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第八章[08.14]

V第八章[08.14]

「好,那就麻烦你了,谢谢。」

曹惟筌吩咐丫鬟拿一套衣服过来,交给董蕙宇「这是家里丫鬟的衣服,你换上,比较不引人注目。」

「好的,谢谢。」

换好衣裳之后,董蕙宇随着曹惟筌搭了马车,来到曹家祖屋。

因无人居住,未点燃烛火的关系,里头黑压压的一片。

培德吹亮了火摺子,为两人引路。

距上次整理已经超过三个月了,内院一片杂草丛生,看起来有些荒凉。

「你一个人住在这,会怕吗?」曹惟筌问。

董蕙宇勉强一笑,「我之前居住在偏院小屋,那儿还死过人呢。」

之前有个姨娘疯了,被关在偏院小屋,后来她上吊自杀了,从此以后偏院小屋就一直有闹鬼传说。

「偏院小屋?」

董蕙宇瞟了培德一眼,面有难色。

培德是个机灵的,对曹惟筌道:「少爷,我去买床被子跟灯火回来。」

「还有打扫工具。」董蕙宇忙道。

「打扫工具里头有。」曹惟筌拿过火摺子对培德道,「去吧。」

培德走后,曹惟筌带着董蕙宇在屋子里绕一圈,认识一下环境。

里头一些基本的家具跟用具都有,董蕙宇找出了蜡烛放在灯座上点燃,晕黄的温暖灯光使得屋子没有一开始看起来那么空旷可怕了。

「我得汲水来把家具擦擦。」董蕙宇在储藏室找出了个木桶,就往耳房后方的水井走去。

曹惟筌见她十分娴熟的打水,心头困惑更深了。

她甚至还懂得让水桶翻转的技巧,不至于浮在水面上,盛不到水。「怎么你在家里也得自己打水?」

「我被关在偏院小屋好几天,不会打水就要渴死了。」董蕙宇苦笑,待水桶下沉到井水里,吃力的转动辘轳。

她脱臼的右肩头还痛着,只能单靠左手施力。

「我来。」曹惟筌接手,他力气大,单手就能轻松将水桶摇上来。「你为何会被关在偏院小屋?」

曹惟筌以为就算老爷将她软禁,也该是软禁在自己房里,毕竟是最钟爱的女儿,不可能过于委屈她才是。

董蕙宇看了他一眼,垂下头去。

「我爹怀疑我不是他的亲生孩子。」董蕙宇激动的说,「可是我相信我娘是清白的,她绝对不可能背叛我爹,我……」小手绞扭腰间绳带,「我也是……爹的孩子。」

小脸很是困窘,毕竟被认为是私通子是奇耻大辱,而且还是在心上人面前,即便自知不得他喜爱,也不希望被误解。

「我知道。」曹惟筌手摸上她的头顶,轻拍了两下,「你是董老爷的孩子。」

这略微亲昵的举动让董蕙宇一怔。

这是他头一次摸她的头,或者可以说,他第一次碰到她。

她不由得有些害羞起来。「谢……谢谢。」

曹惟筌把提上来的水倒入水桶中,董蕙宇见状用力举起水桶握把。「你手才受过伤,」曹惟筌拿过了水桶。「这粗重的工作就由我来吧。」

「这怎成,你可是曹家的少爷!」董蕙宇急道。

曹惟筌失笑,「你也是董家的小姐啊。」

董蕙宇没有回应。

她还是董家的小姐吗?

在董家奴仆的眼中早就不是了。

而爹……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她其实也没有把握见到爹的时候,他会相信她的话。

「别胡思乱想,」曹惟筌鼓励她,「找到证据,你就可以回去了。」

「嗯。」

找到证据,他们将会毫无关系了。

董蕙宇落寞地想着。

董蕙宇择了西厢房的房间做为暂住之处,辛勤的擦洗。

等她清扫完毕,培德也回来了。

他带回一床暖暖的被子枕头,以及一盏油灯。

「少爷。」培德提醒曹惟筌时间已经不早,该归家了。

「你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她衷心道谢,「今日谢谢你了。」

「真的可以吗?」放她一个人,他还真不放心。

「行,绝对可以。」董蕙宇肯定的用力点头。

他给她一个栖息之所,已是万分感谢了,更何况还有被褥呢。

她住在偏院小屋的时候,只能盖着外袍,晚上常冻到睡不着。

她的坚强毅力、勇敢无畏,让曹惟筌对她完全改观了。

她并不仅是个娇柔温顺、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趣大小姐啊。

「那我明日再过来。」

「嗯。」

曹惟筌走后,偌大的屋子就只剩下她一个了。

她不怕吗?

她怕得要死。

偏院小屋死过疯姨娘,而这栋历史悠久的祖屋,恐怕也有不少人在此过世吧。

风吹摇曳灯芯,影子随之摇动,实在让人害怕。

她点着油灯不敢熄,躲到被窝里,簌簌发抖。

她想,她得想些事情来分心,才不会一直想到鬼的事情。

来想想为母亲申冤的事吧。

要怎么找到证据呢?

……

本书已完结,将不定期免费连载部分删减版。

直接阅读完结100%无删版请咨询客服。

官方客服QQ:2357146918

豆豆VIP书籍,感谢对的支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重生千金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重生千金目录 重生千金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V第八章[08.14]

5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