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三千里

亡命三千里

这天晚上,罗长飞疲倦地回到家里。见妻子高娟正一脸阴沉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没说什么,直接掏出了早就写好的离婚协议书,说:“再拖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还是离了吧。”高娟木然地拿起离婚协议,正在这时,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罗长飞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两个穿黑身西装的男人,一高一矮,高个对罗长飞道:“罗长飞?青湖公司老板?”罗长飞点了点头,问道:“你们是……”两人突然一把将罗长飞推进了屋里,跟着,闪身而进,并顺手关上了门。

“别害怕,我们是正当商人。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小古,他叫小张。”矮个子边说边掏出一份东西来,放在桌上。罗长飞迟疑地接过来一看,顿时目瞪口呆,这是一份借款书,上面写着青湖公司向南华贸易公司借款一百万,月息百分之十,为期六个月,也就是今天到期。“我什么时候跟你们借过钱?这借据是从哪来的?”

小古笑了笑,说:“你看借款方的公章,不就是你们公司的吗?我们公司向来只要求客户出具公章及签下经办人的姓名就可以了。”

高娟一看那签名,顿时火冒三丈:“刘蔓丽,又是这个小狐狸精!”

刘蔓丽是罗长飞的小情人。大约是一年前,刘蔓丽应聘进公司做秘书,没过一个星期,两人就混在了一起。随后,罗长飞又将公司的财务交给了她。没想到在那时,刘蔓丽就已经背着他向高利贷公司借了一百万。

“这点钱对你们来说并不是难事吧?别难为我们这些跑腿的好不好?我们都曾坐过牢,你们不会因为这么点钱再让我们到牢里去吧?”

不用他提醒,罗长飞怎么会不知道高利贷公司的厉害呢,他结结巴巴地说:“要在以前,这点钱确实不算多,可是我现在……一个星期前,这个刘蔓丽卷走了我所有的钱,我已经破产了!公司、房子、汽车,所有都是银行的了。”

“什么?”小古和小张都吃了一惊。

在罗长飞和高娟的解释下,两人总算明白了事情的经过。还好,小古看起来挺通情达理的人,说:“这样吧,我作个主,再给你们两天,这是最后期限了。”

两人走后,罗长飞和高娟面面相觑。突然,罗长飞指着那份协议书道:“你快签吧,签了就不关你的事了。”高娟恨恨地说:“你以为有这么简单的事吗?”罗长飞一想,这倒也是,高利贷公司怎么会傻到放过高娟呢?

“咋办?”罗长飞来来回回地走动着。

高娟想了想,一咬牙,说:“跑吧!”

天亮后,罗长飞和高娟开车出了门。车子刚开动,就在后视镜里发现后面有辆车子尾随了过来。两人将车子开到一家银行门口,装作是去取钱一般,在营业厅里转了一圈后,又开车来到市区的一个写字楼前……两人一直奔波了十数个地方,疲惫不堪,相信此时高利贷公司的人也应该放松了警惕。于是他们来到自己公司所在的写字楼。罗长飞回公司收拾了一些东西,两人正要从后门逃走。突然,一个穿着黑西装的中年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此人身材极为粗壮,大号的西装穿在他身上都显得紧崩崩的,脸上更是一道刀疤从左额头一直到右嘴角,一看就知道不是善类。罗长飞和高娟一见之下,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请问,高娟在这里上班吗?”中年人开口问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长舒一口气,看来,此人是个新手,高娟含糊地说:“谁啊,不知道。”

“哦,是吗?”中年人用很疑惑的眼光看着高娟。

罗长飞拉起高娟就住后门跑。高娟边走边回头,似乎在想着什么。罗长飞问道:“怎么了?”高娟摇头道:“不知道,这人的声音好像在哪听到过,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现在还想这些干吗,逃命要紧!”

两人上了一辆出租车,就往火车站奔去。到了火车站,去哪呢?罗长飞突然想到刘蔓丽是广州人,就下意识地买了去广州的车票。

坐上火车之后,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高娟向卫生间走去。可是不到半分钟,就神色慌张地跑了回来,说:“不好了,公司门口那个壮汉也在车上。”

罗长飞脑袋里“嗡”一声响,怎么可能?去广州是他临时起意的,他们怎么可能跟上来的?一阵惊慌之后,罗长飞定了定神,说:“走,我们去换卧铺票。”

火车到广州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两人随着人流匆匆出了火车站,想打个出租车,可罗长飞一掏口袋,顿时冷汗直冒,原来手机钱包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扒走了。高娟一听,赶紧查自己身上,也是同样的命运。看来,是火车上有人趁他们睡着时偷的。这下子身无分文了,该怎么办?

