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元祭

第一章 中元祭

北方有座城,名叫古城;城裏有個小區,名叫建設;小區內有間一居室,住着一個大胖子,名叫莫一煩。

8月24日,早晨六點。

整個古城籠罩在黑夜之中,睡得很沉。東方遙遠的天際卻似乎開始了蠢蠢欲動,將一絲魚肚白掀起來展示給這個世界。

建設小區的某個房間內,一道碩大的人影在床上抖了一下,露出一抹豬肚白。

「謝謝主持人!我能獲得2018年度新人大獎,離不開廣大讀者的支持,離不開平台的支持,更加離不開責編把我從茫茫人海中撈出來,幫我努力爭取分類強推、三江、大封推!謝謝你把我推到了這裏,雖然幸福得讓人頭暈,一切顯得那麼不真實!總之,謝謝你,讓我看到你在哪裏~」

莫一煩西裝革履地站在聚光燈下,伸出手,向下面烏泱泱的人群尋找他的責編……

忽然耳邊傳來一陣響亮如鬼哭般的手機鈴聲。

「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愛情的藤蔓,聽我說:嗷~」

鬼畜一般的鈴聲喚醒了睡成鬼畜一般的莫一煩,他翻個身,把被子裹到跨下,十分痛苦地睜開了眼。

「md,我就知道這是個夢!讓我繼續做下去好嗎?」

「你是美麗的珍妮,牽着我的手去浪跡天涯。嗷~」

手機還在響,幽幽綠光映襯着他的臉猶如鬼魅,莫一煩看了一眼,母親大人!他趕緊一個激靈坐了起來,清了清嗓子。

「喂~」他拖了一個長長的尾音,彰顯激動的心情。

「我美麗睿智、持家有方的母親大人,您怎麼這麼就早打電話過來了,想兒子啦?」

「今天家裏祭祖,快點回來!」說話的人語速簡潔明快。

「額,今天又不是清明節,祭啥祖啊?」

「別啰嗦,趕緊回來!墳頭集合啊……」

嘟嘟嘟……

「唉,老媽的性子還是那麼急!話都不說明白~」

莫一煩放下電話,慢慢地穿上衣服,刷刷牙洗洗臉颳了刮鬍子弄了弄頭髮,對着鏡子左看右看,還捏了捏臉,最後長嘆一聲:「又胖了~」

天亮之後,他在樓下的早點鋪吃了豆漿油條,叫了一輛順風車,滑開手機瀏覽新聞,發現全是關於滴滴的報道,越看越心驚。

車子到了以後,他將車牌和司機的信息仔細對了三遍,確認是五星司機后才敢上車。一路上不停地將定位微信傳給好友大壯,生怕自己像網上說得那樣,遇到喪心病狂的司機。

幸虧他是個男的,雖然胖胖的很可愛,可跟小鮮肉比起來還是差了一點點,所幸終於安全抵達莫家村。

「大壯,我已經安全到達,你可以放心了~」

「滾,我放心個屁!下次別大清早地就開始騷擾我。昨晚熬了一宿,我要補覺!」

與大壯惜別之後,莫一煩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我不能睡懶覺,你也別想。」

他站在村口,望着眼前這條筆直的鄉間小路。

歷經十幾年,小路從泥巴路、塘石路,慢慢演變成現在的水泥路。村裏的房屋也從茅草房、土坯房、木架房,慢慢演變成如今的磚混框架房,更多則是起了兩三層的小洋房。

在猶如眾星捧月一般的洋房們中間,傲然挺立着一棟小小的平房,那便是他的家。

每每看到這裏他就覺得很愧疚,為了供他讀書,老媽省吃儉用、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養大,錯過了改嫁的最佳時機。

小時候不懂事,他總是問老媽:「爸爸去哪兒了?」

「你爸呀,他去了一個美麗的地方!」

「你怎麼不去找他呢?」

「我捨不得你呀~」

長大一點之後,他偶爾問老媽:「你怎麼不給我找個后爸?你一個人多辛苦啊!」

「我捨不得你爸呀~」

再大一點,他剛想問老媽關於老爸的事情,他的姐姐莫一倩就會拿起掃把,一邊追一邊打還一邊罵:「是不是傻,問什麼問?誰願意娶帶兩個拖油瓶的婦女?」

然後他們的媽媽就會抄起廚房的菜刀,去追這倆個不成器的東西!

