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来自梦境的拜托

第十六章 来自梦境的拜托

“你醒了?”

莫一烦啃着油条,吸着豆浆,看了眼躺在沙发上悠悠醒来的大壮。

“怎么样,睡得好吗?有没有做梦啊?”

大壮揉揉惺忪的眼睛,还是很肿,望了望屋外,阴冷的天气。

“昨晚挺冷的,做梦一直吃冰棍啊!阿嚏~”大壮摸了摸彻底麻了的胳膊,甩了几下,感觉好了一点,抓起桌子上的油条一阵猛啃。

“哼~真邋遢~”莫一烦鼻子哼了一声,“有你这样的猪队友么,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吃,晚上做梦也是吃,难怪胖得像头猪。”

“你才是猪!别以为你弄这么整齐就能改变属性!咦~一烦,你今天怎么穿这身衣服了,去相亲吗?”

莫一烦今天穿的依然是一件黑黄格子衬衫,与之前那件黄黑色不同,那件是横条纹,这件是竖条纹,至于为什么如此中意条纹,谁知道呢。

“你说你都横竖180了,你还讲究这些干啥?”大壮啃完早点后,往沙发上一趟。“今天天气不好,不适合出门!我要用你的电脑玩lol!”

“可以啊,只要你带得动这台电脑,不怕掉分!”

“这么邪乎?那还是算了吧,铂金5不容易练的!你要去哪?”

莫一烦望着窗外,悠悠叹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大壮也走到近前,朗声吟唱:“香蜜沉沉烬如霜!好诗啊好诗!”

看了大壮一眼,确定他不是大清早就发骚,没有理他,莫一烦背起自己的小腰包,往门口走去。

“等等啊,我还没洗脸呢!”

“没事,你不需要!”

很快,二人来到了小区门口的公交站台,望着来往的人流和车流,时间滴滴哒哒,却始终等不到想坐的那班车。

“你到底要去哪,跟个闷葫芦似的,要去盗墓吗?”大壮剜了莫一烦一眼。

“闭嘴,胖子!你不去上班吗?”

“我在准备自己的四强争夺战,老板特批休息一周!”

“你们老板估计要后悔!”

“为啥?”

滴~

车来了,2路汽车赶来了!

“2路车?你去那干吗?有熟人吗?”

可惜的是,坐在旁边的好友一点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秋风萧瑟,车子连空调都没有,早晨8点的秋风冷得像冰渣。白露节气到了,也该冷起来了。

一个小时之后,二人下车,抬头望了望三米多高的公园大门,灰色肃穆的石雕制成的门头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北山公园”。

“字写得不太好看,没有威压!”莫一烦品着字里行间的凡人意境,随意点评了一句。

大壮看了他一眼,回应道:“你还懂书法呢?”

“哼~略懂而已!”

一路往上爬,越爬越冷,天也越来越阴沉,莫一烦的脸色看着也愈发阴沉,搞得大壮很难受。

习惯了嬉笑怒骂的他,最受不了别人玩深沉和忧郁,那是胖子能操控的表情么?

至少大壮自己是不能!

拨开一丛丛的杂草,摸到一处荒凉的墓碑前。

“爱人宫小然之墓”。

大壮瞪大双眼望着好友,心中全是来自大草原的风,猛烈而无踪。咽了咽口水,依然无法理解一大早跑来这里看墓碑是为了哪般。

“没想到啊,没想到!深藏不露啊你,咱俩是多少年的朋友了,我都帮你记着呢。三年四个月零八天!我可从来没听说你还有这方面的造诣!今天你不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全交代了,信不信,我在这儿就把你给办咯?”

瞪着银铃般的小眼睛,鼻孔一张一翕,像头发疯的牛,其实只有猪的智慧,大壮双手紧紧握拳。总觉得他是醋意多余愤怒。

“是别人让我来的。”莫一烦抬头望了望天,又望了望四周,一会望天,一会望四周。没有人来。

“骗鬼咧~你认识这人吗?”大壮指着墓碑说道。

“呵呵,我知道你不信!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里面空气开始冒烟,让我吓了一跳!然后,一个神秘男子穿着奇装异服,背着一把剑,出现在烟雾中。他让我来找一个碑!结果,还真有这碑!你说我能咋办?”

淡淡的声音,透着淡淡的哀伤,到底是什么梦,能将一个昼夜颠倒的颓废写手逼成这样?

大壮不打算追问,只要确定好友没有女朋友就行了,至于梦不梦的,过几天自然就会忘记。

“你自己看着办吧!现在碑也看了,我们可以走了吗?怪吓人的!”

“恩,走吧。名字不错,宫小然,小然!”

“大哥,你别在这地方念叨行吗,喜欢的话,你回家再念!”大壮捂住耳朵,不想听好友发疯。

二人沿着原路缓缓下山,没有注意到那碑上慢慢出现了一只黑猫,正狡黠地看着他们。

莫一烦手心的笔形印记亮了一下,很快就消失了,他也搞不清楚原因,笔仙大人并未露面。

中午时分,莫一烦二人改乘地铁,先是去步行街买了几件衣服,又去小吃街胡乱塞了一顿饭,最后又乘2路公交车回到了建设小区。

这一天跑得地方实在太多,计步器已经24500多,朋友圈排名第一,赢得非常多的赞。

谁也懒得动,就连晚饭点外卖的心思都没有,简直不给那些号称黄袍加身的骑手们活路。

大壮憋了一肚子的话,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开口,只好存着心思等莫一烦主动说起,可惜一阵苦等,无结果。

时间很快来到7点,该吃晚饭了。大壮也该去网吧参加四强争霸赛,只要能拿到第一名,就可以代表西区参加全市的冠军争霸,乃至省赛、大区赛、lpl、全球总决赛等等。想想都有些小激动。

这可是他几年来最好的战绩,没有之一。

“走吧,去看我打比赛!哥们今晚还要大杀四方!”

莫一烦默默靠着床,闭上了眼睛。

“我不去。今晚有事情。你也别去了,比赛应该打不了了,时间早过了啊!”

“纳尼?你敢咒我?”

忽然铃声响起。

“你说嘴巴,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大壮老脸一红,有些羞赧。这铃声是今天刚下的,白天没响过,没想到听上去那么恶心。

赶紧接起电话,一阵“嗯、啊、呃、好的”之后,大壮挂了电话,然后直接关机。

接着,失魂落魄地倒在沙发上,软软的沙发,好舒服,让人有气无力。

不用提心吊胆地去追逐梦想的人生,就像一条胖咸鱼。要是能一直躺着就好了,躺着躺着就死了。

“一烦,都是你咒我!害我打不了比赛。今晚烧烤我要吃鲍鱼!”

说着说着大壮又爬了起来,像是感应到命运的召唤。拿起手机,翻着外卖看了起来,可惜时间还早,只有正餐。

“哼~海参炒面,大份,三份!”

点完之后还恶狠狠地看了莫一烦一眼。

其实他心里渐渐看出好友的性情与之前的懦弱有些不同,也明白昨天郑相赫的突然到访实属诡异。

天上掉馅饼,往往是要砸死人的。

很明显老板找来的那个辅助郑相赫捡到了一个大馅饼。

“一烦。你的秘密我不想多问,但你今晚的事情,我也要去!”

大壮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失落。

“你怎么了?”

“老板说我把郑相赫弄丢了。让我滚蛋!你说,我这是否极泰来吗?”

莫一烦诧异地看着好友,默默竖起了拇指。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六章 来自梦境的拜托

16.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