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十三幅肖像画

第70章 第十三幅肖像画

?当晚审判团便灰溜溜离开白象城堡,所谓的审判,连一个马虎的过场都被都主教大人很粗心地省略,奥古斯丁遗憾地说了一句连诗呢歌的葡萄酒都没喝上,也好,不用被我们的伊莉莎白小姐勒索更多无意义的金币了。cosmo平白无故多了一支真正意义上的正规骑士团,克拉夫这个老头对外人苛刻抠门得没有底线,对自己的私人神父却是慷慨得更加让人流汗,这批实力绝大多数在8级上下的高级骑士不仅盔甲昂贵,长枪鲜亮,战马精神抖搂,而且还装载了总数是120万凯撒金币的十数只箱子,金灿灿的,看得财迷萝莉管家心花怒放,跳进了箱子疯狂打滚,最后被看不下去的奥古斯丁拎住衣领丢了出去,骑士团被集体安排在原本空荡的第三层,潘神迷宫,奥古斯丁并没有寒暄什么,当骑士们见到那巨大而非雕塑艺术品的真实【圣乌尔班】,全部主动半跪行骑士礼,圣乌尔班对帝国骑士而言,具有特殊意义,它象征着最高的骑士精神,只追寻真正的公正,不屈膝于俗世的权势和富贵,所以帝国最大的异端,像澳狄斯亲王,临死前只提出了一个要求,他死后割下的头颅被悬挂在爱德华礼拜堂上的圣乌尔班雕像上。

为首一名克拉夫扈从骑士是唯一的成熟阶大骑士,交给新主人一封信,奥古斯丁来到书房,打开一看,被逗乐,还是那再熟悉不过的歪扭字体,如果不能理解体谅那频繁的语法错误,你就别想读懂这封信了,帝国最拔尖之一的老人在信上说这只是输了12枚波旁银币的赌注,预先交付,下一批得等到下一个12枚,但如果攒不到,他是不会割肉的,一名骑士都休想骗走,奥古斯丁靠着椅子,嘴角翘起,这确实是那老头的作风,信的最后他询问了几个最近困惑的信仰问题,并且让奥古斯丁抽空去一趟朱庇特城给他的宝贝孙子进行洗礼。

奥古斯丁作为老头的私人神父和小克拉夫的教父,两者都是应尽的义务,奥古斯丁坐在书桌前写完回信,轻轻吹干墨汁,心情不错,那可是货真价实的120名高级骑士啊,而且还有十几箱子的金币,当然,一百二十万金币,对娘娘腔海伦之外的任何一个大家族来说仍然绝对不是一笔小数字,老克拉夫在信上明确指出这是他以私人名义借给私人神父而非cosmo,并且利息要比正常银行借贷高出几个点,奥古斯丁看完整封信,在确定拉克拉夫“不小心”遗忘了还款明确时间后,微微一笑,如果不是被伊莉莎白抢走几箱子说是铺在蜜糖一层她的闺房当天然地毯,今天那就完美了。

但奥古斯丁很快收回了这个想法,因为光着脚丫的萝莉管家冲进了书房,尖叫道:“走运的奥古斯丁,这次幸运女神不仅对你抛媚眼,还给你生孩子了!小女孩产卵了,只有一颗,但不是小尼罗河白蟒,也不是小黑曼巴王蛇,而是双头黄金蝰!黄金亚种中当之无愧的最高阶!”

奥古斯丁愣住,黑曼巴王蛇和尼罗河白蟒都是黄金亚种谱系上的第8阶,级数很高,这一序列的物种被准确记载并且现世的有十二种,形容词无疑是一连串的强大,神秘,例如小男孩小女孩就被冠以“亚龙”的美誉,但第9阶,却仅有三种,双头黄金蝰便位列其中,它的评价只有寥寥数字:神话级生物,等同巨龙。极少将兴奋流于表面的奥古斯丁抱起伊莉莎白,狠狠亲了一口脸蛋,萝莉欢快嚷着亲嘴唇亲嘴唇,被奥古斯丁一巴掌拍在粉嫩小臀部上,笑道:“带我去见识一下双头黄金蝰的卵。等它被孵化出来,再考虑是否被你揩油。”

她这个时刻也懒得计较这个,只是让不解风情的奥古斯丁抱着,来到第8层的主厅,这里是尼罗河白蟒产卵的巢穴,为此奥古斯丁专门开辟了一个直达黑天鹅湖的传输阵,潮湿阴暗,带着一股刺鼻腥味,但对于参加并且指挥过开普勒绞架战役的屠夫来说,这点小事,实在犯不上抱怨,已经长达15米,此时略显疲倦的小女孩蜷缩身躯,护着中央的一枚黄金色大卵,这颗按照固定频率颤动的卵需要成年人双手才能环住,这个阶段的小女孩十分警觉敏感,前不久连小男孩都被它咬出两条巨大血槽,只是对待缪斯大陆唯一有胆量也有资格向缪斯无冕之王黑玛迦公羊公爵挑战的“小萝莉”,它才会如此驯服无害,它对奥古斯丁有亲近感不错,但如果是单独面对相处,连奥古斯丁都不确定这个小女孩会不会一个不耐烦就张开血盆大口把他吞进肚子当食物,伊莉莎白嫌弃宠物不够大度,轻轻踢了一脚蛇尾,小女孩委屈地挪了挪,将卵完整展现在奥古斯丁眼前,奥古斯丁蹲下去,甚至不敢抚摸,眼神茫然,喃喃道:“这将是一个媲美乃至于等同巨龙的小家伙啊!”

