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短髮眼鏡女

第十二章 短髮眼鏡女

「王!」

那光亮中隱約是一個王字,雖然看不太清楚,但氣勢上稍微可以判斷。而且莫一煩此時看上去衣襟飄飄,眉宇飛揚,黃黑色的格子襯衫紐扣全部爆開,像百獸之王的紋路一般,確實有點王霸之氣的感覺。

不愧是身高與體重都入圍了180club的巔峰人物,有實力,成功當然沒問題。

相比之下,大壯則像一隻過期的狐假虎威的胖狐狸,只敢躲在後面閉着眼睛張牙舞爪,口中高喊:「別過來,過來,我撓死你們。」

至於那兩隻叫囂著的死亡薔薇女鬼組合,在亮光升起時,連驚呼與慘叫都沒有發出,就煙消雲散了。

「我殺過你,利落乾脆!」

莫一煩輕輕哼著歌,睜開了眼,臉上全是得意的神情。

這個王字的威力不同於以往,像是吃飽飯打拳的武師,力道完全不一樣。

筆仙陸小判也沒有跳出來打擊兩句,足以說明她也認可莫一煩是有進步的。

咔嚓~

值此士氣鬥志昂揚需要大喝三杯才能釋懷的時候,寂靜的夜裏突然傳出如此不和諧的聲音。貌似很羞怯,實則讓人非常惱火,特別是大壯窩了一肚子的恭維,正要傾訴。

他站了出來,小眼睛四處打量,不虧是在it界混的精英,於黑暗中準確定位出搞事情的人來特別擅長。

一條老長的單反相機下一秒便被他扯了出來,隨之扯出來的還有一個小小的身影。

烏雲散去,明亮的月光灑下,將小巷烘托得氣氛有些曖昧,特別是那道小小身影,竟然是個短髮眼鏡女孩。

女孩帶着黑框眼鏡看上去很文藝,一頭短髮顯得很乾練,一身黑色運動裝將身材曲線展現得十分完美。雖然不是當下最流行的緊身褲,但整體着裝倒是適合在夜幕下進行完美躲藏,可惜剛剛那下子就像天亮了,誰也無法躲藏。

