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起床气

第四十章 起床气

立在凉亭顶端的陆小判遥遥远望,目光渐渐深邃,随后飘落下来,低头看着莫一烦,神色间似乎有些犹豫,最终却飘散于空中。

“是凶险还是机缘,一切看你的造化!我不能插手太深,他们都在看着呢~”

蓝色光点星星点点,在凉亭四周飘洒,莫一烦抬头望天,目中神光一隐,将林彤从怀中推开。

“林小姐,别这样!你是我的老板!”

手臂从林彤身侧缓缓抽回,转过头,不去看她委屈的眼神,慢慢从凉亭走出,往大壮躲避的方向寻去。

“一烦哥哥,你是看不上我么?还是嫌我太主动了?”

林彤抽着鼻子,眼睛红红的,望向慢慢远离的莫一烦。

“林小姐,你其实不用这样!多发点奖金就行了~”莫一烦头也不回地走去,待走近大壮时,好友赶紧迎了上来,一脸猥琐地抖着眉毛,嘴巴张张,却又谨记之前的吩咐,不敢开口。

“没有发生任何事!我拒绝了!”

淡淡的语气,仿佛叙述着无关的小事,却把大壮气得拿脚使劲踢着石子。

另外一边,林彤也在生着闷气,漂亮的水晶凉鞋已经沾染了许多青草。

随后还是无奈地喊了人过来,低声吩咐了几句。

没多久,光头男快速来到莫一烦身边,递过来一张金晃晃的银行卡,隐藏在墨镜下的是一副惊叹的眼神。

“密码6个6!”

大壮赶忙上前抓住银行卡,生怕它长了翅膀飞走。

等光头男走后,附耳悄声道:“一烦,你真厉害!原来是弃卒保帅啊?不过,别把人逼急了。《渔夫和金鱼的故事》,你该看过吧?”

莫一烦看着这张卡,很是无语。这不义之财来得太容易了吧,难道可以利用这个bug,反复拒绝,反复挣钱?

“大壮,你是渔夫的老太婆么?不过还是要谢谢你的提醒,人不能太贪心,否则真的会一无所有!你之前的网吧争霸赛就是因为贪心!”

大壮看着忽然责备自己的莫一烦,不太明白。难道那次的比赛还有其他隐情?现在都已不重要了,从今往后只要坚定信念做好司机与秘书,就行。

“一烦啊,有个问题我还一直忘记问你了。你为啥要我做司机?你没有驾照吗?”

莫一烦收回远眺林彤的目光,洒然一笑。

“有!开车多危险啊!”

“嘁~我不信!”

随后,光头男又带着消息来到他俩的面前,说是午饭时间到了,请他俩去吃一顿好的。

众人驱车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三五座小房子沿着一汪明亮的湖泊,在青山掩映下默默点缀,耸立而出的烟囱冒着淡淡的白烟,阡陌纵横间,浓浓的生活气息将众人的城市风尘吹散,在心头涌出一丝清新。

“新月饭庄”四个小字挂在一块木板上,斜斜地搭在堆砌的柴火堆旁边,一只懒懒的老狗正在打盹,忽然见到几辆车呼啸而来,眨了眨眼睛,又闭了起来,只留着一丝缝隙悄悄地注视。

莫一烦从车里下来,看着这个小饭庄,心里也变得宁静了一些,只是不太确定堂堂的林家大小姐,来这种邻家小饭庄,所为何事。

林彤已经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一烦哥哥,中午我们吃简单点,可以吗?”

“林小姐,你是老板,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不用这么客气!”

“一烦哥哥,你不一样。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放在古代,必须以身相许才合理的!”

“呵呵~林小姐,你又乱说了!现在是新时代,再说你已经给了我丰厚的报酬。”

“一烦哥哥,你总是很见外。我都这样说了,你还那么矜持?算了,你就不能叫我彤儿吗?”说完之后,林彤直勾勾地盯着莫一烦,一脸的笑意,像灿烂的花朵。

被殃及的大壮拼命吞咽着口水,心想:吃顿饭也要被撒一波狗粮,单身狗就没有尊严的吗?

莫一烦顿了顿,看着林彤,目光很复杂。

正要被迫表态时,一道热情的声音在小院响起来。

“哎呀,彤儿,是你来了啊!也不提前说一声,我什么也没准备,可怎么好?”

院子正房走出一个身穿蓝色碎花棉布衣服的女人,挽着头发挽着林彤的手,圆润的脸颊,白里透红,十分热情。看上去最多40岁,正是好年纪。

“冉姨~我好想你啊!你又漂亮了呢~吃什么不重要,能见到你,我好高兴呢~”

“哈哈!彤儿,我就爱你听你说话了,总能哄得人特别开心。进来吧,今天正好还有一些大乌鱼。我给你煮点乌鱼汤,给你补补。哈哈~”蓝色碎花女人扭着身子往厨房去了。

林彤向莫一烦低声介绍道:“她叫冉红,以前在我家做奶妈,也算是我半个妈妈。没事我就会来看看她。做得一手好菜,等下,一烦哥哥多吃一点啊!”

又转身吩咐保镖们将院子腾出地方,摆好桌椅板凳,就着枯黄的葡萄架子搭出的阴凉,稍微降下温度。虽然时令已过立冬,但温度却并不是很低,特别是中午太阳一出,让人生出许多燥热来,或许只是因为一起吃饭的人。

莫一烦望望饭庄,默然无语,大壮倒是好奇地问东问西,打听冉红的事情,才断断续续知道她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一个男人,孩子刚出生,男人就意外身故,孩子又因感冒发烧夭折,月子还没出,最至今的两个人全没了。寻死未成,被林彤的爷爷救下,带回家里,做起了保姆。恰逢那时,林彤也才两三个月大,父母双亡。有了冉红的照顾,算是稍微弥补了一些母爱。

后来林彤外出读书,冉红就无故离开了林家,回到这里。

却发现莫名湖畔已经面临拆迁,据说补偿挺高,所以许多家庭都选择了搬迁。唯独冉红不愿意搬,幸而开发商是林彤家。同意保留这家,勉强开了这个饭庄。

只是林家其他族人,特别是那几位堂哥,对此很不满,暗中使了许多坏事,使得这里生意全无。

今天林彤忽然想起来这里吃饭,理由很复杂。

在大壮的打听下,林彤的叙述下,时间过得很快。

一阵诱人的香味从厨房渐渐传出,闻起来像小时候在河里摸鱼,有青草的芬芳,也有泥土的浑厚,将人的记忆带回过去。

冉红端着一个大大的汤碗从厨房出来,汤碗足足有脸盆大小,泛着浓浓的白汤,香味正是从里面冒出。

偶尔翻出乌鱼的肉身,骨肉煮得很烂,已经彻底分离,让人垂涎欲滴。

冉红将鱼汤摆在桌上,手在身前的围裙上随意揩拭了一下,脸色被热气熏得红润光泽,笑着说道:“没什么好吃的,先喝点汤吧~”

大壮握着调羹,就要动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起床气

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