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视香气来源

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视香气来源

身体发出的体香每个人都有,而女孩子的体香还是比较特殊的,但是体香同样是一个奇怪的东西,女孩子与女孩子之间,并不会很在意对方的体香,故而温青才没有重视体香一事,然而温青不重视的事儿竟然被巫娆给盯了上,她起身就来到温青的身旁,还特地闻了闻温青她身子上所散发的香气,话说温青的样貌原本就是很清楚的,加以人家本就是爱干净的人,所以身体所散发的气味也是极好闻的,不过巫娆却说道:“为何我不仔细闻,就不闻不到温青你身体散发的体香呢?”

温青回答道:“也许是一种吸引,或者是一种被关注,总之体香这种东西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对于我温青来说,巫娆你并不会很关注我,总之不会是那种由心而生的关注,好比巫娆你若是心中动了情,体香也许就会由于你身体上的某些激素来燃烧等,就会变得越加浓烈,就好比你很在乎晓星主子,他身体说散发的体香,想来你巫娆是了解的,而且那种体香也极易吸引到你的关注,也许这就是因异性情感而产生的特殊体香,其目的就是为了互相吸引对方,而我温青毕竟是女孩子,巫娆你对我自然就不会产生那种特殊的情,故而我俩双方若不仔细闻对方的体香,再加以不关注此事,自然也就忽略了此事。”

“原来是这样,温青你懂得好多呀!看来你曾经是很关注此事喽!”巫娆看起温青说道。

不过此时还不是二人开玩笑的时候,巫娆也不过就是随口一说而已,但是温青还是要回避一下的,她急忙说道:“当然不会,刚不是巫娆你问起此事来,我还真没有把体香这事当做事来看呢!”

“对了温青,你刚刚问我是否闻到过苏心身体上的体香,其实不瞒温青你说,苏心长相既甜美又标致的,她的一举一动都透出一种脱俗的仙气,时而也会让我沉迷,话说我在苏心不注意之时,的确去过她的身旁,尤其是苏心的头发,那种飘香的感觉让我久久不能忘怀,不过我偶尔也会闻到苏心身体说散发的体香,那种清新,淡淡的香味是花草所无法取代的,恐世间也无此花草,对啦温青,你曾经是否与我一样,偷偷闻过?”

巫娆问起了温青,但就算温青闻过,此时也不好说自己闻过,想想那是一见多么猥琐的事情,巫娆又不是男孩子,又没有异性相吸的感觉,不过人家苏心的确是太美了,美的让人心生嫉妒,倒是会与她学一学,而巫娆就属于偷学的哪一种,闻一闻苏心的头发,也许就会发现苏心用什么花草洗头,等等之类当然很多人有过这种心思。

“不瞒巫娆你说,我倒是没有像你那样过,但是我的确偷偷看过新月大护卫的手腕与腿,那肌肤白皙水嫩,还真像上去掐一下呢!”温青的眼神变得诡异了一些,又闻巫娆说道:“这倒是!我也很羡慕大护卫的肌肤,哎!我这辈子是没法与大护卫想必啦!不过温青你倒是可以好好保养一下,你的肌肤也很好,总之不差新月多少。”

温青的肌肤的确也很白皙,但与新月比起来还是有些差距的,温青自然知晓自己几斤几两,于是只好岔开话题说道:“对了巫娆,我曾经不知晓苏心身体上的体香,但是这次我却闻到过,可是巫娆就算你曾经知晓过苏心的体香,可还是不能将那种香气的味道告知与我,那体香的气味根本能难用语言来形容,不过经巫娆你的提醒之后,我倒是想再去闻一闻,但今日肯定是不行的,我要等苏心再次梳洗沐浴后,再闻一闻她的体香气,看看这次与上次究竟有何不同之处,从中再来调查真凶一事。”

巫娆想了想,于是说道:“也好,不过温青你之前不是说过,那种特殊的香气不仅仅苏心有,而且肖小琴的身上也是有的吗?”

“恩!是呀!她的身上的确也有,所以我料定这种香气不可能是两个人身体上的,至少会是苏心与肖小琴二人中的其中一人,若苏心梳洗过后没有这种香气,那么这种香气的确就是从肖小琴身上传出来的,”温青分析道。

可是巫娆却不知晓温青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听其问道:“温青你为何如此肯定就不是苏心的呢?倘若肖小琴身体上也没有了这种特殊香气,那又当如何?”

“此事我才刚刚想通,若二人身体上均没有了这种香气,就可以说明这种香气就是上次从沐浴那时候才消失的,也就意味着这种香气与幻彩的死有着脱不掉的干系,所以只要待苏心与肖小琴再次沐浴之后,就可得知真相,想来她们也会因为自己的习惯来选择花草,故而香气应该与上次相同,女孩子毕竟都是很讲究的,很少会像男孩子那样,胡乱使用花草,搞的香不香臭不臭的,而苏心曾经多次前来过咱们巫家,巫家也没有发生过类似的重大之事,再者苏心没有法术,虽说看过一些医书和道书,但是没有实战经验根本不足以杀死幻彩!”

