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平行世界

第二章 平行世界

莫一烦感受到来自肩头的凝视,心里怕的不行,但他也知道这种时候绝对不能回头。

“人有三把火,头顶和两肩。走夜路被拍肩,千万别回头!”

老人们的话语瞬间袭上心头,清楚明白地告诉他如何度过一段孤独寂寞的夜路。

莫一烦咽了一口唾沫,不理会肩膀上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想要拔腿就跑。

“蹭蹭蹭……”

他的脚步蹬得飞快,也非常有力,地面都被蹬出了鞋印来。他越蹬越快,越蹬越急,几乎就要哭了出来。

可身体就是不动。

就像那些玩动感单车的汉子们,玩命地蹬单车,身体左倾右斜来回摆动,极富力量感和运动感,却也是寸步难行。

“大王饶命啊!我也是路过的,没钱啊~”

莫一烦折腾了半天,也没挪动半步,只好开口求饶。

“吱吱吱~”

肩膀上传来的声音有点像老鼠豚鼠鼹鼠之类的,让莫一烦顿时觉得心安不少。

关键一点,这东西在动,而且不大。是活的,就好!

他慢慢往右转过头,心里愈发安定。

此刻,在他肩膀上蹲着一只毛茸茸的蓝色猴子,个头非常小,和家猫差不多,爪子却很长,和慈禧老佛爷差不多,最为奇特的是瞳孔是也蓝色的,透着狡黠的目光。

二者静静地对了一眼,确认过眼神,是你要找的人么?

猴子的眼神很清澈,透着微微蓝光,莫一烦的眼神有些迷茫,渐渐翻成眼白。

“吱吱吱~”

猴子仔细观察之后,爪子往身后一拨,空中立时出现一条通道来。那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或者是个坑,其中光芒点点,像巨兽一般张着大嘴,甚是诡异。

莫一烦就像砧板上的猪肉,任猴揉搓,像是掂量肥瘦重量一样,毫无反抗,滑溜溜地滑了进去。

光影重叠转换,一人一猴再次出现时,莫一烦的心神依然迷茫,甚至有点纠结,自己为何会被一只猴子抓走。

只是在他的面前已经展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那是一个一望无际的蓝色世界,蓝蓝的天空蓝云飘,蓝蓝的海水鱼儿游。

寂静无声,只有画面在流动,让人仿佛在欣赏画作,美则美矣,就是缺乏代入感。

“呆b……呆子……猪头……别发呆了……行吗?时间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突然,莫一烦的耳中响起一道急促颤抖的声音,像咬着牙骂人一样。低头一看,原来是蓝色猴子发出的。只见它摇头晃脑,口唇微动,艰难地模仿着一些音节的振动频率,不过片刻,便使莫一烦听懂了它的意思。

莫一烦看着面前的景象,心里烦闷得很,暗暗思忖。

“这是哪儿,我怎么了,猴子怎么会说话?”

“这里是另外一个世界,你已经死了。至于本王,当然是神仙啊,模仿你们人类说点人话有什么难的?!”

猴子的音色,年轻乖张,透着一丝桀骜不驯,只是喜欢偷听别人心思,非常讨厌。

啪~

莫一烦双脚站定,狠狠地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吐出一口唾沫,带点红。不疼,是幻觉。

他刚想做点什么,还没来得及表达,就像一只小鸡仔似的,被猴子踢出一个完美的“香蕉球”,重重地掉进了海里。

海水不凉,却很粘稠,就像没有煮熟的桂花糖芋苗,他在水里拼命挣扎着,想要游回岸上。

忽然一只蓝色的海豚迎了上来,脑袋一拱,将他拱到了背上。海豚的身体很滑腻,却将莫一烦牢牢吸附住,载着他往大海深中游去。那只万恶的猴子早就一个跟头飞走了。

激流飞湍,莫一烦抱着海豚的脖子,在水里上上下下进进出出。嘴里灌进了许多海水,淡而无味,只觉得呼吸渐渐困难,居然昏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脑袋里面挤满了蓝色的泡沫,簇拥着他,很不好受。

他发现海豚好像停了下来,有人将他提了起来,屁股上又挨了一脚,眼皮还被人扒拉开。真是毫无人文关怀!