萝莉得意洋洋道:“别忘了马卡肥猪的分红哦,一半归我!”

奥古斯丁这次掏钱心甘情愿,依依不舍收回视线,牵起萝莉常年冰凉的小手,起身道:“好了,我们别打扰小女孩休息了。”

萝莉站着也只比卵高出一个脑袋,拍了拍看似柔软却堪比龙甲硬度的卵壳,亲昵道:“小家伙,要快快出来哦,奶奶会给你喂最好吃的食物,还有这个不负责任的爷爷,看到没,他也会好好爱护你的,赶紧出来跟他撒娇吧!”

奶奶?爷爷?

奥古斯丁冒出一头黑线。

萝莉刚好要去补觉,这是她唯一钟情书籍《鲜花与鲜血》介绍的美容秘方。但奥古斯丁牵着她离开蜜糖,却不是往上,而是往下,到达最底一层,“墓地”,迪米特依然在夹杂了梵特兰蒂冈圣子和拜占奥教廷两位红衣大主教血液的墓碑中进行第二次神圣冬眠,下一次睡眠,奥古斯丁这辈子是肯定等不到了,人类,注定无法在岁月上与长生种抗衡,这就像长生种无法与太阳对抗是一样的,公平的天秤,永不倾斜。仍然沉浸在幸福和兴奋中的萝莉瞥了一眼猩红墓碑,嘀咕道:“下一次睡完懒觉,这家伙就可以达到真祖级,这样的怪物,史诗大陆才不到十头,它的运气,可比你好太多了。你呀,唯一的幸运就是遇到了我,对不对,倒霉蛋可怜虫奥古斯丁?”

奥古斯丁笑着点头附和道:“对对对。”

萝莉得寸进尺:“那你把马卡肥猪的分红给我三分之二?”

奥古斯丁把她送到蜜糖小窝门口,推进去,斩钉截铁道:“休想!”

萝莉嘀咕了一句小气鬼,踩着满地的金币飞扑向那张巴洛克华贵大床,很快没了动静,奥古斯丁笑着准备上楼,去书房计算cosmo目前的财政情况,这种事情绝对放心不能交给计算能力一塌糊涂的管家,至今奥古斯丁还是无法理解这个家伙是如何成为“血腥女王”伊莉莎白,虽说她的最大强项在于诞生伊始便让两头位于亚种8阶的【亚龙】自动认主,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的萨满术只是二流,但她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加减算术,实在让奥古斯丁无法恭维。奥古斯丁思考着这个困扰许久的问题,刚走到日后会被作为异端集中营的红巢,想了想,返回蜜糖,轻轻走入闺房,他的小管家打着微鼾,手脚大张,果真熟睡,奥古斯丁坐在床头,环视四周,除了地面上满充斥暴发户气息的凯撒金币,有化妆桌,摆放有不计其数的脂粉盒,有永远比她双脚大上一号不止的水晶鞋,有塞满各类被她当水喝的葡萄酒的大酒柜,这一切粉色调,符合贵族小名媛的口味,只是除了这些,还有更醒目的景象,一只只盛放恐怖实验体的大型玻璃樽,加上复杂繁密的金属实验器材,堆积成山的药品和图纸,这可不是小淑女该有的爱好。奥古斯丁收回视线,弯腰,吻了一下占据蜜裴芬公主身体和灵魂的萝莉洁白额头。

奥古斯丁走回书房,纤细鹅毛笔蘸了蘸墨水,写下一句公爵父亲前往绞架前,让当初百人审判团中比大审判长更具实质话语权的女人转述给他的临终遗言:我手中只有一支笔,不像祖辈擅长马背上杀敌,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不是屠龙者的后代。小奥古斯丁,以及任何一位佩戴紫曜花徽章的子孙,请记住,真正的勇士,是能够问心无愧的男人。罗桐柴尔德家族的老兵,不死。

奥古斯丁写完这句话,猛然握紧鹅毛笔,连折断都没有察觉。

终有一日,他,全名中除了罗桐柴尔德还拥有数个更古老姓氏的叛国者子孙,会重返奥格斯歌城,亲手挂上第十三幅家族肖像画,建立一个伟大的罗桐柴尔德!

告诉所有傲慢者,紫曜花不管承受何种风雨,永不凋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天神下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天神下凡 天神下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章 第十三幅肖像画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