“而苏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她拥有着过目不忘的本领,她的头脑异于常人,是你我所不及的,幻彩之事也的确很有可能出在苏心的计谋之下,所以苏心才会是我的怀疑对象!”

“但是肖小琴这个人却不然,她曾经从未来过巫家,第一次进入巫家,就闹得满城风雨,而我认为肖小琴的心中似乎还隐藏着些什么大事,她的面色上几乎没有笑容,而她可爱的表情下,我还是可以看出一种凄凉之色。”

“除此之外,肖小琴她又是巫彦九的人,可又因琐事离开了巫彦九,所以我认为肖小琴很有可能是巫彦九在主城当中所安排的探子!但巫家禁卫现在已将主城围的水泄不通,想来肖小琴她独自一人是做不出大事来的,可……若不是如此,那肖小琴可就会更得为可怕!她若不是帮助巫彦九,那么她也许就是在帮助其他人,总之不会是晓星主子等人,甚至肖小琴很有可能并非是在帮助别人,而是利用晓星主子的权利来帮助自己做事,那样看来肖小琴就是巫家与巫彦九的敌对之人,也许连巫彦九也不曾知晓,曾经在她自己的身边,还是自己的好友,竟然一直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温青你说的好可怕,就像将鬼故事一样,可温青你也要知晓,晓星哥会帮助肖小琴不假,但是晓星哥他也绝不会帮助肖小琴她去对抗巫彦九,更加不会做出对咱们巫家不利的事来,而且肖小琴离开巫彦九之后就只有一个人在巫家当中,她又不像巫彦九那样有着老祖撑腰,有着忠实的长老主持大局,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她样样不占,所以是闹不出啥大事来的,”巫娆分析道。

巫娆可以分析出来的事,想来温青她迟早也会分析而出,不过巫娆的话虽说是极有道理的,但是温青总是觉得肖小琴这个人并不是简单的人,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也许是在等待着巫娆与巫彦九争取大巫之时渔翁得利,可是她究竟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呢?是温青难以猜测到的,除非温青也猜错了肖小琴,她不过就是看不惯巫彦九的作为,所以才离开了她一阵子,加以感情在其中,离开巫彦九的肖小琴,自然心情沉闷一些。

“也许吧!但是咱们还是不得不防的,只要她们在巫家一天,咱们就不得不防,尤其是在这个非常的事情,想想能轻易杀死幻彩的人,绝非等闲之辈,我就怕是那人的巫法极为高强,可偏偏装作乖乖女的样子让咱们无法提防,所以巫娆你定要加以戒备,幻彩的死虽不涉及巫家兴衰存亡,但也大大挫败了你巫娆管理巫家的锐气,这下子高兴的人一定是巫彦九等人。”

对于女孩子来说,她们大多都会在睡前沐浴洗澡,但也泡澡这样的事并不会时常去做,大约一日过后,温青就在此来到水晓星的房间,她知晓苏心与肖小琴二人定然也不会离开水晓星的住所,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避嫌,而这个时期若还能有人大摇大摆的走出大殿,想来这个人的心一定大的很、

那么在水晓星等人当中,唯独只有新月一人会去做,至于这丫头可不怕避嫌的事,也不管那三七二十一的,什么幻彩死不死的,跟她似乎也沾不到半分干系。

然而温青也知晓新月的性格,她平日里就是这样的人,这几日还算是收敛了许多,否则这几日她就能走遍巫家大大小小的房间,说她是去欣赏美景,恐无人相信,若说是提谋不轨,恐温青都不信,都知晓新月喜欢玩,她就怕的就是闲来无事,故而她是要寻找乐子与新鲜事物才会如此行举的。

不过新月越是如此爱玩,温青就会减少一分对新月的怀疑,她毕竟是巫家的人是巫娆的手下,同样是水晓星的人,而且静巫派目前要对付的人也将是巫彦九,因为当巫彦九荣升之后,静巫派何去何从就很难说了,总而言之巫彦九管理的巫家巫一族人,总会将静巫派和青巫派扼杀在巫家当中,她并不会想朱真那样留有后患,更加不会像巫娆那样一味着追凶朱真的路行走,她将是一代新秀,而且是个不在巫家长大的新秀,她根本不懂巫家局面,就算得道大巫之后,想来巫家的发展也会很难行进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小道友之红山巫书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小道友之红山巫书 小道友之红山巫书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八十一章 重视香气来源

99.89%