所幸,孩子都有長大的時候。姐姐讀書沒有天分,早早地出去打工,嫁了人;莫一煩讀書也沒有天分,卻考上了大學,可惜找不到理想的工作。

老媽卻一日日地老了,成了真正的老媽。

「唉~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終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閑……」

想起這些,莫一煩的心情有些寂寥,慢慢地往祖墳方向走去。

他們村沒有統一的公墓園,祖墳都散落在各家的田地中,距離村子不遠,所以走兩步就到了。

此時日上三竿,陽光明媚,正是賞秋風的好時節。

遠遠地,在一棵高大槐樹下,他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穿着一件紅色的旗袍,而他自己是一身黑色的運動裝。

莫一煩快步跑上前,趁對方沒注意,狠狠地抱了抱。他的身高和體重都是180,抱着體形圓潤的張愛華,就像一紅一黑一大一小倆冬瓜。

「母親大人,孩兒回來了!」

張愛華一巴掌拍在莫一煩身上,沒好氣地罵道:「還知道回來?成天在外面瞎混,也沒看你混出個人樣!」

「母親大人教訓的是!我這不是回來看你了么?」

「別貧了~快來給你爸燒紙錢!」

「得嘞~媽,你來上墳怎麼穿旗袍啊,都掉色了~」莫一煩看到老媽身上的旗袍顏色有些已經暗淡。

「唉~昨晚你爸託夢給我,說想看我穿旗袍的樣子。」張愛華的神色有些哀傷。

「媽,我爸是想看你年輕時候穿旗袍的樣子吧?」

「還貧?你爸還說想看看你有沒有成器,說你再不成器的話,他要從下面上來親自找你談談!」

「別~我害怕!我爸的話咋那麼多,你以前不是說他是一個沉默寡言的冷酷帥哥么?」

咚咚……

頭上挨了兩個腦瓜崩之後,莫一煩老老實實地除草、燒紙、上香、上肉、敬酒、拜祭……

事畢之後,他看着墳頭旁邊的大槐樹,不禁嘆了口氣:「唉,這樹長得真快啊~」

微風輕輕吹起,樹葉嘩嘩響起,像在拍手應和一般,只是那刺稜稜的樹枝上掛滿了枯葉,一拍手全都窸窸窣窣地掉了下來。他隨手撿起一片,揣進了衣服裏面。

「明年見咯,大槐樹!」

莫一煩點燃鞭炮,拉着張愛華往路邊跑去。

噼里啪啦一陣喧鬧,紙屑與煙霧齊飛,震得枝頭上飛出了一隻烏鴉,嘎嘎嘎地往天際飛去。大槐樹又嘩啦啦地拍打着手掌,枯葉跟着掉了一些。

「媽,我爸的墳頭都長草了,你咋不清理一下?」

「我一個婦道人家,老往墳頭跑,影響不好,以後還怎麼在村裏潔身自好?」

「沒事沒事,您的光輝形象咱村誰不知道,就連隔壁村的王大爺追了你三年都沒得手!」

「沒個正形~」

二人嘻嘻哈哈地往家裏走去。

他們沒注意到槐樹上蹲著一隻猴子,正在賣力的搖著樹枝,樹下趴着一個黑色衣服的男子,正在嗚嗚嗚地撿著紙錢和樹葉,不時抬起頭望着莫一煩二人離去的背影。

莫一煩陪着媽媽在老家祖屋的廳堂內坐着說話,看到牆壁上又出現了一些裂紋,牆皮也脫落不少,心裏很不是滋味兒。

而隨着年齡增長愈發富態的張愛華,寵溺地揉着兒子的腦袋。

「好啦,今天的任務完成了。下面你彙報一下最近的感情生活吧!」

莫一煩從老媽的魔掌下掙脫,不滿道:「媽,別老揉我的頭,我都是大人了!」

「揉一下咋啦,別人我還不揉呢!別打岔,快點彙報,是你爸想聽~」

