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神笔马良

第五章 神笔马良

莫一烦越吐越清醒,弓着腰分析着眼前的形势,很明显自己和大壮入了一群鬼怪的圈套,幸亏什么东西也没吃。

回顾自己从医院醒来后的连番遭遇,莫一烦觉得自己肯定是中邪了,或者是开了鬼眼,才会不断遇到这些魑魅魍魉的事情。

就在他仔细盘算如何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些惊悚事情时,那位总是笑嘻嘻的老板忽然又开口说话了。

“小兄弟,相识就是缘分。既然你能摸到这里,说明大家都是同类中人。吃了这顿烧烤,大家就是朋友了。你说可好?”

店老板端着那盘刚吐的烧烤,来到莫一烦身边,将其轻轻拉起,放在椅子上,微微一笑。

想到之前看到的烧烤制作过程,胃里就不停涌动,根本吃不下。

而邻桌那些人似乎也在等待他的决定,安静了下来,目光一直悠悠地望向他。

瘆人的目光,就像无数小蛇一样拼命往他的脖子里钻,让人难受。

摆在桌子上的这一盘烧烤,有小瓜、洋芋、肥肠、连贴,还有炸蚕蛹,跟自己之前点的完全不一样。虽然乍看之下,都是正常的颜色和物种,他也绝不敢吃。

“老板,您真豪爽!只是小弟我,今天恰好吃得比较饱,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呵呵,是么?我的这些老主顾们,好像都很饥饿,你不介意拿自己和他们交流交流吧?”

莫一烦看了看四周,颤巍巍地拿起筷子。

哎呀,一不留神,筷子掉了一只,刚要去捡,老板知心地递来一副新的。

“请吧~”

他只好再次拿起筷子,慢腾腾地,像个老人家总是很小心,却神使鬼差一般夹起一颗蚕蛹。金黄色小小个,仔细看的话,连蝉蛹的腿毛也根根毕现。

一个恍惚间,蚕蛹的小腿好像抖了一下。妈的,是活的么?

莫一烦脸色开始变得煞白,就像刚出锅的馒头,还透着热气。低头一刹那,落下一滴汗,落在盘子里,嗤啦嗤啦作响。

“老板,有点烫,我等凉了再吃!呵呵~”

然后,他偷偷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死活不走的老板。

老板微微笑着的脸上,那双眼睛愈发明亮起来,居然露出了某种饥渴的眼神,看得他大腿一紧。

莫一烦突然站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只见他嚯的一下,将那颗蚕蛹直接扔到了老板的脸上。

“要杀要刮,悉听尊便!想让我吃那么恶心的东西,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小爷我不跟你拼了~”

寂静无声,所有人都停下了咀嚼的动作,齐齐地望向他,甚至一改温文尔雅的吃相,露出千姿百态的丑陋面容。

掉了半颗脑袋的中年女子,只剩一对手脚的年轻男子,距离最近的那桌人则直接飘了过来,跟他来了个面对面的深情对望。

此刻那漏风又没腿的家伙就飘在莫一烦面前,直勾勾地拿着没有瞳孔的眼睛盯着他,整张脸乌青扁平,就像被轧路机碾过,只有下巴还剩一半。

“难怪说什么很久没吃过烧烤了,这明明就是吃多少漏多少,白痴!”莫一烦心里冷笑道。

其他人都在看好戏,特别是店老板。

“小兄弟,你这下可得罪不少人,我也帮不了你咯。我这店里来的都是四海八荒的朋友,你这样做,大家都很难堪,下不了台的话,只能煮了你!”说着,抓过来一只煮沸的铁锅。

那气势,似乎要与铁锅共存亡,锅在他就在。

“朗朗乾坤,你们敢明目张胆地杀人越货吗?”莫一烦梗着脖子做最后的挣扎,一只脚偷偷地踢大壮,希望能将他踢醒。毕竟能跑一个是一个。

“真是笑话!你转过街,遇到我,又进来点了餐。就是鬼王他老人家来了,说破了大天,也没有吃霸王餐的理。你还诬陷我的烧烤有问题,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数罪并罚,让你下油锅都是轻的。”

老板义愤填膺地巴拉巴拉说了一通,其他人纷纷点头。

莫一烦有些懵,对方纠结的好像是饭钱。

“我付钱,是不是就可以走了?”

