掺和其中?如果有,只能是李鸿飞与自家兄弟这层关系影响了自己的发展。他闷闷不乐的看着桌面上的这则通告,心里的苦无处发泄。

正巧拣选车间的安班长火燎火急的拿着几片印花缺陷的砖跑进了卢枫的办公室。

“卢主任,你看看这砖,赶紧想个办法处理一下。”

卢枫粗略一看,没好气的说:“有什么问题,不就是缺一点花吗?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卢主任,这可是露白了啊,比豌豆都大,我可没有权限将这种砖入优。”安班长脸上急出了汗滴,在她看来,她担不起这份质量事故。

“入不了优就不入优呗。”卢枫小性子一撒,硬是把气撒到了安班长身上。

安班长虽是女流,但也是见过风浪的女人,她最佩服的人就是李羽新,因为李羽新谦卑,李羽新随和,李羽新懂得事有巨细,懂得轻重缓急,懂得换位思考。此时,她见卢枫像吃了火药似的,也不好与他理论,唯有向上级汇报这个情况。

上级也就是刚刚升任的汪之中,他一听安班长的反应就立马奔赴到印花现场,今天用的是辊筒印花机,这对于汪之中来说这是他的强项,也可以说是小菜一碟。根据安班长的描述,他初步判定这是辊筒某个部件受损造成的,所以他直接站到辊筒印花机的后面眼睛不眨的盯着辊筒后面的砖,先找到那一点空白的位置,经过仔细比对,他将问题锁定在第3道胶辊上。

如果不仔细瞧的话,这问题还真被忽略了,汪之中从辊筒上找到了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透明胶带,也正是这块胶带造成了印花的缺陷。当汪之中撕掉了那块胶带之后,重新启动的印花机印出了完整的图案。汪之中示意大家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而后他亲自去了趟卢枫的办公室。

“卢枫,怎么回事?”汪之中本欲发火,可他看见桌子上的那纸皱巴巴的任命书他瞬间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卢枫明显的有些不舒服,可这不舒服能改变现状吗?

“汪之中,我头疼。”卢枫没大没小的说着,还把手捂在了脑门上,装模作样的呻吟着。

“卢枫,是不是头疼不重要,关键是心疼不疼。”汪之中俨然与以前不一样了。

“汪之中,这是什么话?难道我就不能头疼吗?”卢枫用叼专的语气问道。

“既然不疼,那就说说你的不满吧。”汪之中省得拐弯抹角,免得日后彼此都不愉快。

“我有什么不满?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卢枫不屑的将头一昂。

“彼此都心知肚明,我们接触也不是一两天时间了,谁还摸不透彼此的脾气呢?”汪之中说的是实话,可卢枫听在耳里却是另一番场景。

你是来消遣我的吧?你爬到我前面笑话我是吧?想到这,卢枫的语气更加刻薄,说道:“脾气?你哪有什么脾气。”

“说实话,咱也不要捂着掩着,你对这纸命令不爽我可以理解,但是从你今天这个工作态度上就已经表现出你输掉了整个森林。”汪之中的话直插他的内心,就如内核炸弹一般从里而外的爆炸,让人体无完肤。

卢枫的脸涨得通红,犹如紫色的猪肝,他原本还不满的情绪一下子就降为了冰点,自己的行为的确不配做一个中高层的管理干部,用情绪来对抗突发事件这是犯了管理的大忌,道理他是知道的,可心里依旧是不怎么舒服。

“卢枫我们都是一路走到今天这个位置的,我知道你不服气,我也知道你打心眼里瞧不上我,我过去也的确是一个混吃等死的废人,可李羽新开导我之后,我改了,我把以前的恶习都统统的屏弃了,我都可以慢慢改变,你为什么不能把你优秀的一面展现的更好呢?”汪之中在人生的长河中除了学会了做人,还学会了政工干部的绝活——做思想工作!

见卢枫的脸色渐渐地恢复到常态,他又接着说:“这个生产部部长的位置不好坐,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来超越你,你的技术、你的正直都是我学习的榜样,还记得李羽新在的时候吗?我们仨一起熬更守夜,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解决一个又一个生产中的难题吗?那时候我们想过得失吗?他想过得失吗?在我心里,他就是榜样。还记得你当车间主任的那一天吗?全厂的人都没有想到是你做车间主任,他们的心目中早已把李羽新当成了车间里的神,李羽新有失落过吗?他怨恨过你吗?”

卢枫的脸忽然又红了起来,他知道他的位置是吴世强硬拽上去的,从能力与人缘上他比李羽新差值太远,而李羽新选择的是配合,毫无怨言的配合着他的工作。如今汪之中上去了,自己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大的反差呢?难道真的是自己的嫉妒心在作祟?还是有一道过不去的坎?

“卢枫,好好想想吧,今天的事就此打住,我不希望你在日后的工作中继续犯这么低能的错误。”汪之中说的委婉,他也不想在他的第一天任期内大开杀戒,这一次就算是警告他,别让他再犯迷糊。

卢枫点了点头,但他心中早已做了个决定,那就是自罚!

待汪之中走后,卢枫整理出一份报告,详细的将事情的经过罗列出来,他自己也对自己做出了处理意见,算是对新官上任的汪之中交出的第一份答卷。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卢枫不但知错,而且还知耻,对于汪之中的当头一棒,他感到庆幸,所以他的这番举动所表现出来的就是:知恩。

汪之中很乐意的收下了这份大礼,他明白卢枫的举动无疑是一纸投名状,即便有什么不好的过节,从今往后将不复存在!

李鸿飞亲自到生产部的办公室里给汪之中道贺,汪之中也十分知趣的给他斟茶倒水,闲谈中说起卢枫的事,李鸿飞表示理解,生产中就是需要几个像卢枫一样较劲的实干人士,只有这样公司才能不断的提高各项技能,只有这样公司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李总,以后还请你多指点我一下,我这个人喜欢耍小伎俩,万一哪天不小心做错了,还请你狠狠地批我一顿。”汪之中谦逊的笑出了苹果的味道。

“行,有你这分自我鞭策,我想你一定能将这个部门带上辉煌的舞台。陵康公司从来不压制人才,只要你是金子就会闪光,只要你是人才,都会得到合理的重用。”这段话,李鸿飞本来是打算给卢枫说的,可汪之中说到这里,他干脆就借用一下,先给他普渡一番。

这道理谁都懂,可真正要做到还真有点难度。你说金子被一直埋着,我不发光你知道我是金子吗?要是遇到不识货的主,没准就把我当成铜,当一块好铜也没事,至少还能支撑着我的梦想,若是当成废铁烂铜,我这一身不就白瞎了吗?

汪之中迎合着李鸿飞的话,心里的思绪却跑了十万八千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瓷界无痕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瓷界无痕 瓷界无痕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4章 季风(六)

9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