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來自夢境的拜託

第十六章 來自夢境的拜託

「你醒了?」

莫一煩啃著油條,吸著豆漿,看了眼躺在沙發上悠悠醒來的大壯。

「怎麼樣,睡得好嗎?有沒有做夢啊?」

大壯揉揉惺忪的眼睛,還是很腫,望了望屋外,陰冷的天氣。

「昨晚挺冷的,做夢一直吃冰棍啊!阿嚏~」大壯摸了摸徹底麻了的胳膊,甩了幾下,感覺好了一點,抓起桌子上的油條一陣猛啃。

「哼~真邋遢~」莫一煩鼻子哼了一聲,「有你這樣的豬隊友么,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吃,晚上做夢也是吃,難怪胖得像頭豬。」

「你才是豬!別以為你弄這麼整齊就能改變屬性!咦~一煩,你今天怎麼穿這身衣服了,去相親嗎?」

莫一煩今天穿的依然是一件黑黃格子襯衫,與之前那件黃黑色不同,那件是橫條紋,這件是豎條紋,至於為什麼如此中意條紋,誰知道呢。

「你說你都橫豎180了,你還講究這些幹啥?」大壯啃完早點后,往沙發上一趟。「今天天氣不好,不適合出門!我要用你的電腦玩lol!」

「可以啊,只要你帶得動這台電腦,不怕掉分!」

「這麼邪乎?那還是算了吧,鉑金5不容易練的!你要去哪?」

莫一煩望着窗外,悠悠嘆息:「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大壯也走到近前,朗聲吟唱:「香蜜沉沉燼如霜!好詩啊好詩!」

看了大壯一眼,確定他不是大清早就發騷,沒有理他,莫一煩背起自己的小腰包,往門口走去。

「等等啊,我還沒洗臉呢!」

「沒事,你不需要!」

很快,二人來到了小區門口的公交站台,望着來往的人流和車流,時間滴滴噠噠,卻始終等不到想坐的那班車。

「你到底要去哪,跟個悶葫蘆似的,要去盜墓嗎?」大壯剜了莫一煩一眼。

「閉嘴,胖子!你不去上班嗎?」

「我在準備自己的四強爭奪戰,老闆特批休息一周!」

「你們老闆估計要後悔!」

「為啥?」

滴~

車來了,2路汽車趕來了!

「2路車?你去那幹嗎?有熟人嗎?」

可惜的是,坐在旁邊的好友一點也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秋風蕭瑟,車子連空調都沒有,早晨8點的秋風冷得像冰渣。白露節氣到了,也該冷起來了。

一個小時之後,二人下車,抬頭望了望三米多高的公園大門,灰色肅穆的石雕製成的門頭上面,赫然寫着四個大字:「北山公園」。

「字寫得不太好看,沒有威壓!」莫一煩品著字裏行間的凡人意境,隨意點評了一句。

大壯看了他一眼,回應道:「你還懂書法呢?」

「哼~略懂而已!」

一路往上爬,越爬越冷,天也越來越陰沉,莫一煩的臉色看着也愈發陰沉,搞得大壯很難受。

習慣了嬉笑怒罵的他,最受不了別人玩深沉和憂鬱,那是胖子能操控的表情么?

至少大壯自己是不能!

撥開一叢叢的雜草,摸到一處荒涼的墓碑前。

「愛人宮小然之墓」。

大壯瞪大雙眼望着好友,心中全是來自大草原的風,猛烈而無蹤。咽了咽口水,依然無法理解一大早跑來這裏看墓碑是為了哪般。

「沒想到啊,沒想到!深藏不露啊你,咱倆是多少年的朋友了,我都幫你記着呢。三年四個月零八天!我可從來沒聽說你還有這方面的造詣!今天你不把這件事的來龍去脈全交代了,信不信,我在這兒就把你給辦咯?」