在他面前是一座蓝色高塔,足有几层楼高。高塔有七层,每层有七个角,每个角上刻着一只动物雕像。

“欢迎来到黄泉岛!好自为之~”

那只蓝色猴子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进去塔里面,自己却跳到第四层刻着猴子的雕像上,蓝光一闪,消失不见了。

莫一烦心里十分诧异,既然你走了,那我也走呗。

于是,他站起来四下观察,甚至绕着蓝色高塔转了一圈。什么发现也没有,连一棵树一只鸟都见不到。除了这座塔,一无所有。

嘎吱~

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老式木门的开门声,莫一烦满心欢喜起身寻找,却只看到一扇已经开启的门,那是宝塔的一层在向他招手。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问题。

莫一烦猛地转身往大海跑去,全身的肥膘在风中凌乱,像一只会奔跑的水母。

“西西~嘤嘤~嘎嘎~呱呱~”

各种嬉笑声在各个尖角上响起来,气得已经融入雕像的猴子,嘴巴嘟嘟吹起一阵风,那风阴寒无比,莫一烦的身体一阵哆嗦,便不受控制地往那大开的门户兜兜转转而去。

这情景就像《西游记》中唐僧的遭遇,随便一阵风就被妖怪掳到洞府内,绑起来,被叫嚣着生吃活剥成亲啥的,结果啥也没干成!

莫一烦希望自己此刻就是唐僧,而且绝不会因为徒弟三打白骨精就把他赶走。

“悟空,whereareyounow?”

蓝猴觉得自己的脑壳有点疼,这货靠谱么?

“西西~嘤嘤~嘎嘎~呱呱~”

“都别吵~你行你上,不行别bb~”

入的门内,方知外面的世界有多小。

莫一烦望着面前洒满蓝色光芒的空间,感觉自己就像一粒沙,在浩瀚的光海中,微乎其微,仿佛根本就不存在。要不是这时候强行飘来一件东西。

那是一只黑色的毛笔,笔尖上的毛大半已经脱落,笔杆看上去破旧不堪,此刻正摇摇晃晃地立在莫一烦的面前。

“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声音清脆稚嫩,像一个还没有上小学的孩子,顶多是幼儿园大班的水平,不然怎么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我去~连笔也开口说话了!这世界全部拟人化了么?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你瞎吗,我这个样子哪里看得出是被人请来的,还我是救兵吗?”莫一烦十分不忿,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痛痛快快地做一回嘴强王者。

“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询问声再次传出,莫一烦刚想回答,甚至想骂人:你个大傻吊,我救你奶奶的嘴。

突然,眼前一亮,莫一烦慢慢睁开了眼。

因为没戴眼镜,眼前是一片模糊的蓝色。

“靠,还是梦~”

莫一烦又闭上了眼。

“不对,那是窗帘的颜色。不过不是自己家的窗帘颜色。唔~好臭,这什么味道?怎么有一股厕所独有的酸爽?”

忽然耳边响起清晰的冲水声,再次睁眼,只见一个胖胖的人影来到面前,啪的就是一个大嘴巴呼了过来。

“臭小子,还知道醒,吓死你娘咧!”

莫一烦短暂懵圈,随即清醒过来,这里是医院,刚刚那声音正是他烛光里的妈妈。

“妈,是你吗?我做了一个恐怖的噩梦,还好醒了。以后我一定早点睡觉,不玩手机!呜呜~”

看着在自己怀里哭得像个孩子似的儿子,张爱华感到莫名地无助,这感觉怕有二十年没经历了,怎么哄一个成年儿子还真是个技术活。

儿子如此依恋自己想念自己不能没有自己。其实他是真的吓坏了。

而悲伤这种情绪最容易传染,二人放开思想包袱大哭起来。

渐渐地,整间病房哀嚎一片,惊得整层楼的医生和护士都跑了过来。虽然这里只是普通的外科住院部,万一有病人提前善终呢。

结果,张爱华母子以医院禁止大声喧哗被好好地教育了一番。

脸色苍白的莫一烦让母亲坐好,才发现她身后还站着一个小胖子,此刻正冲自己挤眉弄眼。

莫一烦明白对方的意思,自己也觉得有点害羞,便说道:“妈,我想上厕所,能让大壮扶我去吗?”

张爱华看了看身后的胖小伙子,挪挪身子。

“你俩慢点,我给你俩剥橘子吃!”

大壮扶着莫一烦,往公共厕所的方向而去。

“什么情况?我妈怎么来了?”

“还好意思说,你都昏迷三天了,一直联系不到你。等我到你住处时,叫门也不开。屋内还散发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我以为你自杀了,已经臭掉。赶紧找房东开门,发现你居然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这不只好把你妈喊来了,谁知道医药费要多少啊!”

“你个大壮,我谢谢你啊!”莫一烦掐了一下大壮的腰,没掐动。“不过,我这次没钱了,真没法借你。一会你先走吧,咱俩稍后联系!”

大壮脸色一正,满脸不高兴:“借啥钱,我是来还钱的!给你,这是五百!不够,下次再还!等会我先吃个橘子再走!”

二人笑骂着去上厕所,一阵风忽然从厕所门口刮了出来,凉凉的。

莫一烦的右手轻轻颤了一下,紧紧扶住大壮的肩膀,心中满是疑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平行世界

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