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裂口女

第八章 裂口女

莫一烦站在窗前,目光凛凛。这个小区有些年份了,许多房子都比较破旧,也空了不少。不过树木与植被倒是生长繁茂,洒下了许多阴凉,可供闲时人们纳凉。

只是此时正值午后,没人在外面晃悠,看了几处,全是空荡荡的,正欲回头,眼角处似乎瞥见了一个黑影。

那黑影沿着树荫与墙角阴暗处歪斜着身子往某个方向奔来,转了一处墙角之后,没有任何阴凉。黑影见没有阴影可寻,像是下了狠心一般,冲着某栋楼飞奔而来,那方向似乎是莫一烦这栋楼。

此刻终于能看清那张脸。

那黑影长发及腰,脸上青青紫紫,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整个脑袋歪斜地挂在脖子上,下巴已经快要落到肚脐。黑影一抬头,发现窗前有人注意到它,变得更加兴奋,脚步跟着快了不少。

看着阳光下奔跑的黑影,莫一烦心内一紧,这什么鬼东西,不会真是冲自己来的吧。

说时迟那时快,莫一烦赶紧关上窗户,拉起窗帘,妄想将可能的敌人关在外面。

嘭~

似乎有东西撞到窗户上,竟然没撞开,可能是没看见这扇窗已经被关的十分严实。

莫一烦看了眼陆小判,心想,这鬼东西已经到了,你咋还不收它呢?

见她没反应,只是淡淡的笑着。

心里像是吃了瘪一样,实在不好受。陆小判淡然处之的样子,犹如艺高人胆大,莫一烦只好倒霉地在心里念叨:俺也一样!

念了半天,好像有了点谱,随即站定身子,目光紧紧盯住关闭的那扇窗。弯腰顺手从床底下扒拉出一根痒痒挠,只要那东西敢冒头,劈头就是一棍子。反正今天不是它死,就是自己活。

嘭嘭~

又是剧烈的冲击,屋内墙壁抖落一些灰尘,呛得莫一烦口鼻瘙痒,却仍然竭力忍住,因为万一被发现,那将要直面淋漓的鲜血。

“阿嚏~”

结果还是没有忍住,因为莫一烦的鼻孔比较大,自从胖了之后,身上不管哪里都显得特别大。

这声咳嗽就像化学反应里的催化剂一样,虽然没有这东西,也会发生美妙的化学反应,可有了它,反应来得快速又猛烈。正如此时猛鬼的敲窗声一样。

哐哐哐~哐哐哐~

“我知道你在家,别躲在里面不开窗,有本事你咳嗽,有本事你开窗啊!桀桀~”

像掐住喉咙的母鸡在呼唤小鸡仔,比破锣声还要难听,凄厉摄魂,让人难以拒绝。

莫一烦一边捂着耳朵激烈地摇头,一边却伸出手往窗前移动。

“我知道你在家,你刚刚看到我了,肯定对我有想法,开窗咱俩好好聊聊!桀桀~”

此刻的他就像听话的小鸡仔,挪着小碎步,撩开了窗帘。

猛烈的阳光照射进来,莫一烦眼中忽现一丝清明,却不小心对上了窗户上的那双眼,碧绿色的瞳孔细如丝线,直勾勾地盯着他。

“乖仔,开窗吧,妈妈来看你了!桀桀~”

呼啦一声,破窗被打开。

那女鬼身子一缩,纵了进来,反手一勾,将莫一烦引入怀中。

一双碧绿色的长指甲刷地伸了出来,抹在莫一烦的脖子上,稍一用力,便能嵌入他的皮肤。

突然间,窗子自己闭合了,连窗帘也被拉了起来,房间重新归于黑暗。

一根痒痒挠重重地击在女鬼的头上,将她歪斜的脖子几乎要打断。

咔嚓一扭,女鬼将脖子彻底扶正,转头寻找击打自己的敌人,口中哇哇大叫。

“谁,是谁偷袭老娘,活腻歪了是吧?”

啪,又是一棍抽在女鬼的嘴上,将那破嘴撕得几乎全开,现在这模样已经能够直接塞进三个鸡蛋。

女鬼吃痛,丢开莫一烦,在房间里面上蹿下跳,寻找那根痒痒挠,却始终找不到。

也找不到偷袭自己的敌人。

“胆小鬼,有本事打老娘,有本事站出来啊!一对一放对,看老娘说不说半个怂字!”

时间静止,房中顿时寂静一片,就连掉一根绣花针都能听得见。

女鬼弯下身子捡起刚刚丢下的绣花针,面露狐疑。

“跑了?哎呀呀,原来是个无胆匪类,还以为是多么厉害的高手呢!能在老娘之前赶到这里!”

女鬼叫了一通,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着气,拍着胸口。

莫一烦靠着墙角慢慢醒转,摸了摸还在的脖子,听见面前不远处正在喘气的女鬼,右手一硬,原来是那根痒痒挠。

呼的一下,莫一烦整个人跳了起来,双手握住痒痒挠,朝着女鬼大力灌下,宛如灌篮高手里面的大猩猩暴扣。

快要打到对方时,女鬼忽地将脑袋转了过来,身子还保持着之前的坐立姿势,一张大口猛地张大。

“等你很久了,当我傻是吧?窗户关着呢,你能走去哪?不就是附身么?低级!桀桀~”

女鬼大笑着,舌头突然弹出,将莫一烦手中的痒痒挠击飞,接着张大了嘴,准备接下飞转出去的莫一烦本人。

清醒着的莫一烦眼看着对方攻了过来,自己却还在空中打转,想要稳住自己的身形。猛然间,右手金光一闪,一只笔握在手中,身体悄然落在了房间正中。

肥硕的身形几乎将整间屋子占满,黑暗彻底笼罩下来,只看见一双碧绿色的眼眸,在黑暗中幽幽泛着光。

莫一烦双腿微蹲,手腕轻轻转动,将毛笔的笔尖对准碧绿色中间部位,笔尖金光一闪,像渗出了一滴金色的墨。

手腕接着微微用力,毛笔跟着往下滑,如滚油入蜡,金光所过之处,女鬼的身子纸糊的一般慢慢裂开,凄厉的惨叫声响彻这间小黑屋。

“啊~魔鬼,你才是真正的魔鬼!传言都是假的,你根本就不是什么香饽饽~啊,我不甘心啊!”

女鬼的身体被彻底划开,金光散去,莫一烦站在黑暗中,看着眼前升起一阵蓝色的光点,那是女鬼正在消散的身体,惨叫已经完全听不见。

但消散前她不甘的眼神还是震慑到了莫一烦,那眼神碧绿中带着一抹红,透着对生命的浓浓渴望。

原来只有在生死之际,才能看到如此决绝的眼神,平时他也偶尔发出一些我不甘心啊之类的呼喊,对比之下,有点入戏不深。

许久之后,毛笔已经不见了。

莫一烦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将空气中的消沉散播出去。

外面的阳光依然炽烈难耐,午后依然安静,就连闹了整个夏天的蝉鸣,也渐渐消失。如此午后特别适合人们安睡。

这间只有50平方的破旧房子,主人莫一烦却怎么也睡不着。

因为床已经被那身穿大红袍的陆姑娘霸占了。

理由如下:

“刚刚的捉鬼过程,好好体会!特别是运笔写字的时候,精气神集中一点,看你写的那一笔!那是什么鬼画符,也就能降住这只低等小鬼!下次,多写几笔,记住了!晚上再叫我!”

莫一烦泪流满面地看着外面炽热的阳光,心里想的却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笔落黄泉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笔落黄泉 笔落黄泉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 裂口女

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