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平行世界

第二章 平行世界

莫一煩感受到來自肩頭的凝視,心裏怕的不行,但他也知道這種時候絕對不能回頭。

「人有三把火,頭頂和兩肩。走夜路被拍肩,千萬別回頭!」

老人們的話語瞬間襲上心頭,清楚明白地告訴他如何度過一段孤獨寂寞的夜路。

莫一煩咽了一口唾沫,不理會肩膀上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想要拔腿就跑。

「蹭蹭蹭……」

他的腳步蹬得飛快,也非常有力,地面都被蹬出了鞋印來。他越蹬越快,越蹬越急,幾乎就要哭了出來。

可身體就是不動。

就像那些玩動感單車的漢子們,玩命地蹬單車,身體左傾右斜來回擺動,極富力量感和運動感,卻也是寸步難行。

「大王饒命啊!我也是路過的,沒錢啊~」

莫一煩折騰了半天,也沒挪動半步,只好開口求饒。

「吱吱吱~」

肩膀上傳來的聲音有點像老鼠豚鼠鼴鼠之類的,讓莫一煩頓時覺得心安不少。

關鍵一點,這東西在動,而且不大。是活的,就好!

他慢慢往右轉過頭,心裏愈發安定。

此刻,在他肩膀上蹲著一隻毛茸茸的藍色猴子,個頭非常小,和家貓差不多,爪子卻很長,和慈禧老佛爺差不多,最為奇特的是瞳孔是也藍色的,透著狡黠的目光。

二者靜靜地對了一眼,確認過眼神,是你要找的人么?

猴子的眼神很清澈,透著微微藍光,莫一煩的眼神有些迷茫,漸漸翻成眼白。

「吱吱吱~」

猴子仔細觀察之後,爪子往身後一撥,空中立時出現一條通道來。那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洞,或者是個坑,其中光芒點點,像巨獸一般張著大嘴,甚是詭異。

莫一煩就像砧板上的豬肉,任猴揉搓,像是掂量肥瘦重量一樣,毫無反抗,滑溜溜地滑了進去。

光影重疊轉換,一人一猴再次出現時,莫一煩的心神依然迷茫,甚至有點糾結,自己為何會被一隻猴子抓走。

只是在他的面前已經展開了一個全新的世界,那是一個一望無際的藍色世界,藍藍的天空藍雲飄,藍藍的海水魚兒游。

寂靜無聲,只有畫面在流動,讓人彷彿在欣賞畫作,美則美矣,就是缺乏代入感。

「呆b……獃子……豬頭……別發獃了……行嗎?時間緊,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突然,莫一煩的耳中響起一道急促顫抖的聲音,像咬着牙罵人一樣。低頭一看,原來是藍色猴子發出的。只見它搖頭晃腦,口唇微動,艱難地模仿著一些音節的振動頻率,不過片刻,便使莫一煩聽懂了它的意思。

莫一煩看着面前的景象,心裏煩悶得很,暗暗思忖。

「這是哪兒,我怎麼了,猴子怎麼會說話?」

「這裏是另外一個世界,你已經死了。至於本王,當然是神仙啊,模仿你們人類說點人話有什麼難的?!」

猴子的音色,年輕乖張,透著一絲桀驁不馴,只是喜歡偷聽別人心思,非常討厭。

啪~

莫一煩雙腳站定,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吐出一口唾沫,帶點紅。不疼,是幻覺。

他剛想做點什麼,還沒來得及表達,就像一隻小雞仔似的,被猴子踢出一個完美的「香蕉球」,重重地掉進了海里。

海水不涼,卻很粘稠,就像沒有煮熟的桂花糖芋苗,他在水裏拚命掙扎著,想要游回岸上。

忽然一隻藍色的海豚迎了上來,腦袋一拱,將他拱到了背上。海豚的身體很滑膩,卻將莫一煩牢牢吸附住,載着他往大海深中游去。那隻萬惡的猴子早就一個跟頭飛走了。

激流飛湍,莫一煩抱着海豚的脖子,在水裏上上下下進進出出。嘴裏灌進了許多海水,淡而無味,只覺得呼吸漸漸困難,居然昏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只覺得腦袋裏面擠滿了藍色的泡沫,簇擁着他,很不好受。

他發現海豚好像停了下來,有人將他提了起來,屁股上又挨了一腳,眼皮還被人扒拉開。真是毫無人文關懷!

