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只笔仙

第七章 一只笔仙

这一丝风吹得刚刚好,就在他心满意足、未设心防时悄然来到,像刚刚燃起的小火苗遇到了瓢泼大雨盆一般,只能壮烈了。

而笑声则明确地让他知道,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跟着他回家了。

莫一烦打了个哆嗦,却不敢回头,鸵鸟遇到危险的时候选择把头埋在土里,他选择把头埋在电脑面前。

没想到居然更恐怖!

透过蓝蓝的电脑屏幕上的反光,他看到了一张血盆大口,奇长无比的獠牙,挂满倒刺的舌头,以及血呼哧啦的脸,重点是根本分不清男女老少。

莫一烦身子一软,腿一缩,整个人往桌子底下滑去。

却被一阵风吹了起来,身体像一张纸片,随风飘摇,飘飘荡荡落在房子中间。

惊恐万分的莫一烦张大了嘴,眼睛像鱼缸里的金鱼,鼓鼓的。

忽然感到一抹柔软拂过脸颊,应该就是那条舌头了。

汗水滴滴哒哒冒了出来,大腿深处泉流涌动,本能与理智在进行最后的攻坚。

“士可杀不可辱,读书人,不能尿裤子!”

唰~

莫一烦彻底放松了,满脸舒爽。

原来是眼皮被人扒开了一条缝。

什么呀,一点也不恐怖。

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唇红齿白,明眸皓齿,含笑不语,身穿大红袍,可爱的哟~

目光往下,小姑娘静静地飘在空中,会飞的哟~

莫一烦眼皮一翻,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东西,正欲昏迷。

“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同样稚嫩的声音,清晰入耳,莫一烦心下一阵悸动,脑海中有画面在重播。

蓝色的世界,蓝色的宝塔里飞出来的那只笔,一直重复问的就是这句话。虽然透着不太满意的意味。

“我是被猴子杀死的人类!汇报完毕!”

莫一烦挺了挺胸,原来还是个小丫头片子,那就没理由害怕了。大不了用强就是,还能揍不翻一个小丫头吗。

然后,天地倒转,头晕目眩,莫一烦四仰八叉地飞到床上。

“敢亵渎本仙!死罪!”

莫一烦呆呆地倒立着。

“本仙?你是什么仙?”

“吾乃笔仙是也!”

声音故作清冷,仍然掩盖不了清脆的童音,他想肃然起敬来着,又觉得只是个小娃娃,成何体统?

忽然,一股强烈的威严自小姑娘身上释放出来,让他觉得自己面对的仿佛是乐山大佛一般,*肃穆!

莫一烦两股战战,瘫在床上,手指遥遥指向空中那道身影。

“竟然是笔仙,好恐怖,最近流行的就是笔仙杀人啊!那游戏真的玩不得,谁玩谁死!我还年轻,我只想当一名优秀的良心作家,从来没完过笔仙的游戏啊!为什么会找上我?难道是我的竞争对手们搞的鬼?”

笔仙立在空中,看着床上那瘫成泥的傻瓜口中胡乱呓语,也不说话,而是开始打量这间房子。

一室一厅一厨一卫,50平,不能再多了。关键是老旧,阴气很重,住久了容易风湿啊。

可居然养出一个大胖子,这是什么道理?

笔仙眉头微蹙,心里开始盘算。

这次出来十分不易,处处危险。那些家伙随时可能会找上门来,这个胖子!

一个胖子能做些什么?

“肯定是别人嫉妒眼红我的才华,羡慕我的容颜,故意给我招了个笔仙,想谋取我的财产。我还是堂堂少年郎呢呀!我的青春岁月还没有经过打磨与沉淀,特别缺乏爱情的滋润。就这样死去,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胖子可以没有任何眼力见的不停唠叨,其实他的性格本非如此,此刻纯粹是为了活命!

“滚!闭嘴!你们现代人就这样说话的?没文化!别鬼叫啦,打乱我的思维。”笔仙娇叱一声。

在医院听了一个中年妇女几天的废话,学了一些当下时代的口语表达,表达得很清楚。

莫一烦赶紧闭上嘴巴,心想:当敌人比你强大的时候,装孙子的时间长短完全看对方的心情,千万别横!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莫一烦,网名仓一卫。现在是一名......”

