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一隻筆仙

第七章 一隻筆仙

這一絲風吹得剛剛好,就在他心滿意足、未設心防時悄然來到,像剛剛燃起的小火苗遇到了瓢潑大雨盆一般,只能壯烈了。

而笑聲則明確地讓他知道,真的有不幹凈的東西跟着他回家了。

莫一煩打了個哆嗦,卻不敢回頭,鴕鳥遇到危險的時候選擇把頭埋在土裏,他選擇把頭埋在電腦面前。

沒想到居然更恐怖!

透過藍藍的電腦屏幕上的反光,他看到了一張血盆大口,奇長無比的獠牙,掛滿倒刺的舌頭,以及血呼哧啦的臉,重點是根本分不清男女老少。

莫一煩身子一軟,腿一縮,整個人往桌子底下滑去。

卻被一陣風吹了起來,身體像一張紙片,隨風飄搖,飄飄蕩蕩落在房子中間。

驚恐萬分的莫一煩張大了嘴,眼睛像魚缸里的金魚,鼓鼓的。

忽然感到一抹柔軟拂過臉頰,應該就是那條舌頭了。

汗水滴滴噠噠冒了出來,大腿深處泉流涌動,本能與理智在進行最後的攻堅。

「士可殺不可辱,讀書人,不能尿褲子!」

唰~

莫一煩徹底放鬆了,滿臉舒爽。

原來是眼皮被人扒開了一條縫。

什麼呀,一點也不恐怖。

在他面前的是一個六七歲的小姑娘,唇紅齒白,明眸皓齒,含笑不語,身穿大紅袍,可愛的喲~

目光往下,小姑娘靜靜地飄在空中,會飛的喲~

莫一煩眼皮一翻,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東西,正欲昏迷。

「你是猴子請來的救兵嗎?」

同樣稚嫩的聲音,清晰入耳,莫一煩心下一陣悸動,腦海中有畫面在重播。

藍色的世界,藍色的寶塔里飛出來的那隻筆,一直重複問的就是這句話。雖然透著不太滿意的意味。

「我是被猴子殺死的人類!彙報完畢!」

莫一煩挺了挺胸,原來還是個小丫頭片子,那就沒理由害怕了。大不了用強就是,還能揍不翻一個小丫頭嗎。

然後,天地倒轉,頭暈目眩,莫一煩四仰八叉地飛到床上。

「敢褻瀆本仙!死罪!」

莫一煩獃獃地倒立着。

「本仙?你是什麼仙?」

「吾乃筆仙是也!」

聲音故作清冷,仍然掩蓋不了清脆的童音,他想肅然起敬來着,又覺得只是個小娃娃,成何體統?

忽然,一股強烈的威嚴自小姑娘身上釋放出來,讓他覺得自己面對的彷彿是樂山大佛一般,*肅穆!

莫一煩兩股戰戰,癱在床上,手指遙遙指向空中那道身影。

「竟然是筆仙,好恐怖,最近流行的就是筆仙殺人啊!那遊戲真的玩不得,誰玩誰死!我還年輕,我只想當一名優秀的良心作家,從來沒完過筆仙的遊戲啊!為什麼會找上我?難道是我的競爭對手們搞的鬼?」

筆仙立在空中,看着床上那癱成泥的傻瓜口中胡亂囈語,也不說話,而是開始打量這間房子。

一室一廳一廚一衛,50平,不能再多了。關鍵是老舊,陰氣很重,住久了容易風濕啊。

可居然養出一個大胖子,這是什麼道理?

筆仙眉頭微蹙,心裏開始盤算。

這次出來十分不易,處處危險。那些傢伙隨時可能會找上門來,這個胖子!

一個胖子能做些什麼?

「肯定是別人嫉妒眼紅我的才華,羨慕我的容顏,故意給我招了個筆仙,想謀取我的財產。我還是堂堂少年郎呢呀!我的青春歲月還沒有經過打磨與沉澱,特別缺乏愛情的滋潤。就這樣死去,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胖子可以沒有任何眼力見的不停嘮叨,其實他的性格本非如此,此刻純粹是為了活命!