在他面前是一座藍色高塔,足有幾層樓高。高塔有七層,每層有七個角,每個角上刻着一隻動物雕像。

「歡迎來到黃泉島!好自為之~」

那隻藍色猴子看了他一眼,示意他進去塔裏面,自己卻跳到第四層刻着猴子的雕像上,藍光一閃,消失不見了。

莫一煩心裏十分詫異,既然你走了,那我也走唄。

於是,他站起來四下觀察,甚至繞着藍色高塔轉了一圈。什麼發現也沒有,連一棵樹一隻鳥都見不到。除了這座塔,一無所有。

嘎吱~

忽然響起一道熟悉的老式木門的開門聲,莫一煩滿心歡喜起身尋找,卻只看到一扇已經開啟的門,那是寶塔的一層在向他招手。

去還是不去,這是一個問題。

莫一煩猛地轉身往大海跑去,全身的肥膘在風中凌亂,像一隻會奔跑的水母。

「西西~嚶嚶~嘎嘎~呱呱~」

各種嬉笑聲在各個尖角上響起來,氣得已經融入雕像的猴子,嘴巴嘟嘟吹起一陣風,那風陰寒無比,莫一煩的身體一陣哆嗦,便不受控制地往那大開的門戶兜兜轉轉而去。

這情景就像《西遊記》中唐僧的遭遇,隨便一陣風就被妖怪擄到洞府內,綁起來,被叫囂著生吃活剝成親啥的,結果啥也沒幹成!

莫一煩希望自己此刻就是唐僧,而且絕不會因為徒弟三打白骨精就把他趕走。

「悟空,whereareyounow?」

藍猴覺得自己的腦殼有點疼,這貨靠譜么?

「西西~嚶嚶~嘎嘎~呱呱~」

「都別吵~你行你上,不行別bb~」

入的門內,方知外面的世界有多小。

莫一煩望着面前灑滿藍色光芒的空間,感覺自己就像一粒沙,在浩瀚的光海中,微乎其微,彷彿根本就不存在。要不是這時候強行飄來一件東西。

那是一隻黑色的毛筆,筆尖上的毛大半已經脫落,筆桿看上去破舊不堪,此刻正搖搖晃晃地立在莫一煩的面前。

「你是猴子請來的救兵嗎?」

聲音清脆稚嫩,像一個還沒有上小學的孩子,頂多是幼兒園大班的水平,不然怎麼會問出這麼幼稚的問題。

「我去~連筆也開口說話了!這世界全部擬人化了么?不管你是什麼東西,你瞎嗎,我這個樣子哪裏看得出是被人請來的,還我是救兵嗎?」莫一煩十分不忿,反正死豬不怕開水燙了,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不如痛痛快快地做一回嘴強王者。

「你是猴子請來的救兵嗎?」

詢問聲再次傳出,莫一煩剛想回答,甚至想罵人:你個大傻吊,我救你奶奶的嘴。

突然,眼前一亮,莫一煩慢慢睜開了眼。

因為沒戴眼鏡,眼前是一片模糊的藍色。

「靠,還是夢~」

莫一煩又閉上了眼。

「不對,那是窗帘的顏色。不過不是自己家的窗帘顏色。唔~好臭,這什麼味道?怎麼有一股廁所獨有的酸爽?」

忽然耳邊響起清晰的沖水聲,再次睜眼,只見一個胖胖的人影來到面前,啪的就是一個大嘴巴呼了過來。

「臭小子,還知道醒,嚇死你娘咧!」

莫一煩短暫懵圈,隨即清醒過來,這裏是醫院,剛剛那聲音正是他燭光里的媽媽。

「媽,是你嗎?我做了一個恐怖的噩夢,還好醒了。以後我一定早點睡覺,不玩手機!嗚嗚~」

看着在自己懷裏哭得像個孩子似的兒子,張愛華感到莫名地無助,這感覺怕有二十年沒經歷了,怎麼哄一個成年兒子還真是個技術活。

兒子如此依戀自己想念自己不能沒有自己。其實他是真的嚇壞了。

而悲傷這種情緒最容易傳染,二人放開思想包袱大哭起來。

漸漸地,整間病房哀嚎一片,驚得整層樓的醫生和護士都跑了過來。雖然這裏只是普通的外科住院部,萬一有病人提前善終呢。

結果,張愛華母子以醫院禁止大聲喧嘩被好好地教育了一番。

臉色蒼白的莫一煩讓母親坐好,才發現她身後還站着一個小胖子,此刻正沖自己擠眉弄眼。

莫一煩明白對方的意思,自己也覺得有點害羞,便說道:「媽,我想上廁所,能讓大壯扶我去嗎?」

張愛華看了看身後的胖小夥子,挪挪身子。

「你倆慢點,我給你倆剝橘子吃!」

大壯扶著莫一煩,往公共廁所的方向而去。

「什麼情況?我媽怎麼來了?」

「還好意思說,你都昏迷三天了,一直聯繫不到你。等我到你住處時,叫門也不開。屋內還散發出一股奇怪的味道,我以為你自殺了,已經臭掉。趕緊找房東開門,發現你居然昏倒在地上,人事不省。這不只好把你媽喊來了,誰知道醫藥費要多少啊!」

「你個大壯,我謝謝你啊!」莫一煩掐了一下大壯的腰,沒掐動。「不過,我這次沒錢了,真沒法借你。一會你先走吧,咱倆稍後聯繫!」

大壯臉色一正,滿臉不高興:「借啥錢,我是來還錢的!給你,這是五百!不夠,下次再還!等會我先吃個橘子再走!」

二人笑罵着去上廁所,一陣風忽然從廁所門口颳了出來,涼涼的。

莫一煩的右手輕輕顫了一下,緊緊扶住大壯的肩膀,心中滿是疑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 平行世界

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