女孩被捉住后眼神絲毫沒有慌亂,嘴角彎彎,看上去極為淡定。只是晚上11點多還抬着相機到處拍照的,要說你是良民吧,誰信呢。

大壯虎軀一震,準備將人拖過來,剛想撂兩句狠話,挽回一點之前丟失的顏面,畢竟剛剛面對兩隻女鬼時,自己的表現很一般。

「姑娘,你給我老實點!否則,哎呀,你給我噴的啥?疼死我了,我要瞎了!」

誰知那女孩趁著大壯低頭說話之際,竟從口袋中掏出一罐東西,噗的一下,噴在大壯的臉上,準頭還很准,從大壯痛苦的哀嚎聲可以知道,他已經無法扯住女孩。

女孩奪過相機,小心護住,轉身往巷口跑去。

咣~

像是長安mini撞到彼得比爾特389,全身舒爽無比,就是腦袋昏沉得厲害,一時之間有點想不開,是該倒下還是繼續前進。

但多年來的職業素養告訴她,該報警了,點子太硬。

感覺到身上的相機又失去了歸屬,滴滴聲清晰入耳。

「好漢,你可以殺了我,千萬別刪照片啊。」

林彤頭腦渾濁,嘴裏還在頑抗,希望能留下一點資料,裏面可是她辛苦了半個月弄來的各種素材。

本來今天晚上的心情十分美麗,就來建設路找點東西吃,恰好見到兩個胖子逃跑的一幕,出於敏感,林彤隨後跟上。

於黑暗中完美躲避,相機低聲作響,拍下了許多詭異的畫面,讓她驚嚇萬分。

誰知道最後那一下閃光,竟然將自己逼到了絕路。

林彤開始後悔自己的莽撞。

滴滴聲還在繼續,林彤心裏像在滴血,卻不再求饒。

視線慢慢清晰起來,眼前這座大山也漸漸清楚起來。

黃黑格子襯衫的莫一煩猶如天神一般,低頭饒有興趣地看着眼前這個1米65的女孩,想像著若是筆仙陸小判的話,會如何審問犯人。

「說出你的故事!不然,死!」

林彤心下一緊,果然是兩個殘暴的胖子,不愧是連鬼都敢殺的人物。

「我叫林彤,22歲,是一名靈異網站的實習記者,相機裏面是我最近半個月採集的素材。原本想着回公司交給編輯們,可以發一版不錯的靈異文章,可惜都被你刪了。我的職業生涯才剛剛起步啊!嗚嗚~」

說着說着女孩竟然哭了起來,梨花帶雨的模樣與之前噴吐大壯時簡直判若兩人。

事出有妖啊。

莫一煩刻意拉開距離,當然不是怕她,而是小心謹慎。順手將女孩的防狼噴霧卸下之後,才優哉游哉一點,準備好好審問一番。

剛剛那一句「不然,死!」的語氣有些輕佻,效果似乎不佳,而躺在地上的大壯,口中的哀嚎聲漸漸停歇。

「審問這種事,還我讓我來吧!也算是彌補我之前受的傷害!」

大壯紅着眼睛站了過來,像憤怒的兔子,齜牙咧嘴。

可女孩並不是剛挖出來的胡蘿蔔,面對兩名有點啰嗦的胖子,初步判斷二人的危險性不高,腦筋開始轉了起來。

忽然巷口有車燈射了過來,還是明亮的遠光燈,刺得人眼睛根本睜不開。

「有龜孫~撤!」

莫一煩見狀不妙,這種環境下,有理也就說不清,總不能跟警察說自己兩人在和這女孩玩真心話大冒險或者筆仙遊戲吧。

拉起大壯,往黑暗中遁去,將相機重新塞回女孩的手裏。

女孩拿着相機靜靜地看着對方逃跑,往光亮處緩緩走去。

幾名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戴着墨鏡快步走了過來。

大晚上戴墨鏡穿西裝的壯漢們,像極了神盾局的人,幸虧夜已深,附近沒有什麼人。

不然也太詭異了吧。

其中一人走到林彤面前,停了下來。

「小姐,您沒事吧?」

林彤撩了撩頭髮,低聲說道:「明天天黑之前查出這兩個人!不然,死!」

「是,小姐!您放心!」

林彤上了一輛平治商務車,車子發動之後,坐在舒適座位上的她將眼鏡摘掉,露出一雙凌厲兇狠的大眼睛。手指輕輕撥動,將短髮也摘掉,放在一旁,一頭微微捲曲的長發彈了出來。

「死胖子,敢跟我用這種口氣說話,看你能不能活過明天晚上。」

第二天,莫一煩與大壯待在建設小區一整天都沒出門,三餐全靠外賣。在他倆看來,現在出去吃點東西太危險,實在不值得再冒險。

晚上10點,肚子實在太餓,大壯直接讓騎手去超市買東西,還假裝自己是柔弱女性,使得那名騎手內心萬分焦躁之際又有些欣喜,為美女送點超市用品,又不是女性用品,也不是不能忍的嘛。

等到開門時,看到那熟悉的面孔,該騎手內心像奔跑了一整個大草原的小馬。臉上只有無力的抽搐,轉身便將大壯的手機號碼拉黑了。

買賣成了仁義不在,心累啊!

第三天,二人生活照舊。實在是被嚇得不輕,不敢出門了。

而林彤站在古城西山山頂一幢富麗堂皇的別墅門口,指著一名黑衣保鏢罵了很久。

最後還是決定以身飼虎,化妝成短髮眼鏡女,在事件發生當晚的巷口徘徊了數日。

數日後,終於心有不甘地離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二章 短髮眼鏡女

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