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撐傘

第二十二章 撐傘

收拾好尷尬的心情,看了眼慢慢消散的老鬼,藍色的光點在病房內飄飄洒洒,竟然有一種淡淡的哀傷。

是啊,老鬼並沒有真的傷害自己,只是想和自己談談,哪怕已經見到了毛筆,也很冷靜,沒有搶奪。只是最後導演的那場戲,顯得有些多餘。

「陸姑娘,你說他到底圖我什麼呢?」

一身大紅袍的陸小判慢慢現出身形,飄在空中,手裏抱着一部智能手機,在玩着什麼,低沉的音效不時傳出:魯班大師,智商250!

然後就是陸小判咯咯咯的笑聲。

所以莫一煩的疑問暫時被擱淺。

「陸姑娘,聽老鬼的意思,這陣子我家裏可能不太平,我要不要出去躲一躲?再說,總殺生,有點違和!可能會被404啊~你一點也不怕嗎?聽說有位半神,就是因為口無遮攔,已經404兩部小說了。」

短暫停頓之後,空中又輕輕飄出一句:「檢測了對面的智商,嘿嘿嘿,看來無法發揮全部實力啦!」

然後就是陸小判咯咯咯咯的笑聲。

莫一煩默默走到趴在地上的好友大壯麵前,拍拍他的臉,發現只有肉動,身體根本沒有反應,就連眼皮也不眨一下。

好友又胖了啊!

「啊~呼~」好傢夥,呼嚕聲被拍出來了。

隨手一丟,又將其丟在了地上,順便靠着他,慢慢閉上了眼。

剛剛那個錯別字實在不應該,真是一個低級的錯誤。大學白讀了啊。

「小子,你想那麼多幹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別人來殺你,自然是圖你手裏的寶貝,難道還是你身上的肉嗎?所以,殺了就是。那麼墨跡幹嗎,以後多的是屍山血海!」

陸小判飄在莫一煩的頭頂,目光眺望着窗外,不經意間掃向之前出現過男子與狐狸的陰暗處,嘴角輕輕撇起一個弧度,不似這個年齡的女孩該有的神情。

莫一煩仰頭看着陸小判,也許吧,自己還在以一個凡人的角度考慮鬼怪的事情,陸姑娘卻一直以神的角度審判這個世界的一切。

冷酷無情嚴謹有度。

只是魯班大師是什麼情況,手機哪來的?

這些問題可以問,卻不一定有答案。她會讀心,卻沒有回答,已經是答案。

夜已深,有點涼。

「陸姑娘,你涼不涼?大紅袍挺好看,能送一套給我么,以後出鬼差的時候,也顯得霸氣一點!」

沒人理他!

只好沒趣的繼續靠着大壯,還是睡吧,大神的世界,我只是個凡人,不懂,也不堪其擾!

陸小判飄在窗口,掏出一副耳機,心滿意足地玩了一夜手機。

一夜無話,直到一縷金色天光照進病房,照在莫一煩的身上,暖洋洋很舒服,特別是人體床墊靠着特別軟。

伸個懶腰,忽然覺得哪裏不對。

一腳踢向身下還在趴着的大壯。

「大壯,快起來。趕緊走,這裏是醫院!一會保潔阿姨要來打掃衛生了。死了個老頭,解釋不清!」

大壯身子動了動,有反應了。很好。終於可以出院了,抬着一個小胖子,還是很吃力的,特別是自己也是一個大胖子。

莫一煩走到病房廁所,洗手洗臉,照鏡子。

眨了眨眼睛,眼睛不小,以前臉太胖,顯得像一道縫。現在看看,好像大了一點,精神還不錯,連黑眼圈都沒有,說明睡得安詳。

大壯也要擠進來,怎麼可能讓他得手,又不是女生,憑什麼一起上廁所。

尷尬不?兩個胖子,比什麼?

大壯身子一縮就要進來,卻被莫一煩輕輕一推,像紙糊的人一樣跌在地上。

「一煩,你那麼大力推我?!昨晚,還睡在我身上。你好意思嗎?」

確實很不好意思,莫一煩趕緊將大壯拉起。

「快點,我們要馬上走。」

「哼,我偏不!我要告訴所有人,你是……你是?你睡在我身上,多噁心。你攪基的!」

莫一煩呆住了,什麼情況,大壯說的啥東西?

難道又被大紅袍女神洗了腦?

那挺好,省得許多口水了。

「嘿嘿~那你還不快點走,說出去,吃虧的是你唷~大壯士!」

莫一煩得意的摩挲着手指,彷彿在撫摸一堆肥肉,臉上掛着邪惡的表情,看得大壯下盤一緊,迅速將門關了起來。

很快,大壯走了出來,又走出病房,頭也不回地小跑着,像一名驕傲的競走選手,只是屁股太大,扭得極丑。

莫一煩尾隨其後,邊走邊跳。

「我是隔壁的泰山

抓住愛情的藤蔓

聽我說

嗷~」

7點的早晨,行人還不多。

大壯跑得更快了。

秋天露水深重,草地上的露珠在晨曦的滋潤下,一顆顆像失落的鑽石,晶瑩剔透,望一眼,心情都變得好很多。

「大壯,慢點。這有家狗不理,你吃不吃?」

莫一煩指著包子鋪,高聲問道。

結果狗不理。

他只好自己買了一籠包子,慢慢地吃着走着,然後,被一隻胖手全部搶走。

食慾戰勝了尊嚴。

莫一煩只好折回去又買了一籠。

吃着吃着,大壯回頭說了句話,讓他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一煩,你變了!」

腳步停在行道旁,看着大壯轉角后消失的胖胖身影,一煩覺得自己的心臟慢了半拍。

絕交么?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躺在床上,怎麼睡也睡不着。

想着這幾年二人的感情,發現:比較平淡。

因為,他一直忙着工作,辛苦,還掙不到錢,悲催,還沒有女友。

就在這時,遇到一個同樣悲苦的網管,二人一見如故,相見恨晚,頓時成為無話不聊的朋友。

原本以為情誼如莽莽青山,濤濤江水。

「我欲與君相知,長命無絕衰!」

好嘛,一頓狗不理,就絕衰了。

莫一煩心情鬱悶,起身打開電腦,看了眼自己的小說點擊率,依然是空蕩蕩的雨巷一般,無人問津。

沒有撐著傘慢慢走着的紫衣姑娘,也沒有吆喝着狗不理的包子鋪,只有淡淡的哀傷環繞在頁面。

「撐著油紙傘,獨自

彷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多好的詩啊,只能存在於美好的現象中!

莫一煩心中默念著戴望舒的《雨巷》,微微嘆息著。

忽然,陸小判再次現身,這次沒有玩手機,也沒有魯班大師的聲音出來。

而是,撐了一把油紙傘,在房間里。

撐傘!

為誰撐傘?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二章 撐傘

2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