瞪着銀鈴般的小眼睛,鼻孔一張一翕,像頭髮瘋的牛,其實只有豬的智慧,大壯雙手緊緊握拳。總覺得他是醋意多餘憤怒。

「是別人讓我來的。」莫一煩抬頭望了望天,又望了望四周,一會望天,一會望四周。沒有人來。

「騙鬼咧~你認識這人嗎?」大壯指著墓碑說道。

「呵呵,我知道你不信!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夢裏面空氣開始冒煙,讓我嚇了一跳!然後,一個神秘男子穿着奇裝異服,背着一把劍,出現在煙霧中。他讓我來找一個碑!結果,還真有這碑!你說我能咋辦?」

淡淡的聲音,透著淡淡的哀傷,到底是什麼夢,能將一個晝夜顛倒的頹廢寫手逼成這樣?

大壯不打算追問,只要確定好友沒有女朋友就行了,至於夢不夢的,過幾天自然就會忘記。

「你自己看着辦吧!現在碑也看了,我們可以走了嗎?怪嚇人的!」

「恩,走吧。名字不錯,宮小然,小然!」

「大哥,你別在這地方念叨行嗎,喜歡的話,你回家再念!」大壯捂住耳朵,不想聽好友發瘋。

二人沿着原路緩緩下山,沒有注意到那碑上慢慢出現了一隻黑貓,正狡黠地看着他們。

莫一煩手心的筆形印記亮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了,他也搞不清楚原因,筆仙大人並未露面。

中午時分,莫一煩二人改乘地鐵,先是去步行街買了幾件衣服,又去小吃街胡亂塞了一頓飯,最後又乘2路公交車回到了建設小區。

這一天跑得地方實在太多,計步器已經24500多,朋友圈排名第一,贏得非常多的贊。

誰也懶得動,就連晚飯點外賣的心思都沒有,簡直不給那些號稱黃袍加身的騎手們活路。

大壯憋了一肚子的話,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機會開口,只好存着心思等莫一煩主動說起,可惜一陣苦等,無結果。

時間很快來到7點,該吃晚飯了。大壯也該去網吧參加四強爭霸賽,只要能拿到第一名,就可以代表西區參加全市的冠軍爭霸,乃至省賽、大區賽、lpl、全球總決賽等等。想想都有些小激動。

這可是他幾年來最好的戰績,沒有之一。

「走吧,去看我打比賽!哥們今晚還要大殺四方!」

莫一煩默默靠着床,閉上了眼睛。

「我不去。今晚有事情。你也別去了,比賽應該打不了了,時間早過了啊!」

「納尼?你敢咒我?」

忽然鈴聲響起。

「你說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大壯老臉一紅,有些羞赧。這鈴聲是今天剛下的,白天沒響過,沒想到聽上去那麼噁心。

趕緊接起電話,一陣「嗯、啊、呃、好的」之後,大壯掛了電話,然後直接關機。

接着,失魂落魄地倒在沙發上,軟軟的沙發,好舒服,讓人有氣無力。

不用提心弔膽地去追逐夢想的人生,就像一條胖鹹魚。要是能一直躺着就好了,躺着躺着就死了。

「一煩,都是你咒我!害我打不了比賽。今晚燒烤我要吃鮑魚!」

說着說着大壯又爬了起來,像是感應到命運的召喚。拿起手機,翻著外賣看了起來,可惜時間還早,只有正餐。

「哼~海參炒麵,大份,三份!」

點完之後還惡狠狠地看了莫一煩一眼。

其實他心裏漸漸看出好友的性情與之前的懦弱有些不同,也明白昨天鄭相赫的突然到訪實屬詭異。

天上掉餡餅,往往是要砸死人的。

很明顯老闆找來的那個輔助鄭相赫撿到了一個大餡餅。

「一煩。你的秘密我不想多問,但你今晚的事情,我也要去!」

大壯的聲音聽上去有點失落。

「你怎麼了?」

「老闆說我把鄭相赫弄丟了。讓我滾蛋!你說,我這是否極泰來嗎?」

莫一煩詫異地看着好友,默默豎起了拇指。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來自夢境的拜託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