“停!你叫莫一烦?莫凡?莫一烦?你家祖上十八代有叫莫凡的吗?”

笔仙突然神色一紧,这胖子的名字好像有点讲究,那猴子最擅长聆听命运,应该不是随便糊弄来的。

莫一烦表面在发呆,大脑却飞速转动,开始往上数自己的列祖列宗,恨不得立刻奔到电脑面前,去百度一下。

最后还是颓然放弃了,别说十八代以上,就是三代以上也搞不清楚了呀。

在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当中,许多人都将青春献给了伟大的祖国,哪还有人特意留下家谱。

“没关系,等以后找人验验就知道了。现在,本仙给你两个选择,你考虑一下!”

看到情况似乎有转机,莫一烦立刻像小学生被老师提问一样,正襟危坐,点头如捣蒜。

“一、你让我夺舍,我让你去投胎。”

此言一出,莫一烦心里顿时凉了,这不就是要我死的意思吗,有什么好选择的。

“大仙,第二条是什么?我选第二条!”

“好,成交!”笔仙微微一笑很倾城,小手随即在空中划了一个圈,一头在她,一头在他,仔细看有点像比心。“我叫陆小判,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认识你很高兴。”

说完那少女对着跪坐于床端的莫一烦敛衽一礼,像是完成了某种仪式。

没想到这名叫陆小判的小姑娘还挺懂礼貌,只是该怎么回礼呢。莫一烦想了想,趴着磕了三个头。

“朋友?一生一起走的朋友?还是,你可曾想起了我的朋友?”

莫一烦眨了眨眼,表达了自己对朋友的理解,陆小判也眨了眨眼,似乎不太理解。大家都眨了眨眼,似乎很喜欢这个奇妙的动作。

“你到底来干吗的?陆小判姑娘!”

某次参加骑手培训,礼仪老师曾经说过,对于女性,不知道对方是否结婚时,一律称女士。

眼前这小姑娘明显还是未婚,应该称呼为小姐,但穿的大红袍又有点像古装,他便将小姐换成了姑娘,感觉比较尊重人一点。

“这个暂时需要保密,等你实力变强的时候,自然就会知道了。提前透露一点点,只要你能坚持下去,以后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风云人物!”陆小判神秘一笑。

“我只想要月票榜第一,你能做到吗?”莫一烦把笔仙陆小判说的话理解偏了,眼光仅仅局限于目前的写手身份上。

“那是什么?”

“没什么,说着玩的!呵呵,我需要做点什么,才能实现你说的成功呢?”

“简单啊,既然我是笔仙,你说我是做什么业务的?”陆小判对于现代口语越说越熟练,让莫一烦也诧异不已。

毕竟如果涉及到具体业务的话,他也不是很有业务经验。

“传说笔仙都是杀人的,哦,不全是。是嫉恶如仇的才对!”

“不全对!我的第一项业务就是辨阴阳,你想学吗?”

陆小判靠近一步,看着莫一烦的眼睛,梨涡浅笑。

“那不是你的业务吗?我学它干吗?我现在只想写一本红楼梦或者西游记之类的神作!跟你的业务范围好像离得有点远。术业有专攻,我恐怕,一时间学不会!”莫一烦觉得不安,辨阴阳,有什么用,能挣钱吗。我一读书人,难道去捉鬼啊。

“对,就是捉鬼!多好的职业啊,最近可是大热。”

“我可以不去吗?因为我真的不会啊!”

陆小判有些不悦,没想到眼前这胖子竟然几番推脱。

“没想到你这么优柔寡断,斤斤计较,还没女朋友吧?真是一点担当也没有!还是你想,像你的先祖莫凡一样,找个狐狸精吗?”

“哎哎哎~别扯远了。只要你不杀我,我愿意为你去捉鬼,行了吧?”

“哼,不只是为我!你自己也很需要啊!不信的话,你往外面看一眼吧!”

莫一烦慢慢走到窗前,此时正值午后,阳光浓烈,到处是明晃晃的天光,晃得人眼花,哪里有什么东西?

突然……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一只笔仙

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