两人茫然地走着,突然,高娟停住了脚步。罗长飞顺着她的目光一看,看到前方有个店面前挂了一个老大的“当”字,原来是当铺。罗长飞苦笑道:“我们现在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当钱的?”

高娟神秘一笑,将左手的袖子挽到了胳膊上,她的胳膊上竟然有一个硕大的金镯子。罗长飞看得仔细,那正是结婚十周年时,他赚到第一桶金时给她买的,没想到出门这么急,她还把这个带上了,而且,还藏得这么严实。罗长飞突然感到心里酸酸的。

从当铺出来后,两人连夜找了间房产中介租了个小房子。

住进出租屋后,两人都松了一口气,总算安定下来了。正这时,门铃响了。罗长飞按下室内电话,里面传来一个很有礼貌的声音:“罗先生吗?我是小古,我们能上来坐坐吗?”罗长飞如受雷击,这怎么可能,他们才来广州,才进到出租来,高利贷公司就找来了,这也太神了吧!罗长飞突然想到了那个壮汉,难道,他一直在跟踪自己?他叫道:“你、你们怎么来了?”小古一笑,说:“我们当然有我们的办法。”罗长飞既困惑又无奈地按下了开门键。

几分钟后,小古和小张出现在他们面前了。小古愁眉苦脸地说:“你知道你们这一跑,我们公司又浪费了多少经费吗?”小张恶狠狠地说:“你们以为逃得掉吗?下次再跑的话,我就卸掉你们的两条腿。”

罗长飞和高娟听得胆颤心惊的,小古摆了摆手,说:“小张,我们是正规公司,我们是讲道理的。”又转头对两人说,“欠债还钱,是不是很有道理?”

两人只得点头。小古叹道:“唉呀,我是真不想伤害你们,可是公司的人都在看着呢。这样好不,一根指头,宽限一天。”

罗长飞和高娟下意识地捂住了手指,惊恐地连连摇头。

可是小古已经站起来了,说:“谁先来呢?”

罗长飞一看,知道是躲是躲不过去了一咬牙,说:“砍我的吧。”

高娟立即跳了起来,说:“不,砍我的。你的手指留着有用。我一个家庭妇女,少根手指没什么。”说着,她将手按在桌上。

“不,我是男人,哪有让女人受罪的!”

两人你争我夺,按在桌上的手被彼此推来推去的,最后,不知怎么地,两人抱在了一起,失声痛哭起来。罗长飞又羞又愧,他没想到事到如今,高娟还如此护着他。今天这根手指头,他无论如何也要拿出来。他悄悄地放下左手,按在桌上,想让他们砍,却猛地一愣,他按在了高娟的手上。原来,高娟也是想趁他不注意,让他们砍。

小古长吁短叹,竟下不了手。小张在边上说:“古哥,钱要不回来,老板那怎么说?”

小古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对罗长飞和高娟说:“大哥大姐,这次小弟我就不要你们的手指头了。可是,钱你必然要还。这样吧,我再给你三天时间,到时还拿不出钱来,就是泰坦尼克号再生也没办法了。当然,这三天你必须不再跑,手机也必须二十四小开机。”

罗长飞和高娟连连点头。高娟突然想起什么来,怯怯地说:“可是,我们的手机被偷了。”小古没办法,一边从身上掏出自己的手机给他们,一边嘟嚷道:“什么世道,债没讨到,还要贴上手机。”

出了门,小古突然回过头来,说:“我觉得我有义务提醒你们一下,既然你们没钱还,为什么不去找和我们签约的那人呢?本公司的规定虽然是认章不认人,可那也是在找不到经办人的情况下才自动生效的。”

两人走后,罗长飞和高娟同时跳了起来,他们来广州为了啥?还不就是为了找到刘蔓丽。

罗长飞依稀记得刘蔓丽的履历上写着她是广州人,但广州哪的人却不记得了。而履历表在刘蔓丽卷款私逃时也一起带走了。正着急时,高娟突然说道:“私家侦探。”

罗长飞一激灵,对啊,私家侦探!他知道这些年来,高娟一直雇有私家侦探在跟着自己,她对这一行应该很熟。“好,我这就上网找找广州有哪家信誉好的私家侦探社。”

“不用了,我看看我请的那个私家侦探跟这边的侦探社有没有联系,应该是有的。”说着,她从罗长飞那里拿来手机,拨通了私家侦探的电话。

“喂,请问你是李侦探吗?我是高娟,之前跟你……”

“是我。”话没说完,就被李侦探打断了,“天啊,你总算出现了。你现在在哪,我要见你。”

“可我现在在广州啊!”

“广州哪里?”

高娟就说了。李侦探让她待在那,他马上就赶过来。高娟很茫然,难道李侦探也在广州?