“还必须对我赔礼道歉。”

谈妥之后,莫一烦赶紧翻自己和大壮的钱包,一共翻出来128元。

然后,恭恭敬敬地双手呈给老板。

谁知却像白痴一样被人鄙视。

“你这玩意,给谁花呢?还整外汇,让我去哪兑现?就这点钱,够我的油锅钱吗?”

店老板虽然嘴里嫌弃着钱少,手可一点也不软。

一阵风吹起,将莫一烦手中的钱直接吹飞,洋洋洒洒全部掉进了火炉中,烧成了灰烬。

老板将灰烬握在手里,揉搓了一下,竟然变成了冥币,还是硬币形状,被他随意丢到一个盒子里面。

随即又目光冷冷地看着莫一烦,意思很明显,前戏完了该加钟了吧。

“我没钱了。你刚刚也看到了,我俩的钱全给你了。要不,明天我们多烧点给你们,行吗?求放过啊!”

“哈哈,大家都看到了吧,这家伙说自己没钱,说明天再烧给我。我开这么大的店,看得起你给的零钱吗?”

老板抓着莫一烦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双眼紧紧盯着他,突然咧开嘴巴往莫一烦的头伸过去,刚刚好和他的头尺寸一样,要将他塞进去的样子。

“你看看我的嘴,你能把我的嘴缝上,我就放了你。只是,这么多年,就没人能缝上我的嘴。所以,我要你的钱有什么用,还是拿你的命来抵吧。来来来,干脆点,直接让我杀了你!”

莫一烦被老板的突然疯癫吓得也快要疯了,之前不是还好好地商量着谈判细节,怎么突然就谈崩了呢。

其他客人见状赶紧聚拢过来,一个个竭尽所能占据有利地形,又微微避开店老板,就似乎想要多分一点吃食。等老板开咬了。

老板奋力张开嘴,冲莫一烦的脖子咬下,满嘴的腥臭味,就像三年没清理过的土厕所,催发得他眼泪鼻涕一起迸将出来。

莫一烦紧闭双眼拼命舞动双手,疯狂的劲儿,给个灯牌就是一名脑残粉,正高声大喊:“救命啊!有鬼要杀人啦!有没有人能救我啊!我还只是个刚刚长大的孩子啊!”

乱七八糟的喊着一些乱七八糟的鬼话,周围的时空却像是停止了一般,任莫一烦胡乱喊叫胡乱蹬腿,那些鬼物的动作将将地停在他的面前。

莫一烦挣扎了好一会,发现脖子还在,还能说话,还能挥手,便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

眼前恐怖丑陋的鬼物全都一动不动。

定身术啊!

一把扒开老板的手,莫一烦跳了下来。

却感到自己的右手硬邦邦的,像是握着某物,低头一看,好宝贝啊!

一支黑色的笔。

还是一只毛笔,很古老的那种,因为毛都快秃完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写字。

只是,这个时候就算能写字又有什么用?

莫一烦握着这只笔,甩了一下,想将它丢掉换个宝贝。

失败了,这东西居然像502胶水一样,粘手最厉害。

他只好双手一齐上,用脚踩着笔,屁股一拱一拱地发力,像在拔萝卜,哎哟哎哟拔不动……

动作虽然有点不雅,人在拼命的当口,那些小细节便显得没那么重要了。

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拔呀拔呀,仿佛出了一身汗,仿佛忙了一整晚。

毛笔却还在手中,怎么丢也丢不掉,就像长在手上一样。

夜色苍茫,店铺凄凉,秋风无语。

莫一烦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浅吟低唱。

“如果有来生,我不做马良!”

右手握笔在空中唰唰唰几下,像一个泼墨挥毫的斗士一般。

正所谓:问气古今三鼎足,杜诗韩笔与严书。起来向壁不停手,一行数字大如斗。

其实莫一烦刷刷刷了半天,只写了一个字。

这是他凭着一股气,生气与气愤的气,写出了人生第一个毛笔字。

那个字就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五章 神笔马良

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