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拍成粑粑

第十四章 拍成粑粑

莫一煩低頭仔細看向樹根,朦朧的月色下,夜風蕭蕭,樹影綽綽,在半明半暗之間,一隻巴掌大的蟾蜍鼓著腮,渾身濕淋淋的,正氣呼呼地看着他。

「小子,你近視眼嗎,看不到本大仙?還不趕緊道歉?」

蟾蜍竟然開口說話了,就像《大話西遊》裏的老牛一樣,換成一般人應該要嚇哭或者嚇尿才是。

可莫一煩已經經歷過太多次的驚嚇,對於眼前的景象,只是略感新奇,尿更是沒有的。

「你就是所謂的大仙?假如你是大仙,你倒是出來啊,卡著不難受么?」

莫一煩別看人特別胖,該眼神好的時候特別好。

剛剛他一直在觀察這隻蟾蜍的情況,小小蟾蜍竟然將自己肥胖的身子卡在樹根裏面,完全動彈不得。

它的情況和五行山下的孫大聖還不一樣,不知道是曾經努力過,還是放棄了自我救贖,現在還剩下一隻後腿卡在那裏。眼看着距離成功還差一條腿,心裏的委屈與怨念就別提有多大了。

雖然口口聲聲稱呼自己為大仙,但許多事實告訴我們,王婆賣瓜、自賣自誇,是不對的。甚至結果可能是相反的。

這蟾蜍絕對是一隻妖,跟筆仙陸小判完全不是一個level。人家是可以化形的,你一隻蟾蜍頂多變成青蛙,還真能成王子咋地?

莫一煩已經看透了對方的本質——妖,也了解了對方的處境——尷尬,卻一點想要幫它的意思也沒有。

無緣無故沾染因果的事情還是少做為妙。

於是,他轉身就走。

「小子,別走啊。有事好商量!喂,你走的話,我喊人了啊!」

蟾蜍大仙大聲叫嚷了起來,像是要撕破臉一樣。

「喊人?」莫一煩回過頭看着它,滿臉戲謔。「你怕是已經喊了很久吧?要是有人能聽見你的喊聲,你也不會跟我墨跡半天!別忽悠我了,大家都不是三歲小孩子。除非你有能打動我的東西,否則,還是拜拜吧。」

蟾蜍目光微凝,似在猶豫,突然嘴巴張開,射出一道綠光,那是它的舌頭。

綠光來襲,莫一煩緊張不已,趕緊掏筆,往空中一頓,一顆大大的金色光點,亮了起來。

「果然是你!我就說最近古城的風氣有點怪,風聲有點緊。要不然我早就出來了。原來是你拿到了判官筆!」

蟾蜍的語氣變得肯定又羨慕,像是確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讓莫一煩徹底動了殺心。

筆仙大人多次告誡自己,捉鬼時要注意影響,多去人跡稀少的地方,別被人識出了身份。

萬一被識出來,直接殺了對方。寧可殺錯不能放過。

莫一煩挺着筆往蟾蜍走去,筆尖金光微微閃爍。

「你最好別殺我,因為你殺不了我!這棵樹你看到了吧,它可不一般,萬一把它弄醒了,大家一起完蛋!」

蟾蜍的話有一點點可信,莫一煩一點點也不願意相信。

只見他將筆狠狠插在蟾蜍後腿那裏,金光一閃又倏地消失,粗壯的樹根像是有了知覺,唰唰唰,往後褪去。

「快走,這樹要醒!咱倆目前不是對手!」

蟾蜍脫身後一蹦一跳地往網吧那裏跳去,莫一煩緊緊跟着,拐個彎就看不見這棵大樹了。

不久,大槐樹身子劇烈地抖動,哼哼聲不時傳出,也不知在哼什麼。

莫一煩來到網吧,看到比賽還在激烈進行,大壯竟然還在場上。只是他一臉凝重,不忍打擾他,莫一煩便輕輕地揮手告別,而旁邊那名年輕人倒是笑嘻嘻玩得很開心,還抬頭看了莫一煩一眼,算是照了個面。

隨後,莫一煩打車回到了建設小區,關好門窗,將判官筆放在桌上。旁邊竟然還趴着一坨綠油油的東西,正是那隻蟾蜍。

此刻蟾蜍的眼中全是貪婪,比身上的顏色還要幽綠。

「小兄弟,這隻筆可不是你一個凡人能掌控的,時間長了,你恐怕會夭折。」

蟾蜍開口說道,伸了伸爪子,又縮了回來,不敢直接奪取。

「把你知道的全告訴我,否則別怪我下狠手。」莫一煩見狀開口道。

「哎喲,你還敢反嚇我?要是能殺,你早就殺了!滿身戾氣,早晚死在這隻筆身上!」

莫一煩懶懶地往床上一躺,聽蟾蜍巴拉巴拉一通,說來說去就一個意思,把筆送給它,它送一場富貴給自己。

讀書人的事,能說錢嗎?你要是喜歡,就多多訂閱打賞投張月票,談什麼買斷簽約,不喜歡。太商業!

莫一煩心裏想着這些,嘴裏卻一直含含糊糊,沒有接話,這是在吊它的胃口,逼它說出想知道的事情。

「好吧,你有沒有覺得自己最近瘦了一點?」

聞言,莫一煩趕緊去牆角扒出一個體重器,脫掉鞋襪,站了上去。

175!

果然瘦了,這夢寐以求多年均未能實現的夢想,現在終於有了起色。

是外賣的功勞,還是捉鬼留下的後遺症?

「你接着說,看你怎麼編?」莫一煩狠狠咬牙,堅持不笑。

蟾蜍呱呱兩聲,往判官筆又近了一點。

「他沒瞎編,你確實是因為判官筆才瘦的!」

一道稚嫩的女童聲音傳來,「不過,對你來說應該不是壞事!你已經那麼胖了不是?」

說完這句話,啪的一下,陸小判伸手往蟾蜍身上一拍,將其拍成一塊硯台。

而它竟然半點反應都沒有,真是可憐,同樣是仙,差別咋那麼大呢?

「啰嗦的蛤蟆,以後你就拿它練字吧,比你買的那些應該好多了。」陸小判坐在桌子上,兩條腿從大紅袍下面擺了出來,像兩截新鮮的蓮藕。

「筆仙大人,我不太明白,你之前怎麼不直接殺了它!非要等到這裏才動手呢?」

「誰說是我殺了它。他本來就是一隻鬼,生前應該酷愛毛筆書法。死了還要附身在蟾蜍上,現在正好為我所用。也算是死得其所!」

陸小判慢悠悠地說道。

「不過,那網吧以後就別去了。那棵槐樹詭異得很,總感覺有事情要發生。等一段時日,我去收了它!你好好練字,能瘦身,好好享受判官筆的效果吧?」

陸小判歪著腦袋看向莫一煩,嘴角含笑,說的話卻令他更加不安。

這是什麼意思呢?

「好好練習,努力向上!」

說完,陸小判也消失了。

這時,門口響起了敲門聲,莫一煩打開之後,吃驚得看着面前這兩個人。

原來是大壯啊,還有之前有過一面之緣的漂亮男子。

「一煩,你怎麼偷偷跑回來也不說一聲?找了你半天!我進四強了,高興嗎?」

「高興,沒看我都提前回來,準備好好收拾一下房間為你慶祝。結果,你就回來了!還帶了個人!不介紹介紹?」

莫一煩停了停,示意大壯趕緊介紹下旁邊這人,心想好友果然也是一個禮儀沒學好的傢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四章 拍成粑粑

1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