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中元祭

第一章 中元祭

北方有座城,名叫古城;城里有个小区,名叫建设;小区内有间一居室,住着一个大胖子,名叫莫一烦。

8月24日,早晨六点。

整个古城笼罩在黑夜之中,睡得很沉。东方遥远的天际却似乎开始了蠢蠢欲动,将一丝鱼肚白掀起来展示给这个世界。

建设小区的某个房间内,一道硕大的人影在床上抖了一下,露出一抹猪肚白。

“谢谢主持人!我能获得2018年度新人大奖,离不开广大读者的支持,离不开平台的支持,更加离不开责编把我从茫茫人海中捞出来,帮我努力争取分类强推、三江、大封推!谢谢你把我推到了这里,虽然幸福得让人头晕,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实!总之,谢谢你,让我看到你在哪里~”

莫一烦西装革履地站在聚光灯下,伸出手,向下面乌泱泱的人群寻找他的责编……

忽然耳边传来一阵响亮如鬼哭般的手机铃声。

“我是隔壁的泰山,抓住爱情的藤蔓,听我说:嗷~”

鬼畜一般的铃声唤醒了睡成鬼畜一般的莫一烦,他翻个身,把被子裹到跨下,十分痛苦地睁开了眼。

“md,我就知道这是个梦!让我继续做下去好吗?”

“你是美丽的珍妮,牵着我的手去浪迹天涯。嗷~”

手机还在响,幽幽绿光映衬着他的脸犹如鬼魅,莫一烦看了一眼,母亲大人!他赶紧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清了清嗓子。

“喂~”他拖了一个长长的尾音,彰显激动的心情。

“我美丽睿智、持家有方的母亲大人,您怎么这么就早打电话过来了,想儿子啦?”

“今天家里祭祖,快点回来!”说话的人语速简洁明快。

“额,今天又不是清明节,祭啥祖啊?”

“别啰嗦,赶紧回来!坟头集合啊……”

嘟嘟嘟……

“唉,老妈的性子还是那么急!话都不说明白~”

莫一烦放下电话,慢慢地穿上衣服,刷刷牙洗洗脸刮了刮胡子弄了弄头发,对着镜子左看右看,还捏了捏脸,最后长叹一声:“又胖了~”

天亮之后,他在楼下的早点铺吃了豆浆油条,叫了一辆顺风车,滑开手机浏览新闻,发现全是关于滴滴的报道,越看越心惊。

车子到了以后,他将车牌和司机的信息仔细对了三遍,确认是五星司机后才敢上车。一路上不停地将定位微信传给好友大壮,生怕自己像网上说得那样,遇到丧心病狂的司机。

幸亏他是个男的,虽然胖胖的很可爱,可跟小鲜肉比起来还是差了一点点,所幸终于安全抵达莫家村。

“大壮,我已经安全到达,你可以放心了~”

“滚,我放心个屁!下次别大清早地就开始骚扰我。昨晚熬了一宿,我要补觉!”

与大壮惜别之后,莫一烦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我不能睡懒觉,你也别想。”

他站在村口,望着眼前这条笔直的乡间小路。

历经十几年,小路从泥巴路、塘石路,慢慢演变成现在的水泥路。村里的房屋也从茅草房、土坯房、木架房,慢慢演变成如今的砖混框架房,更多则是起了两三层的小洋房。

在犹如众星捧月一般的洋房们中间,傲然挺立着一栋小小的平房,那便是他的家。

每每看到这里他就觉得很愧疚,为了供他读书,老妈省吃俭用、含辛茹苦,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他养大,错过了改嫁的最佳时机。

小时候不懂事,他总是问老妈:“爸爸去哪儿了?”

“你爸呀,他去了一个美丽的地方!”

“你怎么不去找他呢?”

“我舍不得你呀~”

长大一点之后,他偶尔问老妈:“你怎么不给我找个后爸?你一个人多辛苦啊!”

