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捉鬼業務

第二十四章 捉鬼業務

環城路上,兩輛車一前一後往山上開去。

看着靜靜躺着的男子,光頭男有些不確定,自從上次被狠狠罵過一頓,最近這段日子為了找他,都快將古城翻了個遍。

最後好不容易才將這傢伙找到,剛想邀功,沒想到小姐來得這麼快。

車子駛入西山莊園,這裏是一片別墅區。一共有28棟,賣樓的說設計的時候參照了天上的28星宿,每一棟都暗含着星宿的名稱,似乎頗有講究。但大多數購買者也只是當成銷售的噱頭,偶爾向來訪的朋友吹噓一下,自己也是一顆天上的星星云云。

但林彤的爺爺林嘯雲卻深信不已,花了大價錢從另外一名富豪手中買到了天字第一號別墅。據說是隱隱對應着西方第一宿——奎木狼,旺桃花。

上一任房主的桃花就很旺。房主是個老頭,找了個嬌妻,結果不久就死了。嬌妻繼承了房子后,不安分,找了個小白臉,不久也死了。小白臉繼承房子后,倒是挺安分,可膽子卻小了起來,就把房子賣了。

林嘯雲買了之後,感念房子太大,而兒子與兒媳早早地就不在了。膝下只有一個孫女,就生出娶妻的念頭,想熱鬧一下這個家。

據說看中的女孩跟林彤也差不多大。20出頭!

這讓林彤真不好出頭!

這都是什麼事啊?老人家的事情,小輩們怎麼好議論?更別說插手了。

現實往往就是這麼殘酷,找老伴的常有,找小伴的也常有!找誰說理去?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旦夕禍福!小伴還沒進門,啥手續還沒辦呢,林嘯雲忽然中風了,只能躺在床上,啥也幹不了。

於是,整個家族所有的事情就落在了林彤身上,不過沒有什麼大的勾心鬥角,也沒有狗血的宮斗商斗戲碼,因為這一家都是單傳。

林彤肩負着家族的使命,努力維繫着生意不倒,可老人家的身體卻愈發傾頹了。

午夜夢回睡不着的時候,林彤會去看看爺爺,次數多了,就發現了一些異樣。

她發現爺爺晚上的時候精神會變得特別好,能動。總是一個人望着天花板,口中喃喃著一些奇怪的話,想要仔細聽的時候,又聽不出是什麼。

想着白天的時候再好好問問,又變成痴痴獃呆的模樣,什麼也問不出。

這個現象持續了三個多月,古城、省城、大都市,西醫、中醫、老中醫、巫醫,去過許多地方,請了許多醫生來看過。

結論驚人得統一:全身癱瘓兼老年痴獃,只能保守治療,或者期待奇迹吧。

至於林彤提起的晚上出現的那些情況,林嘯雲像是有意避開,再也沒有出現過,也許只能歸結於林彤是自己眼花。

就當所有人,包括林彤自己,都覺得只能先按照所有醫生的建議,採取保守治療的方案,等待命運終結林嘯雲的時候。

中元節的晚上,林彤因過度思念逝去的父母,抱着照片去看她的爺爺時,再次發現了奇異的一幕。

她看到爺爺竟然從病床上坐了起來,指著從門口進來的她,口中嗚嗚個不停。

臉色從白到青,從青到黑,身體抖得像個篩子,脖子時而歪歪扭扭,指甲詭異蔓延,很快就伸到了林彤的身上。

「啊~」一聲犀利的尖叫響徹別墅。

林彤直接昏倒在地,父母的照片也被摔得粉碎。

保鏢們聽到響動,立刻趕了上來,卻什麼發現也沒有,老爺子依然躺在床上閉着眼睛睡着,只好將昏過去的林彤帶回房間。

那時光頭男也在,對林彤的昏迷感到十分困惑。

自那以後,他對林彤的吩咐更加上心,對老爺的觀察也更加仔細。

不過,依舊毫無所獲。

林彤與光頭男在各自的車上想着最近的事情,很快就來到了別墅門口。

保鏢們將莫一煩帶到一間燈光明亮的房間內,用冷水潑醒。

莫一煩悠悠地睜開眼睛,打量周圍,發現是一間普通房間,不普通的是坐在自己面前的那個女人。

長發披肩,皮膚雪白,眼睛明亮有神,鼻樑挺拔翹立,只是一身黑衣顯得冷漠難以靠近。要是換成一襲白衣,竟有幾分林祖賢的模樣。

「你是誰,為什麼要抓我來這裏?」莫一煩有氣無力地問道,頸后痛感還十分強烈。

林彤沒有說話,手臂一揮,立即有人遞來一部手機。上面正顯示著一個畫面。

莫一煩仔細盯着看,發現是同樣設計風格的一間房,裏面的地板上躺着一個人,應該和自己之前的躺姿一模一樣。

「給我看這個是什麼意思?我不認識他!」看過許多警匪片的莫一煩一口咬定自己與畫面的人沒關係。

正準備硬撐一下,或者強行解釋一波,林彤又展示了一張照片。

那是莫一煩與大壯在紙上燒烤店吃東西的畫面,吃得又多又慢,惹得老闆十分生氣。

是好事者拍的,應該就是那群女生無聊幹得好事。

「你從哪弄來的照片?」

「全套,500!」林彤開口說道,就像在說某種交易一般。

莫一煩擰著眉:「你們把我們倆抓來,到底想幹嗎?」

他實在猜不到對面女人打得什麼主意。哪怕她長得像女鬼,自己也不是寧采臣啊。

林彤站了起來,走到窗前,慢慢說道:「我有一個故事,你想聽嗎?」

莫一煩在心裏罵娘,你們把我和大壯綁過來,就為了聽故事,誰信啊?關於聽故事忽然想起網上的一個段子。

「我想先問一個問題,有酒嗎?」

林彤轉過身看着他,像看一個白痴,這傢伙真的靠譜嗎?

但想到自己唯一親人的精神狀況,特別是瘋癲后短暫正常的狀態,彌足珍貴。又只能暫時相信眼前這個傻子。

美目中漸漸升起一陣悲傷,將房間也渲染出悲傷的氣氛。

出於自信與安全,林彤已將保鏢們支了出去,想單獨與他交流。必要時可以開出一些不必要的條件。比如:以身相許!

「莫一煩,我知道你是一個撲街作家,沒有收入。這件事情只要你能辦得成,我給你100萬。」林彤淡淡地說道。

莫一煩覺得自己受到了傷害,人格與尊嚴的雙重傷害。

「我拒絕!想讓我體內藏毒,你做夢吧!我們雖然窮,但是不是我們的東西,我們不能拿。意外之財往往會帶來殺身之禍。」

莫一煩從地上爬了起來,越說越激動。

「你可以殺了我,甚至得到我的肉體,但你休想得到我的靈魂。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打死我也不當一個贅婿!」

他一副大義凜然、身赴國難的模樣,要是穿上一件綠軍裝,簡直就是一名鬥士了。

啪~

林彤反手一巴掌,將莫一煩身子打飛。

「閉嘴,啰嗦得很~」

摸了摸,牙齒還在,吐出一口血沫,莫一煩再也不敢開口說話了。

見他老老實實地縮在角落,忽然覺得他有點可憐。

林彤坐到沙發上,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莫一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捉鬼業務

2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