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0章

第840章

阿铁捏紧了拳头,他眼底充血,“你胡说,娘说外祖父跟外祖母身子一向好,他们却在半月内先后病死,你竟说此事与你无关?”

“自是跟我没干系,他们年纪那般大了,稍有不慎便会大病一场。”二十年前的事,哪怕他曾今有心虚害怕,二十年也足够他忘记许多细节了,他眼皮子飞快地颤动,“当时她有身孕,怀相不好,沈老爷跟沈老夫人一直提心吊胆的,就,就病了。”

“那病了也不至于半月就前后没了性命。”本来阿铁是抱着必死的心,他不为自己辩解,可事关他的娘亲跟外祖父外祖母,他眼中都要冒出火来,“我娘提过,外祖母不过是感染了风寒,大夫都说了只喝几贴药就能痊愈,谁知道在外祖父即将痊愈的当口,又突然高热,连着烧了整整七日,活生生被高热烧死的。”

“对,对,就是风寒引出的高热,大人,那两人的死真的跟我没有半分干系。”张老爷抓住救命稻草似的频频点头。

嗤——

谁知,阿铁竟然突然笑了起来。

“张靖,你可真是厚颜无耻。”阿铁突然敛了笑,他朝张老爷呸了一口,“外祖父根本没有高热,他不过感染了风寒,最后却一病不起,短短七八日就没了性命,就在外祖父断气后,外祖母吐了血,也很快去了。”

“你方才骗我?”张老爷怒目瞪着阿铁,“你这个不孝子,我是你亲爹,你竟如此坑害我?”

阿铁又朝张老爷呸了一口。

厌恶地转过头,再不看张老爷一眼。

“大人,我虽没有证据,娘也没怎么跟我细说,可后来我在镇子上打听过了,我外祖父跟外祖母都是良善人,他们行善积德了一辈子,却双双暴毙,而在他们死后,张靖卷着家财跑了,他要不是心里有鬼,怎会跑?”阿铁头磕在地上咚咚作响,“求大人为我外祖父外祖母,还有我娘做主。”

张老爷没想到自己本来是要摁死阿铁,却被这小子反咬一口。

他心里有鬼,被方铮几人连番的询问,整个人都慌乱了。

“大人,他们的死真的与我无关,我当年只是离开那伤心之地,若我真的害死了他们,为何还要放过沈焉母子?”张老爷抹去额头的汗,他嗓子嘶哑的厉害。

“你有没有做过,本官自会知晓。”方铮却不会轻易被他糊弄。

方大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抓住阿铁,足见他的本事,张老爷不敢心生侥幸,若方大人真的去查,那他必然会被扒个底朝天。

“大,大人,当,当年其实是个误会。”在没有危及自己姓名时,张老爷觉得儿子便是他的一切,是他的命,可真要揪他的罪行,他又胆怯了,归根结底,在张老爷心里,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他脑中一片空白,甚至已经意识不到自己在说什么,“我不是故意的,当年他非说我居心叵测,还要找里正,让沈焉休弃我,我堂堂一个男子,竟要被一个你女人休弃,我的脸面往哪搁?”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已经忘记的事,可一旦提及,过去的那一幕幕又似乎从未消失过,只是被压在了心底。

“你既是入赘的沈家,他们自然能休弃你。”杨丙东早看这张老爷不顺眼了,他脑袋转得快了一回。

张老爷脸憋得发紫,“他们沈家原本不过是小有薄产,我辛苦好几年,将家资翻了几番,可最后却都跟我无关,便是生出来的孩子也会跟他们姓,那我呢?我辛苦忙了一辈子,最后什么都不剩?我不甘心。”

“那你便毒杀了他们?”方铮眯着眼看过去。

“不,我没下毒,我不过是给他们的药里加了一味。”一味相克的药,那老头身子虽健朗,可到底年纪大了,挣扎了几天便死不瞑目。

“杀人还寻这么多理由,当真是可恶。”杨丙东怒目骂道。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晓我的痛苦?”

杨丙东不屑地瞥着他,“又没人逼你去入赘,还不是你自己心有贪欲,到了这时候还为自己的自私自利找借口。”

虽然张老爷承认了,方铮却没有直接将人判刑。

他命人将这二人都压入大牢。

而后派人去查证。

阿铁临走前,朝方铮磕头,“多谢方大人。”

一月后,派去查证的护卫回来,张老爷未免引起周遭的注意,他只将当年沈家的家仆发卖了几个贴身伺候沈老爷子跟老夫人的丫鬟小厮,其余的全部遣散。

护卫花了二十多天在找到证据。

此事属重大案子,方铮将案子呈报了按察使,再由按察使交于刑部,最终会有皇上下决断。

处理完此事,已经是二月底了。

万物复苏,正是一年当中最让人期待的日子,方铮跟方蒋氏他们商量了,再过半月便是个好日子,他们举家搬到新院子。

跟方家人一样高兴的还有另一处。

便是红依轩的鸨儿跟姑娘们。

这些日子红依轩日日锁着门,鸨儿想方设法地打听,却如何也探听不到可靠消息,她一日比一日焦躁,除了红袖外,其他姑娘没有不被她骂过的。

唯一淡定的只有红袖了。

红袖曾安慰过鸨儿,这红依轩是不会关门的。

大业不曾禁青楼楚馆,别说这富庶的梁州城了,就是穷乡僻壤的镇子都不缺窑子,若没了红依轩,梁州城的男人可不依。

“哎呦,还是我的红袖聪慧,你可真是妈妈的宝贝,妈妈都舍不得将你送给方大人了。”鸨儿推门而入,她带着一股香风,大声笑道。

慢条斯理地放下书,红袖看向鸨儿,问:“红依轩解了禁?”

“可不是,方大人今日让人来撕了封条呢。”鸨儿扭着粗壮的腰肢,凑近红袖,笑道:“乖女儿啊,你说咱这红依轩隔了好几个月才解封,妈妈该怎么做才能让红依轩重现往日风光?”

“重选花魁。”红袖起身,拿起笔,沾了墨,在宣纸上写下一行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替嫁小绣娘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替嫁小绣娘 重生替嫁小绣娘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40章

9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