“我舍不得你爸呀~”

再大一点,他刚想问老妈关于老爸的事情,他的姐姐莫一倩就会拿起扫把,一边追一边打还一边骂:“是不是傻,问什么问?谁愿意娶带两个拖油瓶的妇女?”

然后他们的妈妈就会抄起厨房的菜刀,去追这俩个不成器的东西!

所幸,孩子都有长大的时候。姐姐读书没有天分,早早地出去打工,嫁了人;莫一烦读书也没有天分,却考上了大学,可惜找不到理想的工作。

老妈却一日日地老了,成了真正的老妈。

“唉~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想起这些,莫一烦的心情有些寂寥,慢慢地往祖坟方向走去。

他们村没有统一的公墓园,祖坟都散落在各家的田地中,距离村子不远,所以走两步就到了。

此时日上三竿,阳光明媚,正是赏秋风的好时节。

远远地,在一棵高大槐树下,他看到一道熟悉的人影,穿着一件红色的旗袍,而他自己是一身黑色的运动装。

莫一烦快步跑上前,趁对方没注意,狠狠地抱了抱。他的身高和体重都是180,抱着体形圆润的张爱华,就像一红一黑一大一小俩冬瓜。

“母亲大人,孩儿回来了!”

张爱华一巴掌拍在莫一烦身上,没好气地骂道:“还知道回来?成天在外面瞎混,也没看你混出个人样!”

“母亲大人教训的是!我这不是回来看你了么?”

“别贫了~快来给你爸烧纸钱!”

“得嘞~妈,你来上坟怎么穿旗袍啊,都掉色了~”莫一烦看到老妈身上的旗袍颜色有些已经暗淡。

“唉~昨晚你爸托梦给我,说想看我穿旗袍的样子。”张爱华的神色有些哀伤。

“妈,我爸是想看你年轻时候穿旗袍的样子吧?”

“还贫?你爸还说想看看你有没有成器,说你再不成器的话,他要从下面上来亲自找你谈谈!”

“别~我害怕!我爸的话咋那么多,你以前不是说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的冷酷帅哥么?”

咚咚……

头上挨了两个脑瓜崩之后,莫一烦老老实实地除草、烧纸、上香、上肉、敬酒、拜祭……

事毕之后,他看着坟头旁边的大槐树,不禁叹了口气:“唉,这树长得真快啊~”

微风轻轻吹起,树叶哗哗响起,像在拍手应和一般,只是那刺棱棱的树枝上挂满了枯叶,一拍手全都窸窸窣窣地掉了下来。他随手捡起一片,揣进了衣服里面。

“明年见咯,大槐树!”

莫一烦点燃鞭炮,拉着张爱华往路边跑去。

噼里啪啦一阵喧闹,纸屑与烟雾齐飞,震得枝头上飞出了一只乌鸦,嘎嘎嘎地往天际飞去。大槐树又哗啦啦地拍打着手掌,枯叶跟着掉了一些。

“妈,我爸的坟头都长草了,你咋不清理一下?”

“我一个妇道人家,老往坟头跑,影响不好,以后还怎么在村里洁身自好?”

“没事没事,您的光辉形象咱村谁不知道,就连隔壁村的王大爷追了你三年都没得手!”

“没个正形~”

二人嘻嘻哈哈地往家里走去。

他们没注意到槐树上蹲着一只猴子,正在卖力的摇着树枝,树下趴着一个黑色衣服的男子,正在呜呜呜地捡着纸钱和树叶,不时抬起头望着莫一烦二人离去的背影。

莫一烦陪着妈妈在老家祖屋的厅堂内坐着说话,看到墙壁上又出现了一些裂纹,墙皮也脱落不少,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而随着年龄增长愈发富态的张爱华,宠溺地揉着儿子的脑袋。

“好啦,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下面你汇报一下最近的感情生活吧!”

莫一烦从老妈的魔掌下挣脱,不满道:“妈,别老揉我的头,我都是大人了!”