罗长飞和高娟在与李侦探约定的饭店里坐下。半个小时后,门口进来了一个人,两人一见,吓得失声叫了起来,竟是那个黑西装壮汉。罗长飞突然想到,小古和小张口中说的老板,难道,他就是?此人一脸恶相,应该没有小古那么好说话,罗长飞赶紧一拉高娟,两人正要悄悄离开,猛地,罗长飞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那壮汉听到声音,挂掉自己的电话,快步走了过来。两人只得乖乖地又坐了下来。

“你就是高娟?”壮汉有些微怒地道,“高太太,上次我上门找你,你说不是你。你到底还要不要调查结果啊!”

罗长飞和高娟一听,惊讶地对视了一眼,原来他就是李侦探啊!难怪,上次在公司门口,高娟就觉得他的声音很熟。

罗长飞奇怪地问道:“他不是你请的吗,怎么会不认识他?”

“是这样的,之前请的那个私家侦探转行了,但我跟他签的是一年的合约,佣金都付了,所以他把我这单生意转给了他的同行李侦探。我跟李侦探就通过几次电话。”高娟转头问李侦探,“对了,你怎么也到广州来了?”

李侦探说,因为高娟签的合约里有这么一条,要查出跟罗长飞相好的女人的所有信息,包括住址,现在何方等等,而他查到刘蔓丽是坐飞机来到广州的。所以他通过机场的关系,找到了刘蔓丽的身份证,得知她的住处。于是他也到广州,并无意中与罗长飞和高娟坐了同一列火车。李侦探到了广州后,才知道刘蔓丽的房子早就卖掉了。广州毕竟不比老家,人脉欠缺,所以没查出她现在住在哪。“不过,我在天河附近遇到过她两次,而且,两次她都是步行的,这就说明她的活动范围很可能就在这一块。”李侦探一边解释,一边多看了他们几眼。这种场面并不多见,妻子调查丈夫,但在取结果时,双方却都在场。

“你能找到她吗?”高娟迫切地问道。

“应该可以吧。”李侦探疑惑地说,“但是这还有必要吗?”

“有必要,太有必要了。”两人同时说道。

几天后,李侦探打来电话,说发现刘蔓丽在天河立交桥附近。罗长飞和高娟立即赶了过去。果然,看到刘蔓丽,在罗长飞迟疑的时候,高娟冲了上去,对着猝不及防的刘蔓丽的脸“啪啪”地甩了两个大耳光。

刘蔓丽定睛一看,见是高娟,顿时傻了眼。两人在这边纠缠着,罗长飞不好意思上前,就拨通了小古的电话。十几分钟后,小古和小张来了。他们对刘蔓丽说了几句后,刘蔓丽顿时低下了头来。

刘蔓丽是职业骗子,罗长飞只是她一长串受骗人其中之一。因为小古和小张担心罗长飞和高娟会报警,于是先帮他们把钱要了回来。至于那笔高利贷,小古和小张似乎并不着急,看得出来,他们很相信自己的手段。

这天,小古和小张专程上门来感谢罗长飞和高娟。两人哪里受得起,一个劲地说:“不不,是我们应该感谢你们才是。”

“哪里哪里,该我们感谢你的。要不是你们,我们还找不到她呢。”

罗长飞一愣,问道:“难道你们本来就是想找她的?”

“谁借款谁还嘛。”小古嘿嘿笑道,“可是我们又找不到她,想到你毕竟跟她熟点,于是就……”

高娟目瞪口呆地说:“可是,你们、你们要剁手指头……”

小古笑得很灿烂:“剁手指?怎么可能,我们拿过刀来吗?”说着,他走上前来,伸手从罗长飞的西装上兜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小东西,“这个小东西现在可以完璧归赵了。”

罗长飞和高娟瞠目结舌,这东西在影视里见得太多了,分明是个跟踪器,天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塞进自己的衣兜里的,难怪,跑到广州来都能被他们抓到。

几天后,罗长飞和高娟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高娟顺手打开电视,电视里正播着广州新闻。两人竟然地看到小古和小张正被警方押着,身后,是披头散发,眼泪鼻涕流得一脸的刘蔓丽。主持人说:今晨有人报警,说天河区一幢住宅内不时发出女人的惨叫声。警方接警之后,迅速赶到现场,当场擒获两名嫌疑人,同时解救了一名正在受折磨的女人质。据警方透露,此案与高利贷有关……罗长飞突然笑了起来,一把拉着高娟的手,将赎回来的金镯子戴了上去,感慨地说:“说起来,我们真该感谢他们的。”

高娟的眼泪夺眶而出,使劲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愤怒的拳头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愤怒的拳头目录 愤怒的拳头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亡命三千里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