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捉鬼业务

第二十四章 捉鬼业务

环城路上,两辆车一前一后往山上开去。

看着静静躺着的男子,光头男有些不确定,自从上次被狠狠骂过一顿,最近这段日子为了找他,都快将古城翻了个遍。

最后好不容易才将这家伙找到,刚想邀功,没想到小姐来得这么快。

车子驶入西山庄园,这里是一片别墅区。一共有28栋,卖楼的说设计的时候参照了天上的28星宿,每一栋都暗含着星宿的名称,似乎颇有讲究。但大多数购买者也只是当成销售的噱头,偶尔向来访的朋友吹嘘一下,自己也是一颗天上的星星云云。

但林彤的爷爷林啸云却深信不已,花了大价钱从另外一名富豪手中买到了天字第一号别墅。据说是隐隐对应着西方第一宿——奎木狼,旺桃花。

上一任房主的桃花就很旺。房主是个老头,找了个娇妻,结果不久就死了。娇妻继承了房子后,不安分,找了个小白脸,不久也死了。小白脸继承房子后,倒是挺安分,可胆子却小了起来,就把房子卖了。

林啸云买了之后,感念房子太大,而儿子与儿媳早早地就不在了。膝下只有一个孙女,就生出娶妻的念头,想热闹一下这个家。

据说看中的女孩跟林彤也差不多大。20出头!

这让林彤真不好出头!

这都是什么事啊?老人家的事情,小辈们怎么好议论?更别说插手了。

现实往往就是这么残酷,找老伴的常有,找小伴的也常有!找谁说理去?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小伴还没进门,啥手续还没办呢,林啸云忽然中风了,只能躺在床上,啥也干不了。

于是,整个家族所有的事情就落在了林彤身上,不过没有什么大的勾心斗角,也没有狗血的宫斗商斗戏码,因为这一家都是单传。

林彤肩负着家族的使命,努力维系着生意不倒,可老人家的身体却愈发倾颓了。

午夜梦回睡不着的时候,林彤会去看看爷爷,次数多了,就发现了一些异样。

她发现爷爷晚上的时候精神会变得特别好,能动。总是一个人望着天花板,口中喃喃着一些奇怪的话,想要仔细听的时候,又听不出是什么。

想着白天的时候再好好问问,又变成痴痴呆呆的模样,什么也问不出。

这个现象持续了三个多月,古城、省城、大都市,西医、中医、老中医、巫医,去过许多地方,请了许多医生来看过。

结论惊人得统一:全身瘫痪兼老年痴呆,只能保守治疗,或者期待奇迹吧。

至于林彤提起的晚上出现的那些情况,林啸云像是有意避开,再也没有出现过,也许只能归结于林彤是自己眼花。

就当所有人,包括林彤自己,都觉得只能先按照所有医生的建议,采取保守治疗的方案,等待命运终结林啸云的时候。

中元节的晚上,林彤因过度思念逝去的父母,抱着照片去看她的爷爷时,再次发现了奇异的一幕。

她看到爷爷竟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指着从门口进来的她,口中呜呜个不停。

脸色从白到青,从青到黑,身体抖得像个筛子,脖子时而歪歪扭扭,指甲诡异蔓延,很快就伸到了林彤的身上。

“啊~”一声犀利的尖叫响彻别墅。

林彤直接昏倒在地,父母的照片也被摔得粉碎。

保镖们听到响动,立刻赶了上来,却什么发现也没有,老爷子依然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着,只好将昏过去的林彤带回房间。

那时光头男也在,对林彤的昏迷感到十分困惑。

自那以后,他对林彤的吩咐更加上心,对老爷的观察也更加仔细。

不过,依旧毫无所获。

林彤与光头男在各自的车上想着最近的事情,很快就来到了别墅门口。

保镖们将莫一烦带到一间灯光明亮的房间内,用冷水泼醒。

莫一烦悠悠地睁开眼睛,打量周围,发现是一间普通房间,不普通的是坐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女人。

长发披肩,皮肤雪白,眼睛明亮有神,鼻梁挺拔翘立,只是一身黑衣显得冷漠难以靠近。要是换成一袭白衣,竟有几分林祖贤的模样。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来这里?”莫一烦有气无力地问道,颈后痛感还十分强烈。

林彤没有说话,手臂一挥,立即有人递来一部手机。上面正显示着一个画面。

莫一烦仔细盯着看,发现是同样设计风格的一间房,里面的地板上躺着一个人,应该和自己之前的躺姿一模一样。

“给我看这个是什么意思?我不认识他!”看过许多警匪片的莫一烦一口咬定自己与画面的人没关系。

正准备硬撑一下,或者强行解释一波,林彤又展示了一张照片。

那是莫一烦与大壮在纸上烧烤店吃东西的画面,吃得又多又慢,惹得老板十分生气。

是好事者拍的,应该就是那群女生无聊干得好事。

“你从哪弄来的照片?”

“全套,500!”林彤开口说道,就像在说某种交易一般。

莫一烦拧着眉:“你们把我们俩抓来,到底想干吗?”

他实在猜不到对面女人打得什么主意。哪怕她长得像女鬼,自己也不是宁采臣啊。

林彤站了起来,走到窗前,慢慢说道:“我有一个故事,你想听吗?”

莫一烦在心里骂娘,你们把我和大壮绑过来,就为了听故事,谁信啊?关于听故事忽然想起网上的一个段子。

“我想先问一个问题,有酒吗?”

林彤转过身看着他,像看一个白痴,这家伙真的靠谱吗?

但想到自己唯一亲人的精神状况,特别是疯癫后短暂正常的状态,弥足珍贵。又只能暂时相信眼前这个傻子。

美目中渐渐升起一阵悲伤,将房间也渲染出悲伤的气氛。

出于自信与安全,林彤已将保镖们支了出去,想单独与他交流。必要时可以开出一些不必要的条件。比如:以身相许!

“莫一烦,我知道你是一个扑街作家,没有收入。这件事情只要你能办得成,我给你100万。”林彤淡淡地说道。

莫一烦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人格与尊严的双重伤害。

“我拒绝!想让我体内藏毒,你做梦吧!我们虽然穷,但是不是我们的东西,我们不能拿。意外之财往往会带来杀身之祸。”

莫一烦从地上爬了起来,越说越激动。

“你可以杀了我,甚至得到我的肉体,但你休想得到我的灵魂。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打死我也不当一个赘婿!”

他一副大义凛然、身赴国难的模样,要是穿上一件绿军装,简直就是一名斗士了。

啪~

林彤反手一巴掌,将莫一烦身子打飞。

“闭嘴,啰嗦得很~”

摸了摸,牙齿还在,吐出一口血沫,莫一烦再也不敢开口说话了。

见他老老实实地缩在角落,忽然觉得他有点可怜。

林彤坐到沙发上,冷冷地看着面前的莫一烦。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四章 捉鬼业务

2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