“揉一下咋啦,别人我还不揉呢!别打岔,快点汇报,是你爸想听~”

莫一烦赶紧抬头看了眼供在桌子上的黑白照片,发现照片上父亲的笑容安详平和,并没有开口说话。

“妈,别老拿我爸吓唬我!最近工作太忙了,没时间找女朋友~”

“哼,全是借口!最近又换工作了吧?!”

“啊?你怎么知道?”莫一烦有些惊讶,随即想到肯定是大壮告的密,这个叛徒,回去就收拾他。

“大壮是个不错的孩子,好好跟着他干,别整那些歪门邪道的!以前吧,你告诉我你当了骑手,我还以为是赛车的。现在你又当了什么网络作家,是不是写花边新闻骗钱的那种?”

莫一烦仔细打量着老妈,新烫的大波浪,香气扑鼻,脸上还涂了粉,老白了。

情况不对啊!

“妈,你是不是想第二春了?刚刚给我爸上坟的时候就觉得哪里不对,你不是想了解我的感情生活,你是想通知我你的感情生活吧?”

“想什么呢?我只是感觉到岁月流逝,红颜易老,想永葆青春,所以打扮了一下。”张爱华坐正了身子,认真说道。

莫一烦仔细端详了很久,没有看出端倪。想想也是,老妈已经快五十了,不可能还有那些想法。

“你呀,早点结婚生子!别老操心我!对了,过阵子我要去给你姐带孩子,你自己多保重啊!行啦,你自己玩会儿,我去给你做好吃的~”

莫一烦在家里吃了午饭和晚饭,跟老妈家长里短唠了一下午,尽显孝顺。不过,他也反复强调,他现在干的都是正经事,很有前途的~至于信不信,只有他妈妈才知道了。

天色渐晚,秋天的夜黑得特别快,再不走就真的赶不上回城的2路汽车了。

与老妈告别之后,莫一烦沿着既熟悉又陌生的乡间小路拔腿就跑,嘴里还哼着不着调的歌,引得村里的狗也跟着叫了起来。

他跑着跑着忽然感到背后一凉,像是有人在窥视。他回头一看,没有人。四下打量一番,看到自家祖坟前忽地立起一道白影,而且慢慢地高起来。他以为看花了眼,又仔细地朝那里看去,白影忽然又缩下去了,而且时而大,时而小。

此时天上有些云彩,但月光十分明亮,他倒也没有真的很怕,便往坟前走近了几步。

白影缩在坟前,窸窸窣窣忙着自己的事,在月光的照耀下,影子忽大忽小,还伴随着低沉的呜咽声。

莫一烦有些诧异,这白影居然不怕他,知道这是谁家坟么,就敢来搞事情。

“md,是不是盗墓的?”

莫一烦壮着胆子吼了一句,双手握拳静静站立。

“汪汪汪……呜呜……汪!”

忽地传来一声狗叫,心情似乎不太好。

一只白色大狗从坟头那里蹿了过来,莫一烦身子一紧,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手心的汗湿滑得很。

白狗看了他一眼,闻了闻味道,卷了卷舌头,便往别处跑走了。临消失之际,却又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两眼着实吓坏了莫一烦。天生怕狗的男子,旁人不会了解这种秀气的痛苦。

不过冷汗之后,他心里不服输的精神又冒了出来,甚至威武了一番,“偷吃供奉你还有理了,有本事你别走,划下道道来,咱俩好好比划比划?”

如此,也算是找回了一点颜面。

他转过身子准备继续往前走。

“哗啦……”

路边的槐树忽然集体拍起了手。一阵风轻轻吹起,刮在身上凉飕飕的。

“哗啦……”

天上的云彩已经成了黑色,将月亮遮住了半张脸,光线变得忽明忽暗起来。

莫一烦掂起脚尖,缩着身子,蹭蹭蹭地往前小跑。他不敢去看树丛间的阴影,总觉得那里藏着无数的眼睛,在窥视他。

啪~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章 中元祭

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