「滾!閉嘴!你們現代人就這樣說話的?沒文化!別鬼叫啦,打亂我的思維。」筆仙嬌叱一聲。

在醫院聽了一個中年婦女幾天的廢話,學了一些當下時代的口語表達,表達得很清楚。

莫一煩趕緊閉上嘴巴,心想:當敵人比你強大的時候,裝孫子的時間長短完全看對方的心情,千萬別橫!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莫一煩,網名倉一衛。現在是一名......」

「停!你叫莫一煩?莫凡?莫一煩?你家祖上十八代有叫莫凡的嗎?」

筆仙突然神色一緊,這胖子的名字好像有點講究,那猴子最擅長聆聽命運,應該不是隨便糊弄來的。

莫一煩表面在發獃,大腦卻飛速轉動,開始往上數自己的列祖列宗,恨不得立刻奔到電腦面前,去百度一下。

最後還是頹然放棄了,別說十八代以上,就是三代以上也搞不清楚了呀。

在那段激情燃燒的歲月當中,許多人都將青春獻給了偉大的祖國,哪還有人特意留下家譜。

「沒關係,等以後找人驗驗就知道了。現在,本仙給你兩個選擇,你考慮一下!」

看到情況似乎有轉機,莫一煩立刻像小學生被老師提問一樣,正襟危坐,點頭如搗蒜。

「一、你讓我奪舍,我讓你去投胎。」

此言一出,莫一煩心裏頓時涼了,這不就是要我死的意思嗎,有什麼好選擇的。

「大仙,第二條是什麼?我選第二條!」

「好,成交!」筆仙微微一笑很傾城,小手隨即在空中劃了一個圈,一頭在她,一頭在他,仔細看有點像比心。「我叫陸小判,以後我們就是——朋友了,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認識你很高興。」

說完那少女對着跪坐於床端的莫一煩斂衽一禮,像是完成了某種儀式。

沒想到這名叫陸小判的小姑娘還挺懂禮貌,只是該怎麼回禮呢。莫一煩想了想,趴着磕了三個頭。

「朋友?一生一起走的朋友?還是,你可曾想起了我的朋友?」

莫一煩眨了眨眼,表達了自己對朋友的理解,陸小判也眨了眨眼,似乎不太理解。大家都眨了眨眼,似乎很喜歡這個奇妙的動作。

「你到底來幹嗎的?陸小判姑娘!」

某次參加騎手培訓,禮儀老師曾經說過,對於女性,不知道對方是否結婚時,一律稱女士。

眼前這小姑娘明顯還是未婚,應該稱呼為小姐,但穿的大紅袍又有點像古裝,他便將小姐換成了姑娘,感覺比較尊重人一點。

「這個暫時需要保密,等你實力變強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了。提前透露一點點,只要你能堅持下去,以後一定會成為一個了不起的風雲人物!」陸小判神秘一笑。

「我只想要月票榜第一,你能做到嗎?」莫一煩把筆仙陸小判說的話理解偏了,眼光僅僅局限於目前的寫手身份上。

「那是什麼?」

「沒什麼,說着玩的!呵呵,我需要做點什麼,才能實現你說的成功呢?」

「簡單啊,既然我是筆仙,你說我是做什麼業務的?」陸小判對於現代口語越說越熟練,讓莫一煩也詫異不已。

畢竟如果涉及到具體業務的話,他也不是很有業務經驗。

「傳說筆仙都是殺人的,哦,不全是。是嫉惡如仇的才對!」

「不全對!我的第一項業務就是辨陰陽,你想學嗎?」

陸小判靠近一步,看着莫一煩的眼睛,梨渦淺笑。

「那不是你的業務嗎?我學它幹嗎?我現在只想寫一本紅樓夢或者西遊記之類的神作!跟你的業務範圍好像離得有點遠。術業有專攻,我恐怕,一時間學不會!」莫一煩覺得不安,辨陰陽,有什麼用,能掙錢嗎。我一讀書人,難道去捉鬼啊。

「對,就是捉鬼!多好的職業啊,最近可是大熱。」

「我可以不去嗎?因為我真的不會啊!」

陸小判有些不悅,沒想到眼前這胖子竟然幾番推脫。

「沒想到你這麼優柔寡斷,斤斤計較,還沒女朋友吧?真是一點擔當也沒有!還是你想,像你的先祖莫凡一樣,找個狐狸精嗎?」

「哎哎哎~別扯遠了。只要你不殺我,我願意為你去捉鬼,行了吧?」

「哼,不只是為我!你自己也很需要啊!不信的話,你往外面看一眼吧!」

莫一煩慢慢走到窗前,此時正值午後,陽光濃烈,到處是明晃晃的天光,晃得人眼花,哪裏有什麼東西?

突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筆落黃泉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筆落黃泉 筆落黃泉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七章 一隻筆仙

7.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