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起床氣

第四十章 起床氣

立在涼亭頂端的陸小判遙遙遠望,目光漸漸深邃,隨後飄落下來,低頭看着莫一煩,神色間似乎有些猶豫,最終卻飄散於空中。

「是兇險還是機緣,一切看你的造化!我不能插手太深,他們都在看着呢~」

藍色光點星星點點,在涼亭四周飄灑,莫一煩抬頭望天,目中神光一隱,將林彤從懷中推開。

「林小姐,別這樣!你是我的老闆!」

手臂從林彤身側緩緩抽回,轉過頭,不去看她委屈的眼神,慢慢從涼亭走出,往大壯躲避的方向尋去。

「一煩哥哥,你是看不上我么?還是嫌我太主動了?」

林彤抽著鼻子,眼睛紅紅的,望向慢慢遠離的莫一煩。

「林小姐,你其實不用這樣!多發點獎金就行了~」莫一煩頭也不回地走去,待走近大壯時,好友趕緊迎了上來,一臉猥瑣地抖著眉毛,嘴巴張張,卻又謹記之前的吩咐,不敢開口。

「沒有發生任何事!我拒絕了!」

淡淡的語氣,彷彿敘述著無關的小事,卻把大壯氣得拿腳使勁踢著石子。

另外一邊,林彤也在生著悶氣,漂亮的水晶涼鞋已經沾染了許多青草。

隨後還是無奈地喊了人過來,低聲吩咐了幾句。

沒多久,光頭男快速來到莫一煩身邊,遞過來一張金晃晃的銀行卡,隱藏在墨鏡下的是一副驚嘆的眼神。

「密碼6個6!」

大壯趕忙上前抓住銀行卡,生怕它長了翅膀飛走。

等光頭男走後,附耳悄聲道:「一煩,你真厲害!原來是棄卒保帥啊?不過,別把人逼急了。《漁夫和金魚的故事》,你該看過吧?」

莫一煩看着這張卡,很是無語。這不義之財來得太容易了吧,難道可以利用這個bug,反覆拒絕,反覆掙錢?

「大壯,你是漁夫的老太婆么?不過還是要謝謝你的提醒,人不能太貪心,否則真的會一無所有!你之前的網吧爭霸賽就是因為貪心!」

大壯看着忽然責備自己的莫一煩,不太明白。難道那次的比賽還有其他隱情?現在都已不重要了,從今往後只要堅定信念做好司機與秘書,就行。

「一煩啊,有個問題我還一直忘記問你了。你為啥要我做司機?你沒有駕照嗎?」

莫一煩收回遠眺林彤的目光,洒然一笑。

「有!開車多危險啊!」

「嘁~我不信!」

隨後,光頭男又帶着消息來到他倆的面前,說是午飯時間到了,請他倆去吃一頓好的。

眾人驅車來到一處偏僻的地方,三五座小房子沿着一汪明亮的湖泊,在青山掩映下默默點綴,聳立而出的煙囪冒着淡淡的白煙,阡陌縱橫間,濃濃的生活氣息將眾人的城市風塵吹散,在心頭湧出一絲清新。

「新月飯莊」四個小字掛在一塊木板上,斜斜地搭在堆砌的柴火堆旁邊,一隻懶懶的老狗正在打盹,忽然見到幾輛車呼嘯而來,眨了眨眼睛,又閉了起來,只留着一絲縫隙悄悄地注視。

莫一煩從車裏下來,看着這個小飯莊,心裏也變得寧靜了一些,只是不太確定堂堂的林家大小姐,來這種鄰家小飯莊,所為何事。

林彤已經笑盈盈地走了過來。

「一煩哥哥,中午我們吃簡單點,可以嗎?」

「林小姐,你是老闆,你說吃什麼就吃什麼,不用這麼客氣!」

「一煩哥哥,你不一樣。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呢!放在古代,必須以身相許才合理的!」

「呵呵~林小姐,你又亂說了!現在是新時代,再說你已經給了我豐厚的報酬。」

「一煩哥哥,你總是很見外。我都這樣說了,你還那麼矜持?算了,你就不能叫我彤兒嗎?」說完之後,林彤直勾勾地盯着莫一煩,一臉的笑意,像燦爛的花朵。

被殃及的大壯拚命吞咽著口水,心想:吃頓飯也要被撒一波狗糧,單身狗就沒有尊嚴的嗎?

莫一煩頓了頓,看着林彤,目光很複雜。

正要被迫表態時,一道熱情的聲音在小院響起來。

「哎呀,彤兒,是你來了啊!也不提前說一聲,我什麼也沒準備,可怎麼好?」

院子正房走出一個身穿藍色碎花棉布衣服的女人,挽著頭髮挽著林彤的手,圓潤的臉頰,白裏透紅,十分熱情。看上去最多40歲,正是好年紀。

「冉姨~我好想你啊!你又漂亮了呢~吃什麼不重要,能見到你,我好高興呢~」

「哈哈!彤兒,我就愛你聽你說話了,總能哄得人特別開心。進來吧,今天正好還有一些大烏魚。我給你煮點烏魚湯,給你補補。哈哈~」藍色碎花女人扭著身子往廚房去了。

林彤向莫一煩低聲介紹道:「她叫冉紅,以前在我家做奶媽,也算是我半個媽媽。沒事我就會來看看她。做得一手好菜,等下,一煩哥哥多吃一點啊!」

又轉身吩咐保鏢們將院子騰出地方,擺好桌椅板凳,就著枯黃的葡萄架子搭出的陰涼,稍微降下溫度。雖然時令已過立冬,但溫度卻並不是很低,特別是中午太陽一出,讓人生出許多燥熱來,或許只是因為一起吃飯的人。

莫一煩望望飯莊,默然無語,大壯倒是好奇地問東問西,打聽冉紅的事情,才斷斷續續知道她也是一個可憐的女人。年輕的時候喜歡上一個男人,孩子剛出生,男人就意外身故,孩子又因感冒發燒夭折,月子還沒出,最至今的兩個人全沒了。尋死未成,被林彤的爺爺救下,帶回家裏,做起了保姆。恰逢那時,林彤也才兩三個月大,父母雙亡。有了冉紅的照顧,算是稍微彌補了一些母愛。

後來林彤外出讀書,冉紅就無故離開了林家,回到這裏。

卻發現莫名湖畔已經面臨拆遷,據說補償挺高,所以許多家庭都選擇了搬遷。唯獨冉紅不願意搬,幸而開發商是林彤家。同意保留這家,勉強開了這個飯莊。

只是林家其他族人,特別是那幾位堂哥,對此很不滿,暗中使了許多壞事,使得這裏生意全無。

今天林彤忽然想起來這裏吃飯,理由很複雜。

在大壯的打聽下,林彤的敘述下,時間過得很快。

一陣誘人的香味從廚房漸漸傳出,聞起來像小時候在河裏摸魚,有青草的芬芳,也有泥土的渾厚,將人的記憶帶回過去。

冉紅端著一個大大的湯碗從廚房出來,湯碗足足有臉盆大小,泛著濃濃的白湯,香味正是從裏面冒出。

偶爾翻出烏魚的肉身,骨肉煮得很爛,已經徹底分離,讓人垂涎欲滴。

冉紅將魚湯擺在桌上,手在身前的圍裙上隨意揩拭了一下,臉色被熱氣熏得紅潤光澤,笑着說道:「沒什麼好吃的,先喝點湯吧~」

大壯握著調羹,就要動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起床氣

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