莫一煩趕緊抬頭看了眼供在桌子上的黑白照片,發現照片上父親的笑容安詳平和,並沒有開口說話。

「媽,別老拿我爸嚇唬我!最近工作太忙了,沒時間找女朋友~」

「哼,全是借口!最近又換工作了吧?!」

「啊?你怎麼知道?」莫一煩有些驚訝,隨即想到肯定是大壯告的密,這個叛徒,回去就收拾他。

「大壯是個不錯的孩子,好好跟着他干,別整那些歪門邪道的!以前吧,你告訴我你當了騎手,我還以為是賽車的。現在你又當了什麼網絡作家,是不是寫花邊新聞騙錢的那種?」

莫一煩仔細打量著老媽,新燙的大波浪,香氣撲鼻,臉上還塗了粉,老白了。

情況不對啊!

「媽,你是不是想第二春了?剛剛給我爸上墳的時候就覺得哪裏不對,你不是想了解我的感情生活,你是想通知我你的感情生活吧?」

「想什麼呢?我只是感覺到歲月流逝,紅顏易老,想永葆青春,所以打扮了一下。」張愛華坐正了身子,認真說道。

莫一煩仔細端詳了很久,沒有看出端倪。想想也是,老媽已經快五十了,不可能還有那些想法。

「你呀,早點結婚生子!別老操心我!對了,過陣子我要去給你姐帶孩子,你自己多保重啊!行啦,你自己玩會兒,我去給你做好吃的~」

莫一煩在家裏吃了午飯和晚飯,跟老媽家長里短嘮了一下午,盡顯孝順。不過,他也反覆強調,他現在乾的都是正經事,很有前途的~至於信不信,只有他媽媽才知道了。

天色漸晚,秋天的夜黑得特別快,再不走就真的趕不上回城的2路汽車了。

與老媽告別之後,莫一煩沿着既熟悉又陌生的鄉間小路拔腿就跑,嘴裏還哼著不著調的歌,引得村裏的狗也跟着叫了起來。

他跑着跑着忽然感到背後一涼,像是有人在窺視。他回頭一看,沒有人。四下打量一番,看到自家祖墳前忽地立起一道白影,而且慢慢地高起來。他以為看花了眼,又仔細地朝那裏看去,白影忽然又縮下去了,而且時而大,時而小。

此時天上有些雲彩,但月光十分明亮,他倒也沒有真的很怕,便往墳前走近了幾步。

白影縮在墳前,窸窸窣窣忙着自己的事,在月光的照耀下,影子忽大忽小,還伴隨着低沉的嗚咽聲。

莫一煩有些詫異,這白影居然不怕他,知道這是誰家墳么,就敢來搞事情。

「md,是不是盜墓的?」

莫一煩壯著膽子吼了一句,雙手握拳靜靜站立。

「汪汪汪……嗚嗚……汪!」

忽地傳來一聲狗叫,心情似乎不太好。

一隻白色大狗從墳頭那裏躥了過來,莫一煩身子一緊,站在原地,不敢動彈,手心的汗濕滑得很。

白狗看了他一眼,聞了聞味道,卷了捲舌頭,便往別處跑走了。臨消失之際,卻又回頭看了他一眼。

這兩眼着實嚇壞了莫一煩。天生怕狗的男子,旁人不會了解這種秀氣的痛苦。

不過冷汗之後,他心裏不服輸的精神又冒了出來,甚至威武了一番,「偷吃供奉你還有理了,有本事你別走,劃下道道來,咱倆好好比劃比劃?」

如此,也算是找回了一點顏面。

他轉過身子準備繼續往前走。

「嘩啦……」

路邊的槐樹忽然集體拍起了手。一陣風輕輕吹起,刮在身上涼颼颼的。

「嘩啦……」

天上的雲彩已經成了黑色,將月亮遮住了半張臉,光線變得忽明忽暗起來。

莫一煩掂起腳尖,縮著身子,蹭蹭蹭地往前小跑。他不敢去看樹叢間的陰影,總覺得那裏藏着無數的眼睛,在窺